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密战无痕 > 第176章:吴文凯之死全文阅读

第176章:吴文凯之死

福民医院静安寺分院,发热病房内。

“怎么样,烧退了吗?”下班后,陈淼驱车过来,看望在医院的沅秋,韩老四和宋云萍都在。

特意让医院给安排了一间病房,好照顾,也不会影响到其他病人的休息。

“输液,打退烧针,还有物理降温,到现在为止,烧退下来一些,体温没有那么高了。”宋云萍回答道,“今晚可能是最危险的,如果药一停,她体温再升高的话,那可能就……”

“既往病史都跟大夫说了吗?”

“说了,大夫说病人堕胎,本应多卧床休息,却劳累奔波,体质孱弱,引起了感染,所以,又耽搁了治疗时间,所以让我们要有心理准备。”宋云萍叹息一声,沅秋的遭遇够可怜了,想不到会有这样一劫。

“巫森那个王八蛋,小秋要是不跟他走,好好的在医院养着,就不会有事……”韩老四眼圈红红的骂道。

是呀。

其实,沅秋没必要跟巫森离开的,她这一走,反而让他们更容易抓到巫森,而她自己现在也是命悬一线了。

也许,她没想过自己当初的义无反顾的选择会害了巫森,也会害了她自己,所以,她才一心想要求死,想要跟巫森死在一起。

也许,她早就没有求生的欲.望了。

这才是最致命的。

一个人不想活,别人怎么也没办法,想死的人,她有千万种方法可以让自己去死,就比如现在这样,躺在病床上,有呼吸,却没有思想。

当然,巫森是肯定不想让沅秋死的,现在这个结果,也不是他能预料到的,可以说,天意弄人。

“老四,今晚你就留在医院陪她吧。”陈淼能理解韩老四的心情,轻轻的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

“三哥,我真不想看到小秋这样,为了这么一个混蛋,小秋在最需要他的时候……”韩老四哭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小秋对韩老四而言,很可能已经不完全是爱情,而还有一份亲情在里面了。

“云萍,你辛苦一下,有什么事情,随时联系我。”

“是,三哥。”宋云萍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背叛了军统,在76号这个尔虞我诈的地方,她只有找到一个靠山,抱紧一只大.腿,才能在这残酷的环境中生存下去。

她能抱的,就只有眼前这位了。

善钟路四季理发店。

陈淼头戴一顶黑色的礼帽,身穿一身褐色的风衣,他并没有进去,而是走进了理发店对面的唱片店。

“先生,您想买什么唱片,我们这里什么唱片都有?”

“有梅兰芳先生的《霸王别姬》吗?”

“有,有,您是想买哪一个版本的?”唱片店的老板非常热情的问道,“我这里有百代唱片公司和大中华唱片公司灌录的,两个版本各有不同,您要哪一个?”

“我能听一下吗?”陈淼也喜欢京剧,但他的欣赏水平还行,要是开口唱的话,那只能算是业余水准,最多也就是个票友。

而梁雪琴则最为崇拜梅兰芳先生,先生在上海兰心大剧院的演出,她只要有时间,那是每场必到的。

“这张不错,我就要这张了。”陈淼听了之后,选了一张百代公司出的唱片。

“先生,您可真是行家,这张唱片,我可是打算留着当做镇店之宝的,没想到还是让您给挑走了。”

“是吗,老板这是心疼了,不舍的卖了?”陈淼呵呵一笑。

“不是,要是寻常人,我可能根本不会拿出这张唱片,但先生您懂行,自古就是知音难觅,这张唱片到了您手里,必然会倍加呵护和保存,我还有什么不舍得呢。”老板连连摆手。

“老板真会说话,以后还有这样的好货,记得给我留着,我还会再来的。”陈淼付了钱,将唱片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布袋里。

“您慢走。”

老板殷勤的将陈淼送出了店门。

看到郑嘉元手里拎着一把黑伞,迈着急匆匆的步子,迎面而来,陈淼直接迎了上去,假装不小心撞了他一下。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

“是我,前面波兰领事馆边上有个伯爵酒吧,我在那儿等你。”陈淼以极为快速的语气,在郑嘉元耳边说道。

郑嘉元反应也很快,啐骂一声:“走路看着点儿,真是的。”

……

总是在一个地方见面,不安全,为了自身的安全,也为了郑嘉元的安全,他觉得有必要换一个地方。

酒吧就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地方,光线比较暗,只要找一个相对阴暗的角落,基本上可以保证谈话不会被任何人听见。

而且酒吧人流复杂,即便出事儿也容易脱身,因为洋人比较多,不管是76号的特务还是日本特高课的便衣,多不敢随便乱来。

陈淼过去常年混在租界的洋人圈子里,酒吧这样的场合,不说经常去,但绝对是不陌生的,而且他会英语和法语,甚至还能听懂一些简单的俄语。

这是一家白俄开的酒吧,因为,这里居然还有伏特加卖,一般酒吧以卖白兰地,威士忌以及琴酒(烈酒一种,主要是用来制作鸡尾酒)为主,饮料有汽水,香槟等等,欧式的酒吧基本上都差不多。

租界内的酒吧大多数以欧式为主,而日式酒吧则集中在四川北路的虹口区,以卖日本清酒为主。

中国人不是酒吧的主要顾客,但随着风气的开放,有钱的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越来越接受这种西方的消费酒文化,所以,酒吧在租界越开越多,成为一种时尚。

这年头,流行的是爵士乐,不管是在百乐门这样的大型歌舞厅,还是在这么一个小酒馆,最受年轻人欢迎的就是爵士乐,爵士乐活泼而欢快,最适合作为舞曲了,而且舞厅和酒吧年轻人最多。

年轻人最有活力,最爱热闹,爵士乐刚好迎合了这一点。

酒吧受限于财力和空间,请不起专业的乐队,只能请一两个乐手过来驻场,这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了。

有本事的乐手在上海滩是很吃香的,各大舞厅是争相邀请的。

陈淼进入伯爵酒吧,酒吧中央表演小舞台上,一名身着背心儿,扎着蝴蝶结的老年萨克斯手正在吹奏一首舒缓的《致爱丽丝》。

这本是一首钢琴曲,但用萨克斯演绎之下,也是别有一番味道的,就是这位萨克斯手的表演有些走心了。

要了一杯白兰地,陈淼跟侍者交代了一声,他在等一个朋友,一会儿人来了,请侍者带他过去。

“一杯香槟,谢谢。”郑嘉元来的很快,几乎是随后就到了,在侍者的引领之下,来到陈淼做的卡座坐了下来。

“为什么来这里,这里声音嘈杂,说话太不方便了?”郑嘉元有些不喜欢酒吧的环境。

“咱们不能总是在同一个地方见面,那样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的。”陈淼道,“酒吧的环境虽然嘈杂,可只要有形迹可疑的人出现,也是一目了然。”

“我急着见你,还是因为巫森的事情。”郑嘉元压低了声音,“戴老板命令,无比予以营救。”

“这事儿,只怕是做不到。”陈淼摇头道,“我不是让你通知他撤离的吗,为什么不走?”

“我是通知他了,可是跟他在一起的那个女的生病了,他若是一走,那个女的没人照顾,绝活不下来。”郑嘉元道。

“愚蠢,他既然当初已经离开了,就不应该回去再找人家,还自以为是的把人从医院带走,结果呢,他自己跑不掉,还连累了别人?”说起这个来,陈淼就怒火三丈。

“你也比他好不了多少,若是梁小姐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会如何选择?”郑嘉元白了陈淼一眼。

“至少我会把后果考虑清楚了,才会去做,而不像他,脑袋一热,前应后果都没想明白,就把人带走了。”陈淼质问道,“就因为他割舍不下的个人情感,你知道这会害死多少人?”

“再怎么说,巫森杀了纪云清这个汉奸卖国者,他是有功于党国,有功于军统的,是功臣,难道,我们就这样见死不救吗?”郑嘉元反问道。

“怎么救,人关押在76号总部拘留所,陈明初负责这个案子,一旦查证巫森是刺杀纪云清的真凶,76号是不会放过他的。”陈淼黑着一张脸道,“76号要杀人立威,杀一儆百,除非你们杀进76号,劫狱。”

郑嘉元哆嗦了一下。

劫狱,别开玩笑了,就凭军统上海区现在的力量,这根本就是不现实的,陈宫澍也不会同意,戴老板更不会同意。

这还是给对方送人头,送功劳,还会让租界的当局对他们产生不满,甚至反感,那就得不偿失了。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现在是,无论巫森认不认罪,他都是死路一条,至于怎么死,那我就不知道了。”陈淼道。

“戴老板那边,我该如何交代?”

“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无关,我尽力了,有些事情,我真是没办法。”陈淼道,“对了,那个吴文凯掌握多少机密?”

“他是巫森这个独立行动小组的机要员和交通员。”郑嘉元道。

“这个小组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吗?”

“还有一个人,代号:queen。”

“女王?”陈淼讶然,什么人取这么一个代号,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这是个女人吗?”

“应该是,她具体身份我也不清楚。”

“吴文凯和巫森呢,他们清楚吗?”

“不知道,戴老板的电文中没说,我也不好多问。”郑嘉元苦笑一声。

“这样也好,不管这个queen是谁,只要有个第三者存在,那吴文凯口供中的漏洞算是补齐了。”陈淼点了点头。

“你是说,把取走电台和密码本算到queen的头上?”

“不然,你以为呢?”

……

炽热的灯光下,吴文凯满身伤痕,眼球突起,嘴唇干裂的都出血了,陈明初可没有陈淼这么仁慈。

他上来就用了大刑伺候。

“水,水……”

“想要喝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谭文斌光着膀子,手持一条皮鞭,先浸在盐水里,后在辣椒水的桶里泡了一会儿,再抽打在吴文凯的身上。

“我知道的,我都已经说了,陈长官,你过去也是军统的,求求你,看在咱们曾经还算是同袍的份上,饶了我……”

陈明初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提起他过去的身份,这分明是在不断提醒他是军统叛徒。

“还有力气说话,我让你说话……”谭文斌是最了解陈明初的,当即手中的皮鞭再一次挥了下去。

几分钟过后,吴文凯身上的又多了十几条伤痕,衣服也都被打烂了,浑身上下就看不到一块好肉。

突然,吴文凯手脚抽搐起来,口眼歪斜,嘴角不停的往外吐白沫。

“怎么回事,快,把人放下来,叫大夫……”陈明初吓了一跳,这要是把人打死了,可就啥线索就没有了。

“陈科长,是癫痫发作,必须马上抢救,否则以他的伤势,恐怕是撑不过去的。”看守所的大夫过来,检查了一下,马上判断了病情。

“这家伙怎么会有癫痫?”

“科长,我也不知道呀,资料上没说……”

大夫很快就给吴文凯注射了一支药物,反正陈明初也不明白,但是,当大夫注射药物后,吴文凯的情况不但没有反转,反而加重了。

这下大夫也有些慌了,额头上直冒汗,他以为自己药用量不够,又注射了一支,但这一支下去后,吴文凯没过多久就彻底的没了呼吸。

“怎么回事儿?”谭文斌一把揪住那大夫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吓的那大夫面色苍白,手足无措,无语伦次。

“我,我不知道……”

“王八蛋,好好的人让你给治死了。”谭文斌暴怒,将那瘦弱的看守所大夫提起来,摔了出去。

谭文斌作势还要上去揍人,但是被陈明初跟拦了下来:“够了,事情没搞清楚之前,你就算打死他也没有用,还是先查明吴文凯的死因再说。”

“科长,这人都死了,查明死因有啥用?”

“你懂个屁!”陈明初狠狠的瞪了谭文斌一眼,“把人先控制起来,现场封锁,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擅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