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六十八章 不良青年(求推荐)全文阅读

第六十八章 不良青年(求推荐)

“没想到一个区区神龛出世,居然引来了这么多的强者,他们这些大势力怎么一下对于神龛这么感兴趣?不是说有更重要的神棺出现踪迹了吗,他们怎么不去查那处神棺的踪迹?”

“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不过这处湖泊可不简单,下方似乎有幽冥之力,都小心点,不要坠湖了,一旦坠湖可能会发生不详。”

几人鬼鬼祟祟,准备行动。

就在这时。

一声吆喝声在身后忽然响起,在黑夜回荡。

“喂,你们几个干什么?大晚上鬼鬼祟祟,不知道夜里不能过湖吗?也不怕淹死你们!”

几道人影眉头一皱,回头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渔民服饰的不良青年,拄着一根鱼叉,站在后方的一块大石上看着他们。

普通人?

几人眼神一寒。

“小兄弟,怎么称呼?”

一人勉强微笑。

“什么怎么称呼?少来套近乎,不想死的快点滚,夜里过湖,小心船翻人死!”

那不良青年怒骂一句,转身离去。

“一个小小凡人敢咒我们,我去弄了他!”

一个年轻男子眼神一寒,取出一个稻草人,在它身后画了一个血色符号,被他直接丢了出去。

呼!

阴风吹过,稻草人消失不见。

几人的嘴角全都露出了丝丝冷笑,转过身来。

“好了,我们过河,都小心一些。”

为首的独眼老者说道。

其他人均是点头。

一群人踏上了湖边的一艘木船,向着淡蓝色雾霭笼罩的湖泊划了过去。

湖泊幽森,极为浩瀚,他们的船只划在这里,像是在通往地狱的道路。

除了船头处的一盏暗淡油灯幽幽闪烁,其他没有任何光线。

四周黯淡到了极点。

忽然,淡蓝雾霭中传来神秘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无意义的乱语,又像是神秘的古话,甚至还有指甲划破钢铁的声音,丝丝刺耳。

这些声音刚开始还没什么,但越来越乱,越来越人心神烦躁,到最后让众人脑海轰鸣,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有些不对,大家小心!”

独眼老者闷哼。

噗!

话语刚落,身边一人的脑袋毫无征兆的裂开,豆腐一样散落一地。

其他人脸色一变,刚好想起身,又接连传来闷响。

噗噗噗!

这次足足三人的脑袋直接裂开,无头尸体扑倒在船舱内。

那独眼老者的脸色也终于露出了惊骇。

但接下来他根本没反应过来,轰的一声,船只直接翻了。

幽幽雾霭,再次恢复了寂静。

二十里之外的一处山林中。

一群四人的人影鬼鬼祟祟的在林子中穿梭,走了很久,才终于看到一处客栈的踪影。

荒山野林中,按理说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客栈才对。

可眼前却偏偏有一个客栈。

白白的大灯笼挂在客栈的外面,四周的环境说不出的静谧。

客栈破损的连匾额都看不清了,只能依稀分辨出客栈两字,前面的两个字却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

仔细倾听,客栈内似乎也没有任何人影存在的痕迹。

不过出现在这里的四人,却同时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似乎越是如此,才越合理一样。

“我们进去。”

其中一人忽然说道。

他们迈步就要走向那处破旧怪异的客栈。

就在这时,有一人却忽然脸色一变,倒吸一口冷气,停了下来。

“怎么了?”

其他三人脚步一顿,疑惑回头。

“你们看,对面也有一间客栈?”

那人指着对面方向,吃惊的道。

距离他们百余米远,同样一间客栈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外面挂着白色大灯笼,外表破损一片,看不清名字,极为静谧。

剩下三人全都脸色一变。

“怎么会这样?”

“这…这难道不止一个?”

四人呆在两处客栈的最中间,一时不知该如何取舍。

到最后为首那人想了片刻,闷头向着前方走了过去,道:“一起进去看看,不对劲再出来。”他们闷头向着客栈内部走了过去。

十足的沉寂。

过去了盏茶左右。

轰!

忽然传来低沉的轰鸣,像是发生了什么大战,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惊骇大叫着,从客栈内往外逃去。

但是身后却像是有什么大手在抓着他一样,将他再次捞了回去。

吱呀!

两扇大门紧紧闭合,里面传来了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

清晨。

霞光万道。

静谧的林子再次恢复了生机,嘈杂的蝉音一遍遍的响起,还有无数的鸟雀在枝头欢悦。

湖泊在阳光的照耀下,泛动着一片片刺目的光芒。

一切都充满生机。

一个穿着破烂的不良青年从湖泊不远的一个茅屋走出,伸了个拦腰,道:“一晚上睡得真他娘的不安生,要是能掉下几只鸟烤烤那就好了。”

啪嗒、啪嗒、啪嗒…

话音刚落,一群飞过的岩雀从半空砸下,落在了他的身前。

前一刻还活的好好的,下一刻全都摔得的口角流血。

不良青年大为满意,取出鱼叉将这些岩雀全都穿了,拿到一边烧烤去了。

忽然,在他身后传来一阵笑声。

“小兄弟,你的这个船怎么卖?不如卖给我们一只怎么样,我们有急事,要过湖。”

不良青年眉头一皱,回头看去。

只见三位造型奇特之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看起来像是三兄弟,却都长的奇丑无比。

左边是个大驼背,手中拄着拐杖。

中间那位是个歪嘴。

右边那个则是一位斜眼,虽然是往左侧看,但是他两个瞳孔却一直在右侧聚焦,说不出的怪异。

不良青年大感新奇。

这世上还有如此奇丑之人。

“你们要买船?”

“不错,多少钱?”

说话的是那位大驼背。

“钱不是问题,关键我看这天色一会要下雨,你们不怕驶在湖中的时候翻船了?”

不良青年问道。

“不怕,出了任何问题,都不让小兄弟负责。”

大驼背笑道。

真是笑话,一个普通人能比他更懂得天相?

“那好,就…一百两吧。”

不良青年犹豫一下道。

大驼背直接丢了一个钱袋过来,里面刚好装了一百两银子。

不良青年捡起一看,心中大喜,道:“船就在那,你们随便用。”

三人笑了笑,走过去拎起了一个小船,向着湖边行去了。

本来一切正常,不过当他们驶到湖中间的时候,天色忽然变了。

哗啦!

暴风雨说来就来,瓢泼大雨淋漓而下,三人的小船像是成为了大海中的扁舟,船上的三人瞬间变成了落汤鸡,小船中也开始迅速积水。

三人的脸色登时变了。

“该死,真下雨了,来的时候我看过天相,晴空万里,一望无际,绝不可能下雨,这小子不会是什么神醒者吧?”

他们脸色惊慌,努力撑住小船。

湖泊之下存在诡异,就算是他们这样的人,掉下去了,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就在他们努力维持小船的时候,岸边的不良青年忽然朝他们大喊了起来。

“喂,都小心点,别翻船了!”

噗通!

他话音刚落,一个大浪打来,摇摆的小船瞬间侧翻。

“我嘈你奶奶。”

斜眼老者大骂。

轰!

湖泊再次回复寂静。

“妈的就说有雨,你们不信。”

不良青年嘀咕道。

奇异的是,湖中大雨漂泊,岸边却晴空万里。

鲜明对比,说不出的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