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回档1995 > 75、跨海大桥
    岛上生活节奏慢, 人还是那些熟悉的人, 只是街上的房子翻新了很多, 小镇上的那条商业街也扩了一些,中间的马路变宽了许多, 可以容许车辆并行通过。

    陆家的房子彻底变了样子,之前只是两排平房和一个大院子,现在修成前后两栋小楼, 院墙外面还修了攀爬的花架,一直顺着爬到小楼占了半边的墙,只是现在是冬天, 只能看到一些落了雪的藤蔓,不过看到那一大片就知道春天之后会有怎样一片绿意盎然。

    外面白墙红瓦,走进去之后两座对着的三层小楼中间修了一个精致的庭院, 没种什么花, 种了几颗挺拔果树把两边房子做了一个简单间隔,中间空地那有一个小凉亭, 还有一个水井和葡萄架。靠近墙角的地方,还用石头围着建造了一个狗屋, 写了一个木牌挂在那,上面留了两个字:进宝。

    黎舟道:“这是进宝的窝, 不过冬天冷,有时候也睡在房子里,在一楼拐角那挨着暖气片。”

    黎江笑道:“还挺会挑地方。”

    黎舟平时回来的时候不多,带着弟弟沿着砖铺的小路在院子里转转还好, 等穿过庭院进了楼里面之后,明显对家里的摆设也不太熟悉。家里那只土黄色的小狗果真睡在楼梯拐角处,它外表看不出年纪,只是从白了的胡须能看出年纪很大了,它见了黎舟进来还走出来摇了摇尾巴。

    黎江站在那看它,它也闻了闻新来的小客人的气味,大概是身上带着黎舟的味道,没有冲他叫,反而舔了他一下,确认了这个家庭成员。

    进宝围着黎舟绕圈,不过也就走了两步,很快就趴在黎舟鞋面上抬头看着小主人不动了,只尾巴尖还在左右晃动。

    黎舟弯腰抱起它,把它放回窝里,小黄狗就趴在那继续甩尾巴尖,哼唧了两声,被暖气熏地舒服地眯起眼睛。

    上楼的时候,黎江还在看那一点尾巴尖,小声问道:“哥,它多大了?”

    黎舟笑道:“比你大一点。”

    黎江惊讶道:“不可能吧?它看起来还很小。”

    “嗯,就是体型显小。”

    黎江没有再问下去,只是多看了那只黄狗两眼。

    黎舟平时很少回来这里,有些时候自己要找什么,也要在房间里找上半天才能找到。

    黎江坐在卧室的椅子上,看着大哥手忙脚乱的给自己找睡衣,“找不到也没事,我行李在刁叔那边了,他说明天就给我送来。”

    “不用,家里之前也准备了……我记得好像放在这里。”黎舟翻出来不少衣服,最后总算找了两套新的出来,“我也不常回来,对这里不太熟。”

    黎江接过衣服,还在笑他:“知道,大哥平时都睡我床上。”

    他说的是玩笑话,但是黎舟还记得之前答应弟弟的话,带着他去了自己房间,道:“你今天睡这吧,我跟你换房间好了。”

    “大哥呢?”

    “也在这,再照顾你两天。”

    黎舟的卧室干净整洁,摆设没几样,和他平时一贯用的那些一样,外面摆着一张床、书桌和一个书柜就没有多余的了,东西虽然简单,但是生活气息十足。他对生病的人还是很有耐心,再加上床很大,兄弟两个睡也足够宽敞,多拿出一床被子就够用了,只是被子也翻找了好一会,他额头都冒了薄汗。

    黎江手放在椅背上,下巴搭在那眯着眼睛笑,等大哥拿出被子之后就起身过去帮着一起铺床。

    黎江在家里没做过这些,不过有人带着,小少爷也做的有模有样,铺好了之后还躺在上面试了一下,双手枕在脑后叹了一声:“真舒服。”

    黎舟拽他起来,弟弟不肯,开玩笑似的把他也一起拽到床上:“大哥也试试。”

    黎舟措不及防,只来得及用左手撑在一侧,“别闹……”

    黎江也感觉到他那只胳膊没有力气了,神色略微一顿,立刻松开他翻身坐起来,小心扶着他道:“哥,你胳膊还疼是不是?”他手掌轻轻摸了一下大哥右手臂的位置,那是之前骨折受伤的地方。

    黎舟动作很小,避开他一点道:“都过去多久了,早就不疼了。”

    黎江隔着衣袖给他轻轻揉了两下,眼睛一直盯着那里,神情认真。这倒是让黎舟有点不太适应,印象里小时候的弟弟会跟他闹,会粘着他,长大后的小黎总傲气又霸道,见了他说不上几句就会针锋相对,语带讥讽。像这样认真给他按摩胳膊的样子,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黎舟看了他一会,忽然笑道:“这么看,好像是长大了。”

    黎江继续给他按揉了一会,头也不抬道:“以后我来照顾大哥。”

    黎舟逗他:“那今天晚上自己睡?”

    黎江点点头,“好,本来就是跟大哥开玩笑的,我就是前段时间累着了,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黎舟揉了鼻尖一下,道:“今天还是一起睡好了,我还有些事想问你。”

    兄弟两个以前会在睡觉前说点悄悄话,黎江听到就点头应了:“好。”

    陆老大他们中午没有赶回来,但是找了人过来照顾他们,这边岛上陆老大最不缺的就是人手,特意找了之前开酒楼的那个徒弟过来让他给兄弟两个做了一顿中午饭。那个人也跟岛上其他陆家的徒弟一样,甭管手上有什么本事,单从外貌上来看就知道是陆老大身边跟着的人,方正的脸上两道横肉,手臂结实有力,胳膊上有道疤,瞧着很深一道。

    那人见小客人一直看自己卷起衣袖的地方,咧嘴笑道:“不碍事,以前切鱼的时候不小心划了下。”

    他这么解释了一句,大概是为了证明自己现在的本事,一边说着一边话动作利落地在厨房里切了一条鱼——或者说用砍更合适,那鱼一米二三长短,甩着尾巴的时候比人力气都大,水花溅得老远。

    黎江看的时候,忍不住小声问道:“哥,你那次说叉鱼,也是这么大的?”

    黎舟比划了一下道:“没,要小一些,十来斤的那种。”

    黎江又追着问了他一些岛上的趣事,听得津津有味,黎舟道:“等暑假你再来的时候,我带你一起去。”

    黎江笑着摇头道:“不用了,我听你说就行。”

    黎舟刚想再劝,就看到弟弟冬衣下露出的一截锁骨,他人比之前高了,也瘦了,性子也没有之前小孩子的跳脱,已经是一个开始用肩膀扛事儿的小男子汉,不是不想来,只怕是没有时间再让他玩耍。

    黎舟伸手碰了他肩膀一下,男孩立刻回头看向他,带着笑意道:“哥?”

    黎舟又捏了一下,皱眉道:“太瘦了。”

    黎江笑道:“那我中午多吃点,最近晚上睡觉的时候还会腿疼,外公说是要长高。”

    黎舟揉了他脑袋一下,道:“嗯,明天让人送牛奶来,你多喝点。”

    “好。”

    中午的菜都是从这条鱼里出的,做了一份鱼肉丸子,又煮了鱼肉火锅,还做了份剁椒鱼头,鲜鱼汤也没少,端了两大碗上来,冬天里喝一口特别舒服,奶白色的鱼汤鲜甜香滑,咽下去顺着喉管一直到胃里,浑身都热了。

    黎江吃的尽兴,在这里住着也放松,大概是哥哥在自己身边的关系,中午睡觉的时候也不知不觉一下睡到了快要傍晚的时候,起来之后就看到大哥拿着书坐在窗边翻看着,缓了好一会才弄清楚这是真的,不是梦中。

    半年的努力和疲惫都在这一刻消散了,心里都跟着满足起来。

    黎江在陆家住了两天,第三天的时候天气不错,陆老大让人带着他们上山去,家里的养着的那只黄狗闻着陆老大的裤脚,哼唧着摇尾巴,不时抬头看着大门的方向。

    陆老大把它抱起来,单手托在怀里笑呵呵道:“咱们小宝不去了,山上有啥好玩的,当年还不是带着你都跑遍了,你就在咱家院子里跑,一样。”

    黄狗摇摇尾巴,仰头舔了陆老大下巴,把陆老大逗得笑起来。

    岛上有山,几处小山围起来,冬天就没有那么冷了,有些地方还能看到一些翠绿的雪松,落了雪在上面人走过的时候有时候风吹落了,就冻得忍不住缩脖子。

    陆老大找来带路的人是跟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学生,也是岛上长大的孩子,他怕自己手下的人太粗鲁,一是照顾不好,再一个跟他们年纪差了挺多,聊不到一处去。

    给他们带路的人叫付海宁,是之前黎舟刚来岛上住过的那家小旅馆付婆婆家的孙子,父母都在外地打工,就他一个人跟在付婆婆身边长大,人懂事,性子也活泼机灵,有什么事儿都能照应的来。

    这边说是山,其实并不高,只是树木多了一些,冬天走在树林里踩得雪嘎吱嘎吱作响,付海宁走在前面,一边领路一边道:“再前面一点有块空地,咱们可以坐下歇歇脚,上回我们就是在这里找的刺泡儿,可好吃了,可惜现在是冬天,没什么好吃的果子,那边就一点小红果。”

    黎江脚下踩了一截枯枝,“咔嚓”一声,惊起了一片鸟雀,在头顶呼啦啦飞过。

    他抬头看了,道:“冬天也有这么多鸟?”

    付海宁乐了道:“是啊,这边有好多小鸟,冬天特意窝在山里过冬呢。”

    付海宁说的那块空地很快就到了,枯草很高,也没有落雪,有山壁挡了大半的风,比别处都暖和一些。有一小片山楂树长在那里,树枝上结满了红彤彤的小山楂,被冰雪洗礼之后每一颗都晶莹透亮,冻在树上像是一个个的小宝石。不过野山楂和平时吃的不一样,只有拇指肚大小,还都是大颗的籽,酸得倒牙,并不好吃。

    付海宁吸溜着口水道:“那山楂,哎哟我上次咬了一口,现在见了它都牙酸,裹上三层冰糖我也不吃了。”

    黎家兄弟笑了一声,找了地方坐下,他们自己带了一些吃的,来这里只是进山里走一圈随便看看,冬天和夏天景色不同,进来转一圈也别有收获。

    这山里不常来人,鸟雀胆子也肥,黎江在吃面包的时候,还有几只胖乎乎的小鸟不远不近地看着,那鸟头上还竖着一撮儿呆毛,看起来也傻乎乎的,大概是觉得这几个人坐在那没动弹,就慢慢蹦跶过来叼走一点碎面包屑,站在树梢上吃了。

    黎江觉得有趣,又撒了一点,坐那不动观察它们。

    胖乎乎的团子就又扑棱着翅膀飞下来,这次叼走了没自己吃,在树梢上找了同伴,叼着喂到了对方嘴里。但是第二次小伙伴不肯吃,叼了面包的小鸟就追着喂,硬塞到了对方嘴里,发出喳喳的叫声。

    黎江眯着眼睛看了会,笑道:“那是什么鸟,怎么吃得那么胖,还飞的动吗?”

    付海宁看了一眼,道:“哦,那是太平,这边是它们的家,可多了!秋天的时候都是一对对的,冬天一般都是成群,你瞧见几只的话,这附近肯定有一大群。”他说着又指了指那一片山楂树道,“这边本来是长风叔要包下来的山头,当初还有人说多种些林木,这些山楂都不要了,长风叔说留着让它们吃,他种林木的地方足够了,也不差这么一点。”

    黎江惊讶道:“它们还吃山楂?”

    付海宁乐道:“吃啊,可喜欢吃了,要不然咋吃的这么胖。”

    黎舟笑了道:“你忘了小皮还偷吃辣椒籽。”

    黎江听见也笑了,确实这些小东西口味各有不同。

    付海宁最喜欢小动物,听见跟他们一起讨论了一会心得,黎江听他说太平习性就是喜欢给同伴喂食,尤其喜欢叼着红果喂到对方嘴里去,笑着跟大哥开玩笑道:“哥,你也喂我一个呗?”

    黎舟拿了一粒花生扔他,男孩不以为意,还真接住了,嚼着吃了。

    付海宁道:“哎你们不能喂,太平不喂兄弟吃啊,它们只喂给伴侣!”

    他这话说的傻乎乎的像是一个小书呆子,黎舟都被他逗笑了,拿花生又扔给弟弟一颗,黎江配合着用嘴接住吃了,只剩下付海宁还在那极力劝说“伴侣才能喂”之类的话。他正说着就听见有鸟雀惊慌飞起的声响,呼啦啦一片飞过头顶冲着山那边跑远了,而离着他们不远的地方也传来一阵响动,有车声,还有人在吆喝。

    付海宁有些紧张的站起来,他身边,黎家兄弟也起身看向那边过来的人。

    而在这个时候,陆家也来了一位客人。

    薛海龙到了陆家的时候,紧赶慢赶地抢在上午十点多,一边看着时间一边催问陆老大道:“老弟,你那个开酒楼特别会做饭的徒弟还在不在?今儿中午老哥哥要招待贵客,还要麻烦借一下你这边的人用用,要是有海鲜什么的也弄一些来,只管弄最好的,有螃蟹的话最好得是这么大个的,钱不是问题!”

    陆老大看他比划,皱眉道:“冬天可不好弄,我让人去看看,弄点活虾过来,有螃蟹的话也带些。”

    薛海龙点头道:“哎,好好!这也是突然,要是去小灵山岛我就不麻烦你了,谁知道他们突然要来这边。”

    陆老大给他倒了茶,问道:“怎么突然来这边吃饭了,又陪市里那些人?”

    薛海龙道:“也不算吧,陪一帮半大的孩子。”

    陆老大道:“什么孩子?”

    “市里这不招商引资吗,弄来几位港商,听说都是资产过亿的那种,啧啧,可都是大老板。我家里有点关系,你也知道,年初那会儿就听说要来投建大项目,一直都在等资金到位,这不好不容易把几位财神爷给盼来了,说是要来这边考察一下,他们有带着家里小孩过来的,找了人带着一起上山去看看了,我先过来打个前站,弄点饭菜什么的……”薛海龙一口气喝干了茶水,也是口渴的很了。“我一会去接了他们,再送去码头那边汇合,留下吃个午饭就走。”

    陆老大又给他倒了一杯:“就这点事儿?没问题,我给你办了。”

    他没有追问薛海龙说的那些港商的事,只是皱着眉头看向门口的方向,早上的时候黎舟他们也进山里去了,他这心里总是不踏实,或许应该再叫两个人跟过去瞧瞧。

    薛海龙第二杯茶喝的慢了点,但是依旧掩饰不住他脸上的兴奋之色,他咳了一声道:“老弟,有没有兴趣跟着我一起干一单大的?”

    陆老大疑惑道:“什么?”

    薛海龙靠近了一点,压低声音对他道,“老哥今天也跟你交个底,市里要修跨海大桥。”

    “真要修了?”

    “可不是,那项目肯定一家做不了,到时候要外包。”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