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四十一章:小子,配合吐点血!全文阅读

第四十一章:小子,配合吐点血!

“沈追?”云铎连忙看去,尔后点了点头。“不错,他是我白云峰的第九位统领,同时也是金吾统领。”

“哈哈,果然是你麾下的统领,云铎,你可知道,你这麾下的统领沈追,已经上了宗派联盟的灵桥悬赏榜?”

“沈追?上灵桥悬赏榜?”云铎微微一楞。“他突破灵桥境了?”

“不错!”公孙阳笑道。“不但突破了灵桥境,而且他是极境先天成就的灵桥境,一入灵桥,就开辟了十大洞天!”

“什么!”云铎这下是真的吃惊了。

极境先天,何其难得?武安军中数百年来,那么多人成为先天境,成为极境先天的,不过那么几个!

而开辟十大洞天的,更是只有武安侯赵兴一人做到过!

余者,至多也就是开辟九洞天!

有道是七魄好定,三魂难寻。

尤其是天地人三魂中的天魂,更是虚无缥缈。

而突破灵桥境,只有那么一次机会,能够清晰的感应到三魂七魄,并且以此开辟洞天,进行温养。

之后再想开辟,难如登天,几乎不可能。

“你这个校尉,倒是比我知道得还少。”公孙阳看着云铎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轻笑着摇了摇头。

“沈追上了灵桥悬赏榜……”云铎突然反应过来。“多少位?”

“四十九!”

云铎顿时大惊:“血魔战场,汇聚各方精英,将军给我看沈追的战斗,难道他情况不妙?”

“无妨。”公孙阳摆了摆手道。“我已经下令,将遗迹秘境内的云龙桥,圈定为征召战场,凡是武安军所属,只要不是军衔高过沈追,都得听他命令,同时,四大镇守的校尉,也已经听令前往,帮助沈追应付难关。”

“多谢将军!”云铎感激的拱了拱手。在权限上,他的确没都尉高。

而且这血魔战场,远在千里之外,他鞭长莫及。

“将军怎么会关注到他?”云铎有些疑惑,别说都尉,像他种封号校尉,也不会闲着没事干,去关注一位统领在外面的历练冒险。

更别说,这公孙将军,还并非他的直属上司。

“哈哈,这也是机缘巧合。”公孙阳笑道。“我在青州有一位故交,他的后人正好和沈追同处一地,名为蓝宇。”

“我这位故交当年救过我性命,他的后人我自然会多关注。”公孙阳感慨道。

“没成想,正好就看到有人传回你那统领沈追的战斗画面。”

云铎点了点头,顿时恍然。

“云铎。”公孙阳话音一转,微笑道:“我欲收沈追为徒,你觉得如何?”

“收沈追为徒?”云铎微微一惊。

这位大人物,居然看上了沈追?

公孙阳,乃是实打实的神通境大能,封号都尉。

神通九阶,一步一登天,而这位公孙将军,至少有神通五阶的实力!

别看那李乘风也即将成为封号都尉,可那是军功积累,又有梁王府在背后推波助澜。

论真正实力,若不成神通境,一百个李乘风,公孙阳也只需挥手即可灭之。

“将军能看上沈追,是他的福气。”云铎轻笑道。“不过这需要问一问他的意见。”

“只要你同意把他调到我麾下,那便行了。”公孙阳轻笑道。“当然,我不会亏待你,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云铎正待说话,就在这时,上空的云雾世界再度炸开,一名浑身冒着金光,穿着紫色冠服的老者踏空而来。

“老公孙,你那人情顶个屁用,空口白牙,就想从我吕元纬麾下挖人?”

云铎连忙弯腰行礼:“大人。”

吕元纬朝云铎摆了摆手,朝着公孙阳道:“此事想都别想,云铎,跟我走。”

“大人,我们去哪?”云铎问道。

吕元纬捋了捋黑色胡须道:“当然是去救沈追,有宗派界的神通境不安分,想破坏规矩,我武安军岂能让他们如愿?”

“早干嘛去了。”公孙阳冷哼了一声。“老夫早已将云龙桥圈定为征召战场,放心,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吕元纬看了一眼公孙阳,撇嘴道:“老公孙,你去不去,你不是想收徒吗?这可是个好机会!”

“去,当然要去。”公孙阳道。“我们这把老骨头,不就是为了解决这种事么?”

“哈哈,好!”吕元纬大笑道。“别说我不通情达理,只要你能砍翻三个神通境五阶,我便压着沈追给你行拜师礼!”

“废话少说,快走!”

………………

白云峰,沈追的统领府内。

此刻,紫萱正在统领府内来回的走着。

她感觉心神不宁,但却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紫萱眉头紧皱。“难道是沈追出问题了?”

突然,一道讯息传来,画面上正是沈追苦战巴蛇的场景。

“不好!”紫萱的小脸上,顿时紧张起来。“他、他要出事了……”

唰~紫萱手中浮现一枚令牌,这令牌上有龙形雕刻,赫然是一枚四龙令!

紫萱连忙飞上天空,朝着天涯道赶去,想要使用这九幽令,必须得出城才行。

“嗡~”突然,一道无形结界,将紫萱拦下。

紫萱的身形倒飞回去,重新落在了地上。

“兴伯伯,你拦我作甚!”紫萱揉了揉额头,不满的朝着天上大喊。

“丫头,你想去哪?”有一道声音自这统领府上空回荡,但在统领府中修炼的其余人,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我出去逛逛……”

上空没有声音传来。

等了片刻,紫萱苦着脸道:“兴伯伯,我错了。你放萱儿出去好不好、萱儿真的有要紧事出去……”

“不准出去。”声音淡淡道。“我已经派人过去了,你放心,他不会有事。”

“真的,兴伯伯你可不许骗我,骗人是小狗!”

“……”

………………

血魔战场,云龙桥,峡谷旁边。

“噗~”沈追一刀划过一名灵桥中阶武者的头颅,但与此同时,同时有三柄刀光剑气攻击,砍在他的护心镜上。

“咻咻~”无数冰凌闪烁着寒光,如同毒刺一般,击打在他的盔甲上。

“糟糕!”沈追身形情不自禁的后退,撞到一块巨石上,周围的巨石都碎裂四飞,尔后这些石块混杂着泥土,又形成一道道土锥,猛地刺向沈追的腰胯。

“噗~”沈追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再度被击飞。而这时,一柄长枪杀至,将周围挥舞得密不透风,形成了一座空气风墙。

“蓝大哥,多谢。”沈追嘴角溢血,脸色有些苍白。

即便是金身宝体,也经不起接连数次战斗的消耗,更别提,现在光是攻击他的灵桥巅峰,就有七八位,灵桥初阶至中阶的,都有十来人。

这些宗派弟子,打着趁你病要你命的注意,疯狂的攻击沈追。

集中攻击沈追,一旦他死了,没了庇护的目标,眼下朝廷的人数不占优势,就更加没理由再死战。

打到现在,沈追感觉到自己的金骨都要散架,气血丹田,都接近干涸。

哪怕有一刻钟的休息时间都还好,可是对方人太多,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尤其是那九元魔宗的人,在知道自己就是抢走血源晶魄的人之后,总是躲在背后抽冷子偷袭,让沈追暗恨不已。

“四大镇守的校尉,怎么还没到?”柳正明此刻也围拢了过来,有些焦急。

打到现在,都有神通境强者的气息出现,虽然有七彩神光禁制,限制了神通境的攻击威能。

可神通境毕竟是神通境,如果舍得受点小伤,完全可以扛过去。

此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全力出手,但是再这么拖下去,肯定会出事。

“不能再等了!”蓝宇突然道。“如今只有一个办法,才能救沈追。”

“蓝兄快说。”柳正明连忙道,他乃是武安军的人,上头又和云铎交好,给他下了命令,他远比这位蓝宇要更加在乎沈追的生死。

“正明兄,你我二人,护着沈兄弟进入那云龙桥!”蓝宇顿了顿手中的长枪。“云龙桥内,禁制森严,前面数关,只能容纳两人进去,而且自第十关之后,就会被挪移到单独的闯关空间。”

“以沈兄弟的实力,只要稍微得以喘息,恢复了实力,单独对付一人,不是问题,一旦过了第十关之后,则必然可以安然无恙。”

“对啊!”柳正明顿时眼睛一亮。“我怎么没想到。”

“不过也有风险。”蓝宇冷静道。“这云龙桥内,每一关都不可小觑,沈兄弟,过了第十关,以你现在的状态,恐怕有生命危险。”

柳正明也不说话了,的确,云龙桥有些特殊,而且沈追又只是灵桥初阶,不一定躲进云龙桥秘境中,就是安全的。

“我选择进入云龙桥!”沈追毫不犹豫道。

固守此地,已经不可取,随时都有性命之危,而进入这云龙桥,则有一线生机,只有喘息机会,他就能很快恢复,状态并不是问题。

“好,我们送你过去。”蓝宇和柳正明对视一眼,开始暗中联系高手,朝着沈追围拢,尔后缓缓朝着云龙桥那边移动。

他们的异动,很快就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拦住他们,那沈追想要躲进云龙桥!”

“快,别让他进去!”

“杀了他!”

幽城道人猛的从一处地下冒出来,一柄长剑如同毒蛇,闪电般刺向沈追。

这幽城道人,乃是灵桥巅峰武者,极为擅长偷袭,沈追身上的伤口,多半都是由他引起的。

此刻见这幽城道人又出现,沈追对他已经恨到了极点。

“九元魔宗!将来我一定会将你们连根拔起,夷为平地!”沈追满脸通红,心中暗暗发誓。

“叮~”蓝宇的长枪与这长剑相接,把对方弹开。

幽城道人诡异的一笑,很快又沉入地底。

他虽然没伤到沈追,不过目的却达成了。

有他这么突然一阻,身后的包围圈,又重新缩小,更多的人围了过来。

“杀!”柳正明和蓝宇再度护着沈追往前冲。

“正明兄,你护着他进去,我来阻挡后面的人!”蓝宇突然一喝。

自他手中的长枪,突然一分为十,十分为百,眨眼间,周围竟然形成了一个密密麻麻的长枪空间,将所有人笼罩了进去。

“走!”柳正明和沈追,根本看也不看后面,迅速往前冲。

此刻离那峡谷上方的云龙桥,只不过千米距离!

唰唰~有两道身影陡然出现。

沈追心头一窒,这赫然是两名神通境!

这两名老者,身上的气息截然不同,一人仙风道骨,正气凛然,一人魔气滔天,有幽风环绕,如同鬼哭狼嚎。

“把沈追放开,绕你不死!”那名魔门神通境道人,阴鸷的笑着。

“休想!”柳正明怒喝一声,长剑猛然挥出。

那魔门神通境强者,正要动手,旁边的老者,却是悄然飘荡到他前面。

“老夫来会会你!”

那魔门神通境顿时停下,有人代劳,他当然是乐得袖手旁观。

“叮!”那老者一双肉掌对敌,天空中突然出现一只纯白色的大手掌,将柳正明一把弹开。

“嘭~”柳正明被弹开,倒飞出去。不过他的眼神微动,神色有些异常。

而此时,那老者将柳正明弹开之后,移形换位,落到了沈追的身后。

“哈哈,武安军的天才,不过如此,就让老夫送你一程!”

“小子,记住了,杀你的是玄霄派摇光一脉的八长老!”

沈追心中一动,玄霄派?

就在这时,一道神识传音,没入他的脑海。

“小子,配合一点,待会吐点血,别让老夫难堪。”

“……”

沈追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就只见那老者陡然挥了挥手,这一次有两道手掌出现。

纯白色的灵气手掌,猛然挥出,一把将沈追包裹住,猛地拍飞,直勾勾的朝着那云龙桥峡谷飞去。

那名魔门神通境,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猛然出手。

但他一动,另一道手掌,却陡然转变方向,砸向他。

魔门神通境身形受阻,顿时喝道:“东玄,你在干什么!”

不料东玄比他更加愤怒:“混账!老夫马上就要杀了这小子!你为何要来阻拦我?”

“无痕老儿!你没看到,那小子连内脏都吐出来了吗!你万法魔宗难道要帮这小子不成!”

“噗~”沈追适时的吐了一口血,表示自己真的受伤很重,沈追故意将血液吐得很猛,在天空中狂飙十来丈,然后倒飞进了云武峡谷中。

同时,还有一道声音传遍战场。

“沈追多谢万法魔宗相救,无痕长老,速速杀了他们,武安军来日必有厚报!”

东玄顿时大叫:“好你个无痕老儿,你万法魔宗果然与武安军有染!老夫跟你势不两立!”

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