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韩四当官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光明磊落全文阅读

第一百三十一章 光明磊落

收下银票,打发走温有余等商贾,韩秀峰又让潘二去喊正在何举人房里说话的费二爷、钱俊臣和刘举人。

四人走进堂屋,见韩秀峰正在数银票,面前还摆着账本,一时间竟愣住了。

“几位坐啊,坐下喝茶,边喝茶边说。”韩秀峰放下点好的银票招呼道。

“志行,你这是做啥?”费二爷好奇地问。

刘举人从潘二手里接过茶,笑问道:“是不是盘点,是不是算晚上的团拜拢共花了多少银钱?”

“不是。”韩秀峰把账本推到他们面前,一脸不好意思地说:“晚上几位不是作了几首诗,写了几幅墨宝吗,温掌柜他们想要。我想着作诗题字有作诗题字的规矩,就帮几位管他们要了点润笔钱。”

钱俊臣没想到随便作了一首诗写了几十个字还有钱拿,忍不住笑道:“志行,你果然是理财的好手,题字就得有润笔钱,我咋就没想到呢!”

“钱兄,您是读书人,清贵着呢,自然想不到这些铜臭之事。”韩秀峰笑了笑,接着道:“不过我也不能白帮诸位开这个口,等来年殿试放榜就要翻建会馆,银钱还有很大缺口,所以我打算只给诸位一半,剩下的一半用作会馆翻建。谁捐了多少两,等会馆翻建好定当勒石为记。”

想到捐出一半还能留个好名声,何举人不假思索地说:“志行,这银子本就是你要来的,你咋说我就咋办。”

刘举人深以为然:“捐资翻建会馆也是善举,这等善举怎能没有我刘始真!”

“谢何老爷、刘老爷成全。”

“志行,你全是为了会馆,又不是为你自给儿,谢啥谢。”

“我也一样,说起来惭愧,我做那么些年首事竟没给会馆添一砖一瓦。志行,难为你了。”韩秀峰这些天做的事费二爷全看在眼里,再想到韩秀峰不但一心为会馆还想着给大家伙谋福利,费二爷感慨万千。

拢共八十两银子,钱俊臣真舍不得捐出一半,可费二爷他们全愿意捐,只能硬着头皮道:“志行,别看我,我也一样。”

“既然四位都没异议,那就请四位收下银票,再帮我在账本上写上收了多少。二爷,这二十五两是您老的。”

“好的,我先来。”费二爷痛痛快快收下银票,旋即从潘二手里接过笔,在账本里写上某年某日收下多少润笔钱,为翻建会馆又捐了多少两银子。

何举人和刘举人紧随其后。

晚上写的诗作卖了多少两银子,账本上写得清清楚楚。

钱俊臣暗自得意他这个进士的诗作就是比举人的值钱,可韩秀峰竟把本应该给他的四十两银票顺手递给了潘二。

“钱老爷,如果没记错您借长生的那四十两还没还,今儿个都腊月二十八了,再拖不好。”

钱俊臣尴尬无比,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费二爷、何举人何举人没想到韩秀峰竟当着他们的面提这事,一时间竟不晓得该说点什么好。

让他们更意外的是,韩秀峰又从潘二手里接过一枚玉镯,轻轻放到钱俊臣面前:“钱兄,我记得当时约定要是还不上那四十两就拿这镯子抵,你这祖传的镯子就归长生所有。前些天出去办事,正好路过一家当铺,我就跟长生一起把镯子拿进去问了问。不问不晓得,一问大吃一惊,原来这镯子的质地和成色全是上好的,就算拿去当也能当百十两。”

“志行,你没开玩笑吧,这镯子有那么值钱?”钱俊臣将信将疑。

“钱兄,我们又不是头一天认识,你见我啥时候开过这种玩笑。”

韩秀峰深吸口气,紧盯着他很认真很诚恳地说:“钱兄,我韩四虽算不上读书人,但‘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和‘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道理还是晓得的,怎么也不能让长生占你这么大便宜,怎么也不能让长生要你这传家宝。你看看有没有损坏,要是没损坏就收好。”

“志行,我……我误会你了,我……”

“有啥误会的,赶紧收起来吧,这可是传家宝,一定要收好。”

想到这些天跟任禾谋划的那些事,再想到韩四是怎么对他的,钱俊臣既尴尬又羞愧,拿起镯子哽咽地说:“志行,大恩不言谢,我啥也不说了。”

“都是自给儿人,说这些太见外。”

见财不起意,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费二爷感慨万千,不禁拱手道:“志行,会馆交给你照看,我放心!今后有啥事要帮忙,你尽管开口!”

一向秉承“朋友不在多而在精”的何举人,怎么也没想到韩秀峰为人如此光明磊落。再想到接下来要朝夕相处很久,顿生结交之心,也拱手道:“志行,你果然重义气!要是瞧得起我何君杰,从今往后别再一口一个何老爷,你我以兄弟相称如何?”

“谢何老爷抬爱,志行高攀了。”

“又来了,都是自给儿人,何况你现而今也是官身,有啥高不高攀的。”

“好,我以后就称君杰兄。”

“这就对了嘛,哈哈哈哈。”

刘举人也觉得论人品,眼前这位捐纳出身的九品候补巡检不晓得比任禾那个举人强多少倍,不禁笑道:“志行老弟,你要是瞧得起刘某,今后你我也以兄弟相称。”

“好,我就不跟二位兄长客气了,我们今后就以为兄弟相称,就以兄弟相交!”

“对对对,不但要兄弟相称,也要以兄弟相交!”

………

换做以前,潘二怎么也舍不得把到手的镯子还给钱俊臣,但现在却觉得应该还,还的值!因为那镯子留着顶多赚百十两银子,而一个好名声是多少银子也买不来的。

潘二正暗自得意从今往后不管遇到啥事,无论吉老爷、江老爷、王老爷等在京官员,还是眼前这几位举人老爷,只会帮着韩四,任禾就算想折腾也折腾不出啥花样,费二爷突然道:“志行,行之走时我问过他愿不愿搬回来,你是不是也让长生跟他弟弟提过这事?”

不等韩秀峰开口,潘二就忍不住道:“提了,我跟任怨解释过,客客气气跟他解释的,他说搬不搬要问问他哥的意思。”

“提过就好。”费二爷放下茶碗,无奈地叹道:“志行,他说你的好意他心领了,说住客栈挺好的,不想搬,嫌搬来搬去麻烦。”

这还真出乎韩秀峰意料,正百思不得其解,钱俊臣冷不丁冒出句:“二爷,他不是不想搬回来,而是担心……担心……”

“担心啥,他不会还疑神疑鬼,担心志行要害他吧?”何举人忍不住问。

“这倒没有,”钱俊臣挠挠头,苦笑道:“他是来会试的,一心金榜题名,正在用功的紧要关头,担心见着志行会乱了心境。”

何恒对心高气傲的任禾本就没啥好感,听钱俊臣这一说不禁冷笑道:“他不是疑神疑鬼,而是做贼心虚,心中有鬼!”

…………

ps:我们书友交流群的美女管理说了,泣血求订阅没用,现在流行女装求!

好吧,我豁出去了,女装求在其它地方看韩四故事的兄弟姐妹来起点订阅,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码字的动力,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