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八章:人祸全文阅读

第八章:人祸

“我该怎么做。”沈追问道。

“杀,尽量替慕容晴雪杀掉一些阴魔,你杀的阴魔越多她越安全,到时候反馈于你的气运也越多。”禅心道。

“好!”沈追迅速飞到竹林上空,踩着竹尖朝着那些阴魔飞去。

“唰~”藏元刀法发动,弑神刀携带着迷蒙的刀气,瞬间划破竹林。

大片的竹林倒塌,眼前出现数十里的空旷地带,一道沟壑形成,齐刷刷的断了一截。

“嗯?这是怎么回事?”沈追脸色一变。

他发现在自己这一刀,除了竹子之外没有碰到任何东西,望气法看到的阴魔丝毫无损。

“天赋神通,魔魂啸!”沈追立刻化身为暗影魔豹,张口大吼,一道道黑色波纹顺着空间传递出去。

然而,同样的无效!

呼~

一道阴风刮过,沈追抬头一看,天空中有一头巨魔,大脚朝着自己踩下。

沈追下意识的一闪,然而,那大脚却直接穿过沈追的身体,就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

连续尝试,沈追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碰到这些阴魔。

将这一情况告诉禅心,洞天世界中,禅心也苦苦思索起来。

“我明白了……这是慕容的厄运散发,劫难自然是冲着她去的,旁人无法插手。”

“那怎么办?”沈追心头一紧,这么多阴魔,慕容晴雪能够抗住?

“不是完全不能插手,应该是只有一段极小的时间,或者是限制。”禅心道。

沈追一愣,不过马上就想通其中关键。

这种厄运之体,若是这么容易被救下,未必也太容易了。

“如何判断?”沈追边问边后退。

“我不知道,得由你自己分辨。我也没见过厄运体质的人,只是听主人和友人交谈时,曾经提起过一些猜想。”禅心摇了摇头。“具体得由你自己分辨。”

“我明白了。”沈追深吸了一口气。

放松心神,仔细的观察着这些阴魔的不同之处。

与此同时,也在寻找着攻击阴魔的办法。

寻觅片刻,多次尝试,沈追却始终没有找到办法。

“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纯粹以功德屏障来硬顶了。”沈追心中叹了口气。

功德屏障,是一种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然而,经过九次转移,如今他只剩下三千万出头的善功。

若真如禅心所言,这些阴魔都是纯粹的黑色气运所化,沈追觉着自己就算是上亿善功,都不可能挡得住。

无穷无尽,一眼望不到的头,得有多少头阴魔?

单单以功德屏障来抵抗,只是杯水车薪。

然而,如果实在找不到办法,沈追也只能用这种笨法子了。

他不能坐视慕容倒在最后一步,那未免太可惜。

就在沈追一筹莫展时,突然有一道声音传入了他的脑海中。

“你很想救她?”这道声音很平和,听不出什么情绪。

沈追心中微微一惊,不过此刻也顾不得去找寻声音源头,而是飞快的点了点头回应:“是。”

“你为什么想救她?有何目的?”第二个问题,声音已经可以听出情绪,似乎有些激动和严厉。

“因为她是我的朋友,曾经救过我,也是我的亲兵,不能坐视不理。”沈追很快回答道。

“你可知她的身世?”第三个问题,声音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知道。”沈追点了点头,末了又补充了一句。“我是说她真正的身世。”

严格来说,慕容晴雪,是梁王夏无道的孙女!

虽然这件事很隐秘,但沈追却恰好是知情者。

沉默了许久,声音似乎是消失了。沈追也不管这么多,继续寻找着解决办法。

约莫过了七八秒,那道声音又重新出现在沈追的脑海中。

只有两个字:

“接着。”

接着?接什么?沈追一脸茫然。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自己要接什么了。

只见话音一落,自己的头顶上空,突然化开一道细小的黑色裂缝,紧接着一道红色流光闪烁而出,直奔沈追的怀中。

沈追下意识的将东西捞在手中,定睛一看,却是一块龙形玉雕。

这玉雕龙口含红色珠子,十分小巧,仿佛是种装饰物,然而通体黄色的龙身与那颗散发着温暖光芒的珠子,都证明这并不是一件普通的物品。

触手传来温暖的感觉,红色光芒很快传遍沈追的身体,全身都激荡着滂湃的力量,沈追看到那龙身上雕刻这两个秀丽的文字。

安宁。

安宁郡主?沈追微微一楞。

“不要告诉她。”声音再度传到沈追的脑海中,似乎有些虚弱。

沈追刚想问这东西有什么作用,声音却消失无踪。

但沈追很快就明白这龙形玉雕的作用了。

因为此刻,所有阴魔缓缓前进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齐刷刷的扭头看向沈追。

无穷无尽的阴魔将视线落在了沈追身上,准确的来说,是集中在了沈追手上的龙形雕刻上。

“吼吼~”铺天盖地的嚎叫声传来。

沈追感觉自己周围的世界,一下子被开启了某种开关,无数声音,阴晦的气息传递了过来。

他现在不止能够‘看’到这些阴魔,而且还能真实的感受到了!

所有的阴魔,在一瞬间突然放弃了前进,调转方向,嘶吼着朝着沈追扑了过来。

无穷无尽的阴魔海洋,一瞬间就将沈追淹没……

…………

沧澜江对岸,幽暗密林。

宗派联盟在此处布下的防线力量,经过两次大战之后,已经比原有的兵力强了数倍。

此刻,在宗派联盟一座前线军城中,上百个身穿火红色道袍,上面绣着异兽图案的练气真人,正朝着一个方向跪伏着,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吟唱某种咒语。

而在这百人围拢成圈子的中心,有着一高大无比的祭坛,上面有着一颗红得发黑的圆球不停的膨胀、收缩着。

终于在某一刻,圆球猛然膨胀,尔后摊开,在空中形成了一道暗红色的门户。

紧接着,一个个背后背着巨大黑木长棺的人影走了出来。

片刻后,圆球消散,六名身负长棺的高大身影,笼罩在黑袍之下,出现在祭坛上。

“恭迎圣使。”上百名道人齐齐呐喊着。

六道人影,一言不发,根本看都不看这些人一眼,沉默的从祭坛上跳下,竟是直接就这么沉入了地底,飞快的消失不见。

上百名道人被收入洞天世界,血色门户也自主飘散在空中。

仿佛这一切从未发生。

…………

阴冷、黑暗、无尽的杀戮。

沈追踩在一根粗壮巨大如小山般的白骨上,底下各种尸首堆积如山,黑色血液在脚下汇聚成了一片黑色湖泊。

黑色的雾气升腾,不断有阴魔白骨消失击溃,但又很快从黑色湖泊中生成。

沈追麻木的出刀、收刀、凭借着血源神甲,不断坚持着,似乎永无止境。

“这群阴魔凝聚在一起,似乎具备了幽冥世界的特性,甚至都出现了这种返生孕育的魔湖,到底要杀多少?”沈追一刀将旁边撕咬过来的白骨战士击溃,尔后拔地而起。

地面下的阴魔爬着、堆叠着,在他的脚下形成了一个恐怖的阴魔山堆,盘旋往上。

而天空上,则是有着一艘艘黑色战船,不断的对沈追发起攻击。

即便是砍杀了成千上万的阴魔,此刻举目望去,沈追发现自己的周围,阴魔数量仍旧是数之不尽,攻之不竭。

“再这样下去,血源神甲没事,我的神魂都要承受不住了。”沈追皱了皱眉。

血源神甲,虽然能够阻挡阴魔入侵,可此刻却是有些黯淡。再细小的伤害,累积起来,对神魂的伤害也是不小。

沈追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龙形玉雕,那颗红色珠子已经变成了米粒大小,黄色的龙身也逐渐变得晶莹漂白,出现了无数裂痕。

“功德屏障!”沈追低喝一声,顿时将功德屏障扩大到十米范围。

此刻,他的善功以每秒三十万的速度,飞快的消失着。

“嗡~”黄色的光晕爆发开来,如同冲击波一般横扫出去。

周围十里的阴魔顿时扫荡一空,出现了短暂的宁静。

不过很快,自那阴魔湖泊中又诞生了一批……

“咔咔咔~”龙形玉雕裂纹扩大,米粒大小的红色珠子在亮了一下飞快的暗淡下去。

“蓬~”玉雕彻底化为粉碎。

下一刻,沈追猛然睁开了眼睛。

“沈追、沈追……”禅心的声音出现在脑海中。“你终于醒过来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一动不动?”

“刚刚……”沈追皱着眉头看了看手掌。

他摊开手心,只见手心中,出现了一小撮的白色粉末,很快就被风吹走。

“没事。”沈追摇了摇头。

“还没事?你现在的神魂,虚弱得厉害,只和一名灵桥巅峰的灵识相当了!”禅心急道。“若不是你没有再虚弱下去,我都忍不住出手了。”

不说沈追还未感觉,禅心一提起,他就感觉体内传来一阵虚弱的感觉,差点站立不稳。

这是来自神魂上的虚弱,就好像一个壮汉,虽然身体强壮,但魂魄虚弱,就连身体都控制不住。

“唰唰唰~”沈追连忙从储物戒中取出数颗血源晶魄吸收,这才将神魂恢复小半。

沈追以望气法看了一眼身后,只见仍旧有许多黑气阴魔走到了慕容晴雪所在的院落。

不过与之前相比,却是已经少掉了大半。

“我已经尽力了。”沈追摇了摇头。

阴魔已经走到慕容晴雪,剩下的得由她自己扛,这是她必须接受的劫难,否则逆天改命就是空谈。

…………

半月城,城主府中。

“天灾已过,师兄,接下来严防死守,不得任何人靠近竹林区域。”沈追朝着云铎道。

“放心,师弟。”云铎点头道。“沧澜江沿线,现在都提高了警戒,没人能够从江面上跨越过来。”

“有神庙法阵防御,想要正大光明的冲进半月城,宗派联盟至少得出动十倍于半月城的兵力才行。”

“还是不能大意。”沈追摇头道。

亲身见证这‘天灾’降临,此刻沈追对特殊体质的劫难,也是有着深刻的认知。

这种关卡,很难防住,否则也不至于叫厄运了。

即便是他有着功德屏障,可也无法完全替慕容承担这些劫难。

如天雷、阴魔,哪怕沈追再如何努力,总有一部分是直接应验在了慕容晴雪身上。

“我再去前线看看。”云铎见沈追如此郑重,也不敢大意,顿时一步踏出,身形消失在城主府中。

…………

地底下,无尽深处的空间,六名背着长棺的,飞快的在土壤中穿行着。

他们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波动,仿佛天生就属于地底中的一部分。

终于,六道身影停了下来。

上方是一层微弱的金光结界。

“师尊有令,此处有一具特殊体质存在,将其杀死之后制成尸傀,拥有着无尽的怨念和潜力,乃是绝佳的炼制材料。”

“记住,一旦得手,立刻逃走。只要跑到江面,师尊就会接引我等。”

“是!”

“行动!”

…………

沈追的心神始终有些不宁,四处的禀报,沧澜江对岸一切正常。

武安军阵营,也没有强者过来半月城找他麻烦的迹象。

一切似乎已经结束。

“禅心,人祸能够控制么,还是说天灾人祸,只需应其中一关即可?”沈追问道。

“不确定,主人曾言都有可能,毕竟很少有人见过,鲜有记载。”禅心摇头道。“不过沈追,她的大厄之体有这种威能,出现人祸的可能极大。”

“可一旦出现,就极难躲掉,如果能够随意躲掉,那也不算厄运当头了。”

沈追点了点头,便又重新以五感神移大法、神识探测、通灵罗盘、神庙结界查探着竹林周围。

片刻之后,沈追突然眉头一皱。

因为四种探测方式中,三种都反馈的是安全,而唯有这五感神移大法,让沈追听到了一阵异常的动静。

“沙沙沙~”仿佛地底有着某种生物在蠕动。

“按理说神庙结界强行攻破,一定会引起掌控者的注意……难道是我多想了?”沈追犹豫片刻,立刻就尝试着轰入一道神力入地底。

同时七大分身中的土行分身也钻入了地底中。

这一尝试,立马就发现了大问题。

沈追赫然发现,地底深处有着五处极为微弱的灵力波动。

虽然微弱,但却坚定不移的朝着上面潜伏过来。

“有敌人!”沈追脸色一变,顿时一脚猛然踏下。

“是谁,给我出来!”

地底下,五道身影停止了蠕动,片刻后,地面突然炸裂开来。

“轰隆轰隆~”泥土翻滚,四处飞溅,五道身影冲天而上,出现在沈追眼前。

“五名神通八阶,尸傀宗?”看到这一幕,沈追顿时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