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十一章:阴神现身!(谢谢书友的打赏!)全文阅读

第十一章:阴神现身!(谢谢书友的打赏!)

“什么?”李明台脸色狂变,原本以为纪亮出手,是帮李家,没想到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沈追等人也都惊疑不定。

“纪大人,你……”李明镜从水雾中脱离出来,忍不住就要开口。

“闭嘴!本官与韦大人说话,还轮不到你插嘴!”纪亮打断道。

韦文河皱眉道:“下官洗耳恭听。”

纪亮摆了摆手道:“韦大人稍等。”

随后,纪亮便看向李明台。

沈追明明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但十几秒钟的时间内,李家家主的脸色却是一变再变。

李明台的眼神中充满着惊喜、无奈,绝望,彷徨……

短短的十几秒时间,这位灵桥境高手,就仿佛走完了一生的路,情绪波动之大,就连沈追这个后天武者都感应到了。

“纪亮到底跟李明台说了什么?”

这是在场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沈追猜不出来,但他看了看县尊的脸色。

韦文河眉头紧皱,沉默不语。

………………

灵识传音,纪亮与李明台。

“明台,我刚刚收到消息,你侄儿李乘风,刚刚在祁连山突破至灵桥境巅峰!不日将被武安侯赐予将军封号,前途无量!”

“大人此言当真?”李明台狂喜。

“千真万确!”

“纪大人。”转瞬李明台又苦涩道“我李家、现在是真的……真的保不住了吗?”

“明台,你李家并没有倒,这只是权宜之计。”

“先祖阴神不再,我李家根基尽毁,便是名存实亡!”李明台有些绝望。

“你李家的根基,在你李家的天才李乘风,你不能影响他,不能影响大人的计划,隐忍数年,你李家将会更加强大!你侄儿才是你李家崛起的根本!”

李明台无比不甘:“难道只有此路可走?”

“不破不立,再等一年,旨意正式下达,你便可重塑宗庙,将来你侄儿突破神通境,未必就没有机会为你先祖重塑金身!甚至,更加强大!”

“那韦文河……”

“我自有手段对付,最不济也能调走他!”

李明台沉默,片刻之后,重新传音道:“既然如此,我还有一事相求!”

纪亮有些不快:“你说吧,只要不太过分,我都可替大人答应你。”

“请大人治好我那孩儿李铭……”李明台红着眼睛道:“我知道这韦文河乃上京大儒的子孙,我也不奢望大人能杀他。但这韦文河手下的沈追,我要他必须死!”

“好,我答应你!”

………………

沉重的气氛在李府上空蔓延,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暗了下来。

远处乡镇,灯火次第亮起,甚至隐隐有饭菜香气传来。

在这个本该团聚、欢乐的小年夜,这里却是一片肃杀之意。

“呼~呼~”周围安静无比,沈追能清晰的听到不少人沉重的呼吸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纪亮缓缓后退几步,看着李明台。

李明台神色复杂的扫视了一眼族人,随后手心出现一个小型神像。

这神像雕刻得栩栩如生,沈追认出,这神像和之前捣毁分祠看到的人物一模一样,只是更多出一丝神韵!

“啵~”一道声音轻轻响起。

尔后那些李家仅存的先天境高手头顶,都是冒出一道红色光团。

这光团浮现之后,李明台便将手中神像朝着那红色光团一指。

“嘭~”红色光团爆开。

在场的数位李家先天境,气息迅速萎靡,有数人不约而同的掉落一个小境界。

李明镜更是从先天巅峰,直接掉到了先天中阶!

“大哥!你在干什么!”李明镜凄厉的惨叫起来。

“家主!”

“不要啊家主!”

李家族人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纷纷哀嚎起来。

沈追发现自己身上的斩字令剧烈颤动起来

这些人身上的罪孽遮掩消失了!

“韦大人,请!”纪亮伸出一只手。

韦文河见这李明台居然被纪亮三言两句就劝说,自爆了一部分阴神之力,脸上顿时也浮现出一丝震惊之色。

阴神乃是宗族世家的根基,他韦文河费劲千辛万苦,都没能办到的事情,如今竟然就要这么轻而易举的实现了?

韦文河看向李明台,只见这位灵桥境,不但没有绝望,反而眼神愈发坚定,心中顿时掠过一丝不安。

“看住他们!”韦文河下令。

随后他身上的知县大印漂浮起来,身上的冠服无风自动。

“一请神灵分善恶!”

“二请神灵辨是非!”

“三请神灵斩妖魔!”

“四请神灵招天将!”

“五请神灵现真身!”

威严肃穆的声音响彻众人心底,随后韦文河身上的气势迅速上升,仿佛天地之间唯有韦文河一人是中心,其余地方全部暗淡了下来。

所有人都忍不住要跪拜臣服,仿佛韦文河就是神灵降世!

“好强!”沈追心头一颤。“以县尊现在的实力,恐怕一个念头就能杀死我。”

城隍庙微微震动,数道金光转瞬即至,没入到韦文河的体内。

一道剧烈的金光闪过,沈追忍不住低头闭上了眼睛。

等到再睁开眼睛时,韦文河周围出现了七道金色虚影!

“甘、柳将军、范、谢将军,日夜游神、河源伯……”

沈追看得清楚,这七道金光人影,正和城隍神庙中的神像一模一样!

而且这些神灵虚影不像死物,无比灵动,尤其是韦文河身前最近的那位儒雅老人,更是与真人别无二致!

沈追发现,这位河源伯竟然还冲自己善意的笑了一下!

韦文河挥手一指,一道青色匹练出现,随后七位神灵与韦文河动作一致,七道金光融入到这青色匹练之中。

“现!”

“轰隆~”地面开始猛然颤动,在李府不远处的地底,猛然的向上隆起,仿佛有一座庞然大物破土而出,声势浩大。

紧接着,沈追就看到了难以忘怀的一幕!

只见一通体血红的巨大雕像从地底出现,这巨大雕像无比臃肿,简直看不出是人的模样,仅仅只有人体的轮廓。

在这神像的上半身,有无数细小的东西在蠕动。仔细看去,竟然是一个个婴儿人影在啼哭!

下半身上依附的也是人影,不过形态各异,有农夫、幼童跪拜,有美妇、女子求告……

上半身的血色婴儿哭啼声混成一片,闻之让人脑海疼痛难耐。

而下半身则是金声玉振,听着能让人舒缓身心。

两种极端且截然不同的声音!

“这就是李家的先祖阴神,那位显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