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韩四当官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出人意料全文阅读

第一百四十二章 出人意料

正月里,见同住龙门客栈的几个举人总是与同乡同年相邀出去吃酒听戏,任禾好生羡慕,便让弟弟任怨去请交好的几位同乡同年,打算与好友们把酒言欢,以解思乡之苦。

然而,第一次只请到住在省馆的几个同年,住在府馆的何恒、刘山阳托词要用功没来。第二次连住省馆的那几个乡试同年都以各种借口没赴宴。

开始以为他们个个要用功,直到任怨有一次上街买东西,无意中听到几个同乡举子的家人在背后议论,任禾才晓得他的名声有多么不堪,才晓得同乡同年们为啥跟他敬而远之,不用细问也晓得这是韩四搞得鬼!

人倒霉时喝凉水都塞牙,钱俊臣年前借银子时说只是周转一下,最多一个月便还,结果等了一个多月不仅没还,甚至连人影也见不着了,不像之前总是来蹭吃蹭喝。

任禾窝着一肚子火,要不是任怨拉着,真要去府馆找韩四拼命,真会去府馆找钱俊臣理论。

弟弟说得对,天塌下来也没应试要紧。

任禾平复情绪,心想“名裂”了身还没败,只要能金榜题名,便能“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遍长安花”。所以从那之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心无旁骛地呆在客栈里苦读前几科的《会试闱墨》,苦读汇集张吾瑾所作《诸君子皆与欢言》、方苞所作《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等名篇的《科举名篇荟萃》。

头悬梁,锥刺股,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已是三月初六,也是皇上简放会试总裁、副总裁和十八房同考官的日子。

听同住龙门客栈的几个之前考过却没中式的举人说,已列名候选的官员今天会备朝服、行李,着常服、挂朝珠,去午门外跪候宣旨。吉时一到,乾清门侍卫会去领旨,领到旨去午门交给大学士拆封,同稽察御史一道宣旨唱名。

未经点出者起立退出,不准片刻停留。

被简放者行三拜九叩谢恩礼,不得逗留,不回私宅,乘坐礼部准备的马车直奔贡院,即日入闱……

会试第一场是三月初九,考生们三月初八入围,这意味着还有两天准备,任禾也想用好这两天时间,天没亮就同弟弟任怨一道跟同住客栈的几个举人去崇文门等消息,只要晓得总裁、副总裁和十八房同考官是谁,便能赶紧去书肆买总裁、副总裁和同考官们以前的文章,从文章中参详他们的喜好。

总之,对考生们而言这是一件大事。

不但任禾去了,费二爷、何恒、刘山阳等住在ChóngQìng会馆的考生也早早地去了,潘二和大头想去看热闹,问韩秀峰去不去。韩秀峰不想凑这个热闹,更不想把好好的一个首事做成考生们的下人,蒙着头假装没听见,结果竟又睡着了,直到被潘二叫醒才发现天已大亮。

“咋咋呼呼的,到底啥事?”韩秀峰揉揉眼睛,呵欠连天地问。

潘二正在兴头上,急切地问:“四哥,你晓得我见着谁了?”

“见着谁了?”

“钱俊臣!”

“我以为谁呢,见着他有啥大惊小怪的。说句不中听的,我都不想见着他,因为见着他准没好事。”韩秀峰伸了个懒腰,坐起身找衣裳。

“四哥,这次跟以前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

潘二推推他,眉飞色舞地说:“四哥,我说了你一定不会信,这事你想都想不到。早上简选会试总裁、副总裁和十八房同考官,吉老爷带着行李和家人去了,钱俊臣也带着行李去了,结果吉老爷没简选上,他龟儿子居然简选上了,我亲眼看见他坐雕花彩饰的车去贡院的!”

“钱俊臣简选上同考官?”韩秀峰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以为潘二听错了或看错了。

“不信你问二爷,”潘二急了,竟起身喊道:“二爷,二爷!”

费二爷正在堂屋吃早饭,放下碗筷道:“喊啥喊,来了。”

韩秀峰飞快地穿上裤子,看着刚走进厢房的费二爷问:“二爷,到底咋回事?钱俊臣是不是真简选上了同考官?”

“简选上了,”费二爷越想越好笑,忍俊不禁地说:“原来他把四处借来的银子全用在这上面,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从贡院出来他就是房师,就能坐收他那一房中式考生孝敬的银子。”

“吉老爷都没简选上,他居然能简选上,这也太荒唐了!”

“吉老爷没走门路,没使银子。他走了门路,花了银子,被简选上一点也不奇怪。”费二爷顿了顿,又说道:“况且十八房同考官翰林院已经占十二房,翰林院那么翰林老爷,就算论资排辈,吉老爷也不一定能排上。”

“钱俊臣呢,钱俊臣又是咋排上的?”韩秀峰不解地问。

“他跟吉老爷不一样,他是皇上从礼部的名册里拣选的,他虽不是翰林但也算进士出身。真要是论出身,从宗人府拣选的同考官还不如他呢。”

“没开考就闹出这么离奇的事,真是出人意料!”

“不说了,我得赶紧去买几位总裁、副总裁和同考官的文章。”

“二爷,等等,总裁副总裁是谁?”

“大学士卓秉恬卓大人为总裁,吏部尚书贾桢贾大人、都察院左都御史花大人、兵部左侍郎孙葆元孙大人为副总裁。其他那些同考官我记不大清,不过俊杰全记下了,他正在门口等,我先走了。”

这一次的会试正考官卓大人,韩秀峰是如雷贯耳。

因为卓大人是四川人,是大清朝几百年来四川的三位官居一品的朝廷大员之一,年前去省馆团拜时同乡官员和举人说得最多的就是卓大人。只是卓大人已位极人臣,想走他老人家门路的太多,为避嫌已经很多年没去过四川会馆了。

再想到钱俊臣竟摇身一变为会试同考官,韩秀峰眼前一亮:“潘兄,赶紧去追二爷,就说我找他老人家有事!”

“有啥事?”

“钱君臣不是做上同考官了吗,他以前的那些文章现在可值钱了,赶紧去问问二爷有没有,要是有我们就赶紧誊抄几十份,拿到各省馆府馆去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