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十四章 死得安详(求推荐票)全文阅读

第十四章 死得安详(求推荐票)

人群哗然,议论起来。

阿大也脸色一怔,暗暗钦佩。

不愧是二爷,随便扯个慌都跟真的似的。

五毒童子?

单听这绰号,就容易让人信服,第一肯定用毒,第二又有婴儿的哭声,所以很容易让人信以为真。

“各位弟兄,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严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这两天在城内看到了任何可疑的人,都要第一时间汇报过来,极有可能他们就是五毒童子的同党,这个五毒童子乃是我大哥的敌人,一直想要瓦解我们青龙帮,我们绝不能让他们得逞,任何得罪我们青龙帮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齐云大喝。

人群全都呐喊起来,士气高涨。

齐云点了点头,离开这里。

留下几个人处理尸体后,剩下的人也都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齐云的内心并不平静,以他现在的实力,到底能不能抗衡那个妖鬼?

不管怎么样,都要在那个妖鬼再次动手杀人前,将它击毙。

坐以待毙不是他的风格,今晚他就准备守夜,看看那个妖鬼是不是还会继续出现。

“阿二和孙德彪的伤势怎么样了?”

齐云问道。

“恐怕还需要几天才能彻底恢复。”

阿大答道。

“好,你将那天去过赵家庄的人全都召集过来,让他们晚上埋伏好,陪我一起守夜,至于其他人,暂时遣到其他地方去。”

齐云说道。

那些经历了赵家庄一事的人,胆量多少大了不少,所以用他们是极好的选择。

阿大心头一惊,点头道:“是,二爷。”

他立刻下去安排了。

不过在他刚走不久,一名帮众从外面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一脸慌乱,喘着粗气,眼神中全都惊骇之色,道:“二爷,不好了。”

“嗯,又出什么事了?”

齐云眼神一凝。

“红云楼,红云楼所有人都死了,不止他们,一条街上,其他几个大户人家,也…也全都如此。”

那人惊骇道。

“什么?带我去看看!”

齐云心中一惊。

那个帮众赶忙在前方带路。

红云楼,是一处妓院,虽然不是他们青龙帮的产业,但却是他们青龙帮罩着的地方,老鸨子每个月都会送月供过来,他们青龙帮足足派了十二名打手常驻在里面,往日里没什么人敢闹事。

红云楼怎么也会出事?

沿途中,齐云很快从他口中了解到了情况。

这些人的死法跟何掌柜、李老爷、赵虎等人不同,这些人死的时候,就像是睡着了一样,面色安详,一动不动。

今天早上本来有人准备过去消遣的,但是进入后,一直没人出来招待,那人大怒下闯入了后院,这才发现老鸨子、龟公全都死了。

他惊骇之下赶忙报了官,官府到来后,很快发现了一个个房间内的姑娘、客人也全都没了声息,死的时候,跟活人一样,面庞都还是红润的,但探了呼吸和心跳,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除了他们红云楼,旁边还有几家客栈、酒馆都是如此。

现在整个官府都轰动了,死的人初步清算,达到了一百零二口。

这是平阳城前所未有的大案。

陆知府、赵捕头,全都被惊动了。

根据周围的一些幸存的居民反应。

昨天夜里的时候,他们好像听到了一阵阵模糊的声音,像是在呼唤一些人名,但是他们想醒来查看,却无论如何也醒不过来,就好像是噩梦一样,直到今天早上鸡叫的时候,那种声音才消失。

齐云的心中更加难以平静。

很快,他便赶到了红云楼的地带。

陆知府、赵捕头全都在这里,整个衙门的所有人都过来了,连军方也出动了,大量的军人守在附近。

一些住在附近的居民皆是脸色煞白的在指点、议论着。

人心开始慌乱,无形的恐慌在弥漫。

“陆知府、赵捕头。”

齐云到来后,拱手见礼。

“原来是齐二爷到了。”

陆知府是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留着两缕胡须,脸上全都是汗珠弥漫,隐约透露出了恐惧之色。

他恐惧的不止是妖鬼,还有顶戴的乌纱能不能保住。

死了这么多人,若是不拿出交代,肯定是革职罢官的下场,弄不好还会有牢狱之灾,可以说,他的心中早就乱成一团。

“陆知府,可曾查出什么?”

齐云问道。

“一点头绪也没有,接二连三的大案出现,我这个乌纱肯定是不保了。”

陆知府苦涩摇头,愁云满脸。

赵捕头想了想,说道:“根据周围的人所说,昨晚他们都听到了一些模糊的声音,但是我仔细问过不少人,他们听到的声音全都不同。”

“有的人是听到童谣的声音,有的是听到像是硬物刮动城墙的声音,还有人听到是模模糊糊的呼喊声音,像是在喊什么名字。”

“我让人去城墙边查看了,内墙的区域确实存在了大量的划痕,像是被铁条画出来的,不过根据昨夜守城的人所说,他们昨晚什么都不知道,一到二更,每个人都觉得头昏脑胀,接着便陷入了沉睡。”

他的心中也很是混乱。

到了现在,妖鬼之说已经彻底深入人心,不信也得信。

接二连三的诡异之事,连他这位资深捕头也生出了一丝难言恐惧。

几天前一场大火烧死几十人也就罢了,现在又一下死掉了一百多人,下一次谁敢肯定衙门不会出事?谁敢说他不会突然死亡。

齐云去看了一下尸体,和之前那个帮众说的一样,所有尸体都很安详,脸色还有红润之色,就跟睡着了没什么不同。

他仔细探了一下这些人的心口和鼻子,都没有任何动静。

齐云的心中更为沉重。

这次下手的妖鬼,比杀害何掌柜、赵虎等人的更加可怕,这是真正的杀人如拔草。

他忽然想到了自家大哥。

大哥齐腾离开已经有好几天了,会不会也出事?

盐场的案子,现在想起来总觉得也不简单。

不过他现在只能祈祷了,因为他眼前现在也不平静。

至于迁帮什么的,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他们青龙帮家大业大,不是说迁就迁的,而且现在还没到不得不迁的时候。

齐云在这里呆了一上午,所有尸体都被衙门抬了回去。

红楼云所有人死亡,短时间内是开不起来了,不过他们刚好可以光明正大的接手红云楼,今后风头过去的时候,这也是一个财源。

想到这里,齐云忽然眉头一皱。

几日前的一场大火烧的是一处青楼,现在出事的又是一处青楼,青楼这么容易招鬼吗?

等到所有尸体处理完,他向着城墙位置走了过去,不多时,来到了一片浅灰色的古墙前,整个墙壁是背着阳光的,常年风吹雨打,生了不少青苔。

此刻,这一堵的城墙上,出现了一大片斑杂混乱的印记,像是小孩子的涂鸦,深入墙壁好几寸之深,看起来似乎是用手指粗细的铁条画出来的一样。

齐云静静感受一下,眼睛一凝。

有一丝难言的阴冷在弥漫,丝丝缕缕,极为诡异。

和他昨天夜里在那个巷子中感受的一样!

这是…

妖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