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韩四当官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大码头全文阅读

第三百九十八章 大码头

越往南走,江上航行的和系泊在两岸的船越多。韩秀峰被眼前的一切震撼到了,暗想别说巴县,就是失陷前的扬州也没这么多船。

听说快到上海了,连晕船晕得脸色煞白的任钰儿都在余三姑搀扶下出来看热闹。在船老大看来他们就是一帮土包子,觉得好笑,竟走过来指着岸上,用一口带着浓浓通州口音的官话道:“那就是虹口港,现在是花旗人的通商码头。看见没,那些房子都是花旗人盖的!”

“那就是美利坚的租界?”韩秀峰下意识问。

“韩少爷,你真头一次来上海?”

“真头一次。”

“那你怎么晓得花旗人就是美利坚人的?”

“书上说的。”

“我说呢,原来书上有,真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船老大对读书人还是很尊重的,连忙拱手作了一揖,又指着前头道:“往前是英吉利的通商码头,再往前是英吉利的,然后是法兰西的,洋人的这些码头我们不能靠,我们想靠岸还得往前。”

“上海县城在南边?”

“在南边,等会儿您就能见着了。”

“上海关呢?”韩秀峰追问道。

船老大没想到这个从扬州逃难来的秀才居然晓得上海关,不禁笑道:“也在前头,就在江边上,不过我们不用靠关口,因为这一带的码头全是关口。您不用去找他们,等船一靠岸那些税官自然会来找您。”

正说着,一栋栋怪模怪样的洋人建筑出现在眼前。像全是用巨石砌的,不但比中国的宫殿庙宇高大,而且看上去很结实。

上海跟泰州一样又没山,韩秀峰正纳闷洋人是从哪儿运来这么多石料的,又一艘洋人的大帆船迎面驶来。江面没之前那么宽,两条离得很近,不用窥筒都能清楚地看到船上的洋人。

大头惊呼道:“洋婆娘!四哥,快看,船上有洋婆娘!”

“我又没瞎,喊什么喊!”

“四哥,我是说这些洋婆娘不要脸,不好好穿衣裳!”

顺着他手指的放向,果然看到几个洋婆娘戴着花帽却衣衫不整,韩秀峰被搞得啼笑皆非,急忙回头道:“看什么看,非礼勿视晓得不。”

“四哥,我……我就看了一眼。”

“一眼也不行,马上靠岸了,快去收拾东西。”

“哦。”大头不敢不听,只是又忍不住看了几眼。

“三姑,你说什么呢。”任钰儿羞得脸颊发烫,急忙拉着余三姑道:“我们回舱里去吧,等靠岸了再出来。”

她话音刚落,船工们顿时哄笑起来。

韩秀峰回头瞪了一眼,没人再敢笑。

今天顺风,沙船行驶的很快,不一会儿就驶到了能遥望到城墙的码头。正如船老大所说,好不容易找到个缝隙把船靠到岸边,一个税吏就带着两个税卒爬上了船。

怎么打发他们无需韩秀峰操心,苏觉明和潘二打开几个箱子和几口麻袋,让税吏看了看都带了些什么东西,在船头讨价还价的一番,给了六贯钱便拿到了税票。

税吏和税卒刚下船,守在岸上的脚头就上来了,见只有八箱子书和一些行李,并没有什么货显得有些失望,问清楚要把箱子和行李送往何处,算好脚钱,见有两个女眷,便提议再雇一辆独轮车。

想到任钰儿裹着脚走不开,苏觉明一口答应了。

之前约定过,潘二和陆大明等人不进城,先在码头附近找个客栈住下,顺便打听打听回江北的船好不好雇,打听打听上海的米是什么价。因为回去时少说也要买两船米,不然买的洋枪和火药不好藏。

众人就这么在码头作揖道别,不但岸上的脚夫没起疑心,连船老大都以为他们真是两拨人。

一切比想象中更顺利,韩秀峰就这么和小伍子在前头走,余三姑和任钰儿一左一右斜坐在脚夫推的独轮车上跟着后头,然后是挑着木箱的七个脚夫,苏觉明和大头殿后,生怕脚夫把箱子挑跑了。

没想到刚走出几步,突然嘭一声,一口箱子滑落了,也不晓得是绳子系得不紧,还是脚夫故意的,箱子被摔的四分五裂,箱子里的书散落一地。

“你怎么干活的,这箱子摔坏了谁赔!”

“对不住对不住,小的不是故意的,小的绳子没系好……”

“箱子摔坏是小事,我家少爷因为书丢了考不上功名你狗日的罪过就大了,还不赶紧捡起来!”苏觉明一边骂着一边忙不迭地拣,大头晓得这些书金贵,也放下行李蹲下身拣了起来。

脚夫忙不迭作揖赔罪,引来许多脚夫和行人看热闹。

韩秀峰岂能不晓得脚夫这是故意的,不动声色地说:“觉明,算了,拣起来就好,没丢就行。”

“少爷……”

“算了,出门在外,用不着因为这点事跟人家计较。”

“还是这位少爷明事理,小的给您赔罪了。”

“不用了,你们在码头讨生活也不容易。”

围观的脚夫心想刚下船的就是个穷书生,不但穿得寒酸,连箱子里的书都是旧的,好多书都发霉了,觉得没什么油水,就这么渐渐散去了。

韩秀峰装着什么也没看出一般,一边等众人帮着拣书,一边好奇地四处观望。上海真是个大码头,商铺、茶馆、酒楼、客栈和货栈一间挨着一间,招牌和幌子令人眼花缭乱,放眼望去全是商铺全是人。

余三姑从来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地方,紧盯着对面布庄里挂着的洋布激动地说:“钰儿,等有空我们来问问这布怎么卖的,要是不贵就买几尺,给你和你爸做几身新衣裳!”

“我不要新衣裳,我什么都不想,就想找个地方歇会儿。”任钰儿捂着鼻子有气无力地说。

“还难受?”韩秀峰朝城门方向看了看,又回头笑道:“应该不远了。”

“四哥,我没事。”

“没事就好。”

收拾好散落在地上的书,把摔坏箱子捆好接着往前走,从小东门进城,跟着脚夫七绕八绕,绕得晕头转向,就在众人怀疑脚夫是不是故意的之时,走着最前头的脚夫突然回头道:“这位爷,这就是吴家弄,弄堂里住了好多家,您到底去哪家?”

韩秀峰探头看了看,沉吟道:“我们也是头一次来,觉明,你进去问问。”

“好咧。”

苏觉明刚跑进弄堂,小伍子就忍不住问:“这位大哥,你晓不晓得日升昌在哪儿,离这儿远不远?”

脚夫一愣,下意识问:“日升昌好像是个票号?”

见韩秀峰微皱起眉头,小伍子意识到问错人了,连忙道:“日升昌是票号吗,我以为是民信局呢。”

“你想捎信啊,能捎信的地方多了,出了弄堂就有民信局,不过听人说有些地方能捎到,有些地方捎不到。反正不管信能不能帮你捎到,但脚钱是一文也不能少的。”

“哦,谢了。”

小伍子刚道完谢,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跟着苏觉明从弄堂里跑了出来,一见着韩秀峰就拱手道:“四爷,您怎么今天才到,这一路上还顺利吗?”

“还好,你哥呢?”

张光生一边示意脚夫们把箱子和行李挑进去,一边解释道:“我堂哥和我嫂子她们早回钱塘老家了,弄堂里那三间屋是一个同乡的产业,您先进去歇个脚,喝口茶。”

“我们不一定要住这儿,住客栈也行。”韩秀峰笑道。

“四爷,您听我说。”张光生把韩秀峰拉到一边,低声道:“我哥走前交代过,他说您的事在城里办不方便,就让我托同乡帮您在城北租了个宅院,离大马路不远。我已经请人去把宅院打扫干净了,您先进去歇个脚,等会儿我送您过去。”

各种地名韩秀峰听说过不少,有街有巷有弄,就是没听说过什么路,下意识问:“大马路?”

“就是洋人的跑马厅前头的那条路,跑马厅不大,洋人嫌跑不开,就经常在骑着马在前头的路上跑,所以那条路就叫大马路。”

“这么说那宅院在洋人的租界里?”

“不在,只是离得近。”

想到一路上见着那么多洋人,但城里却看不见几天,再想到守住城门口和街巷口的那些衙役和乡勇,韩秀峰觉得还是住在城外好,毕竟买枪这种事能不惊动衙门就不惊动衙门,欣然笑道:“行,到了这儿我全听你的。”

“四爷,您这是说哪里话,光生能帮您跑腿是光生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韩秀峰笑了笑,跟着张光生走进狭小的弄堂,来到一间低矮的屋子,看着把屋里快堆满了的箱子和行李,不禁回头道:“光生,我们就不在这儿歇了,劳烦你去帮我再找几个脚夫,把行李帮我送城北去。”

“这就走,我还想给您几位接风呢。”

“自个儿人,接什么风。”韩秀峰想了想,又说道:“你再找个人,送小伍子去日升昌,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什么事等到了你帮我租的那个宅院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