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七十二章 山广林密(求推荐)全文阅读

第七十二章 山广林密(求推荐)

他抓起了绝美少女的手腕,将自己的手掌靠了过去。

积分值+60

那少女一听到齐云要让她赔命,当即不顾一切尖声大叫起来。

“不能,你不能杀我,我比一匹马有用…”

砰!

毫不怜香惜玉,一杖落在额头,千朵桃花开。

无头尸体直接扑倒在地。

不是齐云残忍,而是这个世界残忍。

他只能这么做。

就算放了对方,对方会放过他吗?

至于对方来历?他懒得问,知道的越多,心理负担越重。

他脸色淡定,捡起了蓝色瓶子,走向了那个下巴有痣的少女,将她的手腕也直接抓起,靠向了自己的手掌。

积分值+60.

“我没杀你的马,你不能杀我,我们无冤无仇!”

那下巴有痣的少女急忙尖叫道。

“你嘴太贱!”

齐云平淡道。

砰!

一杖落下,又是一条人命消失。

旁边的血手屠夫和他的两个徒弟直接看呆了,脸色煞白,瑟瑟发抖,露出恐惧之色。

“公子,咱们…咱们无冤无仇吧?”

血手屠夫颤声道。

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最不起眼,最被他们当成废物的车夫,居然是最大的高手。

他的心脏都在颤抖。

早知如此,他哪敢过来,肠子都悔青了。

“嘘!”

齐云做噤声状。

血手屠夫脸色发白,不敢再说话。

齐云走过去,挨个让他们伸出了手掌。

他们虽然茫然,但也不敢犹豫。

齐云将手掌一一靠了过去。

积分值+65

+45

+45

齐云心中再次忍不住吐槽一下。

这种方式什么时候能改变?

今后这样下去,肯定会影响他的形象。

齐云叹息一声,抓起了铁杖,向着血手屠夫脑门落了下去。

血手屠夫眼神惊骇,叫道:“公子不要…”

砰!

一声闷响,无头尸体扑倒在地。

他的两个徒弟脸色惊恐,急忙要跑。

但重伤之下,怎么可能逃得掉。

接连两道闷响发出,地上又多出了两具尸体。

齐云摸着下巴,露出思忖。

似乎…他刚才有些变态了。

这么对两个娇滴滴的美女真的好吗?

还不如带回去当给大哥当媳妇呢。

可这是两个蛇蝎女子,杀人不眨眼,带给大哥,怕是要把大哥害死?

吧唧、吧唧…

铁杖上传来异响,小水皇嗅到了血腥味,长长的身躯探了出来,一晃一晃的,黑乎乎的,像是一个小触角。

它瞬间窜了出去,开始吸血。

五具尸体接连被它吸干,很快,化为了五具干尸。

小东西露出陶醉之色,嗖的一下,再次爬到了铁杖上,蠕动下身躯,选了个舒服姿势,继续沉睡。

它的身躯已经由黑色彻底变成了红色。

红彤彤的樱桃一般。

齐云嘴角抽搐的看着它。

养着这玩意,真是养了个小祖宗。

难怪会被远古诸神诅咒。

话说超凡者和神醒者要吸人血气,远古诸神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小水皇吸收超凡者、神醒者的血,说明它对于远古诸神也是存在威胁的,所以才会被诅咒吧?

齐云蹲下身来,在几人的身上挨个搜了起来。

不过除了搜出一些银子和两张令牌,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

两张令牌是从这两个少女身上搜出来的。

淡金之色,薄薄一层,上面只有一个字。

【神】。

他看了一眼,直接捏碎丢掉。

这东西一看就知道是身份的象征。

齐云皱起眉头。

这些奇人出门都不喜欢带东西吗?

他从一个少女那里取出了一个丝帕,擦了擦铁杖上的鲜血,走向马车,将行李拿了,继续赶路。

马匹被杀了,现在只能徒步而行了。

不过也没什么,以他现在实力跑起来比马还要快。

齐云当即在黑暗中奔行了起来,如同一条血色虹光,划破黑夜。

夜深人静。

黑漆漆的林子没有一丝声音。

林子的四周,存在了不少小村庄,泥土垒铸,上面简单的覆盖了茅草。

接二连三的怪事发生,小村庄的村民早就跑光了。

暗淡的月光之下,方圆数十里陷入了绝对的死寂,连一丝鸟鸣,一丝虫叫都听不到。

此刻,一处偏僻的小村庄内,闪烁起了微微光亮。

一盏油灯静静的燃烧。

三道人影在这里低声议论。

“这片区域不对劲,一下出现了两个客栈,还出现了这么多怪事,我总感觉眼皮狂跳,恐怕这趟子要出问题。”

“根据师门典籍所载,神龛出世,必会有神之力外泄,哪怕得不到神龛,只吸收神之力,也能得到一笔不少好处,可这将近半个月过去了,外泄的神之力没看到分毫,诡异的事却接二连三发生,实在不同寻常。”

“那要不我们撤吧?”

有人提议。

剩下两人也都是一阵思索。

他们来了七八天了,怪异的事经历了不少。

若是就这样轻易退出,又多少有些不甘。

“再等几天如何?”

有人问道。

三人一阵皱眉。

最中间那人叹息道:“等几天就怕会出事,我这两天眉毛不断的跳…”

说到这里,他瞬间顿住,脸色煞白。

身边两人也是对视起来,露出一丝难掩惊骇。

谁在说话?

他们豁然回头。

咯嘣一声,左边那人的脖子直接扭转了一百八十度,眼神瞪圆,死不瞑目。

剩下两人脸色大骇,急忙向着外面冲去。

呼!

房间内的油灯瞬间熄了,陷入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轰隆!

低沉的闷响发出,一阵凄惨大叫传来,很快陷入寂静。

幽幽月光洒下,古村说不出的邪魅与安宁。

片刻后。

破损的房门打开,两道血色脚印从漆黑的房间内走了出来,一路延伸,向着远处行去,渐渐消失。

另一处村落。

一个屋顶之处,出现了一个人影,双眉紧皱,陷入思索。

他右手拄着一根黑色铁杖,左手抓着一根人参,不时地向嘴巴里塞去,吧唧吧唧啃得正香。

正是齐云。

小半个时辰之前,他便来到了这片区域。

不过问题来了,东郊林的区域太大了。

那些神醒者、超凡者、诡异是去了哪个方向?

周围山广林密,光是村子就存在了十几个。

他总不能一个一个摸过去吧。

况且神龛出世的地方,是这些村子中吗?

显然不大可能。

齐云感到一阵头疼。

兴致冲冲的赶过来了,结果一到地方,两眼一抹黑,什么也不了解。

这简直是最大的玩笑。

果然,羊毛不是那么好薅的。

早知如此,他就该打听清楚的,可就算想打听,他似乎也没途径能打听。

齐云拍了拍额头,准备往周围去游走看看。

但就在他刚刚跳下屋顶,忽然怀中传来一阵异动,嗤嗤作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闪烁。

他露出疑惑,从怀中摸出了一样东西。

是块紫色令牌。

当初从海沙帮那位养凶师的怀中搜出来的。

只不过这块令牌此刻居然在闪烁微光,一跳一跳的,像前世的信号接收器,一缕缕微光冒出,向着一个方向飘去。

齐云脸色狐疑,看着微光飘出的方向。

“难道那养凶师是出自某个神秘势力?周围有那个势力的成员?”

他眼神一闪,似乎想通了关键。

这东西明显是受到了什么影响。

或许有一位神秘势力的成员正在召集同伴?

犹豫片刻,将青铜面具戴在脸上,齐云直接窜了出去。

不管是什么玩意,先悄悄地跟过去看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