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十六章:收买全文阅读

第十六章:收买

“吴梁起东阿,比至定陶,二破夏军,柳钰又斩夏将陈由,益轻夏,有骄色。

柳钰乃谏吴梁曰:‘战胜而将骄卒惰者败。今卒少惰矣,夏兵日益,臣为君畏之。’吴粱弗听。乃使柳钰出蔡地……”

城隍神庙,客居庭院中。

沈追抱着一书册在院内边走边背,他身上有丝丝金光流转,一个个金色文字不断从书册上漂浮而起,如同游鱼,钻进沈追的脑海中。

而沈追则是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完全沉浸在这诵读神灵典故之中。

突然,沈追神情微变,口中原本流畅的诵读顿时变得停顿、结巴。书册上再无金光传出。

“道遇蔡地使者、使……”

与此同时,脑海中响起了系统的提示声。

“明悟时间结束。”

沈追感觉到一阵气闷,顿时将摇了摇头,将书册合上,回到房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这第三请斩妖邪,居然这么难?都已经二十天过去,竟然还卡第第三个故事的中段。而县尊又迟迟不肯让我出城……”

自二十天前得到两件宝物之后,沈追就回到了神庙,每天利用善功兑换悟性时间,来背诵神灵典故。

第二请辨是非,早在十五天前,沈追就达到了要求。

原本沈追是打算去执法堂接关于李家的命案,但没想到,县尊竟然直接拦住他了,并且严令所有人不得出城。

沈追不得已,只得继续在城隍庙中继续潜修,而之后,沈追就开始尝试着第三请神灵!

虽然王龙说过,第三请神灵,需要至少后天巅峰的实力才能承受神力。

但沈追觉得,自己有元牝珠帮助,想要达到后天巅峰,恐怕也要不了多久。

所以索性就借助明悟时间,打算先让自己的灵识达到第三请的层次。

等达到三请斩妖邪的层次时,如果还没有晋升后天巅峰,那自己不动用第三请的神力,自然也无妨。

可没想到,这柳钰的第三个故事,几乎花光了所有的善功,却仍旧只能被到中间部分。

而且县尊的禁令,也是迟迟不肯解除。

“第三请遇到了瓶颈,反而是我这刀法的第二招,已经有了大概轮廓,我隐隐有感觉,只需经过几场实战,就能彻底将这第二式创出来。”

善功花光,三请神灵进度缓慢,沈追便将重心放在刀法上,而如今,这第二招也只差最后的实战验证罢了。

“可如果不出城,没有明悟时间打底,我这灵识恐怕很难达到三请神灵的地步,刀法也无法突破。”沈追皱了皱眉头。

“沈兄弟。”

正在沈追心烦意乱时,赵虎也从旁边中的院子出来。

“虎哥。”沈追笑着打招呼。“虎哥可是达到第一请了?”

赵虎点了点头道:“说来惭愧,足足花了近一个月,才达到一请的层次。”

“已经不错了。”沈追安慰道。

请神灵,最难的地方,就是灵识强度。

如果没有系统的悟性时间,恐怕自己现在可能还达不到二请的层次。

而且武者的灵识,本就不如练气真人,速度当然快不起来。

“沈追,近来你可收到了什么消息?”赵虎问道。他最近一直都潜心诵读神灵典故,很少出门,反而不如沈追去县衙的次数多。

“不太乐观。”沈追皱眉摇头。“这二十多天来,新增命案比以往翻了几十倍,同时城内物价飞涨,前几日更是陆陆续续有灾民进城,聚集在县衙门前闹事。”

“一开始刘主簿派人搭建棚户,无偿派发粮食,安抚灾民。”

“可二十天里,灾民数量达到了上千人,还在继续的增加!”

“虽然抓住了几个主事者下狱,但大部分的人,都是清白身,并没有背负罪孽,不能定罪。”

赵虎咬牙道:“定是那些大家族搞的鬼!”

沈追沉默,这事傻子都看得出这些灾民是被利用的。

可棘手的地方就在于,明知道这些人被利用,但不能打不能杀,还得安排人手和物资来平抚。因为这些民众的确是遇到了困境。

与此同时,全城物价飞涨,商家都在大肆收购物资,而仍旧在售卖的店面,也全都是价格高昂!

倘若能出城还好,只要将幕后主使揪出来,民患自然能平复。

县尊却在此时严令武班房的人不得出手,毫无动作!

这就导致跟风收购者越来越多,大批的灾民都涌进城池内!

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不止城外会是一团糟,连县城内部的平民,也会受到影响。

“这样下,人心惶惶,恐怕不妙啊。”赵虎愁眉苦脸。

非议一起,长久下去,便会让县尊三年的努力化为泡影,就是现在县衙内部,也是人心不定。

“县尊,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沈追心中虽然气氛大家族的无耻,倒也不像赵虎这般悲观。

他突然记起韦文河之前在监狱里和他说的剪除杂草的故事。

“几大家族的手段虽然狠辣,但要是能轻易就扳倒县尊,又何至于等三年?恐怕早就出手了。”沈追心中想着。

他对韦文河还是有信心的。

正想宽慰赵虎几句,这时,突然有一个稚童在门外敲门。

“有人在吗?”

沈追一楞,随后打开了院门。

门外是一个七八岁的男孩,皮肤黝黑,沈追不认识。

“请问此处可是沈追沈大人住的地方?”男孩脆生生的声音问着。

“我是。”沈追点了点头。

“太好了。”男孩露出笑容,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沈追。

“嗯?”沈追疑惑。“孩子,这是谁叫你来送信的?”

男孩摇了摇头道:“小子不认识,我在城门外玩耍时,有人让我送信,说是只要送一封信出去,就可得五两银子。”

“那人还说了什么?”

男孩皱着小脸回忆道:“哦,对了,那人还让我等您看完信,他说您可能会让我再把信送回去。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便可以再得十两银子。”

男孩有些怯生生的问道:“您、您要让我送回去吗?”

沈追没有回答,而是将信拆开。

看了一遍信的内容,沈追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沈追,怎么了?信上写的什么?”赵虎见沈追脸色有变,顿时问道。

“虎哥,这是一封招揽信。”沈追将信递给赵虎。

“杨家愿意赠予我城外良田三百亩,并且助我成就先天,只要我将信回去,便算答应他们的条件,择日便可搬出城外。无需我做任何恶事。”

“要是不答应呢?”赵虎问道。

“他们在信上标注了我家的住宅地点,以及我义父的行踪。”

“阴险小人!”赵虎顿时气愤道。这摆明了是威胁,虽然在城里动手绝对会被抓,但如果对方铁了心想牺牲高手,也可以找机会同归于尽,当然,代价不小。

“您是赵虎赵大人?”那男孩突然看了看赵虎。

“不错。”赵虎点了点头。

男孩又从怀中掏出另一封信,递了过来。

“这是您的信。”

“我也有?”赵虎顿时又将他的这一封拆开,看了一会,顿时递给沈追。

“良田百亩,住宅一套,千两纹银,没想到我赵虎也这么值钱!”赵虎怒极反笑。

“赵某早在八年前吃这碗饭时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三年前远亲就与我断绝来往,这杨家的美酒豪宅,赵某是无福消受了。”

说罢,赵虎就一把将信封撕得粉碎。

“倒是沈兄弟你。”赵虎突然打趣道。“啧啧,杨家开给你的价格,可比虎哥我高多了,要是杨陵那老儿能给我开这个价格,没准我就答应了呢。哈哈~”

“虎哥。”沈追无奈道。“你不用激我,我自然是不可能答应的。”

“嗤~”信封被沈追撕成了碎片。

“哈哈,好兄弟,我就知道你不会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大不了就干个头破血流,杀一个保本,杀两个赚了!”赵虎豪迈的笑着。

男孩被沈追和赵虎两人的举动吓得后退几步,扭头就想走。

沈追却突然拦住了他。

“等等,你身上,可还有其余信封?”

“我、我……”男孩似乎被吓坏了,带着哭腔的连忙从怀里拿出七八个信封,以及几十两银子。

“别打我,别打我,都给你们,都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