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九章:都是老狐狸啊!全文阅读

第九章:都是老狐狸啊!

赫连烈很快带着麾下的人马走了,走得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有了上头的人作表率,又见证了沈追的实力,也没人敢在交接工作中为难沈追的人。更多的是羡慕。

能跟着沈追这么一个年轻有为,天资卓绝的上官,将来前途可期。

不少人偷偷的打听沈追招揽的条件要求,话里话外透露出想加入的意思。

而负责跟对方交接的人,个个昂首挺胸,腰杆挺得笔直。

这就是一个强有力的上官带来的好处,对外征战能打,对内护短能争!

“大人,赫连统领的人已经撤走了。”

城主府中,沈追坐在高椅上,听着岳城的汇报。

“没有什么问题吧。”

岳城恭声道:“只有几家商户一开始并不知道换防一事,已经将三、四、五月的利税交给了赫连统领的人。不过后面很快就找到了相应官员,说明了此事。”

“按照您的吩咐,三月的利税,仍旧归赫连统领所有,四月、五月的份例,对方也完全交还给了我们。矿产、灵田那边,也同样如此。”

沈追点了点头,他也料想不会再出什么岔子才是。想了想,还是叮嘱道:“灵田矿产木料商税,这些都是要上缴天心殿的,大意不得。吩咐手下的兄弟们,不该拿的不可动妄念,否则伸手砍手,伸脚剁脚,明白吗?”

“明白。”岳城点了点头。这些份例中,本就有一部分已经是归于他们所有,其余的敢多拿,就是触犯天规律法,虽然这里不像周朝境内那般查得严格,可沈追既然下了禁令,那他岳城就必须执行下去。

岳城自知自己的修为资质只是平平,唯有在做事方面努力,才能得沈追的看重,自然不敢马虎。

“嗯。”沈追看了看岳城道。“你做事,我放心。卷云城一应事务,由你打理。

末了,沈追又看向下方的一名光头男子,“归藏,你率领烈火小队留在卷云城,协助于岳城。”

自从沈追成统领之后,就着手组织了一队亲兵营。随着沈追的实力增长,名声扩大,亲兵营的规模,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也都相应提高。

按照五行风雷,沈追把亲兵营分成七支小队,每队二十人,个个都是先天巅峰层次!

其中的亲兵队长,更是拥有准统领实力,这烈火小队,就是擅长火行之道的高手组成。

而归藏,就是拥有准统领实力的烈火小队队长。

“是,大人。”归藏点了点头。

“多谢大人。”岳城恭声道。

“下去吧。这两千兄弟,就交给你了。”沈追挥了挥手。

“属下告退。”归藏和岳城齐齐行礼,缓缓退出大殿。

沈追扫了一眼殿堂上的其余人,挥了挥手。

“其余人继续跟我走,前往下一城。”

“是。”

…………

沈追从白云峰带出来的兵卒接近八千,光一座卷云城当然用不了这么多人镇守。

而且,按照以往的统计,一座边城,以及周围的资源,供养一只三千人的队伍就是极限。再多,就会出现资源不足的情况,导致自己人抢自己人的情况发生。

沈追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对于外出猎杀妖兽,磨练闯荡的兵卒,都是严令禁制厮杀。

当初赫连烈、陈晨、云风、云武,各自分了他一座城池,如今赫连烈这边的卷云城已经收了回来,其余三座,当然也要收回到自己手里。

流光飞舟带领着剩余的六千兵卒,浩浩荡荡的前往云风坐镇的望江城。

刚一到城外,就见到云风早早的在城外恭候。

“沈兄弟,这才几日不见,沈兄弟的风姿又更胜以往了。”云风笑着拱了拱手道。

“……”看着这个年纪足以做自己曾祖的云风,如行云流水般的拍着自己马屁,沈追顿时为之无言。

四大统领中,赫连烈威严气度最重,很像云铎。

四统领陈晨,性情倨傲,九位统领中,除了赫连烈,谁都不服。

第五统领云武,受云氏家风熏陶,相对温和有礼,更正常一些。虽然爱占些小便宜,但对属下,也算得上是关爱有加。

反倒是比云武高一辈的三统领云风,话痨嘴碎,一把年纪了,却丝毫没有长者的觉悟,毒舌讥讽来得,拍人马屁,他也来得。

早已知晓云风这性格,沈追也没多放在心上,拱了拱手笑道:“三统领,你也不差,坐镇这望江城,每日观潮起落,好不自在啊。”

“沈兄弟说笑了,老哥我可没你说得那么悠闲,每日战战兢兢的盯守沧澜江对面,连睡觉都只敢闭一只眼,生怕半夜就有妖人来袭,大军压境。”

“望江城靠近沧澜江,一旦有战事,必然首当其冲攻打这里。你看看,愁得我啊……这头上的白发,都可以扯下当白布盖了!”

“……”

沈追有些心累,有你这么卖惨的吗?

沧澜江对岸至少过去百里才能看到一头像样的妖兽,如今武安军势大,哪里用得着时刻担心入侵?

你满头白发是不假,不过这红光满面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愁的!

凭这位的嘴上功夫。沈追知晓再这么跟云风客套下去,就算三天三夜,根本不会有个结果,沈追只得直截了当的扯到了正题上来。

“咳咳……三统领,沈追此番前来,就是为了帮您解忧。这望江城原本就是我的镇守职责,如今劳烦三统领受累多日,现在您也该去后面的半山城好好静养静养了。”

“如此甚好,沈统领若是心急,咱们现在就可去交接,你领着兄弟们进城吧。”云风依旧是笑意吟吟道。

嗯?这么好说话?

沈追微微一楞,他还以为这云风还要再跟他绕上半天,至少得从自己身上捞点好处。

没想到,自己一说,直接就如此干脆的答应了。

难道自己打赢赫连烈,这么有威慑力?

“沈统领,请。”云风伸手道。

“那就有劳了。”沈追也没去多想,挥了挥手,就控制着流光飞舟降落在望江城内。

交接顺利的进行,云风从始至终,都无比配合,甚至还主动把手下贪污犯事的人揪出来,当着沈追的面严惩。

如此一来,反倒是让沈追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交接进入尾声,云风就悄悄的凑到了沈追边上,低声道。

“沈兄弟,将来你打征召之战,能不能叫上老哥我?你放心,老哥虽然年老力衰,但是打起仗来绝不含糊,不会拖你的后腿!神通境我干不过,拖上一两个灵桥高阶还是没问题的!”

沈追看着胸牌拍得作响的云风,不由得莞尔一笑。

“我说怎么这云风这么好说话,原来是知道了师父收我为徒的事。”

显然,云风作为云氏之人,知晓的消息必然要比别人多一些。

他一开口,就提起攻打山门,并且点出神通境强者,显然是早知道自己拜师风行将军吕元纬的事情。

这样一来,云铎都是沈追的师兄,他岂敢在这种事上为难沈追?

望江城本就该归沈追镇守,他又打不过沈追,拖拖沓沓最终也免不了归还的局面。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麻利的归还给沈追。

这等小利,岂能比得上,攻打至少是二流宗派的大利?

有封号都尉和云铎帮忙,沈追攻打二流宗派是板上钉钉的事,只要是参与,都有大功大利!

人老成精,说的就是云风这种人啊!

心中感慨一番,沈追也不说破,轻笑道:“这是自然,有三统领助我,征战之事定也!”

看着云风笑得脸上褶皱开花,心满意足的离去。沈追也不由得跟着轻笑着摇了摇头。

溜须拍马,互相吹捧,自己也跟着学坏了啊……

………………

没有在望江城多做停留,沈追很快带领着剩余的四千兵卒赶往下一个地点。

在接收四统领陈晨坐镇的巨石城时,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先有赫连烈落败,后有云风拱手相让的情况下,这位傲气的统领,仍旧是提出了和沈追切磋一二的要求。

城主府,校场上方。

“当~”沈追一刀将陈晨的长枪荡开,刀锋横在了陈晨的脖子上。

身后十大洞天齐开,压得陈晨喘不过气来,不敢有丝毫动弹。

“四统领,承让。”沈追缓缓的收回灵刀,十大洞天消失无形。

其实他根本没必要十大洞天全开,不过这陈晨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生怕沈追不出全力,竟然以言语挑衅,沈追索性也就如了他的愿。

一招制敌!

赫连烈当时虽然只能开启六大洞天,可是实力是灵桥巅峰,又有校尉级的绝招。

而这陈晨,不过是灵桥高阶,虽然也开辟了六大洞天,却不如赫连烈那般经验丰富,战力高强。

在十大洞天的压迫下,沈追直接以风雷遁法加速,瞬间就制服了陈晨,他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在下服了。”陈晨倒也磊落,被沈追击败之后,也不见垂头丧气,拍了拍胸膛道。“在我陈晨打不过你沈追之前,但有所命,赴汤蹈火,莫敢不从!”

沈追微微诧异的看了陈晨一眼,心里不由得对这位四统领高看了一分,摆了摆手笑道:“赴汤蹈火就不用了,四统领只需将这巨石城交还于我就行。”

“理应如此,我这就去安排。”陈晨飞快的离开。

………………

流光飞舟从巨石城起飞,最后这两千人,在跨越了数百里,来到了最后一座城池半月城。

城主府中。

“你小子,现在了不得啊,灵桥悬赏,榜上有名。极境金身,十大洞天。如今又击败了赫连烈,拜师吕将军,看来我真是老了……”云武看着沈追,有些唏嘘。

当初他招揽沈追,对方才后天巅峰境界。武道才刚刚起步罢了。

没进入白云峰时,一穷二白,连突破先天中阶的资源,都是他云武给的。

可现在,麾下先天境超过五百,后天兵卒过万,无论是势力还是个人战力,都已经是白云峰中的最强统领!

他沈追对兵卒的培养,都不是别人能比拟的,后天兵卒,伍长的待遇,都快比得上先天境的大半。

装备、丹药等等资源提供,放眼整个武安军,都是最高的一批。

这样的条件,虽然不能直接证明战力如何,可有钱至此,难道麾下的兵卒战力就会差了?

当初他云武顶着压力,说服众人,劝云铎招揽沈追进来,根本没想过沈追能够成长得这么快,可如今,沈追的战力,都远远超过他了!

这才多久?满打满算,连四个月都不到!

“后生可畏啊。”云武又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沈追无奈道:“您有什么要求,就直接说吧,小子最受不了您这样。您对我有知遇之恩,甚至说是救了我一命也不为过。”

“我吃点亏,不过您也别坑我坑得太狠了。”

“哈哈哈~”云武一转刚才的愁眉苦脸,高声笑了起来。

“什么叫坑你?这像话嘛!”云武得意道。“你小子如今发达了,孝敬孝敬长辈,难道不应该?”

“是是是,应该、应该!”沈追苦笑的摇了摇头。

“小子,你这流光飞舟带来的只有一千七百多人吧?”云武笑眯眯道。

“不错。”

“半月城,以及横纵防区,都是超过一般边城一倍的规模。”

“老夫早就替你研究过,如果你这的九座军城练成线,这半月城正好是最中心之处。”

“城池大,位置好。以此为大本营,居中调度,指挥兵卒最好不过。”

“你坐镇此处,再好不过,我可说得对?”

“有道理。”沈追点了点头,他的确是这么想的,在镇守边城的日子里,这半月城的确是最合适的地方。

无论他往哪处军城,距离都是差不多的。

只是,沈追见云武不说好处,却分析了大半天,顿时就有种不妙的感觉,心中警惕起来。

直觉告诉他,云武提出的要求,肯定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

“咳咳……你看,半月城这么大,你这城里只进驻一千多人,是不是少了点?”云武咧嘴笑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我的天……”沈追顿时就明白,云武想要说什么了。

这他娘的都是老狐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