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慕少,娱生多指教 > 第十六章 无底洞般的悬崖峭壁
    “我知道了!”

    袁靓在床底发现了中央空调的开关。

    她不知哪来的劲儿,一把推开慕孜笑。

    人过于兴奋的时候,能打过一头牛。

    袁靓快速跑到地下室,用胳膊碰了碰一旁睡觉的欣欣。

    “欣欣,你现在觉得凉快点了吗?”

    欣欣没讲话,仍旧呼呼睡着,但头上的汗珠慢慢消散。

    小蝶同样。

    袁靓到达田小果身旁时,相观察她是否不再热了。

    却不小心踩到郑梦鼻子。

    “哎呦!”

    郑梦拽住袁靓脚腕,睁开眼睛。

    “你想谋杀我啊?袁靓。放心,我才不会嫁到你们家呢。”

    郑梦迷迷糊糊被踩了一脚,痛到无法呼吸。

    “喂!给我打电话有屁用,好好告诉你姐,别睡觉时要闷死别人,坏心眼。”

    袁帅本想跟郑梦道一声晚安,掐着点,觉得国内应该是夜晚。

    谁知,却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通。

    “喂!姐!”

    “小帅,你没事闲的是嘛?现在真是伦敦上课时间。”

    “我下课……”

    袁靓的电话挂断,袁帅莫名其妙惹了两个女人,竟完全不知道原因。

    ……

    第二天,郑梦还记仇,准备跟慕孜笑反应,还有苟玉红跟郑承东,要挨个说一遍。

    女团艺人里,绝对不允许有这种害群之马出现。

    “孜笑,昨天袁靓她……”

    “她踩你鼻子的事,不是故意的。”

    “怎么不是故意,你看见了吗?我幸亏不是整过容,否则鼻梁被她弄塌。”

    郑梦不依不饶,慕孜笑换了策略。

    “是我让她去踩你的。”

    慕孜笑冒出的这句,令郑梦措不及防。

    “什么?孜笑。这是真的?”

    “我就是想要检验你们的鼻子是真是假,我们女团不允许有整容女,因为我不喜欢。”

    慕孜笑说的很随意,袁靓在一旁低头,明白他是帮自己的不小心解围。

    “那你怎么不去检验她们?”

    郑梦的反问,逻辑清晰,慕孜笑差点就答不出,还好智商高,随时拿得起。

    “我已经用右眼观察,只有你和袁靓的鼻子,太翘,像假。”

    其他捂住鼻子的三个女孩,不知应该哭还是笑。

    眼下直言,她们鼻子塌。

    “那袁靓你怎么不检查?还是用我帮你踩踩试试。”

    “不需要,我自己来。”

    慕孜笑将脚抬起来,对准袁靓的巴掌脸,好像还没有他鞋大。

    女团艺人全都屏住呼吸。

    郑梦也觉得不妥,转过身去。

    当众把脚对准一个人脸,去踩她鼻子的侮辱,要怎样才能消散。

    ……

    大商场里,慕孜笑正在赶着前方的袁靓。

    “去给女团成员买枕头,要凉席面的。”

    袁靓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好像受到了多大委屈,好长时间不攥拳头,又开始江湖重现。

    “你要打我?”

    慕孜笑的样子,真的很欠扁。

    “你现在为什么变成这样?慕孜笑,我到底哪里惹到你?”

    “谁让你不做我女朋友,昨天你是怎么跑的,踢到我哪了,你装作不清楚?”

    慕孜笑再次用手捂住大前门。

    “我找到中央空调,太兴奋了。

    再说,谁让你对我不敬?今天还拿鞋子对我。”

    “我碰到你脸了?”

    “那倒没有。”

    “怎么会?那个角度应该可以碰到鼻头,是你鼻梁太低了,袁靓。”

    “慕孜笑,你自己去买枕头吧?”

    袁靓想要起身离开,但苟玉红仿佛在身后出现。

    她深呼吸几口,猛然回头,闭着眼睛,一个劲儿的赔礼道歉。

    虽然她不知道到底错在哪,总之,来到孜笑娱乐,就是她的错。

    可是,当她睁开眼时,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看错了?

    她转过身时,慕孜笑正把夏天枕头一个一个塞进她怀里。

    “先生,我们有袋子。”

    “不用,不费那个钱,她就是袋子。”

    袁靓实在拿不了,脖子上夹了一个,造型别致,谁看谁知道。

    “慕孜笑,幼稚鬼。”

    袁靓轻轻动着下巴,生怕夹住的枕头,从自己脖颈掉落。

    “这些枕头,够用吗?算一算。”

    “哈?我数学不行。”‘

    “1+2等于几?”

    袁靓自信抢答。

    “3!”

    “2+3呢?”

    “5!”

    “可以,5以内加减法会算就行。”

    慕孜笑将袁靓贬到了脚底。

    袁靓一路上,造型无敌。

    “走!做公交!”

    “改天在坐行不行,我今天想打车或者做你车。”

    “我不会开,袁靓,你耍大牌了,是不是?只是小明星而已。演艺界一抓一大把。”

    慕孜笑哼了鼻子,上了公交车。

    “请投币!”

    袁靓忘记带钱了,“慕孜笑,麻烦你帮我付一下。”

    慕孜笑则自顾自的坐在了后座,犹如没听见一般,正在跟旁边的漂亮mm聊着天。

    “慕孜笑,帮我付一下,我回去还你。”

    袁靓稍微大声叫喊,令枕头从脖颈掉落。

    司机觉得可怜,便帮袁靓捡起,重新夹回脖子。

    “挤在这里要用力气,就不会掉落。我帮你拿了,进去吧。我刚失恋,最瞧不起这种朝三暮四的男的。”

    女司机显然站在了袁靓这边,跟她统一战线。

    “后面女孩注意了,别跟陌生男士聊天,小心被割肾。”

    女司机的好心提醒,令慕孜笑正聊天的女孩,站起身,不再坐他身边。

    袁靓憋住笑,寻找座位,但貌似只有慕孜笑旁边那里。

    袁靓弯腰,屁股想要坐下,却发现座位暖暖的,果然是女孩刚做完。

    “呀!!”

    袁靓突然的大叫,因为身体下方发现一双腿。

    “慕孜笑,你要干吗?”

    袁靓的枕头正一个一个朝着慕孜笑扔过去。

    身边的乘客不时起身,为他俩让座。

    一瞬间,慕孜笑与袁靓成为了公交车里人人喊打的公害。

    只有女司机偏向袁靓,“男生的问题,大家若有好心人,可直接将他扭送到公安局。”

    “耍流氓!”

    袁靓顺着女司机扔的杆,开始往上爬。

    “闭嘴!袁靓,等下真把我弄公安局,公司没人管你们,高兴了?”

    “当然,我们可以自己练,有你没你真的无所谓。”

    袁靓在下一站下了车。

    慕孜笑则紧随其后,“回来,你要去哪?等下一趟公交。”

    袁靓朝着一家工厂走去,坐在收发室里,“呼哧呼哧”的生着闷气。

    慕孜笑敲着玻璃。

    “快走吧,很晚了。”

    袁靓将头扭到一边,正好与收发室大爷对视。

    “哪个快递是你的?叫什么名?”

    “不是,大爷,我就在这藏一会儿,外面太危险。”

    “危险?”

    大爷赶紧冲了出去。

    慕孜笑则趁机跑进来。

    “袁靓,走,回去!”

    慕孜笑怼了怼袁靓肩膀。

    袁靓像个石块一样,板着脸,就像受了多大委屈。

    “公交车上的事,不怪我,我那边窗户漏风,我怕感冒,才让你坐那,你坐我腿上,纯属自愿。我还亏了呢。你很重不知道吗?”

    “哼!”袁靓采取冷漠防守,抻着脖子等待着收发室大爷回来。

    慕孜笑则连着椅子将袁靓一起搬出,她便像一个开大门的大妈。

    慕孜笑插缝儿往袁靓胳膊肘等地方塞着枕头。

    袁靓好像正生气了,不停往地上掉。

    枕头应该是干净的,因为晚上要给女团艺人们枕。

    袁靓想了想又弯腰将枕头一个一个拍了拍,往回捡。

    慕孜笑把椅子向后一抽,袁靓毫无防备坐了一个大屁蹲。

    “慕孜笑!”

    袁靓的大喊,终于召回来收发室大爷。

    “我去找了一圈,没有陌生人。”

    收发室大爷开始将目光聚焦到袁靓身上。

    “刚才,你确定看见有人来我们小区?”

    “千真万确,他还把我凳子弄到了,不信您看。”

    收发室大爷见凳子安安稳稳的停靠在地上。

    袁靓蹑手蹑脚的走向前方。

    “大爷,您先睡吧。晚安,做个好梦呦!”

    “咚!”

    慕孜笑在圆脸前方突然出现,吓了一大跳。

    这一天,好像一个世界那样长。

    袁靓快速的走路,不停的绕过慕孜笑。

    他却总是走在袁靓周边。

    “别跟着我!”

    袁靓在桥洞底下,大喊了一声,回荡着她无数个的“别跟着我!”

    慕孜笑竟然真的不见了。

    袁靓见四周黑乎乎的,很是害怕。

    但也比慕孜笑在身边好。

    “嗖!”

    脚下有个凉凉的东西,正在缠着袁靓的脚腕,并且不断向上。

    “蛇呀?”

    她快速甩着腿,直到感觉脚底下软绵绵,应该是被她踩死了。

    “踩蛇不好,你不了解吗?袁靓。”

    慕孜笑突然出现,手里拿着一条橡皮蛇。

    “你无聊!”

    慕孜笑将它在袁靓脸前摇摇晃晃,虽然知道那是假的,但还是忍不住头皮发麻。

    “噗!”

    放屁的声音,从袁靓的屁股处,向外散出。

    “毒气弹呐!”

    慕孜笑用橡皮蛇堵住鼻子。

    袁靓十分不好意思,快步朝着侧边走。

    慕孜笑一把将她抱住。

    “你干吗?”

    袁靓使劲挣扎着,身体前倾,但是脚好像不能落地。

    原来是慕孜笑将她整个抱起。

    “笨蛋,那里是悬崖。”

    慕孜笑将袁靓放到安全的台阶,然后拿出手机,向下照着。

    底下犹如无底洞一般,一眼望不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