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五十五章 水皇?(求推荐)全文阅读

第五十五章 水皇?(求推荐)

齐云露出冷笑,脚掌狠狠踩下,咯嘣一声,将他的肋骨碾断。

“老东西,给你留活路你不走,偏偏敢赖在我青龙帮,还敢对我青龙帮的帮众下手段,你说,我是不是该把你浑身骨头一寸寸的捏断!”

他抬起脚掌,再次向着流云老道狠狠跺去。

流云老道脸色一变,身躯忽然间蠕动起来,砰的一声,化为了无数红色的虫子,密密麻麻一大团,全都是头发丝一样大,又长又细,拥簇在一起,分泌粘液,恶心到极点。

噗!

齐云一脚踏在那团密集的虫子中,脸色一变,差点把自己恶心吐。

他一脚踩死了不知多少这种红色虫子,但剩下的红色虫子全都瞬间向着他的身躯淹没了过来,密密麻麻,像是红色的潮水。

齐云怒喝一声,身躯被能量包裹,迅速向后倒退而去。

但漫天红色虫子依然向着他的身躯扑来。

齐云运转起【勇气】,锵的一声,身上被一层淡金光芒包裹,同时挥动铁杖,被三点能量覆盖,直接向着漫天虫子狠狠扫去。

砰!

呼啸而来的虫潮被他一记砸的横飞出去,狠狠撞在远处。

按理说虫潮应该和潮水一样,汹涌而来的时候,即便是砸也不可能全部砸飞。

可是有能量的包裹,这一切却偏偏砸飞了。

在能量独特的作用下,密集的虫潮像是成为了一个完整体,落在远处,发出闷哼,再次露出了流云老道的身影。

他脸色煞白,嘴角溢血,手臂都骨折了,充满不可置信,身躯再次蠕动,又一次化为了密集的红色虫子。

这一次直接分散开来,向着齐云淹没而去。

齐云轮动铁杖,直接施展出云剑十三式,铁杖舞起来,像是一层密集的黑色屏障,将所有红色虫子全都挡在了外面。

一波波的虫子全都难进他的身,不断被扫飞出去,很多虫子都当场被震得炸开,漫天红色粘液飞舞,恶心到极点。

忽然,齐云抓住机会,再次狠狠一扫。

砰!

这些虫子再次倒飞,砸在远处,汇聚在一起,重新组成了流云老道的身影。

他面色发白,大口鲜血,露出震骇。

“你…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你身上没有神之力,你为何能打中我?”

吧唧、吧唧。

忽然,一阵异响传来。

趴在铁杖上沉睡的黑色小水皇终于再次睡醒,身躯伸的老长,像是化为了一缕黑色头发一样,向着流云老道那里看去。

嗖的一声,黑色小水皇一下落在了流云老道的鼻尖处。

流云老道脸色一骇,两个眼珠向着鼻子上聚焦。

“这是什么?这是水皇!”

他尖叫失声,不敢相信。

水蛭百年成王,千年成皇,成皇之后,形态就会发生改变,越小越恐怖,这东西只有小指甲盖这么大,速度却这般恐怖,绝对成皇了。

不过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不仅是水皇,且是噬血水皇。

多出两个字噬血,便是另一个品种了。

噬血水皇乃是水皇中的皇者,生下来就是皇,根本不需要历经千年,所以才能位列三十六远古毒虫之一。

“先别杀他!”

齐云喝道。

小水皇趴在流云老道的鼻尖上,身躯伸的长长的,回头向齐云看去,露出疑惑。

齐云阴沉道:“不想死的话,告诉我,你对我大哥做了什么?”

流云老道脸色都吓得煞白了,露出惊恐之色,道:“他…他中了我的阴魂蛊,不要杀我,千万你不要杀我,我愿意配合你,什么都听你的。”

他自己就是蛊师,平日里接触各种毒虫,故而知道水皇的可怕。

这东西乃是和蜈皇、蟾皇、蛇皇、蛛皇同等级的存在,可遇不可求,毒性恐怖莫测。

“阴魂蛊?有什么作用,怎么解?”

齐云眯着眸子,打量着他。

“中了这种蛊,像是被阴魂附体,一切都要听从的种蛊者的话,解药就在我身上,我给你,这就给你。”

流云老道赶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红色小瓶子,丢向齐云。

齐云一把抓住瓶子,拔开盖子,向着里面看去,里面是半瓶神秘的药水,弥漫着淡淡冲鼻的味道。

“阿大、林护法他们后背的东西也是你捣的鬼?他们的精气是被你吸了?”

齐云再次问道。

“对,这是我的分身蛊,通过他们的精血种在了他们的体内。”

流云老道惊骇道。

齐云的眼神更为幽冷。

“把你身上的秘籍给我。”

“没有秘籍,我们是口口相传,我师父没给我秘籍。”

流云老道惊恐道。

齐云皱眉,忽然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流云老道的手臂,将自己的手指靠了过去。

刷!

积分值+65

齐云将他的手掌再次丢下。

“饶了我,求你饶了我吧,我可以为你做事,什么都听你的。”

流云老道连忙道。

吧唧、吧唧。

小水皇发出急不可耐的声音,再次把头颅伸的长长的,看向齐云,似乎很担心齐云会饶了他。

“我再问你一件事,你之前用的什么方法将气息内敛了,为何我听不到你房间内的任何动静?”

齐云问道。

“是这个,我用的这个。”

流云老道赶忙从怀中多出了一面黑色的玉佩,道:“这东西是我侥幸得到的,共有一对,一个在我这儿,另一个在你兄长那,佩戴在身上,就可以杜绝别人的偷听和感应。”

“嗯?”

齐云眼睛一闪,一把将那面黑色玉佩抓了过来,道:“这东西武者佩戴在身上,也有用处吗?”

“有,也有,你兄长就是武者,佩戴在身上,一样将气血掩藏了下去。”

流云老道说道。

“好。”

齐云大为满意。

一直以来都在为隐藏气息发愁,想不到这老道还能给他带来这东西。

忽然,他心中一动,注视着老道,问道:“流云不是你的真名字吧?”

流云老道脸色一呆,道:“对,不是我的真名字,我真名字叫百虫道人,流云老道是曾经死在我手底的一个路人。”

齐云露出冷笑。

难怪他的变形卡片没用。

“饶了我,求你饶了我吧。”

流云老道苦苦求饶。

吧唧、吧唧。

小水皇再次叫了起来,在他鼻尖上来回蠕动。

“对我来说,你远没有一个水皇安全。”

齐云语气平淡,挥了挥手。

小水皇大喜,直接用力的吸了起来。

啊!

流云老道发出一阵凄厉惨叫,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呼啦一声,变得皮包骨头,化为了干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