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十章:气运莲心、否极泰来!全文阅读

第十章:气运莲心、否极泰来!

沈追与那尸傀宗的六名弟子都齐齐往着异变的方向看去。

只见慕容晴雪身上的气息,以极快的速度攀升至灵桥巅峰,尔后周身冒出阵阵金光,原本有些枯萎苍老的容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年轻和美貌,甚至更胜往昔!

“造化之门,心火九锻,晴雪成功了?”沈追心头一松。

造化之门出现,就代表心火九次循环,而且以她的特殊体质,一突破,便瞬间跨越大门槛,一步达到了灵桥巅峰,引来造化之门。

“撤!”黑袍男子有些不甘心的下达了命令。六师兄弟顿时背负黑色长棺,遁入地面。

此时已经失去最佳时期,师尊也对他们有交代……一旦没能成功,便不能犹豫得立刻离开,否则必有大难。

“沈追,不要管他们了。”禅心激动的看着这一幕。“他们逃不掉的。”

“逃不掉?”沈追微微一楞,这尸傀宗行踪诡异,飘忽不定

而且又有第二肉身,论逃跑潜行手段,还真算得上极强。

“对,逃不掉。”禅心提醒道。“你再看看慕容的气运。”

“嗯?”沈追顿时就使用望气法看过去。

“轰~”只见一股紫气支柱冲天而起,直破云霄,眼前几乎是一片紫色海洋。

而且这紫气支撑着造化之门,似乎隐隐与慕容晴雪的本体相牵连。

鸿运滔天!

“看到了吧!”禅心问道。

“好精纯的紫色气运!”沈追惊叹的点了点头。

之前慕容晴雪有灰白青红紫五种颜色,另外还有无尽黑气缠绕。

但现在,黑气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全是一片淡紫色的气运。

“正所谓否极泰来!”禅心也有些激动。

“大厄体质,很难活下来,十次百次千次事情中,只有那么一次是好运。”

“这种体质一旦被改变,那就完全相反,之前的种种劫难,就会化为鸿运的根基。遭受的劫难越强,反转之后,福运也就越强!”

“等着瞧吧,现在她的霉运到头,好运反转……那伤她的人,一个都跑不掉的!”禅心道。

“还有这种事。”沈追将信将疑,这尸傀宗的强者,可没那么容易死的。

“先不提这些了,你速速运转《莲花道果》,如今她运道反转,不会排斥你吸收,正是回馈你的时候!”禅心叮嘱道。

“好。”沈追顿时也盘膝坐了下来。

莲花道果,分望气、聚气、莲心、莲果四个阶段。

现在沈追停留在聚气阶段,气海中大半乃是灰白雾气,中心有少量青红,只有一丝紫气。

然而此刻他施展聚气之法,顿时就感觉气海上空出现了一道气运漩涡,与慕容晴雪头顶上的紫气有所联系。

在那庞大的紫色气运支柱中,突然分出一缕,没入了沈追的气海中。

尔后越来越多,一缕接一缕,很快就形成了一紫色云雾。

随着紫气的加入,灰白之气首先褪去。

沈追原本就只有极少的灰白之气,然而之前承担厄运,被黑气侵蚀,便退回灰白。

现在紫气进来,立马就将灰白气运通话,转为淡青色。

沈追心念一动,继续吸收、聚集。

所有的灰白之气全部转化完成、气海上空只有青红两种颜色。

紧接着,第二轮更强的紫气注入,所有的青气变成了红色。

直至最后,红色气运与紫色气运均分天下,沈追感受到了一股排斥之力,再也无法吸收到分毫。

至此,气海上空开始出现一团紫云、一团红云,尔后开始下起了大雨。

雨滴落在气海中,但出现变化的,却是洞天世界。

在沈追神魂所住的府邸中,突然下起了大雨,在府邸某一处空地,汇聚成了一片不足十里的湖泊。

湖泊中有紫、红两道氤氲雾气升起。

盎然的生机开始显现,某一刻,湖中心底部,突然出现了一颗晶莹剔透的莲花种子,开始生根发芽……

“气运成湖,莲心显化,这就是气运莲心?”沈追与禅心两人飞到这湖泊上空,看着底下那一颗晶莹剔透的莲心。

“成了!沈追,你可别小看这颗莲心,就你这一颗不起眼的东西,会不断改变你的运道、命格。”

“将来你若是结成莲花道果,就算是你被一群尊者包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使用一颗莲花道果,也会生生的给你变出一条活路来。”禅心道。

“这么夸张?”沈追狐疑道,他现在结成气运莲心,也没感觉哪里有什么大变化。

“哼,经历了慕容晴雪一事,你还是不信福源气运是确有其事?”

“鸿运当头,会出现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助力、怪事。”

“当年,我跟随你老师就见过一个福源逆天的人。”

“他从出生起就从来没刻意修炼过,可却只用了主人一半的时间就达到了主人同等的修为。”

“需知,主人是七窍玲珑心,本身修炼速度就极快了,可还是比不过他。”禅心道。

“真的假的?”沈追狐疑道。

“这还不算什么。”禅心感慨道。“此人的福运逆天,还体现在家世、历练、炼丹、炼器等诸多事上。”

“他一出生,就是当时天下最强势力,九幽神宗的当代宗主独子。”

“炼丹炼器,一开始就很少失败,领悟惊人。”

“随便路过一个荒郊野地,都能够捡到六阶神兵,神兽精血。什么秘境凶险,一伙人进去,就他一个人活下来了……”

“这他娘的简直是上天的宠儿啊。”沈追瞪大了眼睛。

“主人曾和他结伴闯荡过几次,若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信。”禅心感慨道。

“这样的人物,最后一定成就惊人吧。”沈追感慨道。

“不!”禅心摇了摇头。“恰恰相反。”

“在刚刚达到真神级时,他就死了,死时还不到百岁。”

“什么?”沈追微微一愣。“你不是说他鸿运当头,怎么会

……”

“因为他自己寻死。”禅心淡淡道。

“你想想看,从小天赋过人,身世惊人,还拥有着逆天的运气,甚至都没什么仇敌,因为福源深厚,所有人都跟他亲近……”

“这样的人,几乎从来都没遭受过挫折。”

“太好过,但同样也太平淡了!”

“久而久之,他便专门往那种大凶之地,超级险境闯荡。”

“一次次冒险,一次次相安无事并且获得诸多宝物,于是又向更危险的地方探险……甚至在尊者级时,就敢涉足连真神都不敢进去的秘境。”

“最终,他消失在了一处绝地,再也没有出来。”禅心感慨道。

听完这些,沈追也是唏嘘不已。

这个结果很让他意外,仔细一想,却很合理。

“沈追,气运是会消磨的!”

“如果你自己作死,再逆天的福源,也会被消磨殆尽。王侯将相在位时,哪一个不是紫气加身,鸿运滔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可是一旦做错事,多来上这么几次,被贬之后,便连青色气运都没有,不是下狱就是处死。”

“那位尊者,一次次闯荡秘境,一次次成功的同时,也在消磨着他自己的运道,因为他并非凭借实力成功的。”

“只知道消耗也不懂积累,再强的福源也会被花光,这种福运逆天的体质,只需跌倒一次,他就爬不起来了。”

“正所谓一饮一啄,早有天定啊。”禅心唏嘘道。

“太可惜了……”沈追也摇了摇头。

拥有这样的运道,却不知道珍惜,一次次的强行闯荡险境。说白了,就是自己想作死。

结果,真的死了。

不过沈追对于禅心的这个故事,还是持有怀疑的态度。至少他目前还没见过什么气运逆天之人。

“沈追,你待会看,这慕容晴雪否极泰来,等此番事了,定会有好事应验在她身上。”禅心微笑道。

“至少在造化之门中,她不会一无所获。”

…………

慕容晴雪的突破很快完成了,一切异常的顺利。

当沈追看到慕容晴雪从地上站起来时,感觉已经完全不同。

紫色的气运收缩凝聚,金光散发而出,这是极境金身之体的象征。

境界也一跃变为了神通一阶,整个人的气质也从以前的冷若冰霜,变得越发出尘。

由里到外,都透露着一股新气象。

“晴雪多谢大人救命之恩。”慕容晴雪飘然飞下,朝着沈追拱手道。

“恭喜你,晴雪,不止境界飞跃,也重复昔日冷面仙子的风采,不知要引来多少青年才俊的仰慕,着实可喜可贺啊。”沈追也笑了笑,总算是不枉费他煞费一番苦心。

不过想起那龙形玉雕和金色锁链,沈追又有些犹豫不决,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她。

龙形玉雕,明显是安宁郡主,也就是慕容的母亲所赐。

至于那金色锁链,应当就是那位梁王曾经最疼爱的儿子夏安。

至于她那名义上的父亲,慕容家主,则是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过。

想了想,沈追决定还是遵从安宁郡主的心愿,不提此事。

听得沈追的调侃,慕容晴雪脸色微红,似乎是想到什么,眼神有些躲闪。

沈追也意识到自己这话太过唐突,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如何缓解。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好在尴尬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当空间封锁消失时。

半月城内外的强者便纷纷的赶了过来。

“沈追。”云铎落在两人身旁。“你们没事吧。”

“没事。”沈追笑着摇了摇头。

“多谢云叔叔挂念。”慕容晴雪也施礼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云铎也笑了笑。

沈追看云铎,心头一动,他发现云师兄似乎解开了某种心结,竟然有破镜的趋势。

“嗡~”

空间中突然传来一阵波动。

一道黑色裂缝出现,尔后两道身影突然降临在半空中。

所有强者顿时都恭敬的朝着天空中的金甲男子行礼。

“拜见武安侯。”

“闯城的贼人已经诛杀,都起来吧,各司其职,尽快恢复半月城的秩序。”武安侯淡淡的开口,而他身边则是站着一名白裙淡雅的妇人,正微笑的看着慕容晴雪。

“是。”众人顿时听令。

沈追心中却是一惊,他没想到真被禅心说对了。

尸傀宗的人,竟然被武安侯出面击杀了。

碰到武安侯,那就是任你几道分身,恐怕都难逃一死。

“沈追、慕容晴雪,你二人随我来。”武安侯轻轻一招,顿时两人飞上了天空。

下一刻,斗转星移,四人直接出现在天心殿中。

“沈追,晴雪,这位是来自蔡国的水灵尊者。”武安侯介绍道。

“拜见尊者。”沈追和慕容晴雪都是齐齐行礼。

“不用多礼。”水灵尊者气质雍容大度,不过眼神中却是偶然出现一丝令人心悸的光芒,显然能够得到武安侯的礼遇,本身实力不低。

“我路过梁国边境,心有所感,此行而来,是为了收徒。”水灵尊者开门见山道。

“慕容晴雪,你与我有缘,可愿意拜我为师,随我游历天下?你放心,我绝对会将我所有倾囊相授,不会留私。”

“收徒?”慕容晴雪和沈追齐齐一愣。

“这就是晴雪的‘好运’?”沈追心中感慨不已。

现在他也是不得不相信禅心所说的话了。

慕容晴雪悄悄看了沈追一眼,尔后轻声摇头道:“多谢尊者,晴雪还不想离开。”

沈追微微一楞,没想到慕容会拒绝。

水灵尊者微微一笑,不着痕迹的看了沈追一眼,尔后朝着武安侯道:“侯爷,能否允许我和晴雪单独聊几句。”

“可以。”武安侯点了点头。

水灵尊者一挥手,一道水幕顿时将两人笼罩,身形从大殿上隐去。

“沈追。”武安侯淡淡道。“我听闻你得到过一枚圣言令?”

“回禀侯爷,沈追的确有。”沈追恭敬道。

“眼下还有半月余,就到了大夏学宫秘境开启的时候。这段时间你便潜心留在万峰城准备,不要再随意出城。不是每次你都能化险为夷,你可明白?”

沈追听出了武安侯话里的警醒之意,顿时躬身点头道:“是。”

“嗯。”武安侯点了点头。片刻后,水灵尊者突然又出现在他的旁边,微笑的看向沈追。

“沈追。”水灵尊者挥了挥手,一块半月玉佩就飞了过来,落到了沈追面前。

“这一块水灵玉,乃是我替晴雪留给你的信物。”

“倘若将来你到蔡国,只要拿出这块玉佩,任何一处势力都会奉你为座上宾。

将来你若是遇到危机,可捏碎此刻玉佩,我会赶来救你一命,算是感谢你解救晴雪的恩情。”水灵尊者微笑说完,便又再度凭空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