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十一章:破妄立功!全文阅读

第十一章:破妄立功!

“统领排位战?”人群之中,不少人脸色都是一变。

所谓统领排位战,和夺庐战有异曲同工之妙。

挑战者的头衔必须比被挑战者的头衔低,一旦成功,则双方的军衔互换。

比如最低等的统领,向封号统领挑战,赢,则对败者的封号归挑战者,一应权限、资源待遇,也相应提高。

如果李乘风麾下的统领,赢了沈追,则护军统领的名头,就要落到对方头上,这是连天心殿都认可的挑战!

统领排位战,与夺庐战一样,则生死不论!

唯一的区别是,统领之间的正式挑战,一年只有一次挑战与被挑战的机会。

“来者不善啊……”有人议论着。

“没想到白云峰和祁连山关系这么差,不过这李乘风也欺人太甚了……”

祁连山在今天发起挑战,无异于登门打脸,欲要让白云峰的颜面尽失。

且李乘风必然有很大的把握,才会舍得以独角黑蛟为赌注,逼迫白云峰。

“阴险小人。”云风瞪眼怒视李乘风。

若是沈追成统领已久,还可有次数用完的托词来拒绝。

但这时才刚刚举办统领宴,要是这样说,别人只怕就要说沈追有名无实,连带之前的战绩,也要被泼污水。与此同时,外人就觉得白云峰是怕了祁连山,不敢应战。

李乘风这是要让沈追下不来台,存心给白云峰难堪!

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祁连山来的统领,全是灵桥境,且巅峰境就有两位,灵桥高阶都有四位,没有一个是在先天境的。

“应当会拒绝……祁连山来的可全是灵桥境的统领。”

“不好说,沈追可是能斩杀灵桥中阶的血神教长老。”

“沈追是天才,难道祁连山的统领,就是庸碌之辈了?”

“他成护军统领,几乎是统领里最高阶的封号,祁连山来的统领里面,几乎大半都符合挑战的条件,这次算是把他架在火堆上烤了……”

众人都盯着云铎和沈追,看两人如何回应。

云铎冷冷的看着李乘风,正欲回绝。

他不是那种有勇无谋的莽汉,还不至于被李乘风三言两语就激将成功。

再者,保住沈追这种天资极高的天才,远比一时的名声重要!

只要给时间让沈追成长,这些耻辱迟早会还回去!

但沈追却先开口了:“不知是祁连山的哪一位统领要挑战我?”

云铎眉头一皱,白云峰众人心中一惊,看沈追的意向,好像是要接这场挑战!

沈追却暗暗传音:“校尉,对方连人都没派出来,我们就拒绝,恐怕于白云峰名声不利。”

“属下的战绩是斩杀过灵桥中阶,那李乘风怕我不应战,派出的人必然不会超过灵桥中阶!”

“你可知武安军中的灵桥中阶,不比那些方外宗派之人?”

武安军背靠大周朝廷,资源功法,灵兵利器都是要超出宗派一截,完全不可等同视之。

“属下知道。”沈追再度传音。

面对沈追的发问,李乘风没有开口,但他身后却有一个气质阴柔的青年走了出来。

“祁连山先锋统领岑远,请护军统领赐教!”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就聚集到这位走出来的先锋统领身上,此人身高七尺,身材欣长,眉心中间有一道淡黄色的月牙印记,乃是灵桥中阶。

“先锋统领岑远,居然是他!”

“传闻岑远跟随李乘风多年,实力强劲,就是灵桥高阶都死在他手上过!”

“先锋统领比护军统领低一阶,如此倒也符合规矩。”

“放屁,明显就是故意为难沈统领。”

“李乘风欺人太甚!”

众人议论纷纷,都觉得沈追不会接下挑战,毕竟沈追是刚成统领,而对方则是浸淫灵桥中阶多年,战力不似表面那般简单。

“果然如此!”见对方真的派出来一位灵桥中阶,沈追心中冷笑。这李乘风为了逼他应战,简直是机关算尽。

一来,以独角黑蛟作赌,煽动人心。

二来,又选出一位灵桥中阶统领,不高不低,正好是沈追曾经打出的战绩极限。

低了没把握,高了自己不会应战,外人也会说祁连山恃强凌弱,而灵桥中阶,不高不低,却有很大把握让自己轻敌。

“好!”沈追踏前一步,朝着云铎拱手道:“启禀校尉,既然祁连山以黑蛟为贺,要送我一份大礼,沈追岂能不接?请校尉准许沈追出战!”

“沈追,不要冲动!”云风顿时低喝道。

“李乘风,你有本事就让岑远来挑战老子!”云武踏上前。

赫连烈、陈晨,等人纷纷出列,怒目而视。

祁连山那边也不甘示弱,有数位统领爆发气息,席卷而来。

“大胆,竟敢直呼都尉之名!”

“无胆鼠辈,要接就接,怕了便直说!”

“怕输就让沈追退回去!”

两边都是军中实力顶尖的势力,谁也不把谁放在眼里。

双方剑拔弩张,争锋相对,气氛一时变得紧张起来。

云铎挥了挥手:“你们退下。”

李乘风也轻轻偏头,示意属下禁声。

云铎淡淡的看了李乘风一眼,尔后道:“既然如此,沈追,那本校尉便准你出战。”

“竟然答应了。”众人一片哗然。

随着李乘风与云铎升空而起,在空中布置禁制结界,周围围观的人顿时沸腾起来。

统领之战,难得一见,更何况,还涉及到白云峰和祁连山这两方大势力的争斗,这件事迅速就传开来。

许多人纷纷拿出身份令牌,呼朋唤友。

“先锋统领岑远,挑战护军统领沈追,白云峰望山亭处统领府,速来!”

“沈追是先天巅峰境,他的对手岑远,是灵桥中阶。”

“岑远?你是说祁连山的岑远?我马上到!”

“统领排位战,有意思,李乘风归来居然闹出这么大动静?看看去!”

“以独角黑蛟为赌,一头凶兽作赌注?”

“……”

万峰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能够御空飞行的,在听到消息后都立刻往这边赶来,赶不来的,便让好友开启术法倒印战斗场景,以防错过这场热闹。

李乘风本就是风云人物,即将加封封号都尉,白云峰云铎,实力也不遑多让,背后更是站着一位蓝凌侯。

这番争夺,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注意,赶往白云峰的人,很快就从数千,变成了上万,而且还在不断扩大。

天空上,云铎与李乘风、以及诸多校尉,联手在天空布置出了一个数千米的结界。

在结界布置完毕的瞬间,沈追便接到了身份令牌中的挑战消息。

“同意。”沈追冷冷一笑,盯着对面的岑远。

“嗡~”自天空中,浮现出一团淡紫色云雾,云彩上有一道威严高大,身着紫冠蟒袍的虚影,正是武安侯的模样!

在场的所有人都鞠躬行礼,尔后武安侯虚影上各有一道光芒没入沈追和岑远身上,两人顿时明了统领排位战的挑战规则。

这意味着,双方的挑战,由天心殿确认,在武安侯的见证下发生,无论生死胜负,都是被允许的!

“沈追,不可大意,那岑远虽然练气真人,但近战同样不容小觑。”云武提醒着。

“查到了岑远的资料,这人擅长土、火两道,修炼的功法是《息壤真灵》,有人看到过他斩杀灵桥高阶的那一战,他有一招绝学,可以瞬间形成碎石领域,形成阵法,能够隐藏身形。”陈晨传音,尔后将关于这岑远的消息传给了沈追。

“沈兄弟,小心。”林泽也叮嘱着。

面对着众人传音,微微感动,这些人都是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不过陈晨却是白费心思了,因为沈追有更好的方法!

眼神微微一凝,他看向那岑远的头顶,那上面赫然浮现着十五万善功数值!

“哼,李乘风嚣张跋扈,连带属下都杀戮成性,这人身上的罪孽都达到了斩杀线!”沈追心中冷笑。

来到武安军之后,罚恶系统与周朝天规律法的区别就显现出来。

按周朝律法,武安军人,杀戮方外人士,一律不算罪孽,因为彼此阵营立场不同,除非是在境外违法了武安军中的规矩。

而罚恶系统则不同,比如说有方外宗派从未造过杀孽,击杀这种人,不但不会有善功,反而会被扣除善功!

“破妄之眼,现!”

一道道场景信息、包括那岑远一次次的对战都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沈追的灵识迅速过滤掉那些无用的信息,琢磨着这岑远的实力。

片刻后,沈追便对岑远有了一个详尽的了解。

“沈追,那岑远的境界虽然高于你,但心火顶多六锻,勉强成的是中等先天,且他左肋有八处穴道晦暗不定,肯定是曾经受过伤,才迟迟没有踏入灵桥高阶。”这是紫萱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的?”沈追心中微微吃惊,事实上他知道的是十二处,但紫萱能看出来八处,简直匪夷所思。

“这个你就别管了。”紫萱在远处凝神观看着。“你可别死了,我还等着你传授给我第二句秘诀。”

“咳咳……”沈追为之语塞。

“父亲,沈追有没有希望赢岑远?”夜羽问道。

“难说,化身之战只能估摸出大概实力,不过沈追毕竟修炼时间太短了……”夜天明摇了摇头。“如果是林泽,那岑远就没有半点机会。”

“可惜……”夜羽微微有些惋惜,显然他不认为沈追能打过岑远,毕竟双方修为差得太多了。

…………

天空上,结界内,待到武安侯的虚影消散,也意味着挑战正式开始。

“唰~”挑战一开始,那岑远便率先一步动了,只见他身后燃起一片火海,迅速朝着周围延伸、包围。

“卑鄙,竟然还率先抢攻!”有人大骂。

沈追不慌不乱,任由对方的火焰蔓延到自己身后,直到对方的火海即将合围之时,这才出手。

“唰~”他的手中出现一柄二品初阶的宝刀,尔后朝着身后挥出。

“呼~呼~”落雪刀法第一式斩苍,无数道灵气雪花飘零,伴随着刀气瞬间覆盖在火海的某一处。

“嗤嗤~”大片火海仿佛遇到了冰水,迅速熄灭,空出一大块区域来。

而且似乎被破坏了法术的关键之处,使得那火海迟迟都难以合围。

“这、怎么会?”岑远心中一惊。

因为沈追攻击的地方,正是自己这火海道法的破绽之处!

“我这一招,破绽弱点不是在开始也不是之后,火海暗含天方阵位,唯有运行到乾位之时才会出现破绽,寻常人根本看不出来,而且转瞬即逝……难道被他看出来了不成?”

“不,一定是巧合!”岑远收敛了心神,很快恢复镇定。

金木水火土风雷,五行两属,千变万化,先贤传道,传承者悟性不同,又会造成种种偏差,最终呈现出来的威力、方式也大相径庭,他不相信沈追能够一眼看破他的招数,能做到这种地步的,那至少得是校尉级的人物才行。

“变!”一招不成,岑远丝毫不乱,自那火海之中陡然升起一座座高墙,高墙往上无限延长,往下无限厚,正是息壤真灵中的一招绝学,且被他以火行之力结合,变成了最契合他自己的道法。

“咕~隆~”土墙如同一座座严丝合缝的桥梁,迅速蔓延围拢,一旦成型,便可将沈追彻底困住,相当于把他拖进了岑远最擅长的领域作战。

火海道法,和息壤真灵绝学,乃是相辅相成,坚硬无比,就是灵桥高阶,也需要时间才能突破,虽然之前被沈追破掉火海,少了些许威力,但岑远还是很自信,沈追很难突破。

“唰唰唰~”又是三道刀光闪过,落雪刀法第二式,凝雪!

自沈追晋升到先天巅峰后,这一式威力与以往截然不同,连续三刀劈在一处衍生的土桥上,瞬间出现一个大洞。

“咻~”沈追飞快的脱离土球空间的围拢。

“什么?”岑远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沈追竟然连破他两记道法,而且每一次,时机都卡得无比之准,此次都选中了他道法的薄弱之处,就仿佛自己早就事先知道一般!

“有古怪!”岑远心中警铃大作,一击不成便立马改换手段,欲要再攻。

“你也吃我一招吧!”沈追怒喝一声,周围雷光大作,成百上千条绞索从体内出现,瞬间朝着岑远笼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