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两百二十章 一击毙命(第六章)全文阅读

第两百二十章 一击毙命(第六章)

弄死一个捕头,比直接接触四大帮派要好得多。

他要先接手铁狼帮,然后以铁狼帮为跳板,猥琐发育一波,这样的话,可以避免一上来就被神秘势力所注意。

只要这些神秘势力不将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到他这里,那他就可以迅速发展。

就算来一两个人也没关系。

以他的实力,可以直接杀了。

“走吧,我们也去准备。”

齐云长身而起。

天色向晚。

衙门深处。

戴铁手一脸的谄笑的跟在一个人的身后,从一个院子中走出。

那人身躯瘦削,脸色稍显阴冷,左边脸颊有一块青色胎记,两只眸子狭长锋锐,似乎蕴含了索命夺魂的飞刀,让人不敢直视。

青面判官,王厉!

巨鹿城衙门最强的高手之一。

一手五毒爪、五毒钩,纵横江湖,威名赫赫。

每月之中,死在他手里的不开眼江湖客不知有多少。

他的威名是用人命生生填出来的。

和其他捕头不同,王厉出手,向来必死。

经过他手里的犯人,不管是冤枉的,还是真实的,都是直接毙命,懒得审问。

而且王厉好女色,修炼的内功涉及采阴之法。

每隔三五天就要找一个处子采补。

心情好了,那女子尚且能留下一命。

心情不好,当场就会被他扭死。

戴铁手的妹妹和小妾全都是被扭断了脖子,浑身青紫,死的惨不忍睹。

可即便如此,戴铁手又能如何?

他已不再像是年轻那会,热血冲头,要不顾一切的报仇。

在官场打滚了这么多年,他深知什么样的人得罪不起。

他若是敢报仇,第二天就会传来他全家的死讯。

他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天天陪着谄笑。

只有这样,他全家和他自己才能活得更好。

“铁手,你说的那家客栈真的有这么好?”

王厉平淡淡的道。

“那是,那客栈里面的女子各个水灵无比,而且全都是二八年华,绝对会让王捕头满意的。”

戴铁手笑道。

“呵…”

王厉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道:“若是不让我满意,我会把你的手指砍下来两根,做做纪念。”

戴铁手顿时冷汗滚滚,笑道:“放心,绝对会让您满意。”

外面的骏马已经备好。

两人骑上骏马,什么人也没带,向着戴铁手说的东岳客栈走了过去。

整个客栈早已被戴铁手所包下,里面莺莺燕燕,充斥了很多女子,脂粉之香飘荡了很久。

王厉一路上也没有任何怀疑。

以他的武力,整个巨鹿城没有几人是他的对手。

就算是神秘能力者想杀他也不是那么好杀得。

真气遇到神之力虽然会自动减弱七层,但他的真气足足有内修后期的实力,就算减弱了七层,也会有神光大圆满。

这一掌下去,就算是一般的神秘能力者也承受不住。

况且他的存在对于那种那几个神秘势力都有好处。

说白了,他是那几个势力共同养的狗,让他咬谁他咬谁,从不质疑。

而且每月之中他往上孝敬的东西也都是个不菲数字。

所以,他才能一直安安乐乐的活下来。

客栈近在眼前。

王厉离得老远便闻到了胭脂水粉的气息,脸上露出一丝迷醉,笑容更浓,翻身下马,向前走去。

戴铁手一脸笑容,急忙在前方引路。

“王捕头,这边请,您这边请。”

客栈内的一众女子发出一阵阵银铃般的悦耳的声音,很快全都迎了过来。

“大爷,您终于来了。”

“大爷,快快往里面去。”

一群群女子拥簇着王厉,莺莺燕燕,笑声可人,向着楼上走去。

“呵…”

王厉目光左右看了看,还算满意,带着一股笑容,左拥右抱,向着楼上走去,道:“戴捕头,你算是有心了。”

“哪里哪里,房间里还有其他惊喜!”

戴铁手一路笑道。

“哦,是吗?”

王厉眼睛一亮,松开了怀中女子,向着房间走去。

戴铁手急忙挥手,让这些女子下去。

他本人则是迅速上楼,一脸笑容,推开了房间的大门,笑道:“您请!”

王厉一脸笑容,向着房间内走了过去。

但刚一进来,便脸色一怔,笑容瞬间消失了。

房间之内,没有任何酒菜,也没有任何美人。

只有一个黑袍魁梧的大汉,坐在椅子上,至少两米多高,浑身肌肉孔武用力,气息沉重,像是个小肉山一样。

在他的双手之中,拄着一口巨大到难以想象的阔剑,冰冷黝黑,泛动神秘冷光。

王厉脸色一沉,瞬间有些明白了过来。

他嘴角露出一抹抹可怕的笑容,道:“戴捕头,这就是你给我准备的惊喜?好,真是好啊。”

他声音越说越冷,夹杂着一丝难以想象的杀气。

戴捕头脸色惊骇,已经向后退了出去,颤声道:“不,不是这样的,我…我不认得…”

轰隆!

他声音还未落下,房间内轰鸣响起,整个客栈都似乎抖动了起来。

火炎气息暴涌,如同火山爆发。

房间的大门和栅栏瞬间炸碎,熊熊燃烧起来。

处在气息的王厉脸色一变,终于露出了惊骇,怒吼一声,急忙鼓动内气,向着齐云不顾一切的狂拍而去。

但根本没用,全都晚了,所有内气被统统撕碎。

他的身躯被瞬间撞中,像是被大山给撞了一样。

砰!

声音清脆,骨骼经脉的崩断声开始响起,噼里啪啦作响,惨叫连天。

王厉浑身衣衫当场炸开,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被高高抛起,七窍中全都喷出鲜血,像是一个鸡蛋要炸了一样。

噗!

黑色巨剑立劈而下,如远古巨灵怒劈神山。

鲜血喷涌,两半身躯极为完整的爆射而出,砰的一声,狠狠砸在远处,死的不能再死。

啪嗒!

齐云跟着从半空跃下,脸色淡漠,宽厚的巨剑点在地上,整个剑身光华墨黑,一滴鲜血都没染。

看来自己还是高估他了。

一侧的戴捕头直接看呆了,眼神中蕴含浓浓的惊恐,看着眼前的齐云,瑟瑟发抖,整个人脑海轰鸣,久久反应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