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二章:星辰藏宝阁!(一万二,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二章:星辰藏宝阁!(一万二,求订阅!)

“多谢成兄。”吕元纬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对方的浑话。

这一幕看得沈追暗暗咋舌,自己这师父,似乎人缘不错啊。

神兵这种珍贵的东西,都可以破例给他多要一件。

“嗡~”夜空中的星辰,突然齐齐的颤动起来。

万千星辰,大放光华,尔后整个夜空都仿佛降低了无数距离。

星星的体型也一跃变成了圆月一般!

“可以了。”这藏宝空间的守护者开口道“现在让你那徒弟灵识牵引挑选吧,不过能选到什么等级的神兵,就看你这徒弟自己的运气了。”

“吕元纬,你可别为难我,你不能再插手替你这徒弟选了。”

吕元纬笑道:“成兄放心,一切但凭成兄做主。”

“选吧,灵识操控力越强,越有机会获得顶尖神兵。不过,沈追,你可得注意了,神兵并不是一定越强越好,而是要最适合你自己,才是最强的,这就和找老婆一样,不是越漂亮的……”

“咳咳……好了成兄,可以了。”

“……”

沈追也是轻轻一笑,越是强者,反而越是简单直白,话糙理不糙。

点了点头,既然是灵识牵引,那此刻施展五感神移大法第一层最为合适。

“呼~”

伴随着脑海中的灵识膨胀收缩,沈追的灵识陡然壮大数倍,最终定住。

“嗯?”吕元纬有些诧异的看了沈追一眼。

他自然是能够感觉到沈追的灵识变化,在这一瞬间,沈追的灵识,要比原来强大了两倍!

沈追原本就是灵桥巅峰的灵识,按理说涨无可涨,然而此刻就这么不符合常理的变强了!

“看来我这徒弟,际遇不少啊。”吕元纬微笑着。

不过这也很正常,军中的强者,谁没点机缘?更何况沈追是极境金身,十大洞天的开辟者,能没点秘密?

沈追越强,他这个当师傅的只会越高兴。

“唰~”在吕元纬的身边,也出现了一个胡子拉碴,身穿短裤的壮汉。

他盯着沈追看了一眼,尔后有些羡慕道:“娘的,吕元纬,你收了个好徒弟啊。”

沈追的灵识中,都带着一丝丝金光,显然是要往神念转化,这就是神通境强者根基所在。

神魂不灭,则可死而复生!这便是神通境好处!

神通境,可通神,伯爵级城隍庙的神灵,也就这一层次。

沈追的灵识,都超过普通的神通境强者一大截了,显然如果突破,那必然是拥有极强战力的神通境。

“以你成兄的名号,如果想要收徒,还不是一收一大把?你的空间神通,军中可是罕见敌手。”

成铰摇了摇头道:“不收不收,麻烦死了。”

吕元纬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他也知道这个老友,多年前曾经有过一个徒弟。

尽心尽力的培养,结果却没能度过神通境的雷劫关,形成俱灭。

像他们这种神通境强者,寿命可达八百年,甚至有些能够活过千年。

对于他们来说,亲人有时候反而没师徒关系来得亲密。

亲人,如果不是修行者,或许百年就寿终正寝。

而弟子,如果踏入灵桥境,寿命都可达五百年,能够陪伴漫长岁月了。

…………

沈追站在原地,灵识出窍,不断的朝着天空上飞着。

五感神移大法,以封闭五感为代价,壮大灵识,此刻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边又多了个人。

灵识离体,他看到满天星辰,无数神兵被一团白光包裹着。

放眼望去,似乎有无数柄神兵。

仿佛神兵海洋。

沈追并没有听信成铰的话,仔细挑选。

在他看来,成铰的话不无道理,却隐含着一个前提,那就是他无法选择那些最强的,所以退而求其次,选择那些看起来适合自己,稍微弱一些的神兵星辰。

总要飞到最远处,看看那些最强的兵器是什么样子,再决定怎么选。

所以一开始,沈追就出了全力。

这还是他第一次全力以赴,控制灵识离体这么远的距离。

满天都是星辰,无限光明,其间蕴藏着无数能量,又有无数缕细微的、若有若无的、玄妙的波动。

那就是神兵中的器灵?

这些意识,和灵识很像,仿佛拥有生命。

沈追的灵识向着更高处飘去,

在不久之后,他终于靠近了第一颗‘星辰’。

这是一柄血红色的长剑,血纹剑上散发出来的意识,带着一股锋利感。

似乎在抗拒沈追的靠近,飘忽的往左边移动了一下。

沈追微微摇了摇头,并不在意。

神兵有灵,择主而侍之。

虽然他的灵识足够强行收服这柄神兵,但他却也不想浪费这么一柄四阶低级的神兵身上。

既然两看相厌,那就继续前进。

他灵识的左前方出现了一颗红色的星辰。

星辰的表面正在猛烈地燃烧,向着四周喷吐出恐怖的火焰。

他不知道那颗星离自己有多远,只能从那些火焰近乎凝固的形状判断,非常遥远,可这颗星辰在他的灵识里又是如此近,那么只能说明这颗星辰无比巨大,快要把他灵识能够感知的空间占满。

燃烧的红色星辰向着虚空里喷吐着无穷的能量,给人一种很恐怖的感觉,仿佛只要离的再近些,便会被焚烧成最纯净的能量,但又给人一种想要融化在其间的渴望。

它在主动要求沈追带它走。

红色星辰的内部,是一把战锤。

沈追摇了摇头,这是一柄四阶高级的灵兵,可却并不适合他。

而且他需要的是一件道法神兵,武道兵器,他已经有了。

于是他的灵识,继续向更高的地方飘去,越过一团似乎是星尘碎片的云絮状物事后。

映入眼帘的是一颗蓝色的星辰,那颗星辰显得格外冷傲,格外冰冷,表层似乎还覆着浅浅的霜,给人一种强烈的感觉,它拒绝任何事物接近,他的灵识在那里飘浮片刻后,继续向更远处去。

………………

“嗯?你这徒弟,野心不小啊。”成铰抬头看了一眼。他能够感觉沈追一路经历过的神兵。

虽然许多神兵抗拒,但也有许多是愿意认沈追为主的。

这其中不乏四阶高级的灵兵,刀枪剑戟、各式各样的都有,也有道法神兵。

但沈追停留最久的一次,也不过是几秒罢了。

“星辰藏宝阁,对灵识的消耗可不小,你这徒弟真的没问题?”成铰看向吕元纬,对方似乎一点都不担心。

“放心,我这徒弟别的地方都只是平平,就是分寸这一点,拿捏得很好。”吕元纬淡淡道。

“哼!吕元纬你真是够了……”成铰闷哼一声。

别的地方只是平平?

极境金身,十大洞天这样的平平无奇?

神威校尉,弹劾梁王世子这种平平无奇?

成铰看着吕元纬嘴角浮笑,顿时有些闷闷然。

夸徒弟也太过分了!

…………

沈追的灵识继续飘行而上,见到各种各样的星辰,有抗拒远离的,也有亲近主动靠近的……

其中不乏一些能量庞大,甚至他都感觉有些危险的神兵。

最让他有些犹豫的是,一颗淡蓝色的星辰,上面蓝绿交错,里面是一件金缕玉衣,秘纹流动,有雷霆和水光闪耀。

同时满足道法神兵,和雷霆之道契合的两个条件。

然而,不知道是否觉得机会难得,还是成铰的那番话越远获得的神兵越强,燃起了他的斗志。

他总觉得,还有更好的神兵在远方等待着自己,这是一种莫名的渴望。

就仿佛,在遥远处,有神兵在召唤自己!

吕元纬说他进退有度,然而这一次,吕元纬似乎失算了。

沈追在除掉李乘风这个大敌之后,压抑许久的情绪,似乎在这一次平淡无奇的探宝之中发泄了出来。

年少轻狂的心性也彻底爆发,沈追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成就最强!

…………

时间过去小半个时辰,在沈追再度错开一件四阶顶尖的灵兵星辰之后,吕元纬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这一次,他也觉得沈追有些激进了。

星辰藏宝阁,虽然在创立时设置了门槛,但却并没有故意为难挑选者,根本不存在什么危险。

然而,沈追此刻展现出来的灵识远比一般的神通一二阶都强大,显然是用秘法刺激。

这种法门,不可能没有任何代价,一旦在星辰藏宝阁中待得太久,没有危险也要被他玩出危险来了。

“吕元纬,是不是……”成铰忍不住问道。

他想说阻止沈追继续探索,然而吕元纬却摆了摆手道:“再等等,让他吃点亏,未必是坏事。”

成铰摇了摇头:“真是搞不懂你这个当师傅的心思,明明宝贝得紧,却又非得干看着。”

…………

冰冷、空虚,抖动,沈追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沈追蓦然醒悟过来,自己的灵识已经达到极限了。

五感神移大法,并非根本性的提升了灵识,而是暂时增幅。

这就好像一个人因为某种刺激处于热血沸腾,兴奋的状态。

但却不可能一直保持高亢。

强行如此,便会伤神伤身。

“该回去了。”沈追有些遗憾。

现在他所处的空间,虽然星辰已经变得无比稀少,但如果放大角度来看,远方的神兵数量,仍旧称得上庞大。

此刻,他身边的星辰,几乎全部都是四阶顶尖的神兵,连高级的都少见。

“那股渴望感……难道是错觉?”沈追举目望去,星辰缓缓转动,按照某种轨迹运转。

他感觉离得很近了,然而这种感觉似有若无,并不真切。

“选择那对日月乾坤圈也不错。”沈追这样想着。

日月乾坤圈,是一对道法神兵,乃是四阶高级,然而这种子母神兵,威力并不弱于四阶顶尖的单件神兵。

毕竟,光是打造难度就不一样。而且威力也并非一加一等于这么简单。

日月乾坤圈都是金之一道的神兵,算是沈追一路看过来,最为满意的一件。

“走了。”沈追有些遗憾的转身。

然而

“轰隆~”就在他即将转身的那一刹那,

前方,星辰一阵转移变幻,突然一颗散发着幽光,仿佛和黑夜融为一体的星辰,出现在沈追眼前。

而且直奔沈追移动。

在它的周围,还有总共九颗卫星环绕。

“嗯?就是它!”沈追有些激动,他感觉灵识中的渴望,在这一刻达到了极限,他的灵识猛然再度增长,迅速冲了过去。

“轰隆~”灵识烙印其上,黝黑的星辰猛烈的颤抖,尔后平静了下来。

“镇魂珠?”沈追喃喃自语着。

眼前突然一黑,斗转星移,日月变幻。

眨眼之间,等沈追再度张开眼睛,面前便出现了吕元纬和成铰两张面孔。

吕元纬是有些严肃,成铰则是一脸惊讶。

“镇魔珠居然被你小子弄到手了?”成铰看着沈追身前漂浮的十颗拳头大小的珠子,难掩惊讶之色。

“镇魔珠?不是镇魂珠么?前辈,您是?”沈追连忙站了起来。

“我叫成铰,我曾与你师父一同求学,有同窗之谊,你叫我一声师叔也行。”成铰道。

“弟子见过成师叔。”沈追连忙恭敬道。

“为什么不选日月乾坤圈?”吕元纬问道,脸色有些严肃。

他看得出日月乾坤圈是最合适沈追的,而这镇魔珠,则是有些勉强才得到。

沈追这种突然异常于以往的冒险举动,让他有些不满。

沈追见吕元纬板着脸,也知道自己是冒险了,连忙道:“弟子并非莽撞,而是感觉到了这件神兵的召唤。”

“它?召唤你?真是怪事,这镇魔珠在这星辰藏宝阁停留超过百年了,从来没听说过主动认主的。”成铰道。

“是。”沈追道。“否则弟子原本也打算选择日月乾坤圈。”

“这件神兵,有何特殊之处?”吕元纬看向成铰。

这镇魔珠,由一颗四阶顶尖核心,以及九颗四阶高级的核心连为一体。

虽然极为难得,但吕元纬见识无数,也不至于惊讶。

“威力大,催动难,有些年头了。”成铰言简意赅道。

“一颗主体核心是四阶顶级,九颗是四阶高级,这种子母配置神兵,两件都是了不得,这一套,恐怕都比得上五阶神兵了。”

“不过同样,它也很难催动,当初送入星辰藏宝阁时,谁也不知道它是由谁打造的。”

“非要再找不同,那就是这一套神兵被人发现时,就叫镇魔珠,然而你刚才却称它为镇魂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