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两百九十一章 下下之签(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两百九十一章 下下之签(求订阅)

幽深诡异的绿色通道中,寂静可怕,没有一丝声音,周围阴气森森,像是行走在冰雪中一样。

前方的过阴师手提青色灯笼,在前方静静引路。

齐云等人默默地跟在身后。

对于过阴的规矩,他们多少都了解。

过阴途中不得说话,不得乱看。

一直走了半个多时辰,脚下的绿色通道才渐渐模糊,前方出现了一片古朴的石桥,他们脚下的通道一直延伸石桥的边缘。

而就在这时,过阴师的身躯终于停了下来,发出一阵阵嘿嘿的沙哑笑声,刺耳的道:“几位,祝你们好运。”

他提着灯笼,准备离开这里。

“等等!”

齐云的声音忽然传来。

过阴师回过头来,沙哑笑道:“阁下还有其他事需要效劳吗?”

“请问拍卖品的单子在哪看?”

齐云问道。

“嘿嘿,过了石桥,自然能看到。”

过阴师沙哑笑道。

“原来如此,多谢阁下了,我这有一件礼物想送给阁下,不知阁下觉得怎么样?”

齐云脸色平静,手掌握紧,向着过阴师走了过去。

过阴眼睛一闪,注视着齐云的手掌看去,沙哑笑道:“什么礼物?”

他眼神中露出丝丝贪婪与笑意。

“这个!”

齐云露出森白牙齿,手掌张开,血气爆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刹那抓向了过阴师的脖子。

过阴师脸色一变,急忙倒退,但是猝不及防下根本来不及,他的实力也根本不及齐云十一,噗的一声,他当场被捏住脖子,脸色潮红,四肢在胡乱挣扎着。

“你…你要干什么?”

他心头震怒,尖声叫道。

这人疯了不成?

敢对他出手?

刘越、连天、庞龙、赵彪等人全都迅速围了过来,将齐云和过阴师重重围在中间,防止被其他人看到。

不过四周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到其他人影。

齐云牢牢捏着过阴师的脖子,双目如电,盯向他的双目,直接施展变天击地神功。

嗡!

刹那,一股无形的精神之力涌动而出,钻入到了过阴师的脑海之内。

他迅速读取着过阴师的种种记忆,想要了解夜游宫的概况。

一幕幕画面在他眼前迅速浮现,全都是关于过阴师的记忆的。

不过真正窥视了过阴师的记忆,却让齐云更为惊异于夜游宫的强大。

夜游宫内分为了无数分支偏殿,按照过阴师的记忆,他是属于过阴偏殿的,寻常里只负责过阴,其他事情全不了解。

就像是皇宫的厨房厨师,只负责给皇帝做菜,重要的事情一律不知晓。

所以,关于拍卖的事情,这过阴师脑海一片空白,没有任何信息。

齐云脸色变幻,开始修改这位过阴师的记忆。

就算对方不知道拍卖的事,也不能轻易放走了。

一会他们万一真要动手,回来后肯定还要借助过阴师的手才能离去,不然的话,一群人全都困死在这里不可。

他们走的是阴路,和寻常的外面的道路不通,这仅仅走了半个时辰,天知道已经走到哪儿了?

说不定现在已经是出了赵国,而且距离地表有多深,也丝毫不清楚。

所以这过阴师无论如何不能放走。

刷!

齐云很快把他脑子里的记忆该修改的修改,该删除的删除,再次收了变天击地神功,将这过阴师放在了一边。

过阴师脸色呆滞,依然没有反应过来。

被修改的记忆越多,陷入呆滞的时间越长。

这一点,齐云早已知晓。

“走,我们去前面看看。”

齐云不再理会过阴师,开口道。

“好。”

连天、刘越、赵彪等人纷纷点头。

他们迅速离开这里,向着前方的石桥走去。

过了石桥不远,在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一个古碑,古碑后面是一个宽敞的道路,道路呈现暗黑色,阴气森森,不断有一个个人影从道路两侧的拱门中走出,沿着阴森森的道路,向着前方行去。

“公子,在这条道路的前方就是拍卖所,拍卖物品都记载在了那个古碑上。”

刘越低语道。

“嗯?”

齐云眼睛一闪,向着古碑走了过去。

一群人围着古碑观看,眼神疑惑。

刘越当即抬起手掌,向着古碑落去,注入了一股神之力,顿时整个古碑上浮现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绿色小字。

【残缺的神器,黑暗之斧】

【无双的神诀,天地吞噬决】

【无上神丹,玉骨丹】

一个个字迹闪烁,全都是此次拿出来拍卖的物品,足有四十多个

齐云的眼神在这些绿色小字中迅速扫视。

很快眼瞳一缩,在倒数第三个看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冥间裂缝的修补之物,浊玉】

他眼神轻轻眯起,徐徐吐了口浊气。

好,有浊玉就好。

他真还担心没有。

不过这上面说什么?

冥间裂缝的修补之物?

“东海龙王,这阴河在什么地方?”

齐云问道。

在外面时候,他直接称呼彼此间的代号,这样的话可以避免暴露。

“公子,请跟我来。”

刘越眼神凝重,向着前方走去。

齐云等人顿时跟在了后面。

远处,一条巨大的河流流淌,漆黑一片,泛动着滚滚阴气,和寻常河流不同,此河流动之时发出的不是哗啦啦的水声,而是一阵阵哭嚎的声音。

男人哭声、女人哭声、婴儿哭声、老人哭声…各种哭声混成一团,凄厉刺耳,伴随着阵阵阴风,乱人心神。

意志不坚定的人单是听这些哭声便足以陷入疯狂,精神崩溃。

此刻,在这条诡异的巨河上游,一条黑色大船顺流而行,上面插着一面面黑色旗帜,阴风吹来,猎猎作响。

每一面旗帜上都绣着【夜游宫】三个幽绿色字体。

黑色的甲板上,一阵阵薄雾缭绕,更是站满了一个个身穿黑色甲胄,手持黑色战矛的夜游宫强者,眼神幽冷,注视着周围黑暗。

在其中一个房间内。

一位双目失明的老人盘坐,手中晃动着一个算筹,良久算筹飞出。

他用手掌捡起算筹,轻轻抚摸上面的字迹,两个白色的眼仁用力上翻,脸皮抽动。

“下下之签,将有血灾?有人要对我们动手?”

他失声说道,几乎怀疑自己算错了。

将算筹重新插回筒子,他再次用力晃动起来。

哗啦、哗啦、哗啦。

声音刺耳,又是一个算筹飞出。

迅速捡起,手掌在上面摸了起来。

这次摸过之后,他的脸色变幻更快。

“又是下下,这怎么可能?谁人能度过阴河对我们动手?”

他的身躯迅速出了房间,向着外面走去。

“将军,将军,要出变故!”

那老者开口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