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 第175章:阴土龙庭论大劫全文阅读

第175章:阴土龙庭论大劫

“见过太祖,启运立极英武睿文神德圣功至明大孝皇帝!”

勉力收息凝神的赵顼,望着上方皇室秘传丹青图中,与太祖中年一般无二,甚至更显威仪的中年皇者,神色郑重的长身一拜。

“倒是胜过你父你祖,有你高祖父当年三分气魄。”

中年皇者赵匡胤忽然淡淡一笑,平静的道,“起吧。”

“不知太祖皇帝命这位真人接引赵顼来此,所谓何事?”

赵顼保持着俯首下拜之姿势,面上神色变化无常,心中却是不断的想要接引、平日里几乎可谓是一念及至的大宋龙气。

只是此地有着赵匡胤这位开朝太祖之龙气坐镇,就仿佛太祖坐命,岂有后世子孙操纵龙气之理?

太祖皇帝与后世皇帝之间差异极大,太祖乃是开朝奠基之人,自然最得龙气眷顾,而后世天子,除非极其贤明,又有大功绩,能增长王朝龙气天柱……

否则,如神宗赵顼一流人物也不过只是龙气天柱的代言人而已,一朝龙驭宾天或失了帝位,便再无龙气眷顾之神异,言出法随之威能。

就更别说龙气封神之权柄了!

相较之于修道者自我修行所得的力量,人间王朝的天子所执掌的龙气权柄都只是暂时的,是由名位,位格所带来的附加物。

纵然龙气霸道,可有如此之弊端,自然便难逃算计。

自古以来,道人行扶龙庭之事,所求者不过气运而已。

寻常道人附真龙尾骥,分润一二气运助益修行便是邀天之幸。

而高级的道门宗师,谋求的却是朝廷册封,以求气运庇佑,泽被门中后辈,福泽延绵不绝。

就比如当年的龙虎山张家,便是此中翘楚。

然而此法虽然延绵不绝,却是细水长流,固然可保后辈福泽延绵,却难以支撑道门高人本人修行之时庞大的气运消耗。

简单的来说,这种方法只能福泽后辈,对于行扶龙庭之事的道门宗师却是聊胜于无。

所以有些心狠手辣或者了无牵挂之人,便会谋求国师之位,调用庞大的气运以供自身修炼,行涸泽而渔之事。

然而此举却是破釜沉舟之策,不成功,便成仁,少有善终之辈。

盖因人主秉承天命,龙气有灵自有感应,若是抽取过甚,便会自动示警,使得人主心生厌恶,猜忌之心。

历史中,因此被诛灭满门,神魂俱灭之辈不在少数。

正所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如叶凝这般深得“圣人”的精髓的顶尖地仙修士,所行所取之法,则又有不同。

此方世界虽然也有轮回之所,鬼界幽冥,但阴土龙庭……

自然是不可能存在的!

连阴土龙庭都不存在,神宗赵顼自然也不在鬼界幽冥,而是处于昆仑山叶凝所开辟的那一方金丹福地之中。

福地沉于阴土阳世之间,赵顼所闻所见,皆只是叶凝以福地之力演化而出的真实幻象,只是由于福地之力,并不逊色于龙气。

而宋太祖更是叶凝以秘术抽取永昌陵中的龙气所成,借此气施法,纵然赵顼身为人间帝皇,一身龙气可本能破除幻术邪法,亦不免落于叶凝算计之中。

如果说原先的宋太祖赵匡胤,启运立极英武睿文神德圣功至明大孝皇帝,只是一种介乎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龙气幻影。

那么此时,得当代人间帝王赵顼亲自承认,并主动下拜……

等同于异类讨封之理……

不是,也就是了!

如今有着这样一尊太祖皇帝在手,叶凝若是心狠手辣一点,再以秘法祭炼一二,便可直接借此插手皇朝更替,

甚至,可如西方教皇一般,执神权而凌驾于王权之上!

而叶凝及太祖皇帝移花接木所抽取而来的气运,在龙气感应中乃是被“开国太祖”所消耗,自然不会生出感应,示警人主。

甚至这一轮乃至于下一任皇帝中,恐怕都会对天墉城心生好感,毕竟“太祖”在位,龙气亲近,身为代言人的皇帝,自然也难逃其影响……

是故。

叶凝籍此抽取无穷气运以供天墉城一纵弟子修行,有着整个人间王朝几乎算得上是与国同休的支持,而且无惧大宋亡国时的反扑……

如此,二十余年后,天墉城与蜀山两极鼎立……

未必不能实现!

当然,叶凝身为仙道之高人,秉承“仙道贵生”理念,自然不会将事情做到如此地步,赶尽杀绝。

…………

“所为何事?”

中年皇者赵匡胤玩味一笑,随即竟是毫不隐瞒的坦然道:“天机已显,命数一定。一百五十年后,人主之位,当重归我这一脉!

你说我接引你来阴土龙庭,所为何事?”

“呼~~”

闻言,赵顼心中先是一松,明了自身此番当是无碍,继而心又高高悬起,‘一百五十年后,龙脉重归太祖一脉?!天机秘术已定?!’

心中思绪急转,已然渐渐相信自己此番遭遇的赵顼,本能的想要寻求破解之法,只是数息之后,见高台龙椅之上,太祖皇帝似笑非笑的望来……

赵顼顿时惊醒过来,不禁苦笑一声,自己此番可谓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太祖没将帐算到自己身上已是幸运至极,何谈为子孙筹谋?

罢罢罢,我活着便好,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儿孙自有儿孙福,若是有能为,自然无惧他人觊觎,若是无能,这皇位落到太祖一脉,也总比落到外人手中好!

心下思及此处,赵顼微微一松,当下再是一拜,“后世子孙顼,为太祖皇帝贺。”

“哈哈哈哈!”

闻言,赵匡胤忽然大笑,“诸卿且看,我大宋这第五代皇帝如何?”

此言一出,原本一片肃然的紫宸大殿,顿时渐渐活跃开来,不过众臣仍然只是竖立两侧,似并不准备参与其中。

唯有立于众臣前列的赵普上前一步,向着赵匡胤一拜,“今上贤明,皇宋赫赫,恭喜官家,龙庭鼎盛。”

“卿家此言有理,来人,上酒。”赵匡胤笑脸一收,右手按在龙椅之龙手上,淡淡的说道。

立刻,便有绯衣内监斟满一盅灵酒,徐徐行至赵顼身前,低头奉上。

“谢太祖皇帝赏。”

赵顼没有丝毫犹豫,便自青玉案中取出尚带些许温香的灵酒,一饮而尽。

霎时间灵酒入体,化作一阵清爽灵力,滋养精神,润泽神躯,纵是久病体疲的赵顼,此时顺着灵酒入体处,亦是感到一阵少见的清灵。

赵顼精神一震,立时夸口赞道:“好酒!”

“此酒乃魂力菁英所化,是世间少有能对人间帝王有用的灵酒,自是不凡。”

说着,赵匡胤带着一丝凝重的道,“朕今次请老友接引你入我大宋之阴土龙庭,这是有要事商议。”

“请太祖直言,顼敢不从命?!”

赵顼迅速凝神,小心戒备,至此时,他忽又发现,随着那一盅灵酒在体内渐渐消化,自己思绪运转之速度与灵性,竟都有着显而易见的进步。

‘果是好酒,朕离去这时,不知能否带走几壶……’

心中思绪虽是惊叹转动,但赵顼面上却是丝毫不露。

“第一件事你已知晓,一百五十年后,龙气之主当归于朕之子孙,此番回去,有朕灵酒之助,可去病增慧,你切不可再浪费我大宋龙庭气运!”

“顼明白。”

赵顼苦笑,龙庭气运乃是大宋王朝立身之根本,一旦过度消耗,必将天下不稳,故即便未有太祖皇帝之言,他也绝不可能会随随意浪费龙庭气运。

“明白便好。”

赵匡胤冷然一直点出,一道龙气化作吞吐遨游的五爪赤龙,瞬间没入赵顼之脑中识海。

这道龙气之中蕴含的,正是有关赵顼之元封改制、元封八年兵败西下,还有他死后政令更改之简讯信息!

“此为朕与吾友共镶之天机,你心之即可,切不可宣于口舌!”

随着无数讯息霸烈无比的涌入识海,赵顼只觉脑海一昏,一时半会间几乎立足不稳,脚步呛哴,待得信息分解、一一为他所知,昏厥之意方才渐渐退去。

“这,这……太祖!”

品味着那段讯息,赵顼抬头仰望赵匡胤之际,面上彻底变了颜色,再不复原先之淡定、威严,“这……怎会如此?”

无视了赵顼面上之茫然与困惑,赵匡胤站起身来,面容严肃的沉声道,“此事不过开胃之菜而已,你自行解决,接下来朕所言之事,你需牢牢记于心上,不可有忘!”

赵顼怔怔的勉力打起精神,做洗耳倾听之状。

“二十年后,人间大魔将出!此魔虽出于蜀山圣境,却以世间之负面情绪为食,摩挲人心,超脱人间界限,将掀起大劫,一洗这世间积攒百年之错杂因果!”

赵匡胤沉重的道,“此魔超乎人间界限,纵是龙气亦难以镇缚,我大宋之气运虽尚处鼎盛,却也未必能敌此缭,你切记不可与之正面为敌,否则,我大宋危矣!”

若说赵顼先前是惊讶,那么现在就是震撼与不可置信了,“龙气亦不敌,这怎么……”

“世间无不破之物,纵是盘古祖神意亦有力竭之时,强如神农古神,亦殛于太古,龙气之强,在于其之霸烈与于万民信念。”

赵匡胤神色幽幽,竟是如此大庭广众之下,一语道出了龙气强盛之因与破其之法。

“我言此魔之诞生,乃是为了肃清世间积蓄百年的因果怨力,非是虚言,皆因此魔最善于控制人心,蛊惑世道,以人心之阴暗为生,为强壮之本,最克龙气!

再者,此魔诞生于人心阴暗之处,除非世间人人皆圣,否则此魔几无泯灭之时!”

“人心大魔?”

赵顼面色一变,身处于宫廷之中,他自然知晓人心险恶,欲念无尽,若世间真有一种魔头,能够汲取人心之阴暗面为成长……

一旦不能在其成长之初彻底灭绝,待其势成,恐怕真的会如太祖皇帝所言,天上地下少有人及,便是龙气天柱亦难以限制!

“可否在其成长之初便将之彻底歼灭?”

赵顼慌忙开口,急声道,“此等大魔诞生,必有异象,若我等能先其一步,直击其诞生之地,在其还未成长之前便将之灭杀……”

“若此魔生于常人心间,或有可能,但……你可知蜀山五老?”赵匡胤摇了摇头,也不等赵顼回答,便兀自道。

“蜀山五老,皆是地仙一流人物,此魔生于蜀山五老修行之时的邪念,生来便有神通,除天界净水外,岂是常人能灭?”

“蜀山五老。”

赵顼双眉紧皱,大内供奉、钦天监、论道堂之中皆有蜀山弟子,对于五位几乎站在修行界之巅的蜀山大能,他自然早有所知。

“生于蜀山五老之邪念……”

思及此处,纵然蜀山弟子昔日也曾为大宋皇朝立下过不少功劳,可赵顼心中,一股厌恶之感仍是油然而生。

便是整个蜀山在他心中之地位,此时都大为下降!

“大祸将至,不孝子孙顼,请太祖赐法、救我皇宋!”

思及那诞生于未来的邪魔,将会给大宋带来的巨大威胁,赵顼心中一急,竟是向着赵匡胤行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叩首大礼!

“大宋与龙庭息相关,即便你不问,朕也不会隐瞒!”

赵匡胤的语气微微放松,似是因此事对赵顼略微升起了些许好感,“天地分阴阳,成住坏空轮转不息,有肃清因果之魔,自也有救世之雄!”

“肃清因果之魔名为邪剑仙,而救世之英雄,必是一直在人间轮回不休的天界大将军——飞蓬!”

“天界大将军飞蓬?”

赵顼一惊。

“我亦曾听闻过此神,相传此神乃是天界最强神将,负责镇守通行六界的神魔之井与仙神上天的南天门,掌管神界重兵,此神怎会落入轮回?”

“此乃神界之隐秘,人间谁知?!”

赵匡胤摇了摇头,沉声道,“当今修行界,能受此降妖伏魔,匡扶正道之重任,首推蜀山,其次便是立派于昆仑之虚的天墉城!

你为当今人间之皇,此等天机虽不可妄述他人,却可与这二派多多联系,借二派之力,度过此劫!”

赵顼点头,心中一边将之仔细记下,一边道,“蜀山大名鼎鼎,我早有所知,这天墉城又是?”

“蜀山为人间第一圣地,昆仑仅次于蜀山,而天墉城则是诸子百家之鬼谷传承,近来又有昔日琼华之部分传承流入其中,势力颇大。

其掌门玄都真人精通天机术数,手段与实力尽皆当世罕见,而派内执剑长老紫胤真人的御剑之术,隐隐有天下第一之名……”

“原来是鬼谷子玄微真人留下来的传承……”

赵顼恍然,心中不自觉间却是掠过蜀山,关注向了天墉城。

不同于刚刚心生恶感、难以相信的蜀山,这天墉城却是让他隐隐有所亲近,不自觉间便有了倾向。

“太祖,蜀山与那大魔诞生因果不浅,想来无需朕去迎逢,便会自动找上门来。”

赵顼沉声问道,“可天墉城远在西方昆仑,又少在世间行走,不知太祖可有与天墉城联系之法,能请其出手?”

“阴阳相隔,我虽身在大宋阴土龙庭,亦难以干涉阳世,这是天规所在,龙庭亦难以反抗……”

赵匡胤摇了摇头,目光却是落在那羽衣道人身上,“不过我虽无法,但我这老友却是昔日昆仑之天仙,道行精微,或有妙法……”

“天仙?”

赵顼瞳孔一缩,慌忙拜倒,“凡夫肉眼,不识天仙真君在此,还请真君见谅!不知真君可否出手……”

“无访。”

道人淡淡的道,“道上有功,人间有行,我功行已满,待了断这桩因果,便可升天界,不欲再染凡俗因果。”

果是道门高人!

赵顼苦笑一声,正欲开口,那道人却又平静的道,“天墉城并不避世,官家派人前去昆仑,报上玄元二字,自会有人前来迎接。”

“多谢……玄元真君。”

赵顼一怔,但很快恍然,想来玄元便是这位真君之道号,持此此名,自可入昆仑如平地,毕竟,这位可是一尊超脱尘世,得返三清虚无自然之界的大能!

“无妨,也是一桩善功。”

道人缓缓道,“时候已到,天近黎明,官家,你肉身虚弱,不宜在阴土久留,也该回去了。”

“时间到了么。”

端坐于龙位之上的赵匡胤,亦是随之一声轻叹,“今日所论之事,切记牢记在心,不可有忘,切记,切记……”

“回去吧……”

【4900字大章】

【??????*??*??????-??-??????*??*?-??-?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