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牢第四层(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牢第四层(求订阅)

天牢之内。

齐云二人速度飞快,向外冲去。

周围一阵阵阴风呼啸,漆黑可怕,所有的烛火都在刚刚十凶图的吸力下熄灭了,整个第一层像是化为了一片阴森地狱。

正在前冲间,忽然,一阵阵可怕的钟声从外界传来。

咣!咣!

赵方云脸色瞬变,露出骇然。

“不好,天牢警钟响了,天牢之主要来了!”

齐云眼神一凝,豁然停下脚步,一把抓住赵方云,脸色阴沉下去。

“已经来了!”

前方黑暗的通道中,传来嗤嗤的金属划破地面的声音。

似乎有什么无比可怕的沉重利器在地面上划动一样。

在浓郁黑暗的前方,一尊魁梧到不像话的人影,一步步走来,身躯巍峨,铁塔一般,手中抓着一杆粗大的黑色重戟,拖着地上,嗤嗤作响。

两道眸子如同黑夜中的犀利闪电,隔着浓郁黑暗,刺的齐云眼神生疼。

赵方云更是脸色大骇,向后倒退。

“天牢之主,是天牢之主!”

他惊恐叫道。

冰寒可怕的声音从那尊魁梧恐怖的人影口中低沉发出:“敢闯天牢,其罪逆天,诛你们九族都不为过!”

齐云眼神一冷,抓住赵方云的身躯,一把将其瞬间丢入圣土空间。

他本人则是转身向第二层再次冲去。

雄霸天冰寒的眸子顿时微微一眯。

齐云的这种手段让他惊奇。

但很快,他眼神中闪过一抹杀光,身躯如同缩地成寸,刹那破空而来,几乎转眼间出现在齐云身后,三米多长的巨大重戟轮动起来,直接向着齐云的身后狠狠劈了下去。

嗖!

一口紫光从齐云体内冲出,刹那冲向雄霸天的眉心。

雄霸天眼神一寒,手中大戟瞬间变向,扫向这道紫光。

铛!

声音清脆,火星迸溅。

水晶飞剑当场被磕飞出去,砸在远处。

齐云也差点受到齐云反噬,他陡然加速,向前冲去,同时控制飞剑,继续向着雄霸天的身躯激射而去。

雄霸天缩地成寸,快到极致,这口飞剑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每次冲来,都会被他瞬间劈飞。

铛铛铛!

接连脆响。

终于,在最后一次劈飞飞剑之后,他再次出现在齐云身后,手中重戟轮动起来,带着沉重之力,直接向着齐云后背狠狠劈下。

齐云脸色一沉,身躯一闪,刹那进了圣土空间。

轰隆!

雄霸天一击砸空,落在地面上,顿时发出低沉的轰鸣,整个第二层的天牢都被砸的剧烈晃动,裂纹密布。

他眼睛一寒,如黑夜冷电,在这里扫射。

静静感受。

没有任何气息,没有任何波动。

那人在他眼皮底下,瞬间蒸发了一般。

雄霸天眸子深邃,在四周打量。

他知道世间有很多神秘能力者,各种各样,有的可以融入影子,有的可以融入黑暗,有的还能化为空气…

刚刚那人或许依然还在附近。

不过,为何没有任何神之力波动。

雄霸天魁梧的身躯如铁塔般立在原地,大戟点在地上,身躯一动不动,眼神幽深,静静等待。

不确定那人是否已经离去,他选择继续等待。

忽然,眼神觉察到了地面上被他磕飞出去的水晶飞剑,手掌一曲,瞬间将那口飞剑抓来,眼神眯起,在上面扫射。

这是何等之物?

受到自己的神器连续重击,竟没有丝毫破裂痕迹。

且刚刚袭来,同样没有任何神之力波动…

那人究竟是谁?

雄霸天眼神寒冷,心头汹涌…

圣土空间。

赵方云忽然出现在了这里,脸色顿时更为惊骇,看着四面八方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无尽区域,和那些说不出什么东西的远古凶兽,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

这又是哪里?

忽然,齐云的身躯也出现在了这里。

赵方云赶忙迎了过来,震撼道:“公子,这里是?”

“不要多问,你先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本尊再将你放出去。”

齐云开口道。

“是,是,公子”

赵方云赶忙道。

“嗯,看到那边那个老人了吧,他叫齐开,你去给他帮帮忙,去吧!”

齐云语气平静,将他打发离去。

赵方云连连点头,向着远处农田中忙碌的齐开那里走去。

但他真正走到近前,看清齐开面孔后,却又再次大吃一惊。

这是...

他简直不敢置信。

这不是陨神域上次神秘失踪的首席拍卖师吗?

他居然在这里?

齐云眉头皱起,深深思索。

他虽然躲入了圣土空间,但是圣土空间无法移动。

他在哪里消失的,一会出现,依然会在哪里出现。

所以,若是外面那人一直站在原地不动,他有可能会被永远堵在圣土空间。

在这里虽然不用担心吃喝问题,但是大哥的情况可就糟了。

大哥明天就要问斩!

他没有丝毫时间可以拖延。

齐云深吸口气,静静等了一盏茶的功夫,轻轻打开圣土空间,准备看看那位天牢之主离开没有。

但就在圣土空间,刚刚有所波动,外界原地不动的雄霸天眼神一寒,刹那生出感应,发现到了一股非同寻常的神秘之力。

手中粗大重戟被恐怖力量笼罩,刹那贯穿而出,向着圣土空间的裂缝用力刺来。

齐云几乎刚一打开一道缝隙,便看到一道恐怖的大戟向着自己的额头狠狠贯穿过来,力量恐怖,不可想象。

他刹那再次关闭圣土空间。

轰隆!

外面发出低沉的轰鸣之声。

雄霸天一击落空,空间都被震得紊乱扭曲起来,发出一阵阵恐怖的气息,向着四面横扫。

他眼神幽邃,眉头皱起。

雄霸天魁梧的身躯依然一动不动,如一根撑天魔柱,继续等待…

外界。

大量烈火军向着这里冲来,速度飞快,脚步杂乱,很快冲入到了天牢之内。

“首领!”

看到雄霸天后,他们纷纷喝道。

“给我仔细搜索,不放过任何角落!”

雄霸天冰寒道。

“是,首领!”

一群烈火军厉喝一声,立刻开始散开,各自搜索。

圣土空间内。

齐云吐了口浊气,脸色凝重。

好可怕的人!

果然没走!

不仅没走,自己这边才刚一打开圣土空间,他就生出了感应…

齐云眼神瞬间变的深邃,再取出了十凶图。

以哮天犬这厮现在的力量能否挡住外面那位天牢之主…

不过就算挡不住,也不会被杀死。

十大兽魂的命运全都和十凶图联系到一起,十凶图不毁,里面的兽魂就不灭。

所以,让哮天犬去挡住对方应该可以。

齐云深吸了口气,再次将圣土空间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条裂缝,与此同时,第一时间将十凶图贴了过去,真元催动,将哮天犬放出。

十凶图上一阵阵乌光闪烁,哮天犬巨大的头颅再次钻了出来,但它刚刚把头钻出,雄霸天便眼睛一寒,再次生出感应。

手中粗大重戟被沉重力量笼罩,刹那间洞穿而来。

哮天犬几乎刚一冒头,便看到了一杆重戟重重刺向它的脑门。

“汪!”

这条破狗怒叫一声,飞速往外钻去。

但身子太大,钻的太慢,还是被那杆黑色重戟狠狠刺在了脑门之处,砰的一声,顿时把整个脑门打的凹陷、扭曲,冒出一片片黑雾。

“嗷吼…”

哮天犬嚎叫一声,巨大身躯终于从十凶图内彻底扑了出来,单是一颗狗头就有房屋那么大。

出现刹那,便轮动起巨大爪子,向着雄霸天的身躯狠狠扫去。

雄霸天脸色一变,难以置信。

这什么怪物?

他浑身神之力刹那爆发到极点,手中黑色重戟发出恐怖的力量,直接向着哮天犬的巨爪狠狠扫去。

轰隆!

一声闷响。

哮天犬被打的嗷了一声,巨大爪子当场化为了一团黑气,整个身躯都被打的横飞,撞在远处。

但它瞬间再次爬了起来,爪子刹那重组,恢复如初,气息依然和刚刚一样,没有丝毫萎靡。

“狗日的!”

哮天犬呲起獠牙,四肢着地,两个森森血色瞳孔紧紧盯着雄霸天,道:“若不是那张破图困了本大尊无数岁月,本大尊一口气就可以吹死你!”

雄霸天眼神更异。

这是…太古凶兽!

怎么可能?

天牢内正在到处搜索的一群烈火军,也觉察到动静,纷纷冲来,大吃一惊。

哮天犬眼睛一扫,看向他们,露出一抹狞笑,巨大身躯瞬间扑了过去。

一群烈火军顿时脸色大骇。

啊!

一个照面便有人惨死非命。

“放肆!”

雄霸天暴吼一声,浑身神之力爆发,挥动龙吟破城戟,瞬间向着哮天犬再次轰杀了过去。

轰隆!

一人一犬再次战到一起。

“给我开启大阵,封锁狱门,严禁任何人离去!”

雄霸天厉吼道。

剩下烈火军顿时冲出,开始激活第一层、第二层的大阵。

但就在这时。

齐云的身躯瞬间从圣土空间内再次冲出,忽然落在了这里。

几名烈火军脸色大变。

“你是什么人?”

轰隆!

回应他们的直接是齐云两巴掌,把他们的身躯当成皮球一样,当场拍碎。

剩下的烈火军顿时厉喝一声,向着齐云这里冲来。

同时,剩下的烈火军开始去激发大阵。

齐云想也不想,瞬间向着天牢深处掠去,同时控制自己的水晶飞剑,再次向着天牢之主的脖颈贯穿而去。

雄霸天正在和哮天犬战作一团,浑然没有想到被他收入怀中的水晶小剑居然再次飞出,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向着自己脖颈刺来。

他眼神怒瞪,厉吼一声,浑身瞬间爆发出无尽的神之力。

“金身护体!”

轰!

整个人的身躯如同化作一团琉璃金身,霞光灿灿,刀枪不入,充满狂暴力感。

铛!

水晶飞剑刺在他的脖子上,顿时发出金属般的声音,火星迸溅。

齐云当机立断,不再尝试第二遍,控制飞剑刹那飞回。

身后无数烈火军向着他追杀而来。

齐云速度飞快,一路前冲。

忽然,前方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他眼睛一闪,刹那冲了过去。

连续绕了两个弯道之后,终于,在他的前方出现在了一条巨大的阴河,浩浩荡荡,哗啦啦作响,挡住去路。

身后无数的烈火军冲来,全都停在了他百米之外,纷纷张开大弓,密密麻麻,对准了齐云。

其中一个烈火军的头子冷笑一声,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敢闯入天牢,不管你是谁,都得死路一条,给我放箭!”

齐云眉头一皱,再次催动十凶图。

正在与天牢之主战做一团的哮天犬,顿时嚎叫一声,巨大的身躯不受控制,化为一片恐怖乌光,向着这里冲了出来。

那群烈火军几乎刚要房间,便觉察到了身后恐怖气息冲来,纷纷回头,脸色大骇。

“不好,快闪!”

轰隆!

哮天犬巨大的身躯横冲直撞而来,如一堵沉重大山般,将拦在前方的一位位烈火军撞的相继炸开。

终于,将众人的身躯冲散,化为一道乌光,再次钻入到了齐云的十凶图内。

齐云另一只手刹那放出无数阴蝠,密密麻麻,将自己的身躯包裹,变成一个大圆球,直接向着下方阴河中冲了下去。

而这时,雄霸天的身躯带着一团恐怖气息也刹那冲了出来。

“给我死!”

厉喝震天,魁梧身躯轮动重戟,向着阴河狠狠砸去。

咚!

声音轰鸣,河水澎湃,一团团的阴气向着四面八方横扫而去。

无尽的阴蝠全都消失了,沉入到了阴河下方。

幸存的烈火军纷纷冲来,脸色震撼。

“首领,那是什么?”

“这是阴蝠,他们下了阴河深处?”

雄霸天眼神冰寒,道:“阴河之底直通第四层,他若不死,应该回到第四层,第四层之内有魅魇守护,连我也不敢轻易闯入,给我封锁唯一出口,我们等他出来!”

“是,首领!”

一群烈火军喝道。

密密麻麻的阴蝠牢牢地包裹住齐云,一路下潜,也不知道潜入了多少里,终于到达了最底部。

底部的区域有一个阴森的黑色洞穴。

一群阴蝠徘徊片刻,裹着齐云,向着黑色洞**钻入,很快从洞穴另一侧钻出,向上飞去。

咕嘟嘟…

一片片气泡冒出。

众多阴蝠从阴河之下飞了出来,落在了一侧冰冷漆黑的地面上。

吱吱吱…

无数阴蝠开始散开,露出了里面的齐云身影,毫发无损,丝毫没事。

他眉头皱起,一边收了阴蝠,一边转身向着四周看去。

这应该就是天牢第四层了…

之前早就从赵方云那里得知了一些基本信息。

所以他刚刚逃走的时候,才敢沿着水流逃去。

就是利用阴河进入第四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