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七章:天灾全文阅读

第七章:天灾

“大人。”就在此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正是慕容晴雪。

“晴雪,已经准备好了?”沈追神念查探,顿时就发现慕容晴雪的境界又重新达到后天巅峰。

不过他这后天巅峰与旁人有很大区别,周身经脉闭塞,却有大量的灵气充斥在全身各处,丹田气海犹如一潭死水,就连银骨也都消失不见,被毒液侵蚀,变成了正常水平。

“嗯,这段时间多谢大人相助。”慕容晴雪语气有些虚弱。

“晴雪无以为报,请大人受我一拜。”

说完,慕容晴雪就当头拜了下去。

沈追连忙双手虚托,一股灵力将其扶住。

“你不必行如此大礼。”沈追无奈道。

“无论成或不成,大人都受得这一拜。”慕容晴雪态度很坚决。“而且心火循环在即,我怕没有机会再向大人表示感谢。”

“沈追,你得受她这一拜,她和你都得有这一遭。”禅心突然提醒道。

“嗯?为什么?”沈追不解道。

“你受她这一拜,代表着此次深层次的因果牵连,并非你强行为之。”

“而且也能让她了却心念。”禅心道。

“好。”沈追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受你一拜。”

“多谢大人成全。”慕容晴雪轻声道。

三次跪拜磕头,沈追便发现慕容头顶上的气运支柱有所波动。

一股黑气通过无形中的通道牵连,传递到了自己的身上。

伴随而来的还有三道气芒。其中青红占据大半部分,紫气则是只有极少的一丝。

沈追发现慕容三拜之后,自己的气海中,突然升起一阵氤氲气息,这一团雾气缓缓凝聚,青中有红,不过外围笼罩着大团黑雾,阻止着青红两气向外蔓延。

再一看,却发现气海之上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仿佛是错觉一般。

心中隐隐有所悟,沈追连忙将慕容扶起来。“你准备好了,随时告诉我。”

“是。”

…………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移间已是八月初。

沈追也在半月城中,待了十天的时间。

期间沈追施展秘法‘移花接木’总共为慕容晴雪转移了九次厄运。

这黑雾之气一次比一次浓烈,待到第九次过后,沈追发现自己的气海上空,已经出现了遮天蔽日的黑雾。

到现在,沈追连修炼的速度,都变得无比缓慢,七大分身也都索性停了下来尽皆汇聚于半月城中等待着最后时刻到来。

…………

城主府中。

“师兄,准备得如何?”沈追看向云铎。

“半月城周围百里,已经围成了铁板一块,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不过师弟,你确定慕容真是‘大厄’之体,用得着如此大阵仗?”云铎问道。

慕容晴雪的身世,其实知道的人很少,甚至就连他师父吕元纬都不知道。

而且沈追封锁消息很到位,到现在为止,也没人知道慕容晴雪是大厄之体的特殊体质。

只隐隐感觉到半月城内的调动,有些异常。

“师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反正都是练兵,哪里练不是练?”沈追微笑道。

半月城周围,共有八十名神通战力,可随时听候调遣。

这其中有云铎的邀请,大半却是沈追暗中发布密令,调动强者所致。

当然,沈追也没去调动那些都尉级强者。

一来,太过张扬未必是好事。二来,目前这种布置,足够应对绝对大部分突发情况。

如果这都顶不住,多来两三名都尉,也是于事无补。

“倒也是,师弟你现在是神威将军,这种调动对你来说轻而易举了。”云铎笑着。

单单靠他云铎,是根本不可能调动近百名神通境,只能靠请。然而那难度就不是一般大,而且还要找借口搪塞。

不过换成沈追就很轻松了,一道联合军演的命令下来,谁也不敢问沈追来要解释,只能乖乖听令。

“师弟,这次的事多有麻烦,我替晴雪谢谢你。”云铎朝着沈追拱手道。

“师兄。”沈追连忙阻止道。“哪里的话,晴雪也是我的一名亲兵,我护她是理所当然。”

“照师弟所言,这大厄之体有天灾人祸出现。人祸的预防,你我已经尽力而为做到了极限。”

“剩下的天灾,就看她自己能不能熬过去了。”云铎叹了口气。

沈追沉默不语,按照禅心的说法,即便是种种布置下来,慕容晴雪生存的希望仍旧是很渺茫。

心火九锻有多难,他可是有切身体悟。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半月城东边,这处竹林连接荒山,原本是一处灵石矿藏。不过经过多年的挖掘,已经极少有灵石出产,尔后便形成了一片广袤的竹林。

在这处竹林周围百里,沈追已经清空了所有人,唯有慕容晴雪居住在此。

微风刮过竹林,落叶打了个旋飞向天空。

在竹林小屋中,慕容晴雪开始点燃心火的那一刻。

“轰咔~”晴空万里的竹林上空,突然出现了大片的乌云。

乌云黑压压往下翻滚,仿佛天塌下来一般,沈追猛然从屋里飞出,看向天空之上。

乌云之中有雷霆大作,不断的闪烁,沈追的瞳孔一缩。

这乌云中蕴含的雷霆之威,超乎了他的想象。

“疯了疯了!”洞天世界中,禅心突然大叫。

“这女人后天成先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阵仗,九天雷劫,这是破神通才有的九天雷劫!”

“什么?”沈追也是被禅心的话震到。“这是怎么回事!”

“沈追,我猜测,以慕容本身血脉出身,她的气运乃是紫色的鸿运,如果没这厄运缠身,恐怕早就突破神通境了。”

“现在物极必反,一旦成功摆脱,最少最少也是半步神通境,所以才会出现这九天雷劫。”

“麻烦大了,沈追。现在厄运分担,你也得接受这天雷惩罚。十有八九,这雷劫层次会是七道以上。对了……我还没问过,你当初成神通境,阳魂是度的几重雷劫?”禅心道。

然而沈追还没来得及回话,那第一道天雷已经轰然落下,瞬间落到了竹林上方。

“轰咔~”雷霆炸响,一道结界从底下亮起,而沈追的身形冲天而起,迎了上去。

“滋滋~”雷霆在沈追的身上炸开,尔后只剩下一小部分的电光,穿透结界,没入下方的院落。

第一重雷劫过,沈追飘然落在房顶上。

“我靠!”禅心看着沈追跟没事人一样,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你的阳魂当初是经历了几道雷劫?怎么一点事没有。”禅心激动的问道。

“九道。”沈追淡淡的回复。

“……”禅心顿时无言。半响才幽幽道:“这慕容晴雪十有九厄,剩下的这一丝气运,怕是全都用来碰上你了啊。”

“居然碰到了你这么个变态。”

“喂喂,禅心,什么叫我这个变态……”沈追翻了个白眼。

这斗战尊者,虽然活了很长时间,可是跟在慈云尊者身边,却时不时的流露出孩子气来。

“小心点,沈追。”禅心叮嘱道:“这九重天雷的威力要比正常大上数倍,不可大意。”

“我明白。”沈追点了点头。

实际上他刚才一抗,也立马感觉到了不同之处。

这第一道雷劫的威力,大得吓人,恐怕已经与他当时的第五道相当了。

不过好在沈追也不再是当时的境界,凭借着强横的暗金秘纹体与强大的洞天世界,完全能够轻松抗下。

“有你替她分担了这么大的压力,剩下的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禅心道。

一重一重的雷劫落下,天威如狱,在半月城上空轰鸣着。

自然也引起了诸多强者的注意。

不过沈追的分身早就下令,任何人不得靠近,所以众人也不得不强压下心中的好奇。

现在可没人敢得罪沈追,除非是活得不耐烦了。

有人猜测沈追是在修炼什么雷法,有人则是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多方打探。

…………

距离半月城遥远的虚空某处,一道金色身影看下半月城下方。

这道身影周围有着无数充满着秘纹的锁链,从他身上穿过去,另一端则是链接到无尽的虚空。

“轰轰轰~”某一刻,这金色身影突然睁开眼睛,眼眸中竟是空洞洞,没有任何色彩,漆黑无比,同时周身不断的震荡。

金色人影张开大口似乎用尽力气嘶吼,却根本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片刻后,最终又沉寂了下去。

……………

“轰咔~”第九道天雷落下,透过洞天世界,跨越遥远的距离,直直的没入沈追神魂所在府邸。

“嗡~”血源神甲浮现,将这第九道雷劫完全抗下。

“吼~”一道怒吼响彻天空,尔后巨大的黑影从空中跌落。

化身凶兽虺来抵抗雷劫的沈追,从半空中降落下来,恢复了人形。

一落地,他便立马拿出一颗血源晶魄恢复元气,修补着身上的伤势。

“九重天雷降世,至少放大了十倍威力,如果没有血源神甲,恐怕这最后的心雷劫,连我都难以抗下。”沈追眼中闪过一丝心悸。

他现在神情有些恍惚、重影,这是经历心雷劫之后的后遗症。

至于身体上的伤势,虽然看上去恐怖,倒没有伤及根本。

“沈追,现在你明白为什么厄运体恐怖了吧。太难活下来了,强者帮忙她受不起,弱者抗不下,这就是难点。”禅心道。

“否则再强的雷劫,总有人类强者能够依靠强大的神兵来替她挡住。”

“我估摸着,这雷劫就是神通高阶,掌握了本源印记的强者都不一定能抗下。”禅心说道。

“是挺恐怖的,尤其是那洞天劫,乃是肉身、洞天世界双重攻击,真是去了半条小命。”沈追摇了摇头,看着头顶上的天空。

乌云渐渐散去,露出一道道阳光来。

“结束了吗?”沈追看着天空,神念扫过慕容所在的房间。

然而,此时却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拦着沈追的探测。

“你查看不了,那就应该还未结束,你小心点。”禅心道。“特殊体质应劫,不可大意。”

“嗯。”沈追点了点头。

就在天雷散去不久后。

在竹林外围,突然出现了大片倒伏,这倒伏仿佛遵循着某种规则,一条条一道道,翻滚着往前推进,而目标直指竹林中心的房间!

“来了!”沈追眉头一跳,立刻站起身来。

此刻他身上的功德屏障开启着,用尽心神开始感应周围。

“嗯?”沈追突然发现一丝古怪,那竹林的倒伏明显不可能如此的有规律。但他神念扫过,通明罗盘上,都是完全看不到任何异常。

不信邪的沈追又施展五感神移大法,终于是感应到了一丝异常之处。

那竹林上下,原本看上去什么都没有,此刻却突然出现了无数轮廓、线条!

“沈追,用你老师的望气术!”禅心提醒道。

“嗯。”沈追连忙切换秘法,不再使用五感神移大法,而是开启望气术,朝着前方看去。

不看不要紧,一看就顿时吓了沈追一大跳。

只见眼前是铺天盖地的阴魔,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成群结队,甚至都乘坐着骷髅战船,黑压压的朝着自己这边而来。

“这怎么可能?!”沈追顿时震惊不已。

无数影魔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仿佛如同木偶一般,携带死一般的幽风,缓缓的朝着这边推进。

“白骨战士、白骨阴魔、银骨、金骨……炎魔之王,这多头?”沈追举目望去,顿时看到了密密麻麻的阴魔海洋!

“你看到了什么?”禅心问道。

“阴魔、无数的阴魔、魔头!”沈追感觉喉咙发苦。

这么多数量的阴魔,哪怕是他闯过一次幽冥世界,此刻看着也是心惊不已。

即便有着血源神甲,他都感觉心跳加速,仿佛有大危险大恐怖。

“并非真正的阴魔,你是用望气法看到的。”禅心冷静道。

“这些就是慕容晴雪的黑色气运所化,她应该是极为接近成功,所以厄运完全爆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