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四十六章:再相逢全文阅读

第四十六章:再相逢

天寒地冻,时近黄昏,第二区内的灯火次第亮起,将满天的云霾衬托得格外沉重。转眼间时间已经过去了九天。

在这九天里,也果然如那位先天巅峰的老者所言,没有人再来打扰沈追。

“滋滋~”房间内不断有电光闪现,将沈追的面容衬托的昏暗不定。

一座通体有雷电组成的牢笼在房间内不断收缩,时而迅速扩大,时而迅速缩小。

片刻后,电光消失,房间中一片黑暗,沈追的眼眸却是闪过一丝精光。

“这雷霆决第三重,雷霆囚笼,终于是练成了。”

这九天里,沈追大半的时间都花在钻研雷霆决上面,剩下的时间则揣摩刀法和修炼《赤阳九龙图》。

上次在五鬼门,沈追积累了八十几万的善功,也以飞快的速度见底。

不过效果很不错,沈追不但很快掌控了第三重‘囚笼’的施展,而且绞索的数量也激增到了192条!

看了一眼系统界面。

沈追:先天初阶

功法:《赤阳九龙图》

身法:流云步(圆满)

刀法:《落雪刀法》(第二式)

道法:《雷霆决》(第三重)

善功:123423

兑换列表:明悟时间(100善功一秒,可赠予)

开悟时间(1000善功一秒,可赠予)

“又只剩下十来万善功了,真快啊。”沈追无奈。

十来万善功,看上去很多,可换算成开悟时间,也就几分钟而已。

主要是这雷霆决第三重,太难了!

如果没这系统的开悟时间,沈追估计自己现在恐怕都还停留在第一重。

越到后面,这善功消耗就越是恐怖,唯有开悟时间,才能帮沈追。

当然,也是这雷霆决太过逆天,第三重连到极致,都可让先天初阶,困住灵桥境!

换做是刀法,沈追都无需使用开悟时间,仅仅是用明悟时间来领悟刀法就够了。

“差不多一个月了,也不知道,白云峰还要将我的征召任务延后多久。”

到现在,沈追反而有些期待自己早些被征召上战场。

就在这时,沈追突然感应到,在自己旁边的院落,突然传来两道气息波动。

“嘭!”一道沉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随后沈追就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声惨叫。

“声音离我不远,难道冲我来的?”沈追皱了皱眉,白云峰不是说不会有人来找自己麻烦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沈追推开房门查看。

“咻~”一道身影突然从旁边飞了过来,随后狠狠的砸地面上,身体震碎了数道石板,碎石乱飞,将地面都犁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噗~”这青衫身影蓬头垢面,吐出一口鲜血。“别打了,别打了,我认输!”

一个翩翩少年越过篱墙,飘然落在了石板上。

“赶紧去把房子收拾干净,下次若再敢鬼鬼祟祟,直接废了你。”

“是、是是!”这位修为在灵感境中期的练气真人,此刻连纠缠到一起的头发都顾不上理一理,直接飞奔着离开。

沈追望着来人,不由得目瞪口呆。

“你、你怎么来第二区了。”他望着子轩。

“怎么,就允许你能突破,本公子就不能晋级先天?”子轩嘴角浮笑,似乎很满意沈追这幅惊讶的表情。

“能、当然能。”沈追愣了愣,他惊讶的是,子轩这时的气息,竟然是比他都要强上几分。

这才过去几天?这子轩就直接是先天中阶了,什么时候先天境这么好突破了!

“刚才那人是怎么回事?”

“哼,被人以五感神移大法偷窥了这么多天,你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

“偷窥我?”沈追愣了愣。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修炼的时候他不敢偷窥,可只要你停止修炼,你的日常习惯,便可被这人摸了清楚明白。”

子轩冷笑道:“你想想看,有人连你什么时候睡觉、吃饭喝水,喜欢吃什么、每隔多久练一次功,有些什么癖好……都掌握得清楚明白,这样的信息积累得多了,即便不知道你修炼的是何种法门,但在那些精于刺杀之道的敌人手中,就是一份行刺的绝佳情报!”

“还说自己是干捕快出身的呢,这种低级错误也会犯。”子轩毫不留情的打击沈追。

听完,沈追惊出了一身冷汗。

的确是有些大意了,他以为有了白云峰保证,自己便可安然无恙,所以确实有所放松警惕。

但此刻子轩一提醒,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

在苦卒营内不能动自己,难道将来就不会动自己?

虽然他对这什么五感神移大法不清楚,也的确没有感觉到被偷窥,但自己当初完全可以借立威之势,将周遭的几位先天境赶离身边。

“多谢!”沈追深深的弯腰作揖。

沈追这么客套,子轩反而有些不自在,他从怀中掏出一个木雕,扔了过来。

“你可不要多想,我并不是专程来找你,只是来还你这函数教的宝物……”

沈追轻轻一笑,也不点破,随手将木雕收进储物戒。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这东西还在你手里。”

“这么说这东西果然是你自己雕刻出来的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

“你肯定在胡说,有没有函数教我不知道,但和这木雕肯定无关对不对?”

“……”

正当沈追无言时,那位被子轩逼着去搞大扫除的练气真人出现了。

“两、两位公子,房间已经打扫干净,小人也是奉命行事,还请公自勿怪。”练气真人颤颤巍巍的说着。

刚才与子轩交手,他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甚至连跑的勇气都没有。

“是刘河吩咐你来的?”沈追问道。

男子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念你罪孽不深,就饶你这一次,把储物戒留下,滚吧。”沈追也懒得动手对付这么一个软骨头。

“是、是。”男子咬了咬牙,顿时苦着脸摘下了手上的戒指,拱手转身离开。

沈追将储物戒丢给子轩,子轩连看都不看,就又重新丢给了沈追。

“这么一点钱财,本公子还看不上眼,这五感神移大法算是一门颇为精妙的小技巧,你可以练练看。”

子轩潇洒的挥了挥手,便飞进了隔壁的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