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千金律师星光闪耀 > 第两百五十九章 思无邪:互怼全文阅读

第两百五十九章 思无邪:互怼

甄晓燕乐呵呵的回到陈远旁边,带着盛气凌人的架势。

那如汗看着旁边不悦的孟繁花,心里猜到了七八分。

“怎么着?又给你气受了?”

“不然呢?她是个闲人吗?整天在剧组里游荡。存心找茬。”

“不应该呀,咱们繁花这丧气话说的可不像你平常一样。什么情况?”

“架不住这人,死不要脸。”

“你知道她不要脸,还生气,那才着了她的道呢。”

“那编,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对这位美女.做.点什么?”

“你先歇歇,别着急,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全是黑山老妖,谁也装不了这聂小倩。”

“多谢那编,看来某些人逃过了一劫,也好,等等吧,这笔账我和她一起算。”

“很多账算不清楚了,这么多年,她跟着虞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又怎么对付她呢?你爸并不是只有这一个红颜知己,个个你都要赶尽杀绝?”

“和小说里的桥段一样,不过也是实话。我明白。”

“明白就好,说句不好听的,冤冤相报何时了,况且你妈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和你爸离婚的,你妈是仙女,你爸是霸道总裁,你就辛苦辛苦,包容一下他们吧。至于晓燕她们,只是被猪油蒙了心。若她对你不敬,你可以治她,但别上升到你爸的层面,治她自己就好了。”

“那编,谢谢你。”

“别把自己逼到悬崖上去,你不是金鱼姬,不要试探悬崖下大海的温度。”

孟繁花苦笑。

那如汗说的是实话,她明白,她需要一个人告诉她,有人跟她说了,于她而言就踏实了。

林似桦在与崔渐鸿对戏的时候,瞄了一眼孟繁花,她在蹙眉,他看到了。

对完戏,林似桦问秋秋拿了手机,给孟繁花发了微信:

桦:你怎么了?

花:没事(笑脸)。

桦:哦。

花:辛苦了。

桦:......

林似桦把手机继续交给秋秋,继续伸手。

心有灵犀就是无需说什么,他都懂。

秋秋递上游戏机,林似桦直接解锁开玩,扫雷游戏继续开始,因为心浮气躁,炸了满屏。

再来一次,接着炸。

一而再再而三,炸炸炸。

“哎呦,这是什么情况?不太像你,你不是号称剧组扫雷王嘛!”

“谁封的?你嘛?”

“我听说的呗。”

“哦,那就是你耳朵有问题。”

“你看看你,一聊天就把天聊死。跟你女朋友一样。剧组两毒:林似桦,孟繁花。”

“两毒是你封的吗?你是皇.上啊?每天在这儿读圣旨呐?”

“你看看,没法跟你聊天,跟剧本里差不多,又毒又傲娇,切。”

“你别说话,我这局快赢了。”

“哪儿就赢了!我看看。”

“滚远点儿!”

林似桦刚才是因为一直在想孟繁花的蹙眉,心有波澜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炸雷,现在和崔渐鸿拌嘴却一点都没分心,到目前为止,雷都没炸,小旗子摆的正正的。

林似桦心如止水,只有孟繁花让他力不从心。

自家媳妇太牛掰,天王老子都是她家后院的气场,气场足足两米八,没谁了。

林似桦玩扫雷的动线上,经常多了崔渐鸿这么个障碍。

时不时就凑过来看两眼,林似桦也不理他,他看他的,他算他的。

到了对戏的时候,林似桦把游戏机递给秋秋,小敏过来补妆,补的恰到好处的勾人。

孟繁花远远的看着,如此良人美玉,她算是捡到宝喽。

“诶诶诶,再看的话,哈喇子都留下来了,我说你这也太明显了,这一会儿不怕传闲话了?”

“躲得太明显不是更会被看出来?”

“你呀,总数不按常理出牌,服了你了!”

孟繁花拿着剧本又研究了一会儿,终于到了吃饭时间,林似桦也不避讳,和她,还有秋秋,小敏坐在一起。

“你刚才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

“说实话。”

小敏和秋秋听得林似桦的语气不太对劲,自动自觉转过一边去吃饭。

孟繁花放下饭盒,想了想,还是说了。

“晓燕姐,让我做和事佬,劝你和她和好,我说我不当这和事佬,她就阴阳怪气。”

“果然是她,打主意打到你身上,她也真是敢!”

“她是甄晓燕,有什么不敢的?”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

“不知道怎么解释清楚。”

林似桦笑的温柔好看,睫毛又开始勾人了。

“现在不是解释的很清楚吗?”

孟繁花莞尔,对着他,她突然轻松了好多,应该是他的笑容吧,温暖了她的心。

孟繁花还在笑,崔渐鸿拿着饭盒也来了,坐在林似桦旁边,大眼睛扑闪扑闪看着林似桦。

“你干嘛呀?”

“跟雷王一起吃饭,我打算拜师学艺呀。”

“拜什么师?”

“我看你扫雷那么牛,想学学呗。”

“不教。”

“本人天资聪颖,你就教教我呗。”

“不教。”

“师父.......”

“滚!”

崔渐鸿拿着饭盒在林似桦后边跟着,林似桦一脸嫌弃。

竺佳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端着盒饭加入了孟繁花他们的聊天。

“什么情况?林似桦和渐鸿这是干嘛呢?”

“嬉戏打闹,打.情.骂.俏。”

“诶?真的假的。”

“假的。”

小敏听完她们的对话,一直在偷笑。

秋秋觉得这对话有点似曾相识的意味!

阿,想起来了,这不是刚才林似桦和崔渐鸿对话的翻版吗?

孟繁花和林似桦对其他人都惜字如金,怼人的方式都一模一样。

崔渐鸿仍然追着林似桦,竺佳容依旧看的一头雾水,在孟繁花身边拄着下巴,花痴的看着某些人。

冤孽啊冤孽,秋秋这个旁观者觉得这四个人就是冤孽,干练,霸道,傲娇,憨憨。

秋秋和小敏看的热闹,全然没顾上一直饶有兴趣的甄晓燕,她也不吃饭,高跟鞋靠着墙边,烟圈一圈圈的向上,有意思啊有意思,她的眼睛里有太多的兴趣,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孟繁花也终究是虞老板的女儿,对于不知不觉中笼络对手的能力,真是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