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六章:直指本心全文阅读

第六章:直指本心

将沈追安排在城隍神庙后的一处宅院,王龙就走了。

“借神灵之力,可斩先天武者,宗族祠堂、阴神真身,毁宗弃庙……这小小的河源县,秘密还真不少。”

沈追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

实力不够,想那么多也没用,假如他有足够实力,根本不用担心这些。

“先看看这书册,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倘若能够成功借用神庙力量,我便能刀斩先天,也算有了自保之力。”

支起窗户,让阳光透进来,沈追点燃一根熏香,洗净双手,将那书册放到桌子上。

说来也奇怪,这能让沈追都感觉到吃力的册子,放到这老旧的桌子上,竟然没有引起丝毫的颤动。

若是按沈追掂量的力道来推算,这桌子早应该塌散架了才是。

吸了一口气,沈追打开第一页书册。

映入眼帘的是一副人物画像,这人身形魁梧,外手持扇,内手持戒棍,脸画章鱼足形目。

第一眼看去,一股肃杀凌冽的感觉扑面而来,对上那一双眼睛,仿佛所有秘密都被一眼看穿。

甘公将军!

沈追连忙将视线下移,看到那人物画下的一行行细小的文字介绍。

甘公将军,名甘鹏飞,执掌刑罚,生前乃是河源伯亲兵护卫,在军中统领执法队。

负责督战、刑罚不守军纪的士兵,斩杀战场逃兵。

沈追继续往下看,有一个故事,专门描述甘公将军的铁面无私:

说是在甘公将军还没有跟随河源伯之前,曾经和自己的妻弟,在另一军中任事,那时甘鹏飞已经是近卫统领。

有一次他的妻弟因为在军中饮酒,被执法队的人发现,按律需要鞭刑四十。

上报到主帅时,主帅因为其妻弟作战勇猛,又考虑到甘鹏飞的关系,唯恐其妻弟受不住四十鞭刑,便悄悄叮嘱执行鞭刑的士兵手下留情,派了一个实力比甘鹏飞妻弟弱一些的士兵执行处罚。

结果甘鹏飞知道以后,不顾妻子的劝阻,亲自跑去执行对其妻弟执行了四十下鞭刑,将其打死。然后跑到主帅大帐质问:“执法不公,何以行德?”

意思是,执行军法都不讲究公平,怎么能实行德政呢?

之后甘鹏飞便辞去了近卫统领一职,改投到河源伯账下。

沈追思索片刻,便继续翻到了另一页。

这一页的末尾,有一个故事,却是讲的当甘鹏飞已经被册封为阴神之后的事迹:

曾经有一个农夫在野外救了一条受伤的狐狸,带回家中收养,帮助狐狸治好伤势,并留在家中喂养。

有一天不善水性的农夫掉进了池塘,却平安的活了下来,原来这狐狸是修炼有成的精怪,感念农夫的恩德出手相救。

狐狸精的事迹被知晓后,帮助周围的农夫做了很多善事。

突然有一次狐狸晕了过去,农夫就伙同邻舍进城求医。

结果甘公将军附身于人,一棍将狐狸精打死。

农夫不解,细数狐狸做的善事,质问其缘由。

甘公将军说道:“善恶不能相抵,狐狸吸人血食,方才成精,恶行累累,其罪当诛。”

………………

翻到第四页,沈追感觉有些心神劳累,无法继续往下翻,便合上书册,凝神思索。

四页看下来,无一例外,都是讲述的甘公将军甘鹏飞执行刑罚的事迹。

这些故事里,有杀大义灭亲的故事,有诛杀好坏皆半的精怪,有斩地位尊崇的贵族强权。

沈追从这些故事里,得到甘公将军的一个行事准则。

只要做恶事达到了该杀的准则,便一律不会放过。

他不会考虑亲情血缘,地位身份,甚至那狐妖做了多少善事弥补。

作为一个执法者,无疑甘公将军是做到了绝对公平。

“但倘若是义父犯了错,自己能下得了手吗?”沈追扪心自问。

把自己代入到甘鹏飞的角色想了想那一个个故事。

他摇了摇头。

有些沈追认同,有些则不认同。

在他看来,执行鞭刑的那个故事里,有些矫枉过正的嫌疑。

他不是神只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有恻隐之心。

显然那四十鞭完全可以让另外一个实力对等的人去执行,既没有违背律法,他妻弟也可能不会死。

这做法,就有些极端了。

况且这世界的律法有些地方和沈追心中信仰的地方不同。

比如那杨武的侄儿,同样是杀人,却因为死者是奴仆,便只判一年。

而假如杀的是一个在籍子民,则可能处死,这种判罚,沈追如何能认同?

“我当刑捕,是为了守护自己想守护的人,并不是为了大义和这世界所谓的律法。善恶如何我心中自有一杆秤来衡量,要做到绝对公正,连亲人都杀,那不是我的本心,我做不到。”

“嗡~”桌上的书册微微颤动。

沈追有些奇怪,等待这异动消失,沈追再去打开书页,前四页却仿佛粘在了一起,无法分开。直接就到了第五页的内容。

沈追心中隐隐有所明悟。

“看来这甘公将军的神力,我是借不到了。”

这位神灵的要求,恐怕是要做到极致、绝对的公平。所以沈追如果没有完全认同这些事迹,就达不到要求了。

不过他并没有气馁,反而心中更加坚定,念头都变得畅通了一些,隐隐有些接近悟性时间状态下的心境。

虽然失去了借其中一位神力的机会,但这书册让明见自己的本心,知道所守护的东西是什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绝对的公平,绝对执法者,如同神祗般抛弃七情六欲……这样的神力,或许有认同本世界律法的其他人能做到,但与他沈追无缘!

“难怪说,想使用神力,必须要信仰神灵,心地虔诚,做到念头通达。”

“如果本身就排斥这位神灵的做法,那使用起来必然会有种种排斥。”

想到这里,沈追又是皱眉。

“假如说信仰神灵才能使用神力,那么那些杀戮无数,十恶不赦的宗族子弟信仰的阴神,都是些邪魔不成?”

休息了片刻,感觉到精神稍微恢复了一些,沈追带着这个疑惑,翻开了书册的第五页。

引入眼帘的是一个身材纤瘦的画像,脸画黑红阴阳目,手持镣铐门枷锁,左握方牌上书善恶有报。

这正是另一位神灵,柳公将军柳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