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两百九十三章 洗劫(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两百九十三章 洗劫(求订阅)

黑色大船在银河之上正在行驶着,忽然轰的一声,整个船体抖动,发出轰鸣,像是触礁了一样。

甲板上的人全都身躯一震,脸色大惊。

“怎么回事,快快检查!”

中年将军开口大喝。

一群黑色甲胄的强者,急忙向着船舱奔去,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行驶在阴河中,一旦出事,场面是极为可怕的。

若是坠船,他们将一个也活不了。

船体抖动的更狠,簌簌颤栗,像是有无数只大手在扣在船底上,在不断摇晃一样。

一群人脸色大惊。

“将军,是从阴河下传来的!”

“有什么东西扒住了我们的船底!”

“什么?”

中年将军神色惊怒,不由分说,脚掌一踏,一跃而起,手中的冥器【杀剑】瞬间出窍,发出刺耳呼啸之音,一层乌光浮现,直接向着阴河之中斩了过去。

轰隆!

惊天爆炸,黑雾翻滚。

可怕的乌光直接钻入到了河底深处,灭杀了不知道多少河底冤魂。

不过却没有斩出一个阴蝠出来。

那些阴蝠密密麻麻的一片,全都扑在了船底之上,任由中年将军斩的再猛,也伤不到它们。

咔嚓、咔嚓、咔嚓…

一片片木屑飞舞,它们在疯狂撕咬。

数不尽的阴蝠一起发力,场面是无比恐怖的,就算是一座大山恐怕都挡不住它们的牙齿。

很快船底开始被咬漏,一波波阴河河水沿着缝隙,开始向着船内渗透。

船上瞬间一片大乱。

“船漏了,船漏了!”

“将军,不好了,船漏了!”

房间内,那位天算师依然在晃动着算筹,哗啦哗啦,声音刺耳。

忽然,又一个算筹飞出。

他一把捡起,眼皮狂翻,脸色惊骇。

“不好,将有血灾,船毁人亡,难以逃脱!”

他抓起算筹,急忙向着外面奔了过去。

就在这时,船体晃动的更狠,下方传来咯吱咯吱的刺耳声音,还一阵阵凄厉的嚎哭声音。

大量黑色冤魂开始向着大船内渗透而去,同时,还有无数的阴蝠跟着钻了进来,声音咯吱咯吱刺耳,一片糟乱。

“是阴蝠,这是阴蝠,天啊,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

天算师惊骇叫道。

整个甲板晃动,更多的漏洞被咬了出来,大量的阴河之水开始渗透而来,船上一片惊恐,所有人都急的不知所措。

青袍男子脸色惊怒,看着左右晃动的船板和一片惊慌中的众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的大船怎么漏?

“全都不要慌,给我待在原地!”

中年将军暴吼起来。

哗啦啦!

忽然,无数的阴蝠从破裂的船板之中疯狂钻了出来,向着甲板上的众人扑杀而去,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一刹那不知道冲出了多少阴蝠。

“什么东西?”

“阴蝠,这是阴蝠,啊…”

瞬间,很多人猝不及防下,被大量的阴蝠扑中,开始撕咬起来。

那个天算师一脸惊恐,从房间内向着外面奔去。

但忽然刺耳的尖叫声传来,脚下的船板一下崩裂,无数的阴蝠瞬间冲了过来,向着他的身躯扑去。

“将军救命!”

天算师惊恐大叫。

噗噗噗!

无数阴蝠刹那冲过,全部扑到了他的身上,将他整个人直接层层包裹了起来,简直像是穿了一层黑色甲胄一般,发出凄厉的惨叫。

一个照面,整个身躯便被瞬间吸干,成为了一具干尸,接着无数的阴蝠冲出,发出刺耳的声音,继续向着船板上扑去。

刹那,整个大船一片混乱。

不知多少阴蝠从船板之下扑了出来,船板瞬间四分五裂,被阴河一冲,整个大船直接裂开了,上面的人纷纷发出惊恐得大叫,被阴蝠和阴河冲击,简直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中年将军和青袍男子身躯一跃,落在了桅杆之上。

两人心中又惊又骇,急忙出手,全力抵挡着漫天阴蝠。

“该死的,怎么会出现这么多阴蝠!”

中年将军怒吼道。

他挥动冥器,漫天乱斩,一道道可怕的乌光不断发出,声音刺耳,恐怖莫测,将成片成片的阴蝠群全都斩的爆碎开来,化为一片片阴雾。

与此同时,青袍男子也是,眼神发红,咬牙切齿,手中一口长剑出窍,激射出无数剑花,漫天激射,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其他方向,他们的人在不断身死,有的遭遇阴蝠袭击,身躯瞬间被吸干血气,还有的则是被阴河冲击,坠入到了阴河下方。

整个河面,一片大乱。

无数阴蝠呼啸,黑压压的一片,发出刺耳声音,简直像是灭世一般。

中年将军怒吼震天,将手中冥器发挥到了极致,一道道恐怖乌光接连绽放,在空中组成了一个巨大莲花,胡乱激射。

大量的阴蝠被他震碎了身躯,发出吱吱吱的刺耳声音。

他这里像是成为了一个恐怖的毁灭源泉,不断扫出恐怖乌光。

但就在这时!

轰的一声,阴河炸开,大量的黑雾汹涌而出,一个巨大的黑色肉球直接从黑雾中爆冲了出来,向着中年将军这里狠狠砸来。

中年将军声音一怒,咆哮一声,手中冥器【杀剑】带着恐怖乌光,瞬间狠狠劈杀了下去。

“给我死!”

噗!

黑色圆球被他当场劈中,大量的阴蝠身死,发出吱吱吱的刺耳声音,但是剩下的阴蝠忽然一下散开,从里面冲出了一道无比可怕的人影。

身躯高大,魁梧异常,一头白发白须,眸若铜铃,大吼一声,手中抓着一口冥器月轮,直接向着中年将军狠狠劈了下去。

中年男子脸色一骇,顿时感觉到了可怕的生死危机。

一刹那像是无形巨岳压顶。

“冥器!”

他简直不敢置信。

手中【杀剑】刹那向着连天的【月轮】狠狠格挡了过去。

铛!

声音刺耳,弥漫出一股无比可怕的波动,震得四周黑雾翻涌,大量阴蝠和冤魂厉鬼被震得纷纷惨叫。

旁边的青袍男子也是脸色一变,被一股恐怖力量当场扫得横飞。

但他刚刚横飞,河面炸开,又有一道道可怕的黑色大圆球从河底迸发了出来。

砰!砰!砰!砰!

黑色大圆球炸开,从里面冲出了一道道可怕人影,手中蕴含杀术,刹那间全都轰向了青袍男子。

尤其刘越,手中的神器【断魂匕】被他运转起来,猛然推出,如似化为一道黑色闪电,刹那间贯穿而过。

噗!

鲜血迸溅,颅骨炸开。

可怕的【断魂匕】当场被青袍男子的额骨中穿了过去,无头身躯从半空中狠狠坠落而下,砸入阴河。

漫天阴蝠再次汇聚而来,迅速抓起刘越、赵彪、木鹿长老、潘田等人,在他们的身后形成了一片巨大的黑色羽翼,保持他们的身躯不会坠入阴河。

而这时,剩下的阴蝠立刻分为了好几波,一波向着河底冲去,打捞坠入河底之中的拍卖物资,另一部分向着中年将军冲出,铺天盖地的向着中年将军围攻而去。

还有一部分则钻入河底,从河底之中去啃食中年将军立身的桅杆。

咔嚓、咔嚓、咔嚓。

无数阴蝠一同发力,场面简直可怕万分。

中年将军本就在连天的月轮进攻下无瑕分身,此刻脚下的桅杆被啃,他的身躯顿时坠入到了阴河之内。

中年将军目眦欲裂,咆哮一声,浑身神之力疯狂注入【杀剑】,爆发出一团可怕乌光,将他的身躯牢牢围在其内。

“你们到底是谁?敢抢夺我夜游宫,你们全都要死!”

他声音凄厉,回荡十几里。

杀剑的光芒将他的身躯遮盖,让他受到的阴河影响小到了极点,但是依然在缓慢腐蚀,嗤嗤作响。

“嘿嘿,问阎王爷去吧!”

连天冷笑出声,身后被无数阴蝠抓着,手中月轮催动,发出可怕之光,一遍遍的不断扫向中年将军。

中年将军怒吼连连,立身在阴河中,双手抓住【杀剑】,不断向着连天的月轮轰撞而去。

砰!砰!砰!砰!

声音轰鸣,整个阴河被震得接连翻滚,炸出一片又一片可怕的黑雾。

而这时,可怕的阴河之力还在不断腐蚀着中年将军的身躯。

即便有冥器【杀剑】守护,他的双腿也被腐蚀成了一对血肉模糊的骸骨,骸骨上还能看到清晰地神经,在不断跳动。

“啊…”

中年将军发出可怕的咆哮,满头乱发飞舞,状若疯癫,浑身神之力爆发,汹涌澎湃,像是彻底发疯了一样。

他双手挥动【杀剑】在胡乱横扫,一片又一片的可怕乌光不断扫出,向着四面八方轰击而去。

就在这时,刘越阴笑一声,忽然出现在后方,神之力涌入【断魂匕】,再次一掌退了出去。

嗖!

断魂匕化为一道乌光,瞬间向着中年将军的后心冲去。

中年将军暴吼一声,预感到危险到来,双手持剑,刹那间回头横扫。

铛!

声音清脆,火星迸溅。

断魂匕被他再次扫了回去,他本身也被震得虎口发麻,庞然大力作用到身上,一直延伸到双腿之处。

他的两只白骨大腿被阴河河水腐蚀,早就将要不支,此刻豁然遭遇庞然大力的作用,顿时惨叫一声,两个白骨大腿刹那出现无数裂纹。

接着砰的一声,两条大腿齐齐炸开。

整个上半身直接狠狠地坠入了阴河。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中年将军凄厉大叫,双手高举【杀剑】,继续胡乱挥动着。

轰隆!

连天控制月轮,直接狠狠斩了下去,一招泰山劈顶,将中年将军的整个身躯彻底打入到了阴河之内。

顿时无数只蝙蝠发出吱吱吱的刺耳声音,向着阴河之内钻了出去,开始围绕着中年将军疯狂撕咬。

还有一群阴蝠直接扑向了他手中的冥器【杀剑】。

啊…

声音凄厉,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