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四十六章:连闯十关!全文阅读

第四十六章:连闯十关!

“你是不是也想说,你其实是我武安军的人?”沈追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我……”紫袍道人微微一楞,他刚才,的确是想过这一方法。

“并非如此,小道乃是飞天门崔北。”紫袍道人语速飞快的说着。

“飞天门?”沈追脑海中搜索着这飞天门的消息。

飞天门,不过是一个三流小宗派,人数也不多,一直托庇于大宗派麾下,连名神通境都没有。

“我无意与大人为敌,只是上面有令,强压着我等进来,大人可自行去夺那紫龙旗,小道绝对不敢阻挠大人闯关。”

一边说着,这崔北还从怀中拿出一枚储物戒来:“大人,这是小道的一点心意,还望大人高抬贵手。”

嗖~那储物戒远远的飞过来,躲避着紫龙旗,迅速来到沈追的面前。

沈追微微一楞,堂堂飞天门的长老,没有一点气节的吗?

他却是不知道,能修炼到灵桥境,出来行走江湖的,又有几个是只管打杀的愣头青?

明知不敌还硬上,恐怕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嗯?这飞天门的长老,也够果断,这枚储物戒内的东西,价值都快接近三十亿了。”沈追抓住那枚储物戒,稍微一查看就统计出来这些东西的价值。

沈追冷笑一声,盯着那崔北。“堂堂飞天门长老,才这点买命钱?”

“拿出点让本官动心的东西,否则你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崔北脸色一变,“大人,这些东西已是在下能给出的极限。”

沈追冷哼道:“你觉得本官会信吗?崔北,宝物没了可以再挣,命没了,可就真的没了。”

“你比之飞雀道人,赤羽道人又如何?如今他们二人,都已经成了本官的刀下亡魂。”

“我给你十息时间考虑,交出你身上的所有宝物,我可以饶你不死!”

轰隆~

沈追身后,十大洞天浮现,五行风雷,星辰日月,种种异象,一股庞大的压迫出现,将沈追衬托的有如神祗。

十大洞天,千万中无一,对上那些非极境者,有着天然的压迫力,这种压迫乃是源自灵魂,让沈追先天就占有优势。

天道是公平的,沈追付出常人十倍百倍的努力,又险死还生的熬过了心火九锻,所以才造就了如今的强大。

崔北在这股威压下,都感觉到心中一阵颤抖,完全兴不起和沈追交手的念头。

“好,如今既然栽在大人手里,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崔北咬牙道。

“我愿意交出身上所有的东西,不过大人得确保我能够活着出去。”

沈追冷冷道:“你没有资格讨价还价,要么死,要么交出所有东西。”

“大人可先夺旗,待到最后一面旗时,大人与我同时出手,我交出储物戒,大人将旗子送到高台上。”崔北沉声道。

“如果大人连这点诚意都没有,在下即便是自爆天地灵桥,也要拼死拖住大人完不成挑战,所有的东西,大人一分也得不到。”

沈追看了这崔北一眼,点了点头。

如今已经是第十道关卡,夺旗的难度也增加了很多,而且这飞天门有一门防御困敌的绝招,若是这崔北铁了心要纠缠,拖延时间,搞不好还真的会得逞。

“好,本官答应你。”沈追道。

崔北心中一喜,拱手道:“大人,请。”

“嗖嗖~”

沈追跳入这广场上方,迅速去捕捉一道道的紫龙旗。

广场上方,出现一道道幻影,顿时整个空间,都是沈追的影子。

如今这第十关,他需要夺下三百道的紫龙旗,难度越来越大,对灵识的压迫,也越来越强。

嗖嗖~一道道紫龙旗被沈追抓住,尔后丢到高台上。

不到片刻,沈追就夺下百面旗子。

崔北的眼神中充满震惊。“越到后面,这紫龙旗对灵识的压迫便越强大,这沈追的灵识到底有多强?他的速度居然没有丝毫的变慢。”

崔北惊讶,沈追却反而觉得有些不满意。

眼前的速度,并不算太快,只是身法圆满,施展起来,看上去就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要是论直线飞行,追击速度,沈追估计自己也就勉强达到灵桥高阶的层次,这还是要动用洞天之力增幅的情况下。

“看来此行回去,要弄一门加速的秘技了。”沈追心中暗道。

流云步,还是在后天境界之时所学,如今可御空飞行,且又攀升至灵桥境,再用这流云步,就有些不足了。

一直以来的战斗,沈追都是坐等别人来攻击他,没经历过追击的战斗,所以忽略了飞行身法。现在对付的敌人越来越强大,险境也越来越复杂,这一弱项便被他感觉到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沈追夺下的旗子,就达到了两百九十八面,只剩下最后两面旗子。

而离这闯关空间的时间要求,还剩下一小半。

沈追停了下来,崔北的心头一惊。

他详装镇定道:“大人为何停了下来。”

沈追淡淡道:“把你所有的储物戒和宝物都拿出来,放到一起。”

“大人是想毁约?”崔北喉咙中发出一道野兽般的怒吼。“说好的最后一面旗子时同时出手,难道你要言而无信!”

“哼,本官当然要看到东西,倘若最后时机,你跑了怎么办。速速切断这储物戒与你的心神联系,你若敢动手脚,必死无疑!”

崔北深深的看了沈追一眼,他的确有这个念头,毕竟谁舍得将辛苦积攒的宝物就这么拱手让人?

“这沈追心思缜密,看来今天只能破财免灾了。”崔北心中无比不甘。

他原本想乘着最后一面紫龙旗压迫时动手,但现在却是没了这个心思。

“好。”崔北身前浮现三枚储物戒,用灵力包裹着。

“开始吧。”沈追看了一眼,很快将第三百面旗子握在手中,与此同时,灵力控制着旗子往高台飞去。

崔北也甩了甩衣袖,将三枚储物戒,缓缓的飞向沈追。

“崔北,你不要给本官耍小心思,快一点!”沈追喝道。

他最后一面紫龙旗都快进入高台,而那三枚储物戒,却仍旧离他很远。

双方商议的地方,是沈追将紫龙旗放入高台时,储物戒的位置,也要刚好超过两人距离之间的中心点。

“大人,放吧!”崔北一咬牙,又将储物戒往前推了一推。

嗖~最后一面旗子落入高台,与此同时三枚储物戒,也达到了指定位置。

“嗡~”一股力量在乌云中酝酿。

崔北即将被传送出去!

“唰唰~”崔北道人见最后一面旗子被沈追放入进去,顿时身形一动,与此同时,储物戒以极快的速度倒飞而回。

而沈追,却早他一步,更快的动了起来,几乎在空中刷出一道幻影。

“你休想抢我的东西!”崔北道人身上的紫袍鼓胀,面色狰狞。

“滋滋~”沈追却比他更快一步,一座镇狱囚笼直接将那三枚储物戒笼罩在其中。

“不!!”崔北道人绝望的吼声在这空间内响起,眼睁睁的看着那黑色囚笼,将自己的毕生身家吸走。

下一刻,他的身形消失在秘境空间中。

镇狱囚笼将三枚储物戒带回,沈追看着眼前这古朴的储物戒,微微一笑。

“饶你一命就不错了,还想什么都不付出?”

放过这崔北道人,本就是沈追的本意。

十道关卡,前面八关,所有人都死了,将尸体传送了出去。

如果再把这崔北道人杀了,只剩下郝立海一人出去,那郝立海就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

郝立海要是这十人中最强的,也就罢了,可他不是。

其他九个比你强些的都死了,就剩你一个弱者出来?

恐怕就会有人怀疑郝立海的身份,这是沈追不愿意看到的。

“看看你这储物戒内,到底有些什么好东西。”

………………

云龙桥外,峡谷旁。

此刻的云龙桥外的广阔废墟,都已经被碾成了碎石。

一道道沟壑,深坑、大洞出现在这一片土地上。

狂暴的天地灵气在这片空间涌动,血光冲天,显然是刚才经历过一场大战。

对面,申鸿江哲等四名校尉,此刻也是狼狈不堪,气息不稳。

这边五位神通境,也好不到哪里去,由于不敢过度使用力量,在对付有神像分身的四大校尉时,束手束脚,两边打了个旗鼓相当,各自丢下几具尸体,就又重新回到了对峙状态。

不过两边发号施令的人,脸色都不好看。

四大校尉是因为久攻不下,而五位神通境,则是因为,派进去的灵桥境巅峰,已经接连死了五位。

只剩下尸体被传送出来!

“已经死了五个了,飞雀、赤羽都死了!废物,一群废物!”为首的光头老者,脸色无比难看。

“一阳子,注意你的言辞!”另一名神通境语气不善。飞雀道人,是他门下的弟子,骂飞雀道人,岂不是就是在骂他?

“难道我说错了?”一阳子冷冷道。“那沈追进入秘境空间时,已是受了重伤,油尽灯枯,这种情况下,都没能诛杀他。那沈追只是灵桥初阶!”

“哼,那狗贼定然耍了阴谋诡计,飞雀不小心上了他的当,朝廷鹰犬一向狡猾,这事不能全怪他们。”

一阳子正待再说话,只见的云龙桥上,云雾翻滚,接连出来数具尸体。

“快看,是万法魔宗的护法!天,他也死了!”

“还有,苦山宗的欢明长老,这、这是他的脑袋?”

“这、这这……”

一名名宗派界弟子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不到半个时辰,接连又浮现三具尸体出来。

“嗖~”

等了片刻,云雾中又是一阵翻滚,不过这时出来的却不是尸体,而是活生生的人。

正是郝立海。

此刻他披头散发,脸色苍白,浑身气息萎靡不堪,边飞还吐血,朝着身后大吼道:

“狗贼沈追,暗箭伤人,无耻之尤!我纯阳派与你誓不两立!”

一阳子迅速飞了过去,将郝立海接下。

“明轩,这是怎么回事!”

郝立海顿时捂着胸口道:“师祖,那沈追手段阴险,徒孙、徒孙着了他的道,给师祖丢脸了。”

“明轩,到底发生了什么,说清楚!为什么这么多人死了,就你一个人活着出来!”一名老者喝问道。

“够了,没看到他身受重伤吗?”一阳子喝道。“还能是怎么回事,我纯阳派弟子比那些废物强,当然就能活下来!”

“你!”那名神通境老者冷哼道:“此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孰强孰弱,诸位心中都有数。一阳子,你莫要将责任都推到我们头上来,我怀疑你的人有问题!”

“荒唐!”一阳子怒道。“你的人不中用,难道我的人就非得死?”

“坏了。”郝立海心中一惊,他没想到,沈追竟然将前面的人都杀光了。

郝立海见状,连忙道:“我有师祖赐下的万妖盾,这才逃过一劫。”

玄霄派的东玄长老见状,目光中有着一丝悲哀。

宗派联盟虽然说将九幽山脉中的大小宗派都联合了起来,可是完全不如周朝军队那般团结,这一战斗失利,立马就互相推诿,不想担责。

上面的大人物尚且如此,下面的就更不用想了。

刚才这场战斗,周朝的军队,明明人数更少,战力也略有不如,但却斗了个旗鼓相当,这就是明证。

“嗡~”就在此时,云雾中又有一人冲了出来,正是飞天门的崔北。

唰唰~

众人顿时将目光集中到了崔北身上。

心中正对沈追暗恨不已的崔北,顿时一惊。

听着周围的议论,这才发现,前面的九关中,只有他一人是完好无损的出来了。

脑海中飞快的计算应对之策,崔北缓缓的飞了过来。

那名神通境老者,也即是烈火门的掌门顿时神情一冷:“崔北,你又是如何从那沈追手底下逃脱的?”

众人顿时将目光投降崔北。

崔北心中一紧,不过很快镇定了下来:“那沈追已经完全恢复实力,他真正的战力,至少是校尉级。

我敌不过他,宝物尽出,配合门中法阵,只能固守,无法阻止他。”

崔北很坦然,既然前面那么多高手都死了,自己没挡住,也很正常,不能怪到他头上来。

“嘶~”众人听闻,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沈追,竟然灵桥初阶,就有校尉级战力?”

“极境洞天,太可怕了。”

“重伤之下,居然都能连闯十关!”

“十关已过,阻止不了他了,此人以后必成我宗派界的大敌。”

“……”

五位神通境,都脸色难看,派了这么多高手进去,竟然都没能斩杀沈追,反而让他杀了这么多位天才。

“快看!”有人突然喊道。“悬赏榜上,沈追的名次又上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