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兵将卡牌系统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步战为王全文阅读

第四百五十五章 步战为王

王四身旁,簇拥着成群的禁卫与亲兵,看到落下的苏云,不等王四军令,就一窝蜂的冲了上去。

“该死的蛮族。”

王四骂了一句,命令着说了:“传令,发旗语,撤军。”

看着天空纵横的飞鸟,王四后悔莫及,天黑之前,斥候明明传来消息,说发现了蛮族踪迹,自己失了警惕的心思,招致这样的惨败,真是活该啊。

但是公主不能有事,王爷家破人亡,只有公主这一个亲人,王四不敢想象,若是公主战死沙场,王爷会是什么反应。

禁卫营前出的速度很快,苏云甫一落地,禁卫营就赶到了,拉开临时的担架,禁卫营中的医官大略检查了一下苏云的伤势,就把她挪到了担架上,由几个禁卫抬着,绕着大营而走了。

飞鸟空战兵败,泰西人接下来的目标肯定是大营,这大营也不安全了。

是夜,王四军大败,败退二十里,重新立下营寨。

苏云伤重,随军的医官不敢让她承受颠簸之苦,送她回到五原,需要两天的路程,如果这中间出了岔子,谁也担待不起。

王四接连派出了三路传令兵,把苏云受伤的消息送往五原大营,回报给苏路知道。

四天后,苏路统带一营禁卫赶到,几乎是被几个禁卫架着送进来的御医,脚刚一沾地,就被推进了营帐。

长宁陪着苏路进了营帐,在床前凳子上坐下。

苏路看了长宁一眼,问着侍候苏云的几个女兵说着:“是谁打伤了苏云,泰西人的飞鸟不是已经被扫荡一空了?”

为首的女校尉名叫洛宁,出身讲武堂,苏云重伤昏迷,韩云生死不知,她被选出来作为临时的飞鸟营都尉。

洛宁向苏路抱拳行礼,语气沉重:“当日夜,我军遭遇蛮族偷袭,王四将军未曾做好应对天空偷袭的准备,军营内一片混乱。”

“都尉临危受命,驾驭这仅存的四架飞鸟中的一架升空了,袍泽们害怕都尉出事,纷纷争抢着驾驭剩下的三架飞鸟升空。”

“可惜泰西人的飞鸟更好,飞得更高,而且速度也快,携带的箭矢也多,攻击的频次也多了不少,只是几次攻击,三架飞鸟就相继被击落。”

“都尉发现泰西人的飞鸟,想要拉升飞鸟,追上泰西飞鸟的高度,可惜咱们的飞鸟性能不行,只是向上多爬了一米,就整个儿散架了。”

苏路脸色难看,问着正在诊治的御医:“夏大人,我妹妹怎么样,还有救没有?”

夏大夫收回给苏云诊脉的手,脸色有些难看,不过听到苏路的话,嘴角还是向上扬了一下。

“王爷啊王爷,那有这样说自家妹子的!”

“公主内息深厚,这摔伤只是伤筋动骨,为何到现在还醒不过来,我老夏实在是有些弄不明白。”

苏路闻言脸色一黯,沉声问了:“你的意思是苏云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夏大夫一捋胡须,语气揶揄:“这话就夸张了,三日内醒来的可能很小,但是十日内绝对会醒来。”

苏路差点儿给老夏脸上拍一巴掌,你孙子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吓人。

“那好,苏云就交给你了,老夏,你尽全力救活公主,我就给你写一首商山早行。”

夏大夫捋着胡子,眼睛亮了起来:“那个,王爷,能不能换成渔家傲,就是王爷您用来换三年和平的渔家傲?”

苏路起身向外走去,长宁跟几个女侍卫齐齐跟上。

“只要你能救好苏云,渔家傲、塞下曲都随你选,若是你手段够强,我单给你写一首,也不算什么。”

苏路的身影消失在营帐外,夏大夫脸上满是兴奋的红色,来回踱着步,喃喃自语。

“单给我写一首!”

“渔家傲啊,我真的很喜欢渔家傲,但是单独写一首,这可是青史留名的机会啊。”

“咋办,咋办?”

旁边的洛宁提醒着说了:“夏大人,王爷可是说了,您要救活都尉才成。”

老夏闻言一捋胡子,满是皱纹的脸上满是老气横秋。

“不就是救人,这可是我老夏的老本行,肉白骨生死人咱不成,救活一个活着的大活人,还不是小菜一碟。”

说着,老夏招呼了自己的药童进来,放下药箱,拿出了一沓明晃晃的银针……

苏路处置了苏云的事儿,径直到了中军,见到了胳膊脖子里都裹着纱布的王四。

看到苏路,王四愣了一下,下一刻,就从帅案后抢了出来,声音激动的说着。

“末将见过督帅,末将无能,连续兵败,还伤了公主,请督帅赐罪。”

苏路在帅案后坐下,语气也严厉起来。

“胜败乃兵家常事,一时的兵败说明不了什么,苏云受伤,那是因为她是兵,当兵打仗,那有不受伤的的。”

“现在敌军到了什么地方,泰西人的飞鸟营到了何处?”

王四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把布防图从墙上摘了下来,铺在帅案上,招呼着一众将军围到帅案前。

“这儿,我跟蛮族交手三次,三战皆败,不过也成功遏制了蛮族的攻势。”

“泰西人的飞鸟营现在在这个范围内立营,不过他们很是小心,我派出的斥候只能锁定在这个范围,找不出飞鸟营究竟在什么位置。”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飞鸟营的护卫很多,不但有两千多蛮族,还有接近一千的泰西人步军,全都是兵甲精良,弓弩武器精良。”

苏路点了点头:“不错,你做的很好。”

“马平”

“末将在”

已经晋勋衔为游击将军的马平跪在了帅案之前,单膝点地,看着苏路。

苏路吩咐着说了:“我命你统带禁卫军,用多少人你自己定,去把这个飞鸟营给我找出来,毁了,能带回来飞鸟最好,带不回来,也要让泰西人没有飞鸟可用。”

马平跪在地上,沉声问着:“可需要擒拿泰西人俘虏回来?”

“嘭”

苏路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军务册子跟布防图乱飞,苏路的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怒气。

“要什么俘虏,统统给我杀了,敢伤我妹妹,泰西人,该死。”

马平领命起身去了。

营帐内,一众将军校尉都有些不自在,从来没有感觉到督帅的杀气这么盛过,看样子公主在王爷心中的地位很重。

“王四”

苏路继续说着了。

王四转身跪下,单膝点地:“末将在”

“命你统带一万人,自左路前出,明日天黑之时,迂回到望水坡下,等我统军与蛮族激战之时,从后背杀出,击溃蛮族后军。”

“末将领命。”

王四领了军令,起身,问着苏路说了。

“督帅,若是马平将军没有击毁泰西人的飞鸟,咱们可挡不住有飞鸟配合的蛮族大军。”

苏路笑了,站起来,看着中军帐内的一众将军校尉。

“若说飞鸟战,我苏路可能不如泰西人,但是步战,蛮族不行,泰西人,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