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三十六章 全部拿下(加更)全文阅读

第三十六章 全部拿下(加更)

掌柜的和几名伙计吓得脸都白了,瘫坐在地,一脸绝望。

那三人依然不为所动,云淡风轻,继续喝酒吃菜。

尤其那刀疤脸的汉子,一脸狞笑,目光向着窗外看了一眼,刚好看到齐云拄着铁杖从马车上下来。

“原来是这个小东西,昨天就想捏死他了,想不到他又送上门了,这下可不怪我了。”

他舔了舔舌头,眼神中充满贪婪。

齐云走下马车,抬头看去,目光与那汉子再次触碰到一起。

那汉子依然一脸狞笑,露出森白牙齿。

齐云不为所动,向着酒馆内走去。

林护法、阿大、李青、孙德彪四人牢牢跟在后面。、

脚步声在楼梯上一声声的响起,踩的整个楼梯都在咯吱咯吱作响,似乎随时会崩塌。

齐云像是一点也不着急,脸色平淡,一层层楼梯的慢慢往上走。

终于,来到三楼位置。

地上两具无头尸体躺在那里,鲜血流淌,腥气刺鼻,至今没人处理。

“人是你们杀的?”

齐云轻轻问道。

“是我杀的。”

那汉子一脸森笑,“小东西,昨天就想捏死你了,居然敢派人来监视我们,看来你是自以为是惯了,老子教教你做人。”

嗖!

他瞬间扑向了齐云,浑身亮起一层血光,举拳就砸。

砰!

一声闷响,他刚刚扑来,齐云便一杖狠狠地轰在了他的腰肋之间。

这一杖也不知道力量多大,打的那汉子惨叫一声,狂喷鲜血,整个身躯像是破麻袋般狠狠横飞出去,撞碎了四五张桌子。

“绑了。”

齐云语气冷漠。

身后的李青、孙德彪立刻抽出铁索,向着那个汉子走了过去。

那汉子不断咳血,脸色痛的扭曲,在地上蠕动,想要继续挣扎,但是齐云的这一杖力量太恐怖了,不仅打碎了他的肋骨,连带着里面的脏器也同样受损。

现在的他一点力气都没有。

他的心中简直充满了无尽惊骇。

这还是寻常武夫吗?

他怎么可能跟上自己的速度?

李青、孙德彪一脸凶悍,直接将他牢牢捆住。

一侧桌子上的英俊青年、独眼老者也全都脸色一惊,难以置信。

“你是肉身神醒者?”

那青年眼中露出异光。

“你们也有份吧?”

齐云语气冷漠。

那青年眼神一眯,看了看刀疤脸汉子,又看向了齐云,忽然冷笑了起来,道:“看来雄楚败得不冤,居然遇到了另一位肉身神醒者。”

“公孙公子,杀…杀了他…咳咳咳…”

刀疤脸汉子不断咳血,脸色无比煞白。

嗤!

那青年手掌张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幻,直接化为了一口钢刀,一米五长短,刃开两面,寒光刺目,表面缭绕着一层神秘光芒。

这一幕极为妖异,明明是一个人族,整个手臂却化为了钢刀。

齐云惊异的打量起了对方。

这也是神醒者?

钢刀上的光芒是神之力?

“嘿…”

英俊青年发出可怕笑容,身躯瞬间窜了过来,比刀疤脸汉子更为迅速,像是一道雪亮刀光,快到极致。

但回应他的依然是齐云一杖。

砰!

这一杖直接砸在了对方手臂化成的钢刀上,当场将他的身躯砸的横飞出去,惨叫一声,钢刀生生被砸的扭曲了,摔在远处。

钢刀的形态再也难以维持,嗤嗤作响,再次化为了手臂的样子,血肉模糊,被打的惨不忍睹,碎骨茬到处都是。

英俊青年捂着手臂,凄厉的大叫,鲜血染红了整个地面。

“也给我拿下!”

齐云冷漠道。

林护法、阿大立刻冲了过去,以铁索将其牢牢捆住。

这时,齐云的目光直接看向了桌子上的那个老者,冷漠道:“该你了,你也有份吧?”

那老者彻底呆住了,眼皮在不断的跳动,手中的酒杯再也难以维持,直接摔落下去。

“误…误会。”

独眼老者冷汗滚滚。

“让我打一杖,我就承认这是误会。”

齐云抚摸了一下铁杖前端。

老者看了看齐云手中的铁杖,艰难地咽了口吐沫。

齐云大步上前,就要挥动铁杖向下扫去。

“不要打我,我愿意配合,什么都听你的。”

那老者赶忙大叫。

齐云皱眉,铁杖生生停了下来,上下打量着这老者。

这老者真的如此不堪?

他的位置在三人中是最中央的,按理说怎么也是领导人物,这就怕了?

为安全起见,他还是以铁杖重重戳了老者肩膀一下。

砰!

一声闷响,老者痛的倒飞两三米,捂着肩膀,呲牙咧嘴,不断惨哼。

“拿下!”

齐云道。

李青、孙德彪再次取出了一根锁链,将那老者同样重重捆绑了起来。

齐云抓着铁杖,走下酒楼。

为了对付这三人,自己纠结了五十多名兄弟,带了数百枚霹雳子,结果没想到这三人居然全都是熊包。

看来自己还是太谨慎了。

客栈的掌柜一脸煞白,惊恐无比,看到齐云神色冷漠的从楼上下来,赶忙上前赔罪,颤声道:“二爷,小老儿…不知道,不知道这三人的来历,他们的行为和我无关,和我无关呐。”

齐云没有理他,大步走出了酒馆,吩咐人把上面的尸体抬下来。

林护法、阿大他们则压着三人向着外面走去。

刀疤脸的汉子脸色痛苦,不断咳血,怨毒的道:“该死的,你究竟是谁?”

“嗯?”

齐云忽然脚步一顿,脸色冷漠,转头看向了那刀疤脸,“记得你前后两次对我露出牙齿,怎么?你的牙齿很贵吗?”

砰!

手中铁杖直接向着他的嘴巴捣去,刀疤脸一嘴森白色牙齿全都崩落,鲜血长流,嘴唇肿起,痛的那汉子凄厉哀嚎起来。

“把他的牙齿捡起来,回头喂他吃下去。”

齐云踏向马车,走入其内。

立刻有两名帮众走过来捡起地面上的碎牙。

“二爷,这几个人回去后怎么处置?”

林护法问道。

“带回去先不要问,给我打,打断浑身骨头再问他们是干嘛的?”

齐云冷漠的声音传出。

“是,二爷。”

林护法点头,冷冷的看向了一侧的三人。

那三人脸色煞白,全都扭曲了面孔。

顺子赶起马车,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此地。

直到他们已经走远,掌柜的才一脸煞白的擦着冷汗走出来。

“二子,准备五千两银子,给青龙帮送四千两,剩下的送衙门去。”

他今天实在吓破胆子了。

宁愿得罪达官显贵,也不能得罪青龙帮。

达官显贵有时还讲点王法,青龙帮可从来不认这东西。

“是,掌柜的。”

旁边一名伙计赶忙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