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三十八章:梁王世子!全文阅读

第三十八章:梁王世子!

“什么?”李乘风顿时眉头一跳,“此事是真是假?”

“属下已经多方求证!”

“那沈追甚至先公布了一座传承府邸的位置,以此来证明他并没有说谎。”这随从额头有些冒汗。

“就在刚刚,那座府邸传承,已经被风火山的封号校尉蒋天明得到。他公开声明,得到了一位神通九阶的强者传承!”

“蒋天明?”李乘风脸色阴沉,这位封号校尉,乃是神通三阶,且是一个老牌强者,无论是势力还是战力,都不比他弱。

而且这蒋天明,在军中的声望不低,他的话,绝对能够让很多人相信!

“他、他还说……”

“他说了什么?”

“那蒋天明说,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混账!”李乘风忍不住怒道。

知恩图报?这话的意思,可是再明显不过了!

他没想到,沈追竟然掌握了这种情报,而且还真舍得公布一座排名前三十的洞府传承!

有这等先例在前,恐怕就会有不少高手暗中来刺杀他们。

这慈云世界,乃是抹除一切神灵契约,再说高手谁没点易容敛息的本事?

武安军内的强者要对他出手,完全没有一点顾虑。

“嘭!”他脚下的战车,猛然震颤起来,气流往周围排开,一股狂暴的气息散发出来。吓得那位禀报的属下连忙禁声,不敢招惹这位暴怒的上官。

“李兄,稍安勿躁。”此刻,在李乘风左手边,有一位中年文士缓缓开口,他的声音如同春风化雨一般,迅速将周围的气流抚平。

“他可能是凑巧发现了一座传承府邸,并且以此来威胁你,后续并不一定真的有人相信。”

“呼~”李乘风深吸一口气,顿时重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不可能!”李乘风摇了摇头道。“沈追此人,擅长诡计,谋而后动。实力虽然不及我,但却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他事事算计,此事绝对不会是空穴来风!”

“哦?”文清风微微一楞,却是没想到李乘风竟然会对沈追有这么高的评价,甚至是……有些惧怕!

他却是不知道,李乘风在统领宴和万峰城外,都遭到过沈追的算计。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说的就是李乘风。

“而且,前不久,天心殿就公布了一批传承府邸的位置,我动用权限查看,最终也是得知,这情报消息,最初是来自于吕元纬!”

李乘风咬牙道:“这吕元纬,正是沈追的师父。这情报,十有仈Jiǔ,就是从沈追手中得的。”

“是有些麻烦,虽然这慈云世界的限制神通三阶以上进入,能杀你的不多。但除了你之外的人,就不好说了,我们现在不能分散,必须马上召集人手回来。”这中年文士微微皱眉道。

这中年文士,名为文清风,乃是梁王府的谋士,在武安军中的职位不高,但地位却不低。

原本此行进来的人,有不少是梁王府的高手,也是冲着这洞府机缘而来。

协助李乘风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却是抢夺传承府邸。

如今闹了这么一出,他们的人恐怕就不能分头行动了。

否则搞不好,李乘风还真有可能被杀。

一座上古府邸传承,而且还是这尊者世界的传承,价值难以估量。

别说是神通九阶的传承府邸,恐怕就是神通七阶、八阶,都会有很多人为了这机会疯狂。

“世子那边……”

“世子刚才已经传话,让你暂且不要轻举妄动。”

…………

半个时辰后。

慈云世界,一处废墟群中。

李乘风驾着战车,和数位神通境以及校尉级的高手,在缓缓的搜寻着。

如今不能分散,这搜寻速度,顿时就慢了下来。

就在此时……

“咻咻~”自这废墟底下,一座半倒塌的高楼下,一柄灰色的剑鞘冲天而上,悄无声息的直奔李乘风的战车!

“嗯?”原本正在战车上的李乘风,突然感觉到一股危险,尔后脸色一变,猛地看向左侧。

“咻~”这剑光直到李乘风身前百米,才有产生一股空间波动,天地灵气都微微震颤。

“不好!”李乘风猛地往右一闪,同时战车上出现一道金光屏障,将那飞剑阻隔在内!

与此同时,在那文清风的旁边,还有一名气息深沉的银发男子,比李乘风还率先反应过来。

一指点出!

“嗡~”这手指点在那飞剑的末梢。

光芒四射!

然而……还是发现得太晚了!

飞剑并没有被击飞,仅仅是稍微偏移了一些。

这让银发男子脸色一变!

“撕拉~”

那飞剑瞬间就突破了金光屏障,划过李乘风的腰肋。

“噗~”李乘风身上出现一道血光。

李乘风脸色煞白,如果不是他反应快,命中的就不是腰肋,而是心脏了!

然而他躲了过去,他旁边的一名神通一阶的强者,却是没有躲过去,被直接命中!

“啊~”这名神通境的强者,身体整个四分五裂,一个神魂小人,从身体内钻了出来,一脸惊恐。

“嘭!”尔后他旁边的三位灵桥高阶,受到这股余波,瞬间身死!

“大人小心!”

“有敌人!”

“在那边!”

后知后觉,有四位神通境飞了出去,其中还有一位神通三阶的银发男子,早在飞剑过来的一瞬间,就冲了出去,直奔那飞剑的来源之处。

废墟下方,一个面容枯瘦,肉身干瘪的道人,有些惋惜的看了一眼,收回飞剑后,便身形一闪,周围空间模糊了起来。

当战车上那银发男子追下来时,这偷袭的道人,却是消失不见。

“空间一道的剑修!”银发男子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空间一道本就难走,需要极大的天赋。剑修就更加难得。

这两者结合在一起,这一名道人的境界不过是神通一阶,战力却惊人!

“如何?”当那银发男子返回时,文清风顿时问道。

“空间剑修。”银发男子摇了摇头。就站在了文清风的身边。

他保护的重点,是文清风,至于李乘风,只是顺带。

“该死的沈追!”李乘风看着一幕,心中顿时惊怒交加。

一路走过来,半个时辰,他就遭受到了三次刺杀!

别看只有三次刺杀,可这刺杀的效率却高得吓人!

毕竟,李乘风一行,光是神通境都有六位,校尉级的灵桥境,都有十来位。

这样的实力抱团而行,足以吓退很多人。

没有一点本事,根本不敢来捋虎须!

可一旦敢来的,那必然就是高手!

前两次还好,虽然给他们造成了些许麻烦,但是却没有人受伤。

那两名高手,在发现刺杀无果之后便迅速放弃。

唯有这一次,居然出现了一位走空间之道的剑修刺杀他!

空间之道,本就极为变态,更何况还是剑修!

刚才那一剑,一点动静都没有,直到距离百米时才发现,简直是让人防不胜防!

而且他来无影,去无踪!

自己一方死了一名神通境,三名灵桥境,对方却直接逃了!

“大意了。”李乘风脸色有些苍白。

前两次攻击,都让他们挥手破解,并且横行这么久,也没人真正敢接近,导致李乘风一行,有些松懈。

毕竟,这慈云世界最强的也就神通三阶,想在重重包围中杀本来就实力不弱的李乘风,何等艰难?

结果,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还真的让他们碰到了一个强者!

“沈追,别落在本官手里,否则……”李乘风牙齿都几乎要咬断。

他何时受过这种屈辱,竟然在这慈云世界,被沈追搞得如此被动,还损失了一名神通境强者,自己也受了伤。

“为今之计,只有更加小心一些了。”文清风摇了摇头,如果沈追敢不自量力来偷袭,那他们当然不怕,可沈追根本不出手,谁也不知道他的位置,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

慈云世界,一处府邸前。

一头暗金色魔豹在悠闲的走着,时不时的卷起一颗颗月纹石。偶尔还能发现一枚五行石。

“嗯?”暗影魔豹突然停下了脚步,昂起头来。

“李乘风受伤,一名神通境的肉身被毁,还死了三名灵桥高阶?”暗影魔豹的眼中,浮现一丝畅快。

“哼!李乘风,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也有今天啊。”沈追忍不住长啸一声。

多久了,从一开始进武安军,他就被李乘风迫害。

对方势大,他不得不处处谨慎。

生怕被李乘风找到机会。

如今,在这慈云世界内,双方的地位互换。

拥有了众多传承府邸情报的沈追,反而比李乘风更得势。

“可惜,没能杀死这李乘风。”沈追微微摇头。

刚才这名空间剑修,将刺杀的战斗画面传了出去。

就差一点!

如果这李乘风再弱一点,或者这空间剑修再强一点,李乘风恐怕就死了。

“嗡~”就在这时,沈追的腰间,一块统领级令牌突然动了起来。

“一道陌生的灵识通讯,一直在找我?”沈追也不着急回复,自此追杀的消息发出之后,他便不断的接到陌生的灵识通讯请求。

那空间剑修,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他也没用自己的令牌通讯,而是捡了一块死去的友军令牌,用来对外联络。

“嗖~”迅速跑进一座破庙之中,沈追恢复人形,尔后容易幻化,接受了对方的灵识通讯。

“嗡~”一道虚影出现,对方却是一位陌生的脸孔。

一位校尉?沈追微微一楞。

不过这校尉,神情无比紧张,颤颤巍巍的愣在原地,也不说话。

就在沈追疑惑时,另外一道人影,出现在了那校尉身边。

这是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下的身影,连容貌都看不出来。

“你就是沈追?”黑袍男子低沉嘶哑的声音响起。

“哼。”沈追冷哼一声,反问道:“阁下又是谁?难道不懂规矩?”

他现在是易容状态,通讯令牌,也是别人的。

当然不会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

“好,那我便开门见山。”黑袍男子也不在意沈追的态度,缓缓道。

“你可有尊者传承的位置?如果你告诉我,李乘风必死。”

“哦?”沈追微微挑眉。“阁下好大的口气。”

“有还是没有。”黑袍道人语气有一丝不耐。

“你先砍下李乘风的头。”

“看来你是没有了。”黑袍道人身上有一团精纯的黑气涌动。

“那排名前十中,可有空间一道的传承府邸?”

“有。”沈追道。“不过规矩就是先杀人后给情报,如果你想说先给情报的话,那阁下还是免开尊口。”

黑袍男子沉默稍许,随后点了点头。

“可以,不过我要另外再加十座洞府的情报。”

“没问题。”沈追点头。

嗤~黑袍人的魔气一卷,直接将那校尉给笼罩住吞噬掉。

主人一死,这灵识通讯便迅速断掉。

“好大的口气。”沈追微微摇头,也没放在心上。

虽然他也感觉这魔宗强者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抱多大希望。

毕竟,自那位空间剑修刺杀失败之后,李乘风等人必定会提高警惕。哪那么容易得手?

灵识通讯另一边,浑身魔气的黑袍男子在吞噬那校尉之后,便慢慢的化身成了那校尉的模样。

他遥遥的看向远方。

“主人,等着我……”

下一刻,黑袍道人凭空消失。

…………

在切断了这黑袍道人的灵识通讯之后。

沈追身上的令牌又震动了起来,这一次,却是他自己的令牌。

“嗯?一位封号都尉找我?”沈追有些疑惑。

他自己的令牌,早已关闭了通讯,除了林泽程心云铎等信得过的人,其余人一律不可能联系到他。

然而,封号都尉,却有这种权限。

当然,是否同意通讯,还是看沈追自己。

除了吕元纬算是沈追的上官,能够强行激活他的令牌之外,其余人都不可能做到。

“看看是谁。”沈追犹豫片刻,便同意了灵识通讯。

“嗡~”一道虚影浮现在沈追面前,这身影站在一座雄伟的宫殿中。

他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袍,但举手投足都散发出一股上位者的气度,让人忍不住心折。

然而一看到他,沈追脸色就微微一变。

梁王世子,夏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