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一章:杨家!全文阅读

第一章:杨家!

威严的声音在河源县内不断回荡,这一刻只要在河源境内的人全部都抬头看向天空。看到了身着青色鸿涑官服的韦文河。

“那是县尊?竟然这么年轻...”

“两大家族,早该被铲除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终于要遭报应了!”

“快看!有人被丢出城了!”

大量的民众走上街头,直奔城墙、高楼等视线开阔处。

沈追也跟随人群,来到了东城门高墙。

只见从城内各处有上百人横飞了起来,被一股凭空出现的力量裹挟,丢到了城外。

随后,人头滚滚……

这些人甚至连求饶的话都没法说出来,有些手里甚至还拿着干活的器具。

从衣着上判断,这些人做什么的都有,有走卒贩夫,有商贾民医……

唯一的共同点是,在他们死之前,他们的头顶上,都有跳动着数值不一的罪恶值!

沈追了然。

这些人,都是大家族派来,隐匿在城内的中层精英。

“沈追,沈追!你也在这,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突然有些叫自己。

沈追回头一看,却是赵虎和一干武班房的兄弟们赶了过来。

“沈兄弟,怎么回事?”韩茂神色沉重道。“刚才我等正在梅花木桩阵,钱成、钱功两兄弟,突然不由自主的朝着这边飞了起来……”

钱成、钱功?沈追悚然一惊,这两兄弟,可是后天九阶,在县衙干了七八年的老人了。

“你们自己看吧……县尊刚才处死了一批奸人。”沈追朝着城墙底下一指。

果然众人就在那一堆尸首中,发现了钱家兄弟的踪迹。

“这、怎么会……他们居然是叛徒?!”韩茂等人纷纷叹气,不敢相信。

“唰~”

就在众人震惊时,突然,两道人影降临在城墙上。

“陈大人?马大人?”众人皆是一惊,随后连忙施礼。

县衙内,有三大先天高手,王龙为武班房班头,处理武班房大小事务。

陈锋、马武,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有些地位不高的捕头,甚至连这两人的面都没见过。

三年前县尊刚来河源城上任时,城里的大笑家族还是联合一片,不像如今,投靠的投靠,打压的打压。

在两大家族的带领下,县衙与宗族之间,就曾发生过一次激烈的暗战。

具体的细节沈追等人已无从得知,只知道自那以后,在各宗族的口中,这两人的凶名,远远超过王龙,甚至达到了谈之色变的地步。

“听说这两位三年前受伤跌落境界,自此一直没在出现在世人面前,如今看来,却并不是这么回事。”沈追心中暗道。

“尔等食君之禄,当为君分忧,今有妖魔作乱,为祸一方。武班房所属,尽皆听令,随我出城杀敌!胆敢临阵逃脱,怯敌不前者,力斩不饶!”陈锋神色阴鸷,语气冰冷。

沈追等人神情一凛,知道卖命的时候到了,都是齐齐拱手点头:“属下听令。”

马武手中出现一火红色道牌,叮嘱道:“此次出城,目标是杨家的各处老巢,待县尊斩杀那杨家的阴神,斩字令便会将所有身怀罪孽的人标记。凡是发现斩字令标记的目标,一律杀无赦!”

“待会会将尔等挪移过去,不要抵抗。”

“是。”

………………

河源城外,杨府。

往日里井然有序的杨府,此刻已经乱作一团,丫鬟仆从都是相互哭喊奔走,嚎成一片。

韦文河出城前的敕令定罪,已是让杨府人心大乱,历任县尊,从来没有哪个敢如韦文河一般强硬霸道,这一下,还没等县衙来人,杨府上下,首先就自乱了阵脚。

家主杨陵暴怒,连杀上百人,人头滚滚,血流成河,这才勉强镇住了局面。

“慌什么?!我杨家有先祖庇佑,真身不灭,他韦文河能拿我杨家如何?我不信他能够发现先祖的真身所在!杨贺,传令下去,命各地高手以最快速度回分祠镇守,无论何人挑衅,一律不要出去。”

“只要我不死,只要先祖真身未灭,他韦文河就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杀我杨家人!”

见家主底气十足的发话安排,底下的族内子弟精英,先天高手,包括客卿长老,都是安心了许多。

杨陵成为家主几近百年,早就达到了灵桥境,这点威信还是有的。

顿时,一个个族人、高手便纷纷退了下去,依命行事。

待到所有人退去,杨陵突然脸色涨红,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主人!”自杨陵座椅身后,一道苍老面容浮现,面色焦急。

“慈奴。”杨陵脸色苍白的从手中翻出一道令牌,这令牌上有五条黑色龙形雕像,散发出丝丝光芒。

“你速速带着贺儿逃离河源县,自凤山岭进入九幽山脉境内,这一枚五龙令,乃是九幽秘境靠近核心传承地的通行令牌。”

“主人!我们一起走!”慈奴急了。

杨陵摇了摇头:“来不及了,梁州府那边来不及的……”

“我不管!主人!”慈奴眼泪滴落,明明是一老者,却像小孩似的呜咽起来。

“听话!”杨陵喝道。“这一枚五龙令和你身上的储物戒,是我杨家大半资财所在,只要你带着贺儿逃出去,将来贺儿就是我杨家重新崛起的根本!难道你要我死不瞑目吗?!”

“父亲!”就在这时,一个模样俊秀,与杨陵七八分相似的青年飞了进来。

杨贺跪倒在地,红着眼睛道:“父亲,我不走!我也是先天武者,大不了和那韦文河拼了!”

“好孩子。”杨陵起身,缓缓的走过来,拍了拍杨贺的脑袋。

“记住,不成神通境,千万不要为我报仇,你身上罪孽不算重,我已切断先祖对你的庇佑,有慈奴护你,配合我留给你的隐匿宝物,就算我杨家覆灭,都查不到你,你一定能逃出生天!”

“父亲”

“嘭~”杨陵一掌轻轻拍在杨贺的脑后,随即杨贺便昏迷过去。

将杨贺交给慈奴,杨陵挥了挥手,笑道:“慈奴,若你将来能将少爷培养至灵桥境,你身上的魂禁便会自动解除,恢复自由。去吧,带着少爷,好好活下去。”

慈奴擦干泪水,飞快的抱着杨贺离去。

一个时辰后,有所感应的杨陵飞出了府邸。

半空中,杨陵负手而立,静静的盯着某处天空。

天地一片震动,一道造型古朴的青色桥梁突兀的从远处浮现,延伸数百米。

韦文河的身影出现在桥梁的另一端,几步之后,便来到了杨陵身前。

“韦大人。”杨陵朝着韦文河拱了拱手,感慨道:“没想到韦大人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境界,八百米天地灵桥,转瞬千里……不亏是上京公子。”

韦文河看了一眼周围,淡淡道:“杨家主为何不开启七杀隐灵阵?你若开启大阵,本官不一定能轻易杀你。”

杨陵见韦文河一眼道破自己脚下的大阵名称,苦笑着摇了摇头,挥手一指,七到红芒瞬间没入府邸各处,一道微光从半空中慢慢退却。

却是杨陵自己主动毁去了耗资无数的大阵。

“韦大人,我杨家愿带十分之一的族人退隐九幽山脉,自毁祠堂神像,离开河源县城,不知大人可否高抬贵手?”

韦文河冷笑道:“西北角斜下十里,你杨家供奉的阴神神像,早就是本官的囊中之物。毁宗弃庙乃是朝廷决策,你有何资格与本官谈条件?”

杨陵似乎早就料到,并未失望,只是叹了口气。“倘若杨某愿意自裁谢罪,韦大人以为如何?”

韦文河摇了摇头:“我说过,你没有资格与本官谈条件。”

“三年前韦大人宴请各大家族,曾言入宴者可免死罪。杨某悔不该当初……”

“可惜……”杨陵叹了口气,转瞬就面容狰狞,七杀隐灵阵突然再度开启,同时身上猛然膨胀。自地底有一尊阴神突然破土而出,数位面无表情的先天武者齐齐开始自爆。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死吧!”

“垂死挣扎!定!”韦文河身上神光闪烁,挥手一指,数位欲要自爆的先天武者陡然被打断,随后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干瘪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