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十章:纪亮出手全文阅读

第十章:纪亮出手

短短片刻,就有五位先天中阶高手,或直接或间接因沈追身死,县衙众人的压力顿时大大缓解!

两边先天境层次的战局,因为沈追的爆发,优劣之势瞬间逆转!

县衙一方士气大涨,而李家一干先天,却节节败退,已有溃败之势!

“该死,五弟,杀了他,速速杀了他!”李明台疯狂的嘶吼。

需知李家除了他之外,其余都为先天境,另外两个灵桥境,只是外援帮手。

平时族内大小事务,基本由先天境掌权者处理,至于他李明台作为家主,反而是极少出手。

阴神先祖分出力量庇佑,一者在分祠,开拓地盘,吸收香火信力,反馈真身。

二者在先天境族人,遮掩罪孽,福泽增功。

分祠被毁,阴神力量会大大流失。

如果先天境死亡超过一定数量,同样也会导致阴神的力量被削弱!

分祠未毁之前,就是全部先天境死了,都做不到损失阴神根基。

但现在情况就不一样,分祠已毁,这些先天境就不能多死!

天空之上,一片水雾之中,李明镜听到大哥的吼叫,也是无比焦急。

作为李家的核心掌权者,他哪里不知道这其中关键?

“大哥勿急,我去杀他!”

当即就欲要脱身而下,去杀沈追。

李明镜是李家为数不多的高手,乃是先天巅峰境!

也是目前最有能力在最短时间内击杀沈追的绝佳人选!

“哈哈!沈兄弟,杀得好!”林泽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团水雾中,肆意张狂的大笑起来。“李明镜,你说走就走?”

天空中的那一团水雾迅速收缩,陷于水雾之中的李明镜身形受阻,又再度被逼迫了回来!

林泽乃是灵感境后期!在得到那乌古的宝物之后,又回了一趟武安军交付任务,短短时间内就大有长进,虽然还没有进入灵感境巅峰,可此时却拖住了先天巅峰的李明镜与另一位先天初阶武者!

足以见其战力强悍!

“林泽!武安军无故不得入境出手,参与地方事务,你这是犯了禁令!”李明镜怒道。

林泽的声音在水雾中传递,“今日林某没有武安军这层身份,武安军一众手段宝物,我不动分毫!林某与你是有私人恩怨,关武安军何事?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李家任何一人。”

“你!”李明镜顿时无言。

的确,在这水雾法术内,还有一先天初阶武者早已昏迷过去。

林泽能杀这人,却不杀。

谁也没办法以这条禁令来威胁他。

“林泽!你现在退出,事后我李家定有厚报,十倍!韦文河给了你什么东西,我李家出十倍!”李明镜急了。

就这么片刻的功夫,沈追又配合县衙的人,杀了一位先天中阶。

再这么下去,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林泽似乎‘惊喜’的问道:“十倍?”

李明镜见有门,当即一喜,疯狂点头:“十倍!”

“当真?”

“当真!”

“果然?”

“果然……”

“那容我再想想!”

“你要想多久?!”李明镜隐隐感觉不对。

“想十个八个时辰就差不多了!”

“……”

李明镜气得爆粗口:“你他娘的在耍我?”

两人的对话清晰传递开来,沈追莞尔一笑,韦文河也是轻笑着摇了摇头。

“不错,林某就是在耍你!”林泽畅快大笑。“你李家言而无信,答应出手帮忙,却坏我好事!”

“按规矩该赔我损失,却推脱再三,反复无常!”

“背信弃义在先,如今竟然妄想求我?晚了!”

水雾又是猛然收缩,将那位昏迷的先天初阶排出,丢向沈追,随后林泽全力围困李明镜。

“天道有轮回啊!”沈追一刀将那先天初阶砍成两半,不由得感慨。

当初李家摆林泽一道,如今被林泽还了回来,这就叫报应!

“唰~”

一个身穿黑色甲胄的武者从天空中下落,停在假山上。

这位先天中阶战力,一边抵抗攻击,一边神色慌张的朝着韦文河的方向喊道:“韦大人!韦大人!”

沈追见他疯狂朝着自己眨眼,行为古怪,顿时追击速度就慢了一丝。

“我李奋愿降!即刻离去,大人可否放我一条生路!”

此言一出,顿时引来李家人一阵怒骂!

“李奋!你这个叛徒,畜生!”

“李奋,枉费主家白培养你!”

“猪狗不如!”

李奋却破口大骂道:“老子从十岁之前从未享受过主家厚待,全家几乎快饿死!来主家也没有一次是自己拿的主意!你们说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如同奴仆!我不愿,便多次以家人威胁,你们可曾拿我当李家人看待?”

咒骂声将李奋的声音淹没,更有两人拼着受伤,也要先去诛杀李奋,随后又被县衙的人挡了回来。

“你被逼无奈,犯下恶事,如今知错能改,本官可以给你一条活路。”韦文河大笑道。“不过以你必须戴罪立功!如何行事,你自己思量!”

“李家有其余人愿降,以此为例,本官只给前三人机会!”

“好!”李奋顿时转身,也不管沈追,就这么将后背露出来,去攻击李家人。

“此人,恐怕是县尊留在李家的暗子,早就准备好了今日……”沈追暗自咋舌。

………………

李奋的突然叛变,似乎加速了李家先天境局势的溃败。

虽然没有人再投降,却已是人心浮动,士气下降。

而灵桥境对战,两方各有优劣,但却整体保持着势均力敌。

陈锋、马武不愧是出身于上京大族的高手,两人硬生生拖得那位陌生灵桥境无法腾出手来改变战局。

天空上方,纪亮脸上阴晴不定。

袖中的手掌数度握紧又松开,似乎在下一个重要决定。

片刻之后,纪亮神情一动,怀中的令牌轻轻颤动,一道命令自梁州传递而来。

韦文河心神其实一直关注着纪亮,见状微微皱眉。

眼看着再死两三人就要彻底奠定大局,纪亮出手了。

纪亮手中印绶发亮,随后迅速分出两道柔和的橙光,将两方先天境分开。

沈追感觉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传来,自己倒飞数十丈才重新站稳,怒视着纪亮。

县衙一方也都是杀意腾腾,盯着纪亮目露凶光。

纪亮盯了沈追一眼,朝着韦文河道:“三位也收手吧。”

李明台、贾义、贾仁见状纷纷后退。

韦文河若有所思,举起手掌,陈锋马武、王龙也都是飞回到韦文河身边。

“纪大人,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你阻止本官行事,休怪本官请神灵真身,连你一起斩了!”

纪亮心中怒气升腾,脸上却笑意吟吟道:“韦大人莫要误会,我并非要阻止你。相反,我是要帮你,毁了这尊阴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