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剑走偏锋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会师全文阅读

第三百三十二章 会师

没想到陆鸣飞公然耍起了无赖,但这样的借口却是让洛旎无言以对。

“你这......”

看到洛旎哑口无言的样子,陆鸣飞得寸进尺地说道:“要想击杀燕无疆,换成我师姐和小天埋伏在这里也未必不行,不过想把他引出了,换了别人没有这个苍龙角,恐怕没那么容易,你看看我这身子,冒了多大的风险......”

陆鸣飞还要再说下去,洛旎急忙止住他说道:“行了,行了,这次算我欠你一次好了,不是我不帮你对付南翔阁,实在是没这个本事,你要是认为南翔阁的三大法王实力都差不多,那就大错特错了。”

“你是说那个不死鬼王么?莫非这人很厉害?”

陆鸣飞好奇地追问道。

洛旎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也没有见过他,不过据说现有的玄通境界的强者之中,他应该是最为接近真仙境界的,如果将来再有第九位真仙出现,应该就是这位不死鬼王了。”

陆鸣飞越听越觉得疑惑,继续问道:“你没见过就知道他厉害么?不会是道听途说吧?这个劳什子兽王之前传言不也挺邪乎么,其实不过如此。”

洛旎苦笑一声说道:“我虽没见过他,但却和他的一名手下交过手,这人名叫杨葵,虽然没分出胜负,不过是因为我身法占优罢了,若是相持下去,败的人应该是我。”

听她这么一说,陆鸣飞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许多,许元白等人应付起来本就不太容易,没想到另外这位神秘的法王竟然还要明显高出一筹,最接近真仙之人,想到这里,陆鸣飞心中也难免打起鼓来。

“这样吧,我还有些事情处理,先回南荒一趟,等我回来再帮你一次,你我两不相欠。”

话说到这个份上,陆鸣飞也不好再多说什么,道了保重,目送洛旎离去。

燕无疆一除,碧湖山庄立刻陷入了群龙无首的状态之中,那近百失去控制之后也散入了附近山中,陆鸣飞自然不会错过此等良机,回营之后立即着手准备,风云岭中众军倾巢而出,耗时三日,终于将碧湖山庄重新夺回。

如此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令军中士气大增,初来风云岭时,以赵罄彦为首的军中一部分将官对陆鸣飞和贾元射的服从尚流于表面,但到了此时,众人心中对二人只剩钦佩和感激。

碧湖山庄的庆功宴上,众人士气高涨,迫

不及待想要乘胜追击,连通南风城,与云衍泽大帅合兵一处,将南翔阁残余彻底据于南荒之外。

陆鸣飞和贾元射等人一番商议之后也觉得时机成熟,于是留下部分人等驻守碧湖山庄,其余大军继续朝东南开进,前往南风城回合。

一路上,也曾遇到个别南翔阁散兵游勇,但对方面对如此大军,连抵抗之力都没有,一旦相遇立刻溃败逃走,如此的态势似乎也预示着最终的胜利即将到来。

几日之后,陆鸣飞所率大军终于在南风城外与云衍泽会合,数月再见,无论云衍泽本人还是南风城中的守军同样欣喜激动,相比上一次陆鸣飞来时,南风城中的条件明显又艰苦了许多。

云衍泽先是安排手下将众人在营中安排妥当,随后举行了一个较为简单的欢迎仪式。

三皇子早就习惯了被人忽视,众人见礼之后,他立刻将陆鸣飞推出来,自己继续扮演着寻常跟班的角色。

所有人中自然是陆鸣飞最为瞩目,除了他特殊的身份之外,更是因为那异于常人的肚子,即便一向沉稳的云衍泽也耐不住心中好奇,刚要询问,却又引来众人哄堂大笑,让他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陆鸣飞已习惯了自己的肚子被人当做笑柄,急忙敷衍了几句,接着询问起南风城这边的形势。

云衍泽笑着说道:“前日就听说了陆兄弟孤身深入冥夜毒林,取回解药祛除毒瘟,没想到这才数日不到,又已攻破碧湖山庄,托你的福,如今碧湖山庄重新夺回,南风城这边的压力也小了不少。此次南翔阁集结门下弟子约五万之众,碧湖山庄一战已有半数伤亡,如今只剩下两万多人,应该四散在南风城东南一带到燕灵山中,你我合兵一处约有大军二十万,只需准备充足之后挥军向南,应该可将这两万残余一扫而空。”

或许是援军到来的缘故,就连云衍泽也变得乐观了许多,众兵将脸上更是浮现着兴奋之色,鏖战一年有余,胜利的曙光终于出现在了前方。

最后的决战以及收服燕灵山势在必行,陆鸣飞听了云衍泽的介绍点了点头,并没有其他的意见,不过终究没有云衍泽那般的乐观,或许因为了解了不死鬼王的情况,让他的心中总是有着一丝隐忧。

“带兵打仗这些我并不在行,至于后面如何安排,云大帅和贾兄、聂星风姑娘商量就好。”

陆鸣飞又专门介绍了一下聂星风,在他看来,聂星风在领兵打仗之上确

实有着极高的天赋和才能,远胜于他,有了陆鸣飞的举荐,云衍泽也很快地认可了这位年轻的女将军。

自从冥夜毒林回来之后,陆鸣飞还是头一次感觉肚子有些不适,忽然一阵疲惫感袭来,正打算告辞离去,又想起了什么,临走前问道:“南风城中的军营能不能容的下这数十万军士居住?云大帅是不是在南风城北郊山上还有军队驻守?”

突然多了十万多大军,驻扎的确成了问题,不过云衍泽却并没在意,淡淡一笑说道:“陆兄弟放心,南风城原本就不算小,我早已命人将将城北和城东空出,专门作为兵士居住所用,容纳三十万人不成问题,至于你说的北郊驻军......?”

说到这里,云衍泽也面露疑惑,并不明白陆鸣飞的意思。

陆鸣飞解释道:“我这次前来,正好经过北郊的山中,沿途山路之上看到了一些人为留下的痕迹,而且规模不小,原本以为是云大帅部署的驻军,既然云大帅不知,那这......不会是南翔阁的人吧?”

云衍泽疑惑地说道:“我没有安排过什么驻军啊,如果说是南翔阁的人那更不可能,南风城被围已久,若是东西南三面出现有规模的敌军都不奇怪,只是这北面一直都在控制之中,尤其是大规模的敌军,一旦出现不可能没有察觉。”

虽然这么说着,但云衍泽也绝对相信陆鸣飞的判断,随后又说道:“陆兄弟放心好了,我这就派人去调查。”

散去之后,陆鸣飞就回到了云衍泽早已替他安排好的房间之中,或许是连日奔波的缘故,让他感觉有些格外的疲累,一头便倒在了床榻之上。

后面都是些行军打仗部署调度之事,这些原本也不算擅长,陆鸣飞心中难得放松,很快便熟睡过去。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明显比平常醒晚了许多,见帐外天光大亮,陆鸣飞迷迷糊糊地从床榻之上爬了起来。

走了两步,却感觉昨日的虚弱感有增无减,似乎是生了病一般,整个身子使不上半点力气,同时又感觉身体有些怪怪的感觉,如同不是自己的身子一般。

低头看去,猛然间发现那挺了一个多月圆滚滚的大肚子竟然消失不见,一种莫名的欣喜顿时涌上心头,这些日子,因为这个肚子可没少受他人嘲笑,陆鸣飞就想快些穿好衣服到外面走上一遭。

谁知回头来取衣物时却发现床榻上的被子下面不知什么东西在不断地蠕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