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四百三十九章 老祖诈尸(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四百三十九章 老祖诈尸(求订阅)

大雨瓢泼,哗啦啦作响。

天色很快向晚。

城内漆黑一片,连夜市也已经消失。

僻静客栈内。

四个身穿蓑衣,带着斗笠的人影,抬着一口漆黑大棺,忽然从客栈后门走出,脚步急促,向着远处行去。

在这四人身后,还秘密尾随两人,身躯一个化为雨雾,一个化为青烟,皆是齐云派出,暗中保护所去的。

除此之外,齐云本身也早已离了客栈,出现在了六王府邸不远处的一个酒馆之内。

他在二楼靠窗位置,静静饮酒,神识之力早已延伸出去,紧紧监视着漆黑大棺和六王府邸。

此地,距离六王府邸只有百米左右。

以他的神识,整个六王府邸,除了一些个别区域,全部处在他的监控之下。

如此短的距离,他控制起三件法宝也必然会得心应手。

这是他好不容易才想到的绝妙之策。

以那六王的心思,不信不对伐神者老祖的尸体感兴趣…

齐云继续抿酒,一边监控,一边思索着其他之事。

水晶塔内,又出现了两个其他气泡。

不过这两人的身份,却有些怪异…

四个木偶人抬着棺椁,穿街过巷,在瓢泼的大雨之中,速度飞快,很快出现在了一处不起眼的府邸之前。

暗中尾随而来的二人,见到这四人成功抵达,不在多呆,立刻转头回去,消失不见。

砰!砰!砰!

一个木偶人上前敲门。

吱呀!

房门打开,出现一个中年护卫的人影,腰挎长刀,脸色冷漠,目光在他们身上扫射。

“大人,我家老爷让我们将此物送给殿下!”

那木偶人说道。

“抬进来!”

中年护卫冷漠道。

“是,大人!”

那木偶人应了一声,转头继续抬起棺椁,向着府邸走出。

整个府邸内,一片呻吟之声,多处建筑物崩塌。

崩塌的建筑物内,恶臭滚滚,浊黄之物弥漫,汇聚在一起,随着雨水流淌,简直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四个木偶人抬着棺椁,一路向前,穿越好几条走廊与院落之后,终于来到府邸深处。

在这府邸深处,似乎有结界影响。

雨水到了这里全部停下。

整个小院,干净、整洁、插满红色灯笼,有一种静谧、宁静的气息…

四个木偶人一路来到小院。

“放下吧!”

那中年护卫低沉道。

“是,大人!”

四个木偶人身躯停下,将棺椁轻轻放在了院中。

中年护卫眼神眯起,向着他们四人深深扫了过去,冷笑道:“木偶人?你家主人还真是够警惕!”

噗!

长刀出窍,神之力暴涌,刹那间四个木偶人全部炸开,死的不能再死。

“阿弥托佛!”

慈悲诵佛声音忽然响起,最前方的房间内,一个身披黑色袈裟,脸色瘦削的老僧走了出来。

中年护卫回头行礼,道:“见过圣佛!”

那老僧手中出现一个六棱形的银色镜子,催动神之力,直接向着眼前的棺椁照了过去。

刷!

刹那间,整个棺椁化做透明,里面的一切情况统统可见。

一具古尸静静躺着,身穿残破战衣,皮肤呈古铜之色,满头白发散乱,一动不动。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拇指大小的小剑、一张巴掌大的小网、一个拇指大的小塔…

三物之外,再无其他。

老僧眉头微皱,轻轻扫射。

“咳咳…”

房间内传来咳嗽之声,苍老的声音响起,道:“看来是我们多虑了。”

六王的身躯一颤一颤的,从房内走来。

在他身边,跟着一个中年文士,一个身穿绿袍的瘦削老者。

那瘦削老者下巴尖瘦,颇为阴冷,声音沙哑道:“不知有没有在棺椁之上涂毒,让老朽试试!”

砰!

他袖袍一摆,无形之力涌出,刹那将棺盖震开。

里面一切如常,没有丝毫异样。

瘦削老者五指探出,极为灵活,操控无形之力涌入棺椁,在来回试探,片刻之后,很快眉头皱起。

“没有异常!”

“咳咳…”

六王轻咳一声,身躯颤微,拄着拐杖,一步步走来,高大的身躯足有两米一左右,来到棺椁近前,凹陷目光向着棺内看去。

当看到那里面的一张苍老面颊后,六王露出笑容,道:“慕容兄,别来无恙呼?”

棺中之人,乃是与他同时代的强者。

不过当年一战后,对方遭遇重创,闸血封寿,隐匿无数年,终究是熬不过岁月腐蚀,尘归尘,土归土。

而他却是享了整整上万年的荣华富贵,虽然如今也是寿元将枯,但他还有回天之法,只要成功,当能再活一世。

这就是两人不同的命运。

此刻看着故人尸体,六王心头感慨万千,颇为得意。

在他身边,中年文士、瘦削老者、黑衣老僧全都走上前来,目光向着棺内的这具尸体看去。

黑色袈裟的老僧两条雪白眉毛渐渐皱起,道:“不愧是当年逆天伐神的存在,纵然身躯死去,似乎体内依然有不弱的波动在起伏…”

他伸出干瘦的手掌,向着棺内的尸体探了过去,手掌触摸其上,冰冷无比,如同金属,神之力向其内涌去,只觉得其体内依然有强大的真气未散…

尤其是体内鲜血,似乎是不干一样,在缓慢流淌…

血液之间有无数强大的粒子在涌动。

这老僧脸色更奇,道:“难道这就是近神人物的肉身?当真玄妙莫测,纵然死去,血液居然依旧流动!”

这具肉身对于所有天级来说都有不可想象的价值。

只要好好研究,他们说不定可以勘破人神界限,打破自己的境界壁垒,让自己的修为直追诸神。

自当年神灵陨落之后,这个世上已经太久没有出现过近神级强者了,一切就是因为众人不了解自己的路该怎么走,也不知道神灵与人的区别到底在哪?

但有了这具尸体,他们或许可以模仿这具尸体,走出一条逆天之路。

老僧的手掌依然在静静触摸,越摸越奇。

身边的瘦削老者也是脸色狐疑,探出手掌,以神之力试探起来,很快也是眉头皱起,惊奇不已。

而这时六王的目光从这位伐神者老祖的面孔移开,带着笑容,落在了其胸前的三件小物品之上。

“这是何物?”

他咳嗽一声,伸出手掌,向着那三件小物品抓了过去。

拇指大小的水晶剑、小塔、大罗天网,很快全部被六王抓到手中。

他眼神扫视,眉头皱起。

三样东西全部造型古朴,没有任何神之力。

就好像是路边摊的一些民间之物,没有任何价值。

可这东西怎么会在伐神者老祖身上?

“尸体是什么人送来的?”

六王问道。

“回王爷,是四个木偶人,没有意识,已经被我斩了!”

那中年护卫抱拳道。

“木偶人?”

六王重复一句,道:“难道是玩偶师?”

目光再次在手中的三样物品上看了一眼。

这三样物品看起来再寻常不过,为什么会放在伐神者老祖的胸口?

看似简单之物,但越是这样,越不合情理。

他伸出手掌,轻轻落在了伐神者老祖的额头,神之力刹那涌出,向着其体内涌去。

就在这时!

原本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的伐神者老祖忽然间张开双目,如雷电划过,双手如爪,一把抓住六王的手臂,狂暴可怕,力量大到极致,像是忽然诈尸,恐怖莫测。

六王眼神一瞪,几乎没反应过来,整个手臂被当场活生生的扯下,噗的一声,鲜血飞洒,一条枯瘦手臂被连根拔掉。

啊!

六王发出了凄厉大叫,乱发飞舞,向后倒退。

突然一幕,让院中之人全都脸色一变。

黑色袈裟的老僧、绿袍瘦削老者、中年文士、中年护卫全部眼睛一瞪,怒吼一声,向着棺中尸体轰了下去。

与此同时,暗中黑影晃动,刹那出现了十几个可怕影子。

为首两个,也都是天级强者!

轰隆!

一个照面,整个木棺被打的四分五裂。

各种恐怖杀术打在伐神者老祖的身上,砰砰作响,像是轰在了恐怖的大山上,难以伤其分毫。

而就在这时!

六王那里,再生变故。

他手中的水晶飞剑忽然化为一道极光,带着恐怖莫测的力量,刹那破开他的五指,直接向着他的脖子袭去。

同时,那原本只有巴掌大的小网也陡然间迅速放大,带着滚滚雷光,刹那将六王的身躯牢牢包裹,像是网鱼一样,缠了数十圈,雷光噼里啪啦作响,全部作用在了六王身上。

拇指大小的血魔塔陡然间冲天而起,发出刺目血光,贯穿黑夜,像是化为了一个巨大的血色小山,向着六王的身躯狠狠罩了下去。

一切说来缓慢,实则电石火光,快到极致。

轰隆!

整个院子发出剧烈狂抖,地面上碎石纷纷,到处激射。

六王发出凄厉的大叫,从始至终都未反应过来,被血魔塔从天而降,狠狠盖在了下方。

其他人眼神一骇,目眦欲裂。

“王爷!”

他们急忙分身去轰击那座忽然出现巨大的血塔。

外面。

僻静的客栈中。

毁灭宫的两位天级强者银魂尊者、剑无魂全都脸色一变,豁然看向窗外。

“是血光,天庭行动了!”

“走!”

嗖!嗖!

两人的身躯刹那冲出,快到极致。

与此同时,周围其他建筑物内也全都有毁灭宫强者冲出,足有数十,全都快到极致,向着六王府邸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