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三十五章:李代桃僵全文阅读

第三十五章:李代桃僵

“柳钰乃谏吴梁曰:‘战胜而将骄卒惰者败。今卒少惰矣,夏兵日益,臣为君畏之。’”

沈追诵读着《河源列传》,柳公将军的第三个故事。

字字如金,神光入海!

这一次,沈追一口气直接将第三个故事完整背完!

明显感觉到手中的书册变轻许多,沈追放下了书册,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第三请斩妖邪,消耗了我五万善功,终于是成了。”

原本他以为自己晋级后天巅峰,这第三请应该不至于花费自己太多善功,可没想到最后竟然还消耗了将近三分之一的善功。

“能在后天巅峰三请神灵,放眼整个梁州、甚至大源府,谁能做到?!”沈追心中也是豪迈万分。

一请和二请,各增幅四倍实力。

可这三请神灵,却足足让他增幅了十倍!

换言之,如果沈追现在动用三请神灵之力,在后天巅峰的基础上,可增幅十八倍的实力!

“普通的三请神灵,只增加十倍实力,不知道我这三请神灵之后,能不能搏杀先天高阶?”

沈追暗暗猜测。

他估计自己三请神灵,只能与先天高阶相当,即便施展天人合一的刀法,想杀先天高阶?还是不太可能。

当然,先天中阶或者是灵感境中期,比如像之前那穆道人,沈追杀他就是轻而易举了。

“这毕竟是外力,请神灵之力,有极短的不适应时间,所以才会有那神力附带的禁锢效果,给施展者缓冲的时间。”

“而先天高阶,是自己的力量,自然施展起来更得心应手。”

沈追出了院门,不再看那本书册。

在三请之后之后,沈追又尝试着第四请,不过哪怕他用开悟时间去背诵那《河源列传》的第四个故事,也是转瞬既忘,根本不会留下丝毫的痕迹。

显然后天境,极限就是三请层次,再往上,就必须成先天了。

“还有十二万的善功,也不知道够不够我将这《雷霆决》的第一重修炼到极致?”

相比请神灵,沈追其实还是更愿意提升道法。

一来,这雷霆决,是他沈追本身的实力,没有任何限制。

二来,雷霆决的提升,对战力提升太夸张了。第一重修炼到极致就可斩先天中阶。

当然,雷霆决上的要求是先天初阶可斩中阶,就是不知道他这特殊情况能不能做到同样效果。

论战力提升,雷霆决的修炼不如三请神灵。

可雷霆决,是道法技巧,是对天地之力的极高明运用手段。

而请神灵,是直接提升实力,这两者,并不冲突!

先天初阶施展十条雷霆绞索可杀先天中阶,那么同样一招,由先天中阶施展,威力当然更强!

“三请神灵,让我的实力和先天高阶相当,假若我再将雷霆绞索修炼至十条齐出的境界,先天高阶,说不定也能斩杀。”沈追心中火热。

“系统,将剩余善功兑换为开悟时间。”

“剩余善功可兑换127秒开悟时间,是否兑换?”

“兑换。”沈追毫不犹豫。

“兑换成功,开悟时间倒计时127、126、125……”

沈追持刀闭眼,虚幻空间降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闭着眼睛的沈追时而挥刀竖劈,

时而斜挑,

时而闲庭信步,

时而瞬间冲刺

……

刀光之间隐隐有雷光凝聚,不过沈追也早克制住自己,每当那雷霆绞索要出现时,就立刻自主溃散。

沈追只需要知道自己能够做到就行,在这城隍庙内,他却是不想大张旗鼓。

钢刀上每次浮现六条雷霆绞索,却在乍一出现的片刻又猛的溃散。

如此反复,很快,第七条雷霆绞索出现!

开悟时间剩余91秒,第八条绞索齐出!沈追挥刀的动作逐渐加快。

剩余48秒,第九条绞索浮现,此刻钢刀几乎都变成了雷电绕环的雷刀!

“本次开悟时间到此结束!”

从悟性时间中脱离出来,沈追打量了一下手中滚烫得有些变形的钢刀,懊恼不已。

“居然因为这钢刀的材质,导致我这第十条绞索没练成?”

虽然越到后面越难,甚至第九条绞索就花了他四十二秒的开悟时间,可沈追感觉自己这第十条绞索,还剩48秒开悟时间,练成应该是没问题的。

没想到,钢刀首先承受不住,导致沈追天人合一境界也受到了大幅度干扰。最后愣是没能成功将雷霆决第一重练到极致。

“早知道当初在云氏商行,就该换一把好些的武器。”沈追有些遗憾。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这钢刀能够跟着他打完城外那两战,直到现在才报废,已经算是做工精湛了。

一把不入品的凡兵,沈追实在不能要求更多。

“看来,得再去一趟云氏商行了。”沈追喃喃自语,就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一股庞大的力量突然降临笼罩在他的周身,同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出现在沈追的耳边。

“沈追,别抵抗。”沈追听出这是县尊韦文河的声音,顿时心头一松,乖乖听着,任由韦文河将他挪移。

“嗖~”

下一刻,沈追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庭院,而韦文河也站在他旁边。

“嗯?这是我家?”沈追这才发现,自己和县尊,正出现在了自家庭院。

而在庭院内,义父正阴沉着脸叹气,地上,则有一胖胖的中年男子低头跪倒在地上。

“沈追,你义父今日突然来了一个远方亲戚,名为沈光,本来我也没在意,不过这沈光来你家中停留了半日,却一直以你义父妻女下落为引诱,劝你义父出城。”

义父妻女下落?沈追一惊,他一直以为义父的妻女早就离世,难道不是这样的?

“你义父欲要答应,我便出手阻拦。”

韦文河挥手道:“在你家周围,一上午轮换了四十八人个普通人,假装无意路过这里,暗地里盯着你义父和沈光的动向。”

“他们都是李家雇佣的仆人。”

“沈光是受李家指使而来,至于他是否知情,如何处置,交给你决定。”

“我已在这庭院内布下了障眼法,那些普通人只会看到沈光与你义父交谈的画面。”

听得县尊说完情况,沈追浑身发寒,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属下,谢过县尊。”沈追声音都有些颤抖。

“无须多礼。”韦文河淡淡的开口,随后直接消失在庭院中。

待县尊一走,沈追就先看向义父沈山。

“义父,义母她们到底是怎么和您分开的。”沈追想要知道真相,他义父沈山一向很通情理,知道儿子干刑捕,从来不会出城。

可现在居然差点被人骗出城!

沈山一言不发,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抬起手阻止沈追的询问,直接进了房间。

“你说!”沈追一把将沈光提起来,县尊一走,这沈光也恢复了开口说话的能力。

“你义父的妻子女儿,她们、是八年前被方外妖人掳走的……侄儿、你义母她们当年不一定就真的死了,城外有位贵人告诉我有你义母她们的消息,还让我带了百两银子过来给你们,你义父只需出城一见……”

“啪!”沈追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你到现在还想狡辩?!”

“噗~”那沈光顿时半边脸就浮肿了起来。

“这么拙劣的故事,你都愿意相信,并且赶七十里路从乡下进城来,李家到底给了你多少银子,让你连兄弟之情、做人的良知都丢掉?!”沈追愤怒不已。

如果不是县尊留意,恐怕义父就真的要落入到李家手中了。

“唔~一千两、不要了,都给你……我退回去,放过我……饶命……”

沈光捂着腮帮子疼得满地打滚,不断求饶。

沈追蹲下身子,拎着沈光的衣领:“把整个事情经过一字不漏的告诉我,如果有半点隐瞒,你下半辈子就在县衙大牢过活吧!”

“我说、我说!”一听沈追的话,沈光突然安静了下来,说话都不再结巴。

他一五一十,从李家人找到他开始,教他如何以妻女的下落为由对沈山撒谎。

特地教他选择沈追不在家中实行骗局,尤其还考虑了突发状况包括如果沈追突然回家,怎么打消疑心等等。

种种应对措施之详尽,故事逻辑之周全,沈追在听的过程中,好几次都忍不住要掐死这沈光!

但沈追还是忍了下来:“你是说,万一你真的成功了,就会有人在城外来接我义父对吧。”

沈光点了点头。

沈追一把将他提起来,同时突然灌入一道元气精华,替沈光消肿。

沈光不明所以,还以为沈追原谅他,顿时就痛哭流涕,一边给自己扇耳光一边道:“侄儿啊,叔父不是人,叔父差点害了你们父子两啊……你原谅叔父吧……”

“别打了!”沈追一把握住他的手,厌恶道。“想让我饶你一命,接下来,你就照我说的做,不得有丝毫偏差,明白吗?”

“你说,你说,我都答应!”沈光眼看着可以不用蹲牢狱,顿时就连忙点头。

沈追道:“你带我去见跟你接头的人。”

“这……可他们是让你义父出城。”沈光楞了。

沈追摇身一变,在几秒钟之内,就在沈光的眼皮子底下,变成了沈山的模样。

“你、你你……”沈光瞠目结舌。

沈追冷冷的盯着他道:“既然叔父能配合李家人来骗我义父,那如今就再配合侄儿来演一出李代桃僵!”

“叔父可要记住,你若胆敢露出破绽,或者任何暗示,就不要怪侄儿无情!亲手斩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