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修真小说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洪天城(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一百一十一章 洪天城(求订阅)

齐云皱眉道:“只怕城内并不安宁,多留一天,就要多承担一天的风险。”

虽然大哥也服下过那种圣药,不过那圣药是他配置的。

只能算是高仿品。

而且还没有配套功法。

所以他大哥能不能对付诡异,还很难说。

他如果先去洪天城,这一走起码七八天内是回不来的,一旦大哥遇到危险,那就麻烦了。

“二弟放心就是,这一点风险是值得承担的,而且上次服下了你给我的那种圣药,我能感受到体内似乎在进行一种蜕变,就算遇到诡异了,也不至于一点没有反抗之力。”

齐藤说道。

齐云并未接话,心中思索着另一个想法。

“好,我可以先走,不过我留下一个伙伴在青龙帮守着,如果真的遇到危险,它应该也可以帮助一二。”

“伙伴?什么伙伴?”

齐腾疑惑道。

“就是上次给你看到的那条水皇,我会把它留在房间,如果没事的话,它不会出来,遇到事情,它会立刻出来相助,

等我打点了武帮之后,会飞鸽回来,到时大哥再将剩下的帮众带过去,记住,要将那条小水皇也一并带走,我会把它放在桌上的一个器皿里。”

齐云说道。

“好!”

齐腾点头,道:“那你现在就下去准备吧,我之前已经告知了阿大、李青他们,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对了,这有一封信你带着,算是凭证。”

他取了一封和武帮往来的信,交给齐云。

齐云将信封收下,起身离开。

他也没什么要准备的。

回到房间后,将那个兽宠培养饲料取了出来,放在了自己的桌子上。

小水皇这几天一直趴在兽宠饲料中,吃了睡,睡了吃,身上颜色反复变化着,似乎生怕别人跟它抢似的。

圣土空间内的大花蛇、黑狐狸,这两天望眼欲穿,眼巴巴的看着那团兽宠饲料,每天都在流口水。

但是有小水皇在,它们连靠近都不敢靠近。

齐云看着小家伙缩成圆鼓鼓的一团,忍不住一阵失笑,手指用力的捏了捏它。

小家伙被齐云捏成了瘪瘪一团,从沉睡中醒来,眼神不满的看着齐云,身躯在剧烈的挣扎着。

“好了,交给你一个任务,记好了,千万不能忘了,不然这饲料今后再也没你的份。”

齐云说道。

小水皇一下清醒了不少,疑惑的看着齐云。

“我这几天要离开一趟,城内并不安宁,有很多诡异作祟,还有不少神醒者、超凡者躲在暗中,若是他们敢来青龙帮闹事,你要把他们全部杀光。”

齐云说道:“能明白吗?”

小水皇点了点头。

杀人而已,对它来说,不算什么。

“千万不能睡着了。”

齐云告诫道。

小水皇露出鄙夷目光,闷头吃饲料。

齐云摇摇头,不再多说。

他重新换了身衣裳,走出房门。

“二爷。”

阿大、李青在走廊中等待多时,见到齐云走出后,立刻行礼。

他们二人也服下过圣药和敛息丹药,此刻都有些脱胎换骨的意味,自身气息难以捕捉,眼神蕴含精光,干练强悍。

“走吧,我们出发。”

齐云说道。

“是,二爷。”

他们退出去,将马车牵了过来。

齐云手持铁杖,坐在了马车中。

连同他坐的马车,一共有三辆马车,剩下两辆马车拉的都是金银细软,是用来打点武帮所用。

阿大坐在最前面,给齐云赶马。

李青则是负责后面的两辆马车。

除了他们二人,还有三名帮内的骨干,武道修为不素,不过却没有服下那种圣药。

外面大雨淋漓,一群人穿着蓑衣,赶起马车,向着青龙帮外奔了过去。

房间内。

齐藤看着马车离去,微微一叹。

“希望不要出事情。”

马车之内。

齐云掀起帘子,看着淋漓而下的暴雨,眼神渐渐变得阴郁。

他现在是烦透了这种暴雨。

可惜他的实力还不足以化解这种诅咒。

根据吕不良所说,只有修为超过他,才能抵消他的诅咒。

现在看来,这吕不良的修为比他还深。

“该死。”

齐云暗骂一声,关上帘子。

他打开面板,开始了今天的抽奖。

连续两次抽出,积分值减少60分,再次得到了一样东西。

【中等的洞察之眼】

来自神秘世界的诡异之物,可以洞察一切虚幻、虚伪,用于监视的绝佳之宝,适用于星级初期至月级后期,一旦放置,自动隐形,除主人外,其他人皆难看到。

使用次数:2次。

半空中漂浮着一个淡蓝色的类似眼球一样的东西。

齐云眼睛一闪,一把将那个洞察之眼抓在了手中。

可以用来监视?

还能洞察一切虚幻、虚伪?

他露出丝丝异色,看着这种眼球。

这有些类似于他前世玩过的游戏,这似乎就是那种游戏中的眼石?

只要把这个东西放在别人的房间,他就可以时刻掌握那人的动向。

齐云把玩了片刻,将这可洞察之眼收入了怀中,看着面板,微微皱眉。

第二次居然抽空了。

说明升级后的面板,和之前一样。

只能保证第一次中,后面就全看概率了。

他心中琢磨着,后面还要不要抽奖。

目前为止,他身上的东西太多了。

看起来每个都有用,实际上每个都没用到。

所以他想停两天,不如先把积分留着。

马车悠悠向前。

数千里的路程,他们一路紧赶,行走了五天之久,才终于赶到。

洪天城近在眼前。

高大的城头,宽厚的门户,外面熙熙攘攘,排队等着入城的众人,这简直和他前世中的一线城市有的一比。

不来到这洪天城之前,永远不会知道这座巨城的浩大与繁华。

此刻,随着他们接近,原本的大好艳阳天忽然间阴云密布,开始下起暴雨,稀里哗啦乱响,漫天雨幕垂洒而下。

正在排队入城的人全都懵了,无数人指着天公,破口大骂。

“我***,贼老天,你这个时候下雨?”

“他妈的,这什么鬼天气,怎么说下就下?”

“快去躲雨,越下越大了!”

很多人发出惊呼,在雨幕下成为了落汤鸡,纷纷抱头鼠窜。

那些守城的军士也一个个口中狂骂,迅速放人入城。

不远处,阿大身披蓑衣,赶着马车,向着这里走来。

这一路上他也有些纳闷。

一路雨没停过。

就好像老天爷专门和他们作对,他们走到哪大雨就下到哪,光是蓑衣他就换了十几件了。

这简直邪门!

要说老天爷和他们作对,可凭什么?

他们有什么值得老天爷下手的。

“他妈的。”

阿大也忍不住暗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