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十八章:怎么是你!全文阅读

第十八章:怎么是你!

“瞒不住了?”沈追有些惋惜。

“嗤嗤~”挥了挥手,噬魂珠将这名新出现的一方势力,覆海魔宗的长老之神魂给吸收。

到现在,他已经坑杀了四十九人,其中神通境都有二十七人!

不过神通境,倒是没怎么增多,这也正常,毕竟有多少神通境能来送死的?

到了后面,来的基本都是灵桥巅峰。

先前沈追并未现身,故意让小火留下过几个灵桥境活口,导致后面派出灵桥境弟子的数量大大增多。

噬魂珠吸收了如此多的神魂,已经来到了突破的边缘。

在他的体内,四颗噬魂珠内部的地行夜叉的虚影,已经极为凝实,背后鼓起两坨肉团,离飞天夜叉只差一丝!

“算了,不能再贪了。”沈追点了点头。

虽然在真正被识破之前,还能灭杀几个,不过此刻根本没必要冒险。

如吕元纬所说,冒险闯荡不必次次都把自己置于险境,若是不小心身死,那就一切都完了。

“嗖~”沈追飞到那火龙宫殿前方。

“收!”传承水晶球、大量月纹石、五行石,散落的神兵等等宝物,尽皆被扫荡一空,收入储物戒中。

想了想,沈追又拿出数百颗月纹石和少量的五行石,丢向这广场的四面八方,镶嵌入墙壁中。

做完这一切,沈追便迅速穿过水幕结界,和紫萱汇合。

“按计划行事,我们从火龙府后方出去,随后引爆此处阵法。”沈追道。

“嗯。”紫萱点了点头。

神兵傀儡,是可以收入洞天世界中的。

紫萱控制着此处法阵,将洞府自毁掉……然而他们再乘乱偷偷潜走。

两人都精通隐匿之法,这一点并不难做到。

最好的结果,当然是阵法一毁,外面的强者,纷纷入内搜寻、争夺厮杀,引导他们往阵法自毁上想……

哪怕有人怀疑,然而只要不见神兵傀儡,不知晓落入谁手中……再怎么怀疑,也是无用。

“让他们猜去吧。”沈追微微一笑。

“此次过后,这天门宗、寒冰神教、法严宗,怕是要元气大伤了。”

“他们太贪婪了,明知九死无生,可还是有人愿意来博一丝机会。”紫萱摇了摇头。

此刻她手中握着一块古朴的玉佩,上面刻有两个古字火龙。

“沈追,走吧,我们往……”

“轰隆~”话语被打断。

整个白石宫殿突然一阵摇晃,碎石飞落。

“嗯?怎么回事?”沈追问道。

紫萱脸上浮现一丝凝重,仔细感应着手中的玉佩。

片刻后,紫萱眼中闪过一丝讶异:“法严宗联合其余宗派,在这传承府邸外,又布下了一座大阵。”

“竟然动作这么快?”沈追皱了皱眉头。

他猜到迟早瞒不住,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什么阵法?”沈追问道。

“有两层。”紫萱汇报了一个更糟糕的情况。

“外面的四阶高级法阵,乃是四方炎土阵。”

“靠近宫殿的,是四阶中级法阵,天视地听!”

“呼~”沈追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有些难看。

托林泽的福,他对阵法之道也有些了解。

四方炎土阵,乃是以五行中的土、火两系宝物为阵法核心,这一阵法,可以因地制宜,且随坐镇阵法的强者人数提升威力,攻防皆绝。

至于另一层法阵,则是探测阵法,据说,这门古老探测法阵,乃是强者揣摩一门大道神通,天视地听所创建。

当然,阵法自然是不可能有大道神通那么强大,不过也决不能小视。

“看来计划行不通了。”沈追深吸了一口气。

他们两人虽然精通隐匿,可这也要看什么情况。

如今这传承府邸外,布置了探测法阵天视地听,外面众多强者注视下。

哪怕是府邸内飞出来一块石头、一只蚊子,都是无比显眼而古怪的。

自爆法阵,也要自己两人出去了再自爆,否则就是自寻死路。

“改变计划,你我假扮进来传承的人,混进外面的队伍中。”沈追道。

“等到机会合适,再自爆法阵,乘乱逃出去!”

…………

传承府邸外,天门宗、寒冰神教、法严宗、覆海魔宗等四大二流宗派以及零散的其余宗派强者,矗立在这白石宫殿的上方。

“行森,你布置这一层天视地听法阵,可是有什么发现?”覆海魔宗的宗主问道。

覆海魔宗,晚来很多,不过也死了不少强者,当然,远远比不上早来的三个宗派。

“只是稳妥起见,以防万一。”行森淡淡道。

覆海宗主点了点头,看着远方,脸色有些沉重。

“如今这外围的强者越来越多,之所以一直没动手,只是因为整体不如我宗派联盟势大。”

“不过,我们如果不迅速拿到这传承,恐怕就是布置下这四方炎土阵,也是于事无补。”

“覆海宗主有什么提议?”赤眉道人问道。

“诸位也知晓,我覆海宗擅长阵法之道。”覆海宗主身材魁梧,长着一张方长脸。

“不如就让我覆海宗的高手,将这宫殿外面的阵法给破了,如此,我等也能看清楚里面的情况,获得更多消息。”

“那斗战金刚谁来应付?”寒辙冷冷道。

“斗战金刚,至少是神通七阶,若是触犯了府邸的规则,恐怕没有好下场。”

“怕什么!”赤眉道人咬牙道。“斗战金刚虽然强,可也不过是一神兵傀儡,有那火龙道人生前留下的规则限制,并不一定会出手,我等从未见过它在府邸外出手。

恐怕,如果脱离了阵法根基,这斗战金刚实力也要降低。”

“再说,我们四派联手,依靠炎土阵,这么多高手,未必就不能强行破之。”

“如此一来,可就两面受敌了。”行森皱眉道。

此刻这位宝相庄严的佛门首席,也没了先前的淡定。

“那怎么办!”赤眉道人怒道。“我天门宗不管这么多了,本座同意覆海宗主的意见。”

三派死了这么多强者,已经是骑虎难下。

走,先前的人就白死了。

不走,何时获得传承,还是个未知数,而且莲花城现在已经不设防,强者只会越来越多。

像武安军的都尉庞统,以及慈云战力榜第五的蒋天明,可都不是什么易于之辈。

“我也同意。”寒辙冷冷道。他寒冰神教的境地,此刻并不比天门宗好到哪里去。

“好吧。”行森摇了摇头。一旦动手,恐怕免不了血流成河。

“长老!长老!有大发现!”就在这时,传承府邸内,有一名灵桥境弟子飞了出来。

“智久,什么发现?快说!”覆海宗主顿时眼睛一亮。

这是他刚刚派进去的一灵桥巅峰弟子智久。

“弟子……”智久有些犹豫。

“快说,四大派现在有宗派联盟命令,联合一体,所有宝物必须平分,你不可隐瞒。”赤眉道人喝道。

覆海宗主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不过很好的隐藏了下来,挥了挥衣袖道:“说吧,智久。”

“是。”智久道。“弟子先前听诸位前辈说起这次考验,就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通关……”

“进去之后,又不断和那斗战金刚缠斗,最终发现,那神兵傀儡的实力,并非想象中那么强大!”

“哦?何出此言?”赤眉道人问道。

假扮成智久的紫萱,不慌不忙道:“弟子擅长风之一道,进去之后,便不和那神兵傀儡战斗,而是不断以秘法躲避逃遁。”

“诸位前辈也知道,弟子是灵桥巅峰,进入之后,发现那神兵傀儡的实力居然只有神通一阶,而并非诸位前辈所猜测的神通二阶。”

“之后弟子不断逃遁,缠斗……虽然竭力逃,可还是受了伤。”

众人一看,的确,现在这智久,气息下降大半,探测出来,只不过是灵桥中阶的实力。

“之后呢?”众人都催促着。

一名灵桥巅峰弟子受不受伤,并非他们关注的,他们更想知道智久发现了什么。

“之后弟子发现……”智久深吸了一口气。

“当弟子的修为降低到灵桥中阶时,那尊斗战金刚的实力,也跟着下降到了灵桥境!”

“大概、大概……”智久比划道。“大概只有灵桥巅峰,或者高阶的实力了。”

“什么?”几位首领都是一惊。

“怎么会这样?”众人顿时不解。

“弟子也不知道。”假扮成智久的紫萱摇了摇头。

她不能说太多,否则便会有破绽。

“阿弥陀佛,原来如此。”行森叹了一下。

“行森,你猜出了什么,快说!”赤眉急道。

一直以来,这行森判断出来的信息都是最多的,他们立刻就被行森吸引过去。

“置之死地而后生,这火龙前辈的设置,真是有大智慧啊。”行森感慨不已。

“神通境进去,实力越强,斗战金刚的实力也越强。”

“灵桥境进去,却有机会活下来。”

“智久受伤实力下降,斗战金刚的实力也跟着下降,然而实力虽下降,但秘法武技,却仍旧在,并不会因为实力下降就消失。”

“如此一来,就说得通了。这通过考验的契机,就在于受伤之后的反击!看破生死玄关,方能证就大道,我佛门强者,果然有大智慧!”

“……”紫萱顿时目瞪口呆的看着行森。

这和尚……也太能想了吧!

重点是,其余三位宗主、长老,都是一脸认同!

行森见紫萱神情有异,扭头问道:“智久小友,你又何想说的?”

紫萱心中顿时吓了一跳,不过脸上却是保持着镇定,她连忙道:“听大师分析,智久惭愧。是智久修为不足,没能战胜斗战金刚。”

“哈哈,斗战金刚何等强大,这火龙府的考验何等精妙?”赤眉道人大笑道。“你的没能打赢,也是正常。”

覆海宗主也笑道:“智久,此番若是能得宝藏,出了慈云世界,你当记一大功!”

“你放心,宗主不会亏待你,此番过后,定会助你重新恢复境界。”

“是。”紫萱低头道,翻了个白眼。

她假扮的智久,现在是受伤状态,都没人说给他点丹药恢复一二,信你才有鬼了!

“你退到一边去吧,好好恢复。”覆海宗主挥了挥手。

“智久告退。”紫萱迅速退下。

“诸位,该轮到我天门宗了。”赤眉道人微笑道。

“东阳,过来。”

被东阳道人叫到的一名灵桥巅峰弟子,顿时受宠若惊,有些忐忑的飞了过来。

“长老,您叫我?”东阳有些忐忑道。

眼下死了这么多人,已经没有弟子认为这是一件好事,生怕点到自己的名字。

“你且进去,记住,待那斗战金刚实力受损之后,迅速在考验时限达到前,拿下传承!”

“是、是……”

覆海宗主等人,看着赤眉道人得意的模样,都是心中有些不屑。

虽说找到了可能通过的方法,可这也不是完全没难度的。

天门宗,真是无人了,居然派这资质平平的东阳进去。

…………

府邸内,沈追看到紫萱蒙混过关,顿时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就该我变成这东阳出去了。”

只要出去了,就好办了,否则自爆阵法,会把自己都坑死。

“哒哒哒~”脚步声响起。

神兵傀儡小火,带领着天门宗的弟子东阳,来到了那水幕前。

“交出储物戒,不能携带任何宝物。”小火冷冷道。

“不交行不行?”东阳苦着脸道。

“我天赋异禀,贵主人收我为弟子,绝对没错。”

“……”沈追都无语了。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好吧,我交。”见小火一声不吭,东阳只得把储物戒摘下来。

尔后,又从长袍下,接下来一面画满妖兽图案的护臂交给了小火。

“嗯?”看着那面护臂,沈追顿时皱了皱眉,脑海中升起一股熟悉感。

“斗战金刚大人,手下留情啊,我这一脉,就我一个独苗了……”

“完了完了,连那个变态都通不过的考验,居然选中了我来。”

“早知道,我就不潜入这天门宗了……”

“娘的,可被那老道给害惨了!什么鬼的口令啊!”

听着他的唠叨,沈追终于记起来了,顿时目瞪口呆,身形一闪,立刻就出现在东阳的面前。

“这、这他娘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