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二十二章:丰厚奖励全文阅读

第二十二章:丰厚奖励

吕元纬的实力,超出了沈追的想象。

师父连手都没动,仅仅两句话,就让那极道宗主,先是倒退而回,然后又自断一臂?

这种神通,简直闻所未闻!

“我要是学会这种神通,岂不是天下无敌?”沈追心中无比羡慕。

自己打生打死,又是幻境又是道法、又是刀法的,才把那神通二阶的剑十六砍死。

而师傅,面对这神通四阶的极道宗主,简直跟欺负小孩子一般!

这一对比,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撕拉~”天幕突然裂开,一名神威凛凛的华服青年,突然从那空间裂缝中走出。

“吕元纬,这是我的东西!”

华服青年头顶金冠,金光中有龙吟之声发出,一招手,一道金光就卷向那玄天铜镜。

原本迅速朝着宫殿飞来的玄天铜镜,感受到主人的召唤,顿时变得颤颤巍巍,在空中停下,似乎又倒转而回的迹象。

“哼!”吕元纬见状,冷哼一声。

他挥了挥手,浑身气势猛然一变,在他的周身,有许多金色字体环绕。

沈追发觉这金色字体,和自己当初在县衙学习请神灵时,从那神灵经典上见过的金色字体很像。

“来!”随着一声清喝,沈追顿时观察到,吕元纬身上的金色字体中,顿时有一个字暗淡下去。

与此同时,那铜镜,便哀鸣一声,直接跨越空间,出现在了白玉阶梯前方,被吕元纬一把握在了手里。

“现在,它不是你的了。”吕元纬手掌拂过铜镜。

“嗡~”铜镜上,有一滴绿色血液,顿时从其中漂浮出来,尔后爆散在空中。

当吕元纬这句话说完,沈追发现他身上的金光字体又暗淡数个。

那华服男子闷哼一声,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沉重。

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玄天铜镜的联系,也就是说,吕元纬在挥手之间,就切断了他祭练多年的神兵。

“混账!”那华服金冠的男子,顿时暴跳如雷。

“**宗外门执事,也敢称圣子。凭你的实力,想拦住我还差了点,你师傅来还差不多。”吕元纬冷冷的盯了对方一眼,看也不看,直接回头。

白玉阶梯自动收缩,风行殿迅速升起,仿佛空间都跟随着收缩了一般。

而那华服金冠男子,竟然不敢追击,只是咆哮着大吼:“吕元纬,你私自过江,这是视三大宗门与武安侯订立的盟约如无物!”

“废话真多,你若是有胆追上来,本官还高看你一分。”

“你、你……”

极道宗主和那华服金冠男子,竟然是眼睁睁的看着吕元纬离开,不敢再上前一步。

“吕元纬、若不是、若是宗门大局……”男子咬牙切齿。

“圣子、我……”极道宗主小心翼翼的,准备说些什么。

“住嘴”华服金冠男子攒紧拳头,顿时怒道。“一群废物,拦截不成,还搭上本圣子一件宝物!给我滚!”

极道宗主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不过很快就掩藏了起来,低头应是,飞快离去。

…………

沧澜江上,风行殿静静的悬浮在天空之上。

不停的有气息庞大的人飞回风行殿休养,又不断的有人从风行殿下去。

沈追敏锐的观察到,那些飞回来的人,无论受多重的伤,只要不是完全死亡,踏上白玉阶梯的那一刻,伤势便迅速止住。

尔后盘膝修炼,白玉阶梯上就有一股伟岸的力量,在迅速的治疗着他们的伤势。

灵桥境,统领级别的伤势,几乎是半刻钟不到,就完全恢复。

校尉级,以及封号校尉,也不过花上半个时辰。

都尉级,沈追就看不出对方到底受伤多重,恢复速度如何了。

至于先天境,根本没资格上这风行殿。

“看来师父这风行殿,才是一大宝物啊。”沈追羡慕的看着。

“怪不得那么多都尉都下去厮杀了,师父却根本不用动手,就待在这风行殿。”

有这种恢复奇效,大战之中,对己方作用太大了。

当然是要留下一位实力强大的高手坐镇,负责接应。

辅助作战,比吕元纬直接下去厮杀的作用,要大太多了。

“师父不但能创造神通秘法,还有这言出法随的无上神通,又有这宝物风行殿,怪不得敢开出条件,帮我对付李乘风,这就是底气!”沈追眼中有着一丝激动。

“沈追。”正当沈追出神时,吕元纬却突然开口了。

“徒儿在。”

“你要记住,一个人再强,也强得有限。要懂得借力!”

“天资卓绝如那千百年前的血魔教教主,还不是含恨而死?”

“树敌太多,又不懂低调,不懂得合纵连横。导致正魔两道都联手攻击他一派时,根本没有人帮他。

血魔教,但凡能结交一些魔道宗门,联合起来,减缓压力,也不至于连宗门都保不住。

“这沧澜江上三十多名封号校尉,大半是冲着你云师兄的面子而来,小半是受我征调而来。”

“武安军中,不似朝廷境内,天规律法束缚。你要么,强得让别人不敢碰你,要么就强到让别人离不开你。”

“你云师兄和我,在武安军中不算最强,但却有着别人无可替代的作用。”

“你切莫以为此次大战,是你自己重要到了何等地步,因此而生出骄纵之心。”

“那为师此次出手,就不是在帮你,而是在害你了。”

沈追心中一凛,连忙恭声道:“弟子受教。”

“嗯。”吕元纬看着沈追,点了点头。他对这弟子,还是很满意的。

能够在灵桥中阶,就刀斩神通二阶的剑修,这种天资,武安军中近百年来,都不曾有过。

刚才他这一番教诲,也只是防范未然。就他所了解的来看,沈追还是颇为懂分寸,知进退。

不是那种四处惹事树敌的人。

“大战很快就要结束,你想下去还是在这待着,都随你的便。不过,若是下去,就不要去搅和神通境的战局了。”

“高手太多,眼下拥有神通战力的两边都超过了八十位,混乱之下,谁也无法保证你的安全。”

“弟子明白了。”沈追暗暗咋舌。

八十多名神通境战力?

虽然是两边加起来,可是也足以见此次沧澜江一战的动静有多大了。

在白玉阶梯上找了个位置盘膝坐了下来,沈追就开始运转功法,恢复伤势,蓄意弑神刀。

如今,他最强的招数,就是这藏元刀法中领悟的一招‘弑神’。

但斩杀剑十六的功劳,却并非全是刀法的功劳,剑胚破封,灵性与刀意合二为一,至少占了一半功劳。

这就是一柄好兵器的重要性,如果没这弑神刀,恐怕他施展弑神,也就勉强在神通二阶的威力,稍微强一些的神通一阶,有绝招在身,都有很大可能受他这一招而不死。

可配合弑神刀,神通一阶,沈追就能轻易击杀。

若是蓄意藏力,孕养一段时间,剑十六这种强大的剑修,都要饮恨而死,成为他的刀下亡魂。

“沈追、你在这!”沈追感觉有人在叫自己,睁开眼睛一看,就见到一张胖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郝兄,是你?”沈追微微一笑,点头示意。

此人正是在云龙桥秘境中遇到,卧底纯阳派的郝立海。

“你都成校尉了?”沈追微微诧异的看了一眼郝立海,对方腰间的令牌,可不就是校尉令么。

“校尉有什么用,还不是苦哈哈的赶来这给你打短工,做苦力。”郝立海挪动着肥胖的身躯,一屁股坐在沈追旁边,长吁短叹。

“老子这卧底回来,刚成校尉,想着分到了十座军城,心里还挺乐呵的。

屁颠屁颠的跑到顾海城巡察……结果倒好,屁股都没坐热,对面就喊杀阵天,一队灵桥巅峰,要死要活的朝着我这顾海城杀了过来。”

“哪个天杀的说沧澜江无战事,是个肥差呐?

你看看,我这一战打下来,都了十来斤,差点没累脱相!”

“迷迷糊糊的打了半天架,闹到最后,原来是你老兄弄出来这么大动静……”

听着郝立海絮絮叨叨的说那么多,沈追不禁莞尔。看他身上的确有不少伤势,沈追心中也有一丝歉意。

打到现在,沧澜江诸多边城,不管愿不愿意,都是牵扯了进来。

沧澜江无战事,这话放在平常是不假,像他沈追这么闹腾出如此大动静的,签订合约以来,这还是头一遭。

“来,吸了它。”沈追挥了挥手,掌心出现一个玉盒,里面躺着一枚血源晶魄。

当初在秘境空间,沈追就曾说过,让郝立海事后来白云峰找自己,送他一枚血源晶魄,也算是还了人情。

“血源晶魄?”郝立海眼睛一直,顿时吓了一跳。

他连忙摆手道:“别别别,兄弟我可不是挟恩图报之人,这血源晶魄价值不菲,你还是自己留着用吧。”

一颗血源晶魄,出价三十万灵石都是有价无市,先天境到神通境,服用了都有莫大的好处,他当然不能收。

“血源晶魄几率难得,不过我斩了几个神通境,倒是也收获了几颗。”沈追道,如今他斩杀神通境,乃是远近皆知,有这点宝物,并不算过分。

“拿着吧,不管有意无意,我沈追看事,从来只论迹不论心,帮了就是帮了!谁若帮我,哪怕滴水之恩,沈追也定当涌泉相报!”

“这……”郝立海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咬牙道。“好,那兄弟我就厚着脸收下了,以后沈兄弟有事,只管吩咐!”

“客气。”沈追微微一笑,将血源晶魄递了过去。

郝立海连忙挥手,将玉盒收入储物戒中。

远处,正凝神盯着下方的吕元纬,注意到这一幕,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轻轻点头。

………………

“万胜!”

“万胜!”

“万胜!”

“……”

随着欢呼胜利的声音席卷沧澜江边境,宗派联盟的强者主动撤退,大战在四月初八,落下帷幕。

这场持续了三天三夜的战斗,一开始只是发生在局部,涉及的高端战力,也不过是统领级,最后态势不断升级,最终双方都投入了几十位神通境战力,死伤无数,甚至都有神通境陨落。

不过总体而言,还是武安军占据了绝对上风。

事后有人统计,无论是哪一层次的战斗,伤亡比例,宗派联盟都是武安军的数倍之多。

尤其是神通境层次,有吕元纬的风行殿在,武安军一方一人未死,而宗派联盟那边,足足陨落了四位神通境强者。

这还不包括沈追斩杀的两名神通境。

风行殿上。

“云师兄。”沈追看着云铎走进来,立马迎了上去。虽然云铎此刻衣衫整齐,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不过眼神之中却有些疲惫,显然这场战斗,作为首攻者,他并不轻松。

“哈哈,好小子。”云铎见到沈追,立刻就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斩杀两名神通境,连破十三城,灵桥悬赏榜第六,现在你的排名,可都比师兄我要高了。”

“多谢师兄出手相助。”沈追拱手作揖,他敢冲入对方这么闹腾,没有云铎帮忙,恐怕很难善了。

“师兄弟之间客气什么。”云铎满不在乎道。“况且,铲除方外妖人,本就是武安军人的职责所在,并非因你一人而动。”

“是。”沈追乖乖听着。

“沈追。”吕元纬的声音传了过来。

“师父。”云铎和沈追都是连忙行礼。

“你如今积累百万军功,又斩杀两名神通境,足以晋升成封号校尉。”

“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拥有校尉头衔,不过你的封号,还需由司礼殿议定,交由武安侯裁决,再上报京都,由天子御笔朱批,才能正式成为封号校尉。”

沈追点了点头,校尉,尤其是封号校尉,不比统领,连武安侯都不能直接授予,必须要有圣旨才行。流程繁杂一些,也很正常。

“你现在便回城静修,巩固修为境界,不要外出,静等消息即可,封号、功劳为师自会替你出面。”

“弟子明白了。”沈追回道。

这场战斗,涉及到封号都尉,又是边境大战,夸奖称赞的不是,但同样,也有非议流传,由头就是擅起边衅,引发不必要的大战。

就在刚才,沈追就看到好些人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其中甚至还有封号都尉探测。不过都被吕元纬给挡了回去,倒是并没有打扰到他。

“不仅仅是因为你的原因,你也不要想太多。”吕元纬似乎是看穿了沈追的心思。

“这一次大战,有好有坏,总体来说,还是好处居多。”

“宗派联盟因你出动高手,但却又退得蹊跷,屯驻在幽暗林的兵力和强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

“为师猜测宗派联盟肯定暗中另有阴谋,迟早还有大战要打!封号议定下来的这一段日子,你便尽量待在白云峰,安心修炼。”

“还有大战要打?”沈追心中一惊,不过此刻无需多想,他的实力虽然能够斩杀神通二阶,可是放眼整个宗派界,大局之上,就有些不够看。

“是,弟子明白。”沈追点了点头。

吕元纬轻轻挥手,一面古朴的铜镜,就浮现在沈追面前。

“这一面玄天铜镜,乃是四品神兵,有它帮你遮掩天机,你今后便不用担心有强者能够测算到你的行踪,滴血认主即可。”

“四品神兵,遮掩天机?”沈追看着眼前的这一面铜镜。

就是这面玄天铜镜,逼得自己只能苍茫逃窜?

“多谢师父。”沈追连忙接下。

“这玄天铜镜,有占卜预测之能,亦能示警未来,不过未必有多准确,只有精通占卜一道的高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吕元纬介绍道。

“不过你也无需去钻研,用来防身即可。”

“弟子明白了。”沈追连忙道。

“去吧。”吕元纬挥了挥手,“别的事,你就不用多管了。”

“弟子告退。”

…………

浩浩荡荡的大军回归边城,一艘流光飞舟,却在阵法遮掩之下,悄悄的回到了白云峰。

来之时,沈追带领着九千人,如今回来,却只有寥寥百名亲兵跟随。

“这一次,无论是军功缴获,还是善功积累,都收获不小。”沈追坐在飞舟中,清点收获。

攻破十三座城池,光是灵桥巅峰的城主,他都杀了十三个,还有许多长老,更是有两名神通境强者。

光是这两名神通境贡献的善功,就超过了一百多万,这一次,可以说是赚大了。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善功。

沈追:灵桥中阶(极境)

功法:赤阳九龙图

身法:风雷遁

刀法:落雪刀法(第二式)、藏元刀法(第二层)

道法:雷神诀(第四重)

惊雷印

无相神功(第三层)

五感神移大法(第二层)

善功:2400000

兑换列表:明悟时间(一百善功每秒,可赠予)

开悟时间(一千善功每秒,可赠予)

技能:破妄之眼

累积使用善功:八百二十二万

“两百多万的善功!”沈追满意的点了点头,“不知道这些善功,能不能我将雷神诀第四重的第一幅图,提升到极限,开始学习第二式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