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二十八章:六日后全文阅读

第二十八章:六日后

“坏了?怎么可能坏!这可是能抵挡神通三阶的绝招攻击啊!”高升心中惊疑不定。

不过本着谨慎的原则,他还是把疑惑都留在了心里,决定先过去看看。

片刻后,沈追所在的这件上等修炼室。

高升瞪大眼睛看了看那倒塌的测试墙,又看了看沈追,无言以对。

这他娘的,还真的有人,能把上等修炼室的测试墙轰塌了?

“沈、沈校尉,这种情况,传武殿极少有先例,容我问问,此事该如何处理。”高升拱了拱手道。

“这测试墙价值多少钱?”沈追问道。

“这个、小的也不清楚……”高升道。“小的只负责来往登记,这种灵兵器物,价值几何,通常只有大人们知晓。”

“不过沈校尉放心,你付出了上千颗灵石来这修炼,本身又没有超过这上等修炼室的规定的实力范围,这事应当不会赖到你身上来。”

沈追是灵桥高阶,来这上等修炼室,也是校尉级修炼室,完全合情合理。

如果是封号校尉,选择一个下等修炼室,破坏了东西,当然要赔偿。因为这明显就是故意的。

当然,一般接待的人,也不会分配低级修炼室给一名封号校尉。

什么层次,就进什么修炼室。天工殿在修建这些地方的时候,预先考虑过承受能力。

通常来说,只要是进的相应的修炼室,完全能够任人折腾。

更何况这上等修炼室,很少有听说过被破坏的。

“那就等吧。”沈追就找个空地,坐上了九瓣莲台修炼。

他也没想到无相神功,能够将惊雷式的气息完全掩盖,竟然能够让那测试墙的结界反应不过来。

…………

传武殿,某一处空间隔离的会客厅内,三名官员,正聚集在一起交流着。

“嗯?居然有这种怪事。”突然一个皮肤黝黑的官员神情有异。

“周大人,可是出了什么事?”一个穿着素袍的中年男子问道。

“赵大人,是一件小事。刚刚下面的人来报,传武殿有一处修炼室坏掉了,一名校尉把有玄龙阵防护的测试墙给打烂了。”周仓道。

“这不可能。”另一名留着胡须的中年男子摇头道。“校尉级的修炼室,全部都经过我天工殿测试过上万次。测试墙上的阵法结界,每隔一月就更换一次阵法核心。”

“你说磨损掉些边边角角,还有一丝可能,整个垮塌,断无可能!

周大人,我贺朔可是得罪你了?你怎么能在赵大人面前,如此抹黑我天工殿!”

周仓摇了摇头道:“下官岂敢,刚才我检查了一遍阵法核心,的确是有一处上等修炼室被损坏。”

贺朔瞪大了眼睛,就欲开口争辩。

“两位大人何必争执,”赵公明微微笑道。“左右无事,你我一同前去看看便知。”

…………

修炼室内,沈追感觉到有人到来,睁开了眼睛。

这一看,就遇到了几个熟人。

一位是天工殿的贺朔,另一位是传武殿的官员周仓。

这两人在自己成统领时,都见过一面,其中这贺朔,自己还曾请他打造过一枚封灵戒指,用来存放血源神晶。

至于另外一个穿着素袍的中年男子,沈追却是不认识。

“沈追,是你?”贺朔快步上前,一眼就认出了沈追。

看着那七零八落,碎裂成无数块,堆积如山的阵法材料,贺朔脸顿时黑了下来。

“这真是你干的?”

“咳咳……”沈追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谁能想到堂堂天工殿出品的阵法灵兵,会这么容易碎掉?

联想起上一次,在自己的统领府首次施展雷龙之眼时,轻而易举的就把府内的法阵击穿,沈追此刻都有些怀疑,这天工殿是不是真的偷工减料了?

“你是如何做到的!”贺朔问道。他对这修炼室的一切都最熟悉不过,因为这就是他造的。

“我一出招,它就垮了。”沈追拱了拱手道:“贺大人,在下以为,天工殿每日锻造的灵兵阵法都极多,难免好中有坏。三位大人应当对出炉的成品,有所抽查,对已经布置的修炼室,也要不定期的检查,以免再出现这种情况。”

“……”周仓和贺朔,脸色齐齐一黑。

这家伙,居然在怀疑他们天工殿有偷工减料的现象!

“荒唐,这测试墙上刻有玄龙阵,神通三阶都砍不倒它!你一个灵桥高阶,难道还……咳咳。”

贺朔突然说不下去了,他一般不关心外面的事情,所以并不知道沈追的具体战力。

然而周仓却是知道的,就在刚刚,他把沈追在幽暗林中斩神通的事告诉了贺朔。

修炼室里面的东西,就是用来测试的,现在人家把这东西玩坏了,这还真的不能怪沈追。

事实摆在眼前,贺朔一时间也说不下去了。再问,不是自取其辱么?

“哼!”贺朔甩了甩衣袖,闷哼一声不再开口。

“沈校尉,这修炼室之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你也无需赔偿。”

“高升,你下去吧,此事与你无关。”周仓挥了挥手道。

高升领的沈追进这修炼室,也没什么毛病。并不能怪他。

“是。”高升连忙告退。

“未敢问这位大人是?”沈追朝着赵公明拱了拱手。

周仓介绍道:“这位是司礼殿正议大夫,赵公明赵大人。我等本来小聚,正好赵大人在,听见这里出了问题,就顺道过来看看。”

“原来是赵大人,下官失敬。”沈追连忙拱手行礼。

司礼殿发生的事,吕元纬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沈追自然也知道,在司礼殿上,是这位正议大夫赵公明,在为自己据理力争。

如果不是他舌战群儒,恐怕他的封号校尉一事,还要出现更大的波折。

如今,虽然需要就他封号之事再议。

但只是议论推不推迟,而不是不给封号。

“沈校尉不必多礼。”赵公明轻笑着摆了摆手。

虽然这是第一次见沈追,不过他却对沈追印象不错。

赵公明早年曾在武安军中当过校尉,之后弃武从文,才进入司礼殿。

他对于武安军中的天才后辈,一向都是极为欣赏,尤其是沈追这种难得一见的人才。

“正如沈校尉所言,这世上的东西好中有坏,再精密玄奥的灵兵法阵,也难免有不足的地方。”

赵公明笑道:“人也如此,有好有坏,也有不好不坏,不能一概而论。不能因为某一些人做了不恰当的事,就认为一殿之地都是这样。”

“多谢大人教诲。”沈追点了点头。“在下不会偏听偏信,亦不会有极端之见。”

“如此甚好。”赵公明点了点头。“这传武殿,好处多多,地方也大。我看,沈统领要在这传武殿多修炼个六天,才能转得完哟,哈哈。”

赵公明大笑着离去,周仓和贺朔也很快跟了上去。

沈追待在原地,陷入思索之中。

赵公明乃四品文官,论地位,哪怕沈追成了封号校尉,也没法跟对方相提并论。

一位大官不可能平白无故的跟自己说些废话。

先前赵公明,借用他的话,是在说司礼殿有阻拦他封号的坏人,但也有为他争取的好人,不能一概而论,更不可因此心生嫉恨。认为整个司礼殿就是不好的。

而之后的那段话,沈追就有些不明白了。

他并没有在这传武殿多待的想法,眼下落雪刀法第三式已经创成,当务之急,就是提升自己的修为,尽快攀升至灵桥巅峰,研究天魂洞天的奥秘,掌握天赋神通。

然而,赵公明却特意叫他在这里多待几天,还言明了具体时间,是何用意?

“让我在这传武殿安心修炼,是想让我这段时间低调行事……还是说,封号之事最多六天就能够确定下来?”沈追有些茫然。

他的师父吕元纬,关于封号后续之事并没有和他讲太多,现在对于此事,到底会走向个什么结果,他也琢磨不定。

思索片刻,沈追便将刚才发生的事,通过身份令牌,告诉了虞子期。

“大人。”虞子期传音道。“赵公明的意思,应当是两者兼而有之。”

“按照司礼殿规矩,三审之后,无论如何都要议出一个结果来。”

“昨天司礼殿既然已经进行了首议,那么如果没有意外,便会按照三日的复议,六日后的三议,来进行商讨、第三议过后,便一定会将此事定下来。”

“原来如此。”沈追点了点头。

“不过赵公明既然说六日后才有结果,那证明他并不能确保结果是有利于大人的,否则也不必要进行第三议了。让大人低调行事,也是为了避免多生事端。”

“对了,大人是如何碰到赵公明的?”

“咳咳……这个,说来话长。”沈追咳嗽了两声。“先生,接触之事,可有眉目?”

“大人肯下重金,以血源晶魄作礼,效果显著,已经有三方势力联系与我。是真是假,这几日便会知晓。”

“好,那我就静候先生佳音。”

……………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沈追待在这传武殿内,时而进入传承空间模拟对战,钻研道法武技,时而进入修炼室内,测试实力。

他在金吾统领时,就还剩下三次进入传承空间的机会,如今成校尉,又增加六次机会。

转眼之间,五天时间过去,沈追也在这传武殿内,一直待了五天。

司礼殿复议早在两天前结束,果然如赵公明所暗示的那般,这第二次的复议仍旧是未曾通过。

期间也曾有人找过沈追,或是旁敲侧听,或是暗中拉拢,甚至连威胁都有,不过沈追完全置若罔闻,根本不给任何人钻空子的机会。

任凭外界纷纷扰扰,我自埋头苦练。

在涉及到这种层次上决议,沈追自知根本没有任何发言权。

唯有不断苦修,争取让自己变得更强,才能应付未知。

如此静下来心来,一头扎在修炼上,沈追感觉自己的武道意志更加坚定,对金雷两道的领悟,也愈发深刻。

“嘭!”沈追突然出现在一道傀儡的身后,一拳砸在对方身上,直接将这神通一阶的傀儡给轰成了碎片,尔后身上的雷光慢慢熄灭。

“霸天神拳,也小有成就了。”沈追微微一笑。

裴铜将军,传给他的神通秘法《霸天神拳》,乃是针对体魄强大的武者研究而成。

“《霸天神拳》,刚猛霸道,却又不失韧劲,拳意气势,可一拳叠加一层,结成拳印,使得修炼者一招强过一招。”

“霸天神拳,共三层境界。十拳为第一个分水岭,五十拳为第二个分水岭,如果能施展到一百拳,就连神通高阶的强者,也要生生被轰爆。”

“不过这霸天神拳对体魄的要求太高了,以我的金身,打到第二十五拳,就难以为继了。”沈追有些惋惜。

十招拳法结一个拳印,蕴含强大的武道意志,化为拳意,攻击起来,威力莫测。

可是他现在修炼到第二十五拳,自己就有些扛不住了。

这不是领悟不领悟的原因,而且修为境界不够。无法再往上叠加。

将霸天神拳暂且放下,沈追走出了这传承空间,离开了传武殿。

眼下已经是四月十四,他封号议定,就在明天出结果。

如果通过,则封号上报武安侯,呈递中枢,天子降旨,这一系列的流程,只需十天左右。

一旦圣意降临天心殿,沈追就正式成为封号校尉,可享受诸多好处。

首先便是可在万峰城中,自成一脉。不必暂居白云峰上。

其次享有情报优先权,而且能够随意进入传承空间中修炼,不必像现在这般,还有次数限制。

“等、等到明天,一切就见分晓了。”回归白云峰之后,沈追依旧是闭门谢客,连麾下的人,都一律不见。

一夜无眠。

四月十五,天空破晓,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了沈追的脸上。

沈追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出大门。

司礼殿的最终决议,将在今天上午巳时开始。

还有不到半个时辰,就会彻底出来结果。

沈追遥望司礼殿,似乎要将那处宫殿看穿。

半个时辰后,沈追解开了身份令牌的禁制。

身份令牌,开始迅速的颤动起来,一道道消息传递到了沈追的脑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