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五十七章:属下遇见了一件怪事!(第四更,一万六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五十七章:属下遇见了一件怪事!(第四更,一万六求订阅)

一处偏殿中,此刻这偏殿中只有江哲一人,他来回的踱步走着,根本无心修炼,脸上有着一丝焦躁之意。

“云铎又出去了,而且是直奔云龙桥秘境,定是那沈追还活着。”

“竟然没死……你为什么不去死!”江哲有些怨毒的看向某个方向。

他是无比希望沈追就此死在遗迹中。

得罪一个死去的天才,和得罪一个活着的天才,这两者有着根本意义上的区别。

如今,军中有好几位都尉,都在向他打探沈追的消息,话里话外,不是想收为徒弟,就是想调入自己麾下。

先前还更是有吕元纬和公孙阳两位封号都尉,亲自前来,可想而知,这沈追一旦活着出来,将来定然身居高位,且他天赋出众,开辟十洞天,战力恐怕很快就要超过他。

江哲很明白,自己虽然在这镇守,交游广阔,权柄不小。但在都尉面前,那就完全不够看。

而且,人都很现实的,谁会为了江哲,去得罪沈追这样一个天才?

若是死了便罢,可是一旦活着,那恐怕就有许多人要给沈追卖好,而不会帮他江哲。

况且远的不说,就是那云铎和其背后的都尉,他都得罪不起。

“李乘风,你叫我办事,如今却搪塞于我!你也该死!”江哲眼中有着一丝疯狂。

他战力不算出色,虽然也从属于一位都尉麾下,可是因为镇守的缘故,也很少出战,与上司的关系并不算密切。

李乘风当初答应他好处,有这个前提在,当时那沈追又仅仅只是先天境,他才敢出手。

可现在,他传讯给李乘风,对方却搪塞他,到后面,甚至都完全不理会了。

“四大校尉,速速来玄明殿!”

突然,一道炸雷般的声音,在江哲的耳边响起,惊得他身体一弹。

“回来了,真的回来了。”江哲喃喃自语,通过这神像分身的力量,他也是很快发现沈追的存在。

现在云铎一下令,江哲的心猛的就提起来了。

本来,云铎虽然是封号校尉,但他也是校尉,且受命镇守此地,他并不用服从云铎的命令。

可是,当初两位封号都尉离开,直接就将镇守的重任交给了云铎,换言之,云铎就成了这龙门界的最高指挥官,四大校尉的权限都要低云铎一级。

头衔上,云铎比他高,实权,云铎也比他大。

不去,就是抗命,去,明显就有坑在等他。

“去!”江哲咬了咬牙。“我镇守此地多年,劳苦功高,难道这云铎,还能杀了我不成?”

江哲飞快的赶到玄明殿,等他到来时,其余三个校尉都早早的等待多时,而云铎就站在玄明殿之上,沈追侍立在旁。

看着上面的两人都是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旁边的人也一副看戏的模样,江哲咬了咬牙,上前一步道。

“不知宣威校尉召集我等,有何要事?”

云铎冷冷地看了江哲一眼:“本官问你,当初我麾下的金吾统领沈追,欲要前往云龙桥秘境,你为何对他出手?”

江哲哼声道:“宣威校尉勿要污蔑我,本官何时对沈追出手?这沈追在进入云龙桥秘境之前,不曾伤过一丝一毫,校尉此言,大大的荒谬!”

“不信,校尉可以询问其余三位校尉。”

“下官可不知道江校尉做了什么。”申鸿冷哼一声。其余两人,眼观鼻,鼻观心,根本不开口。

他们都知道这次召集,与他们无关,沈追的重要性,此刻他们已经深刻的体会到,这时候根本不会这趟浑水,哪怕江哲说的是真的。

“你、你们……”江哲悚然一惊,他发现这件事要比想象中的严重。

站在云铎旁边,将几人的神色收于眼底,沈追暗暗摇头。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这江哲平日对同僚也是趾高气昂惯了,根本不会做人,否则不至于关系闹得这么僵。

“好!本官就算你没动手。”云铎淡淡道,并未在此事上纠缠。“那我再问你,你当初为何要将沈追与李章编排到最后。”

云铎寒声道:“本官可从没听说过,进入云龙桥秘境,还有先后之分!”

江哲脸色一变,的确,故意将沈追和李章放到一起最后进去,

当时以灵压压迫沈追,还可以说不曾真正动手,可这一点是无论如何绕不过去的。因为许多人都看到了,而且也在神像力量的笼罩范围,他欺瞒不了。

“下官知罪。”江哲眼珠子一转,竟是直接了当的承认。“下官确实曾经这样做,不过是想着金吾统领乃是先天境,跟随大队伍进去,不太妥当,想派人照顾一二,予以方便。至于后来发生的事,实在是下官没有预料到的。”

“哼!”此言一出,申鸿立刻盯着江哲发出一声讥笑,其余两位校尉眼中,也是颇为不屑。

敢做不敢当,睁眼说瞎话,这让两位校尉极为看不起江哲。

沈追也有些愤怒的看着江哲,此人战力不怎么样,狡辩的功夫倒是不俗。

“哦?如此说来,本官还要多谢江校尉,对我麾下统领的关照了?”云铎语气冰冷,一股无形的压迫,瞬间笼罩全场。这是身经百战,无数次生死厮杀磨练出来的武道意志。要比江哲这种鲜少上战场的校尉强大十倍百倍,两人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不、不敢。”江哲额头冒汗,语气弱了几分。“下、下官只是克忠职守。”

“好一个克忠职守!”云铎一指江哲。“本官再问你,当沈追不愿意接受你这‘好意’时,你又是如何做的?”

江哲脸色一变,顿时明白了云铎的意图,连忙就想分出一丝灵识进身份令牌,可是此时他却发现,自己根本联系不了任何人!

“你不说,本官替你来说。”云铎缓缓从台阶上走下来,俯首盯着江哲,充满压迫性的眼神,让江哲忍不住移开视线,不敢与之对视。

“你以校尉的名义,征调金吾统领沈追,是也不是!”

如同金声玉振,言出法随,江哲的脑海中不断的回响着云铎的话语,顿时就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

“是、是。”

“很好。”云铎突然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

“江哲听令,本官令你马上出殿,去龙门界废墟深处,斩杀三头王级凶兽,为我武安军开辟新的通道。”

“什么?”江哲腿脚一软,眼睛一红。“不、你这是让我去送死,云铎,你不能这样害我!”

他只是灵桥巅峰,战力勉强达到校尉级,而那些王级凶兽个,可是掌握天赋神通,别说三头,就是一头都够呛,更何况,龙门界废墟深处,王级凶兽都是有数十头首领存在,他怎么能斗得过?

但这条命令,又绝对符合常理!因为校尉级,必须要有这个战力。云铎的命令表面上根本没有什么问题,这对其余三位校尉而言,都只是稍微有危险,并没有超过能力范围之外。

“害你?”云铎龇牙笑道。“江校尉何出此言,斩杀王级凶兽,可获得其精血,没准你就掌握了天赋神通,本官怎么能是害你?这是在关照你!”

云铎特地将关照两个字咬得很重,恰好回击了他之前的话,江哲脸色不由得脸色苍白。

“云铎,你这是让我去送死,你无权这样做!你放开禁制,我要向都尉禀报,我要向”江哲咆哮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惊愕的发现,云铎果真撤去了禁制,自己的令牌突然又能用了。

然而还没等江哲联系,又一个发现,让他心如死灰。

“你、你……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江哲喃喃自语,双目无神,就在刚刚,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校尉,而是被降到了统领,而且一撸到底,直接成了最普通的统领。

“哼!你镇守重地,却不思进取,尸位其上。吃拿卡要、撺掇同僚厮杀。”

“你虽然做得很隐秘,不过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本官接管此地,沟通神庙,这十日来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

“本官的确无权剥夺你的校尉之职,可将军却有,念你镇守此地多年,只贬为统领已是仁至义尽。”

“怎么,你还要向都尉求助么,是联系百里都尉,还是你那位新靠山李乘风?”云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猜,百里都尉一定不会理会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

江哲双脚发软,连身体都有些站不稳。

他直属百里都尉,却暗中为李乘风办事,还惹了这么大祸出来,本身又不受百里都尉看重。

事情已成定局,他明白自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统领,可以说云铎想要弄死他,只是分分钟的事。

“江统领,现在你必须无条件服从本官的调遣,执行命令吧。”云铎冷冷的盯着他。

扑通!

“大、大人,下官知罪、下官知罪……”江哲此时认清了局势,立马就噗通一声跪下,不断求饶。

申鸿干脆别过头去,不想再看这个软骨头,仿佛以此为耻。

其余两人更加一声不吭。

从来只有站着死的校尉,没有跪着生的校尉!

江哲若是敢拼一把,就此出去,执行那危险的杀妖任务,未必没有生机,重归校尉之位,若如此,他们倒还要高看一分。

可现在居然跪下求饶,简直是颜面尽失,没有一点骨气。

这种人,是怎么当上校尉的?

沈追看着江哲跪地求饶,心中也是感慨不已。

这江哲安定了太多年,又久握权柄,早已失去了往日坚定的信念,武道意志早已泯灭,更别提强者之心。

今天这事,只是诱因罢了,没有此事,平日里小动作不断的江哲迟早也要毁在他自己手里。

云铎丝毫不为所动,挥手一出,校尉令笼罩在江哲头上。

“执行命令吧,本官亲自监督你。”

江哲瘫软在地,但眼神却如同毒蛇一般,盯着云铎和沈追,眼眸中满是怨毒之色。

在云铎的压迫下,江哲不得不站起来,往外面走去。

云铎跟在他身后,不慌不忙。

眼看着两人出了玄明殿,殿内的气氛才稍微轻松一些。

三名校尉对视一眼,对沈追的地位又高看了一分。

将江哲一撸到底,并且执行这斩杀王级凶兽的任务,虽然是封号都尉和云铎早就决定好了的。但这个决定,却是因为眼前这位年轻的统领。

沈追的战力都被宗派联盟确认为校尉级,有资格和他们平起平坐,甚至在不远的将来,还要比他们更强。此刻都是不约而同的表达了自己善意,和沈追交流着。

“沈兄弟,你此番闹出的动静可是不小。”申鸿哈哈一笑道。“你可知道,宗派联盟那边,在围剿你失败之后,付出了多么惨痛的代价!十天不准进盘龙道和云龙桥,而且还战死了数十位灵桥巅峰,赔偿更是天价。”

“如今,你沈追的名字,不止在武安军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青州军和冀州军那边,都传了过去。”

“惭愧,还得多谢诸位大人及时援手。”沈追拱手道。“敢问大人,柳正明和蓝宇两位统领,如今可还在龙门界?这两位兄弟对在下有救命之恩,沈追想当面答谢一番。”

一名皮肤黝黑的校尉笑道:“蓝宇在这血魔战场待的期限已到,在那次大战之后就已经回了青州军,柳正明倒是还在,我看看……巧了,他正好回到这龙门界,我这就唤他过来。”

“有劳。”沈追拱了拱手,他没权限联系到另一位金吾统领,唯有这些校尉才有资格。

地方不大,柳正明又是灵桥境巅峰,自然很快就赶到了玄明殿。

一身戎装的柳正明踏入玄明殿,有些疑惑的看着三位校尉:“大人,您找我?属下也正好有一事要禀报大人。”

“不是我找你。”申鸿笑道。“是沈追想当面谢你。”

沈追?柳正明抬头一看,笑道:“沈兄弟,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容我先禀报完正事,再和沈兄弟你叙旧。”

“无妨,柳兄请。”沈追拱了拱手。

柳正明扭头看向三位校尉道:“在下刚刚闯关归来,在闯过十三关时,发生了一件怪事。”

“哦?什么怪事?”

“属下闯关完成之后,那黑雾虚影有声音提醒属下得到了一枚血源晶魄,但是……它没给属下东西!”柳正明有些郁闷的说着。

“一开始属下还以为是听错了,可紧接着又闯过第十四关,奖励是一枚血源晶,但同样还是没有东西出现。”

“咳咳……”听到这里,沈追忍不住咳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