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双魂症(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双魂症(求订阅)

齐云浑身气血燃烧,散发出灼热的气息,高大的身躯带着难以想象的压迫之气,眼神如刀,淡漠可怕,注视着房间叩拜在地的赵长老和那张巨大的铜镜。

“赵长老,这是什么东西,能借给我看看吗?”

齐云语气淡漠,轻轻抚了一下手中铁杖。

“你…你怎么会没事?”

赵长老吃惊道。

砰!

回应他的直接是齐云一杖,势大力猛,砸在赵长老身上,将他的身躯当场砸的横飞出去,撞在一侧的墙壁上,痛苦大叫起来,浑身骨头不知道断掉多少。

铜镜中的人脸微微一怔,忽然露出诡魅的笑容,注视着齐云,笑道:“小兄弟,想要力量吗?我可以尽情满足你,放松心神,放松…”

轰隆!

齐云一杖扫出,火光弥漫,包裹着浑厚能量直接打在了铜镜之上,当场将铜镜打的凹陷下去,发出咣的一声闷响,倒飞而出,撞在后面的墙壁上。

里面的人脸直接痛苦大叫了起来。

啊!

“怎么样?这种力量可还满意?”

齐云大步上前,再次一把抓住铜镜,轮动铁杖,向着镜面之中狠狠砸了下去。

“不,你不能杀我,住手!”

里面的人脸尖叫道。

轰隆!

又是狂暴一杖,砸的铜镜嗡嗡震耳,火焰气息弥漫,咣的一声,镜面被齐云生生砸的穿透了,里面的人脸凄惨大叫。

“饶命啊,大人,饶了我啊,你不能杀我!”

咣!

又是狂暴一杖砸出,整个铁杖都被火焰覆盖,熊熊燃烧,力量也不知道多大,狠狠轰在了铜镜上。

砰!

这面铜镜再也承受不住,当场四分五裂,炸碎开来。

里面的人脸惨叫一声,直接变成了一团蒸汽,消散开来。

原地剩下一片幽绿色血液,被齐云一把抓出。

积分值+60。

他脸色冷漠。

这头诡异比刚刚那头要弱小的多。

转身看向地上哀嚎惨叫的赵长老,齐云直接大步走了过去。

赵长老一边哀嚎,一边向外面蠕动,凄惨大叫。

“来人啊,杀人了,齐堂主杀人了,快救命啊!”

外面早已轰动,从齐云撞碎墙壁冲到这里的时候,巡逻的众人便已发觉异常,惊呼声中,都在向着这里赶来。

秦长老更是第一时间冲了过来。

砰!

铁杖落下,鲜血迸溅。

一具无头尸体从房间内横飞而出,直接撞在了一侧的墙壁上,将整个墙壁都给震得崩溃。

齐云魁梧的身躯,一脸淡漠的走了出来。

秦长老、阿大他们终于赶到。

看到一具无头尸体倒飞而出,秦长老眼瞳一缩,瞬间认出了那是何人?

赵长老!

“齐…齐堂主,这…”

秦长老颤声的道。

“他被诡异附身,被我杀了。”

齐云语气淡漠,忽然想起一事,身躯再次冲出,熊熊燃烧,气血炽烈,向着远处横冲直撞而去。

秦长老、阿大等人脸色一变,急忙跟了过去。

远处房间。

王如鹰依然对着镜子,做出女儿姿态,脸上画满浓妆,涂上腮红,手捏兰花指,身上穿着女人的衣裙,口中发出一阵阵纤细的女声。

“夫君,奴家有礼…”

轰!

墙壁炸开,乱石飞溅。

一道火热人影瞬间冲来,停在大堂。

狂暴的气势将整个大堂内的地砖全都给成片成片的震碎,稀里哗啦爆响,四处飞舞。

王如鹰微微一怔,回过头来,惊异的看着齐云,有些发懵。

齐云眉头一皱。

没有阴气?

他还是一杖横扫了过去。

砰!

王如鹰的身躯当场横飞,骨骼崩断,撞碎墙壁,整个身躯如破麻袋一样,砸到外面,传来啪的一声闷响。

“啊!”

王如鹰顿时凄惨的大叫了起来,声音也变回了男声,浑身鲜血,痛苦无比。

齐云紧跟着冲了出来,看着地面上惨叫的王如鹰。

“齐堂主,饶命,我是王如鹰!”

他急忙大叫,痛的脸色扭曲,差点昏迷。

这时,远处的阿大、秦长老等人迅速冲了出来,一脸吃惊的看着这一幕。

“堡主!”

秦长老第一时间冲来,扶起王如鹰。

齐云眼神闪烁不定。

这王如鹰身上没有阴气波动。

他不是被诡异附身!

他是真的精神分裂?

“王堡主,你为何做这身打扮?”

齐云低沉问道。

“啊…”

王如鹰痛得还不断大叫。

秦长老急忙封住他身上的一些大穴,为他止血止痛,王如鹰顿时不再惨叫,脸色煞白,额上冷汗滚滚。

秦长老将他扶到房间,坐在了一张椅子上,随后迅速下令,让人将大夫请来。

“堡主,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长老问道。

王如鹰脸色煞白,看着自己的这身打扮,一脸苦涩,闭上眼睛,似乎不愿面对此刻的自己。

“王堡主,还请给我们一个交代。”

齐云的声音再次传来。

王如鹰充满苦涩,只得张开眼睛,开口道:“齐堂主,老夫…老夫自幼得了一个怪病,被称为双魂症,顾名思义,我的体内存在了两个魂魄…白天时候,还是我自己,到了晚上…就是我妹妹…”

“你妹妹?”

齐云眼神一闪。

“不错,晚上的自己,我完全控制不住,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每天早上起来,我的身躯才会再次回归正常,之前秦长老听到的唱戏声音,都是另一个我所唱,我现在的女人形态,也是另一个我所为。”

王如鹰痛苦地道。

他患双魂症的事情,整个黑鹰堡没有人知道。

本来他自己也不会知道,是在他很小的时候,被父母告知的。

这件事一直以来都是他心中最大的痛,几乎给他造成了心理阴影。

齐云暗暗皱眉。

果然是精神分裂。

他注视着王如鹰,开口道:“王堡主,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不敢,多谢齐堂主手下留情。”

王如鹰苦涩说道。

齐云露出思索,转身走离这里。

铁鹰堡的真相已经出来了。

真正的诡异是那面铜镜。

还有便是赵长老!

至于赵三说到看见秦长老在厨房剁人手,恐怕根本就是受赵长老的蒙骗。

不然若真的是秦长老,秦长老又怎么会不杀他灭口?

赵三回到房间,整整一晚上都没有人来杀他。

说明赵三看到的人根本就是他那位族叔,所以才不忍杀他。

至于为何会突然生病,多半是赵长老担心秘密暴露,所以才让诡异出动的。

齐云想清楚了前因后果,收回眼石,准备明天便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