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 第一百二十五章:阁下这样有意思吗?全文阅读

第一百二十五章:阁下这样有意思吗?

“你们看,师姐一上场那家伙紧张了”

“嗯嗯,不愧是牧师姐”周围人互相打气道。

“爹爹对方是在忌惮师姐吗”穆雪晴有些紧张的问着自己的父亲,此时经历第一场的失利,并且还死了人之后,穆雪晴终于不再那么张狂了,心中反升起一丝丝紧张。

毕竟第一个上的刘子枫师兄可不是弱者,作为打头阵的人,虽然比不上长那几个长老亲传弟子,但在一众师兄中绝对也算翘楚般的存在了,可他居然被对方一招就秒杀了,而且关键是自己一伙人都没看清楚刘子枫师兄是怎么输的

见女儿紧张穆云空微微笑着解释道“自然是忌惮你师姐,那家伙之前用了某种秘术加强了爆发力,你刘师兄实战经验少,没有第一时间运内力于剑身,导致剑毁人亡,全因大意所致,而你师姐不同,她内力远高于子枫,已练出内家罡气,对方那种投机取巧的力量遇到真正的高手,一击不成,气血衰退之际便会被瞬间反杀,所以她才会如此紧张”

“原来如此”一旁的云老闻言点了点头“还是亲家公见多识广呀,老头我刚才可是被吓得不轻呀”

穆云空微微一笑,而听了这话的穆雪晴也稍稍松了口气,心中暗道那样便好。

但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有股不安的情绪一直挥之不去

一定要控制好、一定要控制好

擂台上王狗蛋心中默念不断默念这句话,念了十几次后,终于深吸一口气,带着无比忐忑的心里,朝着方软绵绵的抛出一块石子“我丢”

来了

牧云姬眼中精光一闪,抬手一剑精准的指向那石块,内力运转之下,手中长剑都发出嗡嗡剑鸣,真气滋滋作响

结果那石块还未靠近剑身,就被外放的内气震得粉碎

牧云姬眉头一皱,冷冷的望着对方“你什么意思”

王狗蛋长舒一口气,喃喃道哦,看样子这样丢不死人

牧云姬听到这话后神色一冷,猛地施展流云步上前,手中长剑化为一道寒芒朝着对方斩去

但下一秒却发现对方竟凭空消失,牧云姬眼中精光一闪,暗道又是这种身法

随即也不慌乱,瞬间罡气布满全身,浑身肌肉蹦到极点,五感也调到了极致,只要对方动手,触碰到自己罡气的一瞬间,她就能瞬间反应过来

这便是他们这些内家高手面对速度远高与自己的人时常用的战法。

望着这一幕的穆云空暗暗点头,心道牧丫头应变老辣,即便换自己,也大抵只能做到如此了。

随即又望向了已经闪到擂台另外一个角落的王狗蛋身上暗自冷笑“果然是个鼠辈,有这种身法却不敢近身搏斗,第一时间便是拉开距离,显然这身法是用秘术达到的,这家伙根本没有一流高手的实力”

“我再丢”王狗蛋隔着老远,稍稍加强了力道。

牧云姬眉头一皱,再次用剑隔开,心中郁闷道这家伙干什么呀

随即抬手两道剑气斩去。

王狗蛋极为轻巧的躲过两道剑气,随即又是一颗石子丢来。

牧云姬气道“你有病是吧”

但当她再次抬手一剑弹开石子的时候却感觉手臂一麻,手中长剑差点被弹飞了出去,心中顿时一紧,暗叫大意。

由于之前两次之后她第三次格挡时并没有用罡气了,这时才反应过来,暗道原来如此

对方这是虚虚实实的手段想要耗光自己内力

牧云姬顿时一阵冷笑,果然是个鼠辈,但你这轻功秘法肯定也是要耗费精血的吧那咱们就看看谁耗得过谁

想到此她打定主意,施展流云步再次近身,这一次她不再是简单的斩击,而是施展了她师门流云剑法的第十七式云生无相

流云剑法以缥缈、无定而得名,剑法轻灵精妙,这一招云生无相是剑招中极难掌握的一招,讲究无相无形,跳出传统剑招规格,角度刁钻至极,偏偏又衔接的行云流水,一般在门派里都只有一些上了年岁的老剑师才能掌握。

不得不说牧云姬剑道天赋极佳,看得台下穆长老都一阵眼热,暗叹掌门门下还真是人才济济,反观自己这边,低喘弟子将将就就,女儿资质也是平平,倘若她能有对方一般资质,他也万不会让女儿下嫁给一个世家门派。

凭借一招云生无相,牧云姬利用剑气将对方左右位置完全封死,在她看来,对方要么向后跳出台外,要么就正面破解,想要左右在突闪出去,是万不可能的。

但她却不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她看来完全被封死的空间,在王狗蛋看来处处都是破绽,只要王狗蛋愿意,他甚至可以花式来回躲避这作为完全封死空间的剑气。

但她没这么做,此时的她不退反进,突然蹿前,对面牧云姬还以为对方要左右闪躲,却没想到对方会切她中路,一惊之下,赶紧回剑防守,心中暗道这家伙是要破釜沉舟了吗

“嗯大概了解了”王狗蛋轻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大概能承受的力度”

说着手捏一块石子,面对面的对着对方那回守的剑身轻轻一弹。

牧云姬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道从剑身传来,剑上的罡气瞬间破碎,她没有丝毫犹豫,赶紧顺着对方这石子的力道向后退去,一连退出十几米后,这才猛地向后弯腰,勉强利用卸力之法将那石子方位改变,弹向上空

“哦”王狗蛋,暗道“看样子还差那么一点点呐”

牧云姬单膝跪地,左手勉强撑住了自己的身体,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对方,此时她握剑的右手不断颤抖,虎口炸裂,鲜血不渗出,显然连握稳都非常困难。

“差不多了吧还要打下去吗”王狗蛋走近之后皱眉望着想要挣扎站起的对方。

牧云姬抬头艰难的望着对方,她从小到大,同辈之中,她这是第一次输给看起来年纪差不多的女人手中。

哪怕是前年和昆仑演武的时候,面对第一大派昆仑这一代最强的女弟子司徒雪,她也没落下风,如今却输给了这么一个长相平凡,还穿着俗气以纯套装的o逼女孩

而且还输得这么难看

如果不算之前戏耍般投的那两次石子的话,与自己真正交手的,就刚才那一招吧

一招呀

牧云姬苦笑。

“喂你没事吧”王狗蛋有些紧张的问道,生怕对方就这样笑着笑着然后就死了,那自己等会说不定真会被队友活刮了。

“你这招叫什么名字”

面对提问王狗蛋一愣,这特么随便扔一下还得要有名字的吗

但看着对方那期盼的眼神,王狗蛋心中一软,轻咳一声道“般若万象佛手”

“咳什么鬼名字撒个谎都不会”牧云姬苦笑一声,幽幽道“不会就是普通投振吧”

知道你还问王狗蛋白眼一翻,但看着对方那神情,最终勉强道“算认真投振吧”

“是吗”牧云姬缓缓起身,双手勉强抱拳,屈伸一躬“云山派牧云姬,谢阁下手下留情,敢问阁下真名”

“王狗啧王小佳”

王小佳吗真是一个和她衣服一样淳朴的名字呢

“我记住了”牧云姬再次躬身行了一礼“今日之败,云姬心中谨记,定回山苦练,下次再来讨教,在那之前,还请阁下好好活着,万不可有丝毫损伤”

“哦”王狗蛋愣愣道。

牧云姬再拜一礼之后,这才缓缓从擂台上走下。

直到此时,周围人才反应过来,顿时一片哗然

“牧师姐败了怎么回事刚才不还大占上风的吗”

“难道那女的又用了什么卑鄙手段”

“可刚才牧师姐的样子看起来不像呀”

众云山弟子顿时沉默,他们心里也知道,如果牧师姐是败在卑鄙手段之下,刚才绝不会是那翻做派

王狗蛋成功战胜云山派掌门亲传弟子,奖励积分五百

系统顿时提示道。

呀这么快就回本了王狗蛋顿时心中一振,意气风发大手一挥道“还有谁”

众云山弟子闻言面面相觑,这掌门亲传弟子都败了,谁上能赢

此时台下同为亲传弟子的洛冰云微微意动,正准备上台,却见那刚下台的牧云姬对着他微微摇头。

洛冰云见状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压制了自身的冲动,他实力本就在牧师姐实力之下,既然牧师姐都输了,他又凭什么能赢人家能手下留情一次,难道还能次次手下留情

想到此他最终将刚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爹这”穆雪晴也是一脸阴沉,穆师姐都败了,这年轻一代弟子中,大师兄陆行风不出,这里已经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了。

可恶那刘家那废青什么情况从哪里找来这么厉害的角色来撑场面王小佳自己听都没听说过

“阁下这样有意思吗”一旁的穆空云突然幽幽开口道。

“诶”台下王狗蛋一愣,小心翼翼道这是在跟我说话吗

“阁下还要装傻吗”穆空云冷笑道“明明已经跨入地仙之境了,却还要伪装成一个小辈来打擂台,你们这些邪修还真是什么不要脸的事都做得出来”

王狗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