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穿越小说 > 万界轮回之旅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修炼道路,化解心结全文阅读

第一百一十三章 修炼道路,化解心结

夜晚,庆州城,城门已经封闭。

这时,一辆豪华马车缓缓行驶而来。

城门上,一名身着甲胄的中年将领道:“城门已经封闭,闲杂人等速速离去!”

中年车夫顿时取出了一面铜制令牌,扔了上去,冷冷道:“我乃京城六扇门铜章捕头,奉命办事,速速开门,否则要你狗头!”

身为城门校尉的中年将领看清楚令牌,立刻交还令牌,下令开城门。

旋即,白逸尘等人的马车入城,然后找了个客栈住下。

片刻后,白逸尘在屋内开始修炼裂天剑典,以先天剑气填满窍穴。

经过在路上的思索,他对未来这一段时间得修炼道路已经有了安排。

因为独孤傲天的威胁,他必须先主修裂天剑典,争取在两年内进入凝元大宗师层次!

虽然天机谷主说独孤傲天需要三年时间来恢复。但是大宗师强者的神异,谁又能真的明白,万一他两年时间就恢复了?

而且这次是玄元真人和无相神僧牺牲了寿元才击败了独孤傲天,下一次又有谁能勇敢牺牲呢?

万一没人舍得牺牲自己,岂不是大家都要完蛋?因此,只有进阶大宗师才能百分百活命!

白逸尘估算过了,填满剩余的两百余个窍穴,达到炼窍大成境界,只要四个月左右。

随后就是凝炼剑魂!

他是以炼气化神的方法提升神魂修为,这方面他会比别人快很多,半年左右估计应该足够了!

然后就是凝元,一年多时间,应该有机会。

除此之外,他还必须兼修火行、木行、土行功法,五行兼修,为将来做准备。

虽然修炼单属性功法也能突破凝元大宗师,称霸天下,但却有缺陷。如真武派的功法《真武秘典》、《龟蛇功》就都是兼修阴阳,也因此真武派才能成为正道第一!

另外,道家有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境界。也就是说欲求长生,基本都是五行兼修。他也想要求长生之道,自然也要兼修五行。

当然,兼修的其他三门功法暂时只要进入先天境界即可。

其中木行功法,叶青龙会派人送来,而火行功法可以找岳父凌道远,而土行功法可以找朝廷要。毕竟他也是替朝廷立了大功的,要一本上乘功法,一点也不过分。

翌日清晨,白逸尘洗漱过后,吃了早点,准备前往神刀门。

这时,客栈门口却来了两个人,却是庆王和他的客卿于成龙。

庆王神色恭敬的抱拳行礼道:“见过白兄和白老家主!两位贵客驾临,庆云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陈庆云正是庆王的名字。此时的他其实心情很复杂。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白逸尘为了保命,不得不把母亲传下来的玉佩给了他,许下了承诺。

而如今白逸尘已经成为先天宗师,而且很可能回去继承白家家主大位,身份地位比起他这个不太受重视的皇子高了许多。除非他能够继承皇位,否则白逸尘必定是他将来需要仰视的大人物!这种强烈的反差,让他心情复杂,不想面对白逸尘。但为了获取皇位,他又必须努力结交白逸尘,将来好在关键时刻助他一臂之力!

白云龙道:“你有什么事吗?”

庆王道:“白老家主,是这样的。您击败了魔教教主独孤傲天,白兄弟也为朝廷平定了陇右道,立了大功,不可不赏。父皇问你们需要什么赏赐,只要朝廷能办到的,一定答应!”

白云龙听了,看向了白逸尘,他现在也没有几年好活了,自然不在乎这些。

白逸尘道:“自然如此,你就给我送一本土行的上乘功法到长乐府吧。”

庆王陈庆云笑道:“白兄,区区一本武功秘籍,如何能够表达朝廷的谢意,你再提点要求吧!”

白逸尘听了,沉吟片刻,道:“我爹现在精元亏损,如果你们有可以弥补精元的百年灵药,可以送一株来长乐府!我们会按照价格收购!”

陈庆云笑道:“白兄放心,这件事包在本王身上。至于银子,就不必了!此时若非白兄父子力挽狂澜,岂有我等的安稳日子!”

旋即,庆王告辞离去,白逸尘一行人前往神刀门。他要从岳父凌道远手里拿一本上乘的火行功法。

半小时后,神刀门大殿。

凌道远听说了白逸尘的来意,直接点头答应了,把一门上乘的烈火功传给了白逸尘。

然后,他与白云龙聊了起来,敲定了婚期。

半个小时后,白逸尘一行人就告辞离去。

下午,白逸尘一行人返回了长乐府。

这时,白逸风、白玉虎、白万寿、白云霄等人在大门口迎接。

白玉虎等人行礼道:“见过老家主(大哥)!”

白云龙笑道:“不必多礼!”

这时,白逸风却冷冷道:“爹,其实你当初根本没有中毒,一直都是在骗我,对不对?”

苗青灵给的那份慢性剧毒他也研究过,乃是道家炼丹出来的一种铅汞剧毒。此物微量服食,不会致死,人也难以察觉,但一旦服用过量,便是功力深厚,也无法排除。

白云龙如果真的中了毒,必然无药可解。因此,白云龙根本没有相信过自己,也没有中毒,从头到尾都是只是装死,然后隐于幕后,还培养了白逸尘。而自己就是白云龙推出来应付魔教的炮灰,如同一个可怜的牵线木偶,被对方随意摆弄。

白云龙点点头道:“不错!逸尘的母亲诗婉早早去世,就是中了铅汞之毒,我自然早有防备。你与苗青灵在醉仙楼接头,我都知道。你觉得自己被欺骗了,觉得很愤怒,对不对?可是,裂天剑典和家主之位,我是不是传给你了?我还运功替你打通经脉,把自身功力传给了。你仔细想想,为父可有过那一点害你吗?我假死不是为了骗你,而是为了保全白家!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是魔教教主独孤傲天的对手,他要在陇右道布局,我拦不住,只有假死,顺了他们的心意,才能保全白家。即便是现在,我也只有一年多的寿命了。莫非你非要为父现在就死,你才开心吗?”

白逸风被白云龙说得面色羞愧,旋即躬身抱拳道:“爹,孩儿不是这个意思,请你原谅!”

此时,他心中的那点心结已经彻底冰消瓦解。

白云龙却没有说话,似乎气还没消。

这时,白逸尘道:“爹,大哥心里其实很关心你,只是受不了被欺骗。我们先回屋吧。好久没见,奶奶肯定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