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某咸鱼的公寓日常 > 第330章 贤菲(5)全文阅读

第330章 贤菲(5)

晚上。

上完课回来,一菲拖着疲惫的脚步走进爱情公寓楼下大堂。

自动门缓缓打开,看到正前方站在电梯门前的小贤,一菲的脚步狂踩了一步刹车。

“不会吧,这么巧?!”

刚停下脚步,一菲就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了:“不对啊,我干嘛不敢进去?我是胡一菲,我怕什么?!”

迈开步子走进去站到曾老师身边。

动作僵硬的机械转身90°。

在一菲站在门口的时候曾老师就已经知道她来了。

那双棕色长靴的脚步声曾老师实在是不能再熟悉了。

低下头专心拆着刚拿到的快递盒,故意装作没看到一菲。

等她走到身边转过来时,曾老师才看过去。

“呵哈哈~~~”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

两人对视了一秒钟就别开了视线。

“曾小贤。”“哎。”

曾老师秒回过头看一菲。

一菲强忍住想掉头就走的念头,问道:“你相信心理医生说的话吗?”

“心理医生?我最不信心理医生的了。”

曾老师一提到心理医生就想到几年前那个坑他钱的光头胖纸,满是愤懑和旧仇:

“现在的心理医生就跟那些所谓的咨询公司一样,拿出来手表告诉你时间,并且最后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你没了时间他就跟你唠嗑,一旦开始就没有结束,然后跟你说一堆ADD O Double ACP ABCD!这些你听不懂的专业名词!然后给你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药,你就吃下去吧!”

“能够治病就行了呗。”

“呵呵,哈哈。然后他告诉你,心理医生看诊是按小时收费的。药钱另外计算。”

曾老师越说越想到他被那个光头胖纸坑的过往,气的把手上的快递纸盒给一菲式拆解了!

一菲面无表情的听曾老师吐槽,喝了口水。

嗯,曾小贤说的很有道理。

那个叫杰森的就是个垃圾医生,随便说的。连我生理期乱了这种瞎话都能编出来。

“我主持你的月亮我的心,听到过有两个观众吐槽心理医生。一个心理医生居然催眠了那个观众,还按小时收费。另一个心理医生更离谱,那个女观众说她被心理医生告知,她周期乱了。”

“噗!!!”

一菲一口水全喷在电梯门上:“什么!!”

“你也觉得这些心理医生很TM的离谱对吧!”

曾老师说道:“所以我早就跟你说了,不要相信什么心理医生。你去找心理医生还不如来听听我的节目!”

“有机会会听的…………”

一菲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原本被曾老师说的令她对那个杰森的话都快失去感觉了。

结果一个‘周期乱了’,她的脑子立马就叛变了——告诉她杰森说的是对的。

这是什么破脑子!

【一菲:我申请换一个脑子,我可以参演悠悠的那个电视剧去搞一个换脑手术吗?】

“哎!!我中奖了!!星公馆的餐饮消费券!”

曾老师的喊声让一菲飞速回过神来。

惊悚的看着曾老师手上那张和自己早上拿到的一模一样的餐饮消费券。

“什么?!!你怎么中的?!”

曾老师秀了秀另一只手上拿着的那个快递盒:“我网购粉底的时候中的。怎么样,我厉害吧。”

“你个大老爷们儿买粉底?!!”

“上次你搬鱼缸弄出来我脸上的伤还有於伤呢!我买个粉底盖盖咯~~~”

曾老师走起欢脱的脚步跳进电梯里。

一菲满是挣扎的看着这熟悉的电梯+小贤配置,脑海里不断闪过了前些天杰森和她说的结论。

‘你只是有喜欢的人罢了。’

不行!不对!不可能!

“你自己搭吧!我走楼梯!!”

一菲说罢便逃也没那么快的跑上了楼梯。

这仓乱的胡氏脚步弄得曾老师大脸懵逼。

“这个电梯,不会还没修好吧?”

曾老师抬头扫视了一眼电梯间的内部。

一步,两步,三步。走出了电梯。

————————

一分多钟后。

曾老师喘着粗气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正巧碰到了从楼梯走上来的一菲。

“曾小贤?”一菲不解的看着搭电梯上来还喘成这样的曾小贤:“你在电梯里运动?”

“什么啊!”

曾老师说道:“我走楼梯走到三楼,才从三楼坐电梯上来的。实在是爬不动了。”

一菲疑惑道:“你干嘛不直接坐电梯上来?脱裤子放屁都放的这么清新脱俗的,都是九年义务教育你咋这么突出捏?”

“我还想问你呢,电梯都修好了,为什么不坐电梯?我还以为电梯坏了才走的楼梯。你才突出呢,还拉上我的腰间盘一起突出!”

被曾小贤这么怼,一菲下意识的就要怼回去。

可看到低头猛喘的曾老师,一菲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吧唧了。

“来来来,我带你回去吧。把手给我。”

3601,曾老师大口喝了口水:“啊,活过来了。”

一菲正在看曾老师网购回来的那个粉底,问道:“你身上的伤没事了吧。”

曾老师瞪着死鱼眼沉声反问:“我都要买粉底掩盖我脸上的伤了。你说我的伤好没好?”

“额……说的有道理。”

一菲很想拽起曾老师的耳朵大声告诉他:我要问的是你手上的伤!手上的伤更严重。

究其原因,一菲觉得曾老师脸上的伤和手上的伤,都是因为她。

而一菲这么久以来,都还没有跟曾小贤说一句对不起。

如果是几年前刚认识曾小贤的时候,甚至是第一季的时候,一菲也许直接就把这一页揭过去了。

虽然现在的一菲虽然霸道不输当年,但比当年多出了三分讲理少了三分蛮不讲理。

现在一菲都没跟曾小贤说一声对不起,或者去补偿一下曾小贤,一菲始终觉得心里有一块疙瘩。很不舒服。

“曾小贤,这个周末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

“什么?!请我吃饭!!!”

曾老师声音喊的隔壁都能听见了。

“嘘!!”

一菲赶紧捂住了曾小贤的嘴巴。要是让夏宇那群人听到,肯定会节外生枝的。

“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纯粹就是还你个人情。”一菲较为粗略概括的回答道:“我的意思是……我们是朋友嘛。礼尚往来,开闸放水,恩将仇报,血债血偿。”

“什么乱七八糟的。”

“啧!让你吃你就吃少废话!!”

曾老师从心不问了,换了个问题:“去哪里?”

“肯德基。”

“敢不敢上点档chi啊?”

一菲连湾湾腔都飙出来了:“那你还想怎样?茨鲍鱼啊?”

“我有个主意,我中了那张星公馆的餐饮消费券不是吗?”曾老师笑道:“我们可以上那里去吃啊。再补一个人的差价,省钱!”

“你觉得那种地方我们俩去合适吗?”

曾老师摆了摆手,问道:“不就是单纯的吃顿饭吗?有什么不合适的?难道我很见不得人吗?”

一菲一想觉得也可以。她也有一张消费券。反正都是吃饭,哪里都是一餐。肯德基收费也不便宜,去那里吃饭省点钱也好。

她要是太介意反而让曾小贤多想。

“那好吧!去就去!谁怕谁啊!先说好,我来买单!哦还有,别人要是问起来,就说我们是兄妹!不准趁机!”

曾老师震惊的眼神落在一菲身上:“你要认我当哥哥啊?”

“做你的梦去吧!我!是!兄!”

一菲顶起拇指biu了下自己,扭头便走。

“啊哈哈哈哈!兄!啊哈哈哈哈!那我不就是……”

曾老师的笑脸秃然了。

“你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