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可怕的腹泻之书(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一百九十九章 可怕的腹泻之书(求订阅)

轰!

四面八方的阴影如同铁幕一般,向着韩月山的身躯碾压了过来。

韩月山顿时感觉到身躯沉重无比,像是背负了可怕的大山一样,大口喘着粗气,浑身刺痛。

他怒喝一声,挥动月轮,再次横扫。

砰!

周围的阴影统统被他震碎。

他身躯踉跄,继续向前逃去。

“拦住他们,快,给我拦住他们!”

韩月山喝道。

身边的四位堂主急忙回头,轰出一道道杀术,向着身后的齐云等人汹涌而来。

“全都给我死!”

潘田厉喝一声,双手一拍,无尽的毒雾向着前方汹涌。

那四位堂主脸色一变,急忙转身逃窜。

但还是慢了,有二人发出凄厉的惨叫,被毒雾追上,身躯嗤嗤作响,化为了两片血雾。

剩下的二人一脸惊恐,继续追向韩月山。

就在这时!

齐云将手中的双刃巨剑直接用力掷出。

呼!

声音轰鸣,空间扭曲。

可怕的双刃巨剑被灌满了能量和血气,简直恐怖莫测,如一道黑色闪电,刹那冲过。

噗!

啊!

沉重的双刃巨剑,从一位堂主的身躯中直接贯穿而过,将他的身躯带着前冲数十米远,狠狠地钉在了地上。

另一位非男非女的堂主,惊恐地大叫,花容失色,紧紧跟着韩月山向前逃走。

身后赵彪、潘田、木鹿长老三人在疯狂追杀。

齐云迅速冲过,一把拔出了他的双刃巨剑。

剑下的那位堂主,身躯几乎被活活劈开,内脏飞得到处都是,死的不能再死。

他托起双刃巨剑,继续追杀了过去。

轰!

木鹿长老继续无数藤蔓,向着韩月山和那个非男非女的人进行合围。

为了能够完成任务,他哪怕之前受了惨不忍睹的重伤,此刻也顾不得了额,不惜一切代价留下韩月山。

身边的赵彪、潘田更是如此。

都是咬住牙关,撑住伤势,向前追杀。

这个时候比的就是消耗。

谁先支撑不住,谁就死!

轰!

齐云再次掷出了手中的双刃巨剑,上面被能量和罡气覆盖,像是一道恐怖的流星,带着难以想像的气息,狠狠贯穿而过。

前方那个非男非女的人听到动静,惊恐的回头看去。

几乎刚一回头,可怕的双刃巨剑便狠狠地轰到了他的身躯。

噗!

啊!

凄厉惨叫发出,他娇弱的身躯被双刃巨剑带着,当场倒飞了出去,向着远处狠狠砸去。

砰!

地面抖动。

他的下场和之前的那个堂主一样,被巨剑带着飞出了数十米远,身躯几乎被生生劈开,内脏流了一地,死的惨不忍睹。

一直被他抓在手里的铜镜则惊恐得大叫一声,急忙从他手中蹦出,想要逃离这里。

但齐云魁梧的身躯瞬间冲了出来。

轰!

他一把拔出了自己的巨剑,眼神诧异,看向了那个从此人手中蹦出来的铜镜。

镜面上浮现出一个人脸,急忙看向齐云,哀嚎起来:“大人饶命,饶命大人,小的什么都不知道,小的从未做过恶!”

砰!

大地抖动,乱石飞溅。

齐云直接一剑砸了下去,狂暴的力量打的铜镜惨叫一声,当场炸开。

里面一滴绿色血液飞溅而出,被他一把抓住。

积分值+80

他转身看向了正在逃窜的韩月山,心中一动,将那本【腹泻之书】取了出来,眼神闪烁,割破手指,在上面迅速写上了韩月山的名字。

刚好试试这腹泻之书的威力!

是不是真的有形容那般夸张!

刷!

名字写下,这本书籍上顿时闪过一片朦胧的光晕,将韩月山三个字自动吞了下去。

齐云将这本腹泻之书再次收下,拎起双刃巨剑,继续追了过去。

正在前方极速逃窜的韩月山,心中又惊又骇,想到今天晚上的重重经历,他简直要狂暴!

这到底是一群什么人?

卑鄙、无耻、阴险、歹毒,他发誓等自己炼化了体内的诅咒,一定要把这些人杀的一干不剩。

前方轰鸣声响起,再次出现了无数藤蔓,向着他的身躯交缠而去。

韩月山怒喝一声,挥动月轮,再次狠狠横扫而过。

轰!

这些藤蔓再次炸开,被他杀出一道血路。

不过就在他刚刚轰碎这些藤蔓的时候,忽然自己的腹部发出了一阵阵稀里哗啦的声音,传来一股绞痛。

接着屁股后面,开始有一片片浊黄色的东西忍不住喷发了出来。

一边逃一边喷,场面壮观,恶臭冲天。

除此之外,前面也是。

一片片浊流忍不住狂冲而出。

“嗷!”

韩月山口中再次发出了凄厉的大叫,眼神瞪圆,泪水都要飙出来了。

他这是怎么了?

他拉了?

他控制不住大小便了。

这是诅咒!

又是一种诅咒!

“嗷嗷嗷嗷…”

韩月山一边凄厉大叫,一边向前逃去。

越逃拉的越多,喷得越猛。

更可怕的一幕出现,随着不断腹泻、身后狂喷,他的体力在迅速减弱,四肢开始发软。

身后正在追杀的赵彪、潘田、木鹿长老等人全都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一幕。

韩月山这是怎么了?

他疯了?

这也太壮观了。

一片片浊黄色东西喷的满天地是,恶臭冲霄。

几人屏住呼吸,从一侧避开,继续追杀向韩月山。

“韩月山,你给老夫死!”

潘田狞笑一声,腾身而起,身上被喷了不少浊黄色之物,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双手拍出,黑色毒气腐蚀一切。

韩月山虽然控制不住大小便,但还是对于危机的捕捉依然还在,眼泪狂飙,脸色愤恨,轮动月轮,回过身来,向着潘田的身躯狠狠扫去。

潘田脸色一骇,没想到韩月山还有战力,躲闪不及,只能硬着头皮轰杀。

砰!

一声巨响,潘田惨叫一声,被再次打的倒飞,落在远处,狂喷鲜血。

与此同时,韩月山屁股后面喷的更多,一片片浊黄色东西将地面都给堆了一堆,恶臭冲天,令人作呕。

他虽然一击扫飞了潘田,但是潘田的剧毒却再次进入他的身躯。

他此刻已经没有巅峰时刻的实力了,面对剧毒,顿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身躯开始迅速融化。

“嗷嗷嗷嗷…”

声音凄惨,不知在叫些什么。

一边融化一边拉,场面奇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