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五百四十八章 腹泻?(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五百四十八章 腹泻?(求订阅)

炼尸宗大雨漂泊,雷鸣电闪。

齐云一群人屹立在一处建筑物的前方,看着这已经连续下了三天的暴雨,每个人心头都出现了深深茫然。

突然之间天降暴雨,雷电轰鸣,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只知道当天晚上,自家公子离开不久,这炼尸宗便下起了暴雨、响起了闪电,本以为很快就会结束。

可没想到这暴雨足足下了三天之久。

期间雷电不停地轰向四周的建筑物,将偌大炼尸宗打的千疮百孔。

就好像这雷电有追踪能力!

无一、阴无邪、血手屠夫、天煞老祖、魔笑天王等人面面相觑。

齐云则是眼神眯起,神识覆盖而出,笼罩住了整个炼尸宗。

连续三天了。

那天晚上,他写下了三大咒魔的名字后,这片炼尸宗就被暴雨所笼罩,雷电轰鸣不停,期间他尝试追踪过那个咒魔,可惜对方的手段极高,发现他追出之后,几个闪烁,直接钻入地底,消失不见。

再然后,整个炼尸宗便出现了这一幕。

雷电不断乱轰,暴雨铺天盖地而下…

与此同时,空气中还有一阵阵恶臭不停传来…

不时地能看到大量浊黄之物从上游流下。

但这些浊黄之物的源头却很难找到。

随着大雨漂泊,之前笼罩在炼尸宗的浓郁阴气也渐渐散了。

如今三天过去,之前的磅礴阴气居然已经散的只剩下了薄薄一层。

这一点让无一、阴无邪他们也都大感稀奇。

难道这暴雨还有净化阴气的作用?

三天来,之前那些失踪在炼尸宗深处的其他门派之主,也陆陆续续的奔出了不少人,不过每一个都无比狼狈,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

不少人身上都鲜血淋漓,缺少了胳膊,或者缺少了大腿,还有的人肚子上明显有利刀割过的痕迹。

他们这些人聚拢过来,也都是一脸茫然的看着炼尸宗的大雨和雷电,闻着这恶臭异常的浊黄之物,每个人都深深迷茫。

他们之前被阴风席卷,倒飞进了炼尸宗深处,然后便遭遇了可怕的幻境影响,自己割掉自己的血肉吞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幻境一下便散开了,再然后,就是这奇异的漂泊大雨…

“又来了,之前的阴气波动又出现了,有什么东西隐藏在暗中!”

忽然,阴无邪吃惊的道。

他能敏锐感觉到远处一股晦涩的阴气波动,在极速逃窜,边逃边引来雷电去轰,同时,一路上浊黄之物四处飞溅,就好像有一个远古粪坑在喷涌一样…

不过喷着喷着,忽然那股晦涩的阴气波动再次消失…

阴无邪惊奇不已。

其他人虽然无法像他那样,能敏锐的感知到阴气波动,但却能清晰地看到那一路上不断飞溅的浊黄之物…

这像是在有人在排泄?

一路排泄一路逃?

同时,还引来雷电乱劈?

他们再次对视起来,每个人都感觉到大为稀奇。

“不会是之前的那个诡异吧?它怎么了?难道拉肚了?”

有人喃喃道。

三日下来,虽然有人选择了逃离,但也有人选择了和齐云他们站在一起,毕竟齐云他们人多势众,力量庞大。

可这三日下来,看到的情况,实在让他们大为意外。

那诡不仅不追杀他们,还消失了?

“有可能,绝对是之前的那个诡异,它遇到了诅咒?”

有人惊疑道。

其他人也豁然反应过来,各个不可思议。

“给诡异中了诅咒?这是什么人在出手?”

“诡异也能中诅咒?但凡诡异都是怨气的集合体,它们本身是没有生命的,或者说它们的生命就是一团负面情绪…所有的诅咒咒下去,也只是增加它们的力量而已,可现在…它中了诅咒?”

众人皆是不敢置信。

“不对,各位,你们觉得这诅咒是不是有些熟悉?又是腹泻,又是雷电,这…这不会是那个天庭的诅咒吧?”

忽然有人失声道。

其他人全都大吃一惊,瞬间反应过来。

“是了,是和天庭的诅咒一样!”

“天庭的人出现了?”

“他们在这里?”

众人惊声向着四周看去。

天庭,这两个字绝对已经成为了这片天地间最为震耳的两个字。

任何不经意的提起都会引发轰动!

难道真是他们来了?

“教主,你怎么看?”

三缺真人惊异的看向齐云。

他清晰记得那天晚上是齐云出去一圈后,这炼尸宗就变成了这样。

这位通天教主不会和天庭有关系吧?

齐云摇头道:“我也不知情!”

他的神识继续覆盖在这片区域,不去多说。

那个咒魔的气息一会显露,一会消失,状态极其不稳,每次显露都会劈来雷电乱劈,大鱼追着它淋下,同时,还有恶臭之物如喷泉一样往外乱喷。

不过自始至终齐云都没看到对方的身躯。

对方隐身能力极其强大!

到了现在,居然还能保持隐形。

炼尸宗深处,一片废墟地底。

一个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大肥肉,静静地躺在地底深处,已经分不清哪里是手臂,哪里是大腿,也看不见面孔和五官在哪,只能听到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同时,一片片浊黄之物从他的身后在往外面疯狂排泄…

它整个身躯似乎都瘫了一样,任由浊黄之物往外倾泄,弄得浑身上下全部都是。

而随着浊黄之物一同排泄的还有它体内的滚滚阴气和怨气。

这些阴气和怨气,都是它的生命本源,居然也跟着一同拉了出来,这让它一身高深的实力在飞速下跌。

这在它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它是诡异之躯,活了无数年,什么时候拉过肚子?别说没拉过肚子,就连正常排泄也从来没排泄过。

这些浊黄之物都是从哪来的?

它严重怀疑是自己的生命本源被转化成了浊黄之物,然后拉了出来…

这尊咒魔的双目中已经充满了浓浓惊恐。

它完全搞不懂自己的身躯了。

连续拉了三天,它已经彻底虚弱到不堪。

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它现在的身躯从无形变成了有形…

它本是一团怨气和诅咒所化,不死不灭,没有实体是它最大的优势,可现在不知怎么的,除了拉肚子,它的身躯也已经转化了,很大一部分从怨气的形态变成了一团实质的大肥肉…

这就意味着,从今以后,它有可能失去不死之躯。

咒魔的身躯微微颤栗,惊恐无比。

这才拉三天就变成了这样!

若是再继续拉下去,天知道还会出现什么诡异情况?

它会不会直接拉死?

咒魔头一次感觉到了浓浓恐惧。

一直以来,它都将恐惧当成了食物,在天地间疯狂制造恐惧,汲取营养,别人的恐惧是它最大的乐趣。

可现在它也感知到了恐惧。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妈的,我的身体到底怎么了?我真的从无形变成了有形?我要完了?是要死了吗?救命啊,这是谁在阴我!”

咒魔连连哀号。

哗啦啦!

外面暴雨不停,霹雳闪电交加。

这恐惧之魔哀嚎了一阵,强行支撑身躯,沿着地底迅速逃离。

它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了,它要找人救自己。

唯一能救它的就只有和它一起逃出的那两个朋友。

死亡之魔和残虐之魔。

恐惧之魔一边惊恐哀嚎,一边沿着地底飞快逃窜。

外面。

齐云神识一直笼罩炼尸宗,忽然觉察到暴雨有停下的趋势,同时到处乱轰的闪电,也似乎开始转移。

“走了?那尊咒魔离去了?”

他心头一闪,反应过来。

暴雨彻底停下,天色放晴。

偌大炼尸宗一片残破,建筑物崩塌,惨不忍睹。

身边的众人皆是惊异不已。

“停了,暴雨停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少人抬头看着天空和四周。

高空中阳光明媚,普照而下。

炼尸宗完全大变样了。

所有的阴气、尸气都像是消失了一样。

三缺真人摇摇头,道:“炼尸宗完了,范木老弟估计也已经遭遇了毒手!”

连续三天过去,整个炼尸宗没见一个人出来,怎么看都知道他们完了。

齐云眼神一闪,忽然开口道:“不,范木还没死!”

“没死?”

身边之人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一阵呼救声响起,一个浑身血糊的人影从一处地窖中爬了出来,开口惊叫道:“救命啊,各位同道,救命啊!”

那血糊的人影爬出之后,一路惊恐向这里奔来。

众皆大惊。

“是范木!”

“他果然没死!”

“范老弟,你到底遭遇了什么?”

骨先生迅速迎了过去,开口道。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这几日我脑海浑浑噩噩,陷入幻境,难以自拔,我炼尸宗怎么了?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范木脸色煞白,看向四周的废墟。

众人心中翻滚,纷纷迎了过来。

“范兄,你们炼尸宗被诡异盯上了,所有人都死绝了!”

有人叹息道:“若不是有一位神秘强者诅咒了那个诡异,恐怕连我们也会死绝!”

“不错,这西北是不能待了,这次藏尸山的事情一过,还是尽早离去!”

“不仅你们炼尸宗被灭,连我们也是损伤惨重!”

..,

他们的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伤势,脸色疲惫,叹息不已,本来他们每个人身边都带了十多个高手来的。

可惜这一路上不断死人,到了现在,活下来的只剩下了寥寥几人。

范木看着四周,心头一片苦涩。

“各位,节哀顺变,还是说一说藏尸山的事吧!”

忽然三缺真人开口叹道。

如今距离腊月三,还有不足两日时间。

若是一旦错过时间,很可能会引发诅咒。

众人心中一凛,接连点头。

“根据消息,藏尸山就在西北崂山一带,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往崂山去回合,说不定能看见其他人!”

有人提议。

“不错,接下来大家务必不要散开了,很难保证不会有什么其他的诡异出现,只要我们集中在一起,那个诡异就很难作祟!”

血煞教教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