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三百九十八章 非吾小天下(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三百九十八章 非吾小天下(求订阅)

骄阳升起。

霞光万丈。

皇都城外声音轰鸣,异常惨烈,无数的神光纵横飞舞,一起轰杀向那个木然、枯朽、有些干瘪的身躯。

轰!轰!轰!

可怕的声音,打的空间都接连扭曲。

血袍老祖的身躯终于被营救了出来,一脸鲜血,凄厉惨叫,整个面目血肉模糊,五官彻底毁掉,两个眼球全部瞎了,整个人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额骨被按碎,里面的神经和大脑全都受到了重创,让他感觉到自己的身躯都失去控制,如似中枢神经被破坏,一半身躯变得瘫痪起来。

“啊,我的身躯,我的眼睛,我看不到了,我什么都看不到了,我的身躯瘫痪了,我瘫痪了,啊…”

血袍老祖如似发疯,凄厉惨叫。

在他痛苦嚎叫之中,那位伐神者老祖的身躯也被狂暴的力量狠狠从棺椁中轰了出来,整个棺椁都被狂暴力量打得粉碎。

但是伐神者老祖的肉身却比棺椁还要坚韧,还要可怕。

被众人打的胡乱飞舞,各种神器不断碾压,却依然没有丝毫损坏。

这像是一尊万劫不朽的金刚之躯。

一群天级强者疯狂轰杀了半天,各个脸色震骇,惊恐不已。

这就是屠神的存在?

这还是他已经死掉的情况下!

若是巅峰之时,岂不更加恐怖?

难怪不死的神灵会陨落!

这样的伐神者,简直是世间最不可思议、最恐怖的存在。

“死了,他彻底死了!”

秦国之主眼神发寒,忽然间哈哈狂笑,如似疯癫,身上一阵阵恐怖的神之力向四周浩荡,声音凄凉:“只要能杀死他,哪怕付出再多代价也值了,值了!”

他一边笑一边流泪,到最后忽然放声嚎哭。

千年基业,一朝毁尽!

他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

这位秦国之主瘫倒在地,一身血污,哭的像是一个泪人…

其他那些被邀请而来的天级强者、地级强者、各个世家的强者,全都脸色默然,心头苦涩…

这次的代价太过惨烈,没有任何人可以承受。

地级强者死伤近百,日级强者更不用说了,简直像是稻草一样被收割。

整个城外到处都是尸体,鲜血汇聚成河。

连天级强者中的血袍老祖都瘫痪了,双目失明,在那里凄厉惨叫。

这种惨烈战斗,数千年也不曾出现过一次。

两位无上古朝的天级强者,脸色森寒,喘着粗气,身躯摇摇晃晃,全都大笑了起来。

“妙!妙!伐神者老祖,死也!”

左边一人抚掌大笑。

另一人笑道:“各位休慌,这具尸体带回古朝,古皇一定重重有赏,不管各位损伤了什么,古皇的赏赐都会替你们补充回来!”

众人默默点头。

左边那人身躯摇晃,撑着重伤,带着笑容,走到那位伐神者老祖的近前,将他的尸体一把拎了起来。

“哈哈哈…有这具尸体在,各位在今后数千年都可以衣食无忧!”

那人放声大笑。

忽然,右边那人脸色一变,陡然回头,厉声喝道:“什么人?”

刷刷刷!

其他天级强者、地级强者全都将目光瞬间看了过去。

只见一条魁梧异常的人影,轻轻一闪,出现在了一片废墟的大石上,身穿黑色宽袖大袍,头戴青铜面具,一双淡金瞳孔神秘莫测。

“警惕性不错,本来不想打扰你们的!”

黑袍面具人语气平淡,开口道:“那具尸体,我要了!”

“放肆!”

右边那位无上古朝的强者脸色森寒,对于齐云的到来,理都不理,身躯忽然冲来,快到极致,神之力汹涌,一掌抓向齐云。

但是在他刚刚冲来的刹那,便脸色一变。

在齐云的身后居然直接出现了一条黑乎乎的巨大影子,阴气森森,凶气缭绕,像是一个恐怖的小山头一样。

一双猩红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让他本能的感觉到灵魂一颤。

“什么怪物!”

那位无上古朝的强者失声叫道。

哮天犬狞笑一声,浮现出那,直接一个巨大的爪子,狠狠劈了下去。

恐怖黑色巨爪铺天盖地,声音轰鸣,像是一堵黑色云朵压了下去,带着无比狂暴之力,与那位天级强者撞到一起。

那位天级强者在之前的战斗中,早已身受重伤,神之力濒临枯竭,此刻面对哮天犬这一狂暴一击,根本抵挡不住。

轰隆!

一声闷响,鲜血迸溅。

那位天级强者一个照面便被哮天犬的爪子狠狠拍得横飞了出去,砸在了远处。

其他天级强者、地级强者,全都眼神一惊。

“什么怪物?”

“这怎么可能?”

哮天犬的突然出现,让所有人都不敢置信。

黑森森的身躯,模糊一团,散发出恐怖巍峨的气息,像是一座耸立的山岳,高达数百米。

这简直是太古凶兽重现世间!

一身是血的天牢之主雄霸天,眼瞳一缩,发出可怕的杀机,瞬间认出了哮天犬。

“是它,之前闯入天牢的那个怪物,不要放它走了!”

雄霸天森然厉喝,手持大戟,魁梧身躯瞬间冲撞而来。

身边其他强者也很快眼神一怒,向着这里迅速冲来。

他们看得出来,这条巨犬虽然体型庞大,但是气息似乎并没有刚刚那位伐神者老祖那样凶猛,最多和他们相差不多。

若是能够擒下这条巨犬,好生研究或者喂养,绝对也能算是莫大战力。

哮天犬一爪子拍飞了之前的那位天级强者,看到其他人向着它这里冲来,顿时张开嘴巴,向着高空狂吸而去。

轰!

天地翻滚,阴风呼啸。

一刹那,这片区域如似沸腾,无尽的血气、冤魂、阴风,统统汇聚而来,向着哮天犬的嘴巴中狂猛冲去。

一股股黑暗气息从四面八方冲出了,迅速遮盖住了高空。

刚刚升起的太阳,转眼间被黑云再次遮盖。

大地陷入伸手不见五指之中。

一群强者全都脸色一惊,怒喝声中,攻击更强,向着哮天犬杀来。

齐云眼中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身躯一闪,在黑暗中迅速穿过,向着另一位无上古朝的天级强者那里掠去。

那位天级强者手中还紧紧抓着伐神者老祖的身躯,眼神惊怒,向着四面八方看去。

黑暗虽浓,但却遮不住他的目光。

几乎瞬间,他便发现了齐云的身躯。

“找死!”

他怒喝一声,刹那扑向齐云,手掌上光芒璀璨,再次向着齐云轰杀而去。

但在他靠近刹那,刷的一下,齐云的身躯瞬间消失不见。

狂暴掌力直接穿透虚无,轰的一声,狠狠打在了一侧的地面上。

那位天级强者眼瞳一缩,向着四面八方看去。

又消失了!

就在这时。

手中的伐神者老祖身躯,像是受到了无形大手的撕扯,不受控制,忽然从他手中直接冲出,刷的一下,消失不见。

那位天级强者顿时脸色大变。

“什么人?滚出来!”

轰隆!

他催动神器,发出一片片可怕光芒,向四周横扫。

但是周围空荡荡,不管他的实力多强,都始终没有任何异常。

他心头惊怒交加,瞬间联想到天牢一幕。

在天牢第七层也遇到了一个人影,当时情况和现在一样。

这是同一个人?

对方到底是谁?

“嗷吼…”

哮天犬那里发出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和一群强者打到天崩地裂,声音轰鸣,一片片光芒不断向四周横扫。

不过这条破狗很快陷入了下风,被一群强者打的连连惨嚎,身躯一会扭曲一会迸散。

“该死!”

那位天级强者怒喝一声,找寻齐云无果后,直接扑向哮天犬,开始狂猛轰杀起来。

一群高手围绕着哮天犬,不断施展出各种手段。

这条黑犬很快连连嚎叫。

“它是诡异之躯,不要杀它,把它炼化,慢慢研究!”

秦国之主怒吼道。

不远处的血袍老祖一脸鲜血,身躯瘫痪,双目失明,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却可以听到身边的连连轰鸣和嚎叫。

“你们在干什么?发生了什么?是什么怪物在叫?是怎么回事?说话,你们说话啊!”

血袍老祖凄厉大叫。

刷!

齐云的身躯再次浮现,看了一眼血袍老祖那里,眉头微皱,并未大胆的去接近他。

这同样是一位深不可测的天级强者,虽然半边身子瘫痪、双目失明,但是依然具有逆天战力,他恐怕靠近刹那,就要被灭掉。

“哮天,回来!”

齐云手中出现一个卷轴,开口淡喝。

“嗷吼…”

哮天犬夹着尾巴,一路飞逃,向着齐云这里迅速冲来。

一群天级强者再次看到齐云,眼神惊怒,煞气腾腾,迅速冲来。

“该死,拦住他!”

“血袍道友,快快拿下他!”

嗖!

哮天犬早已一头扎进了十凶图,消失不见。

“哈哈哈…”

齐云大袖飘飘,乌发披散,扬天长笑,身躯如缩地成寸,向远处行去。

“非吾小天下,才高而已!”

“非吾纵古今,时赋而已!”

“非吾睨乾坤,宏观而已!”

他大笑不停,身躯便走便消失。

在即将消失的刹那,手指轻弹,一道镶金令牌刹那飞出,向着后方冲来的众人激射而去。

轰隆!

一群强者的攻击打穿空间,狠狠落在远处,掀起了无尽的碎石,哗啦啦作响,向着高空冲去。

秦国之主怒喝一声,一把抓住了那个镶金令牌,目光看去,眼神发红,凄厉长啸,如老猿泣血,杜鹃哀鸣。

“天庭,又是天庭!”

秦国之主几欲疯癫。

其他强者也全都恨得咬牙切齿,纵声长啸。

这一切简直如同耻辱,让他们恨不得抓狂。

一群强者看守之下,被天庭之人夺走了伐神者老祖的尸体…

尤其对方走之前留下的那句话,更是在狠狠地抽打他们的脸颊…

“该死,真是该死啊!”

“天庭,你们与我无上古朝为敌,不管你们有多神秘,都得死,没有人可以和无上古朝为敌!”

那位无上古朝的天级强者仰天凄厉狂叫。

这样一群强者各个如似发了疯一样。

而躺在一侧的血袍老祖则是一脸鲜血,疯狂的挣扎,口中急切的大叫:“发生了什么?回答我,快回答我,出现了什么变故?是天庭?天庭的人又出现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快回答我!”

他一边大叫,一边脸上流血,强烈屈辱让他恨不得狂吐一口鲜血。

空有一身巅峰战力,却根本连发挥的时机都没有。

他恨啊!

圣土空间。

齐云躲入的刹那,暗松口气,眼神瞬间变得凝重。

这短时间内别想出去了。

万一这些人还堵在这里就麻烦了…

他要等,最好可以等个四五个时辰左右再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