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嫡女殊色 > 第五百五十章 不请自来的宾客
    宝芸还没有想明白,卫嵘就拉着她来到了江莫寒的面前。

    江莫寒一见到他们,还没有等他们说话,就走上前来,在卫嵘的耳边轻声道:“真是托大殿下的福,今日怕是我在府上人最多的一天了。”

    听江莫寒这么一说,宝芸也明白过来。原来宓月华真的没有请这么多的人,这些人都是慕名而来。

    慕得是谁的名,自然是卫嵘的。

    现在晏烈属意卫嵘为储君的谣言在京城中满天飞,再加上之前晏烈真的对卫嵘信任有加,非常重用,当然有人想要在卫嵘的面前表一表忠心。也好将来新君上位之时,他们也能跟着鸡犬升天。

    “那你可要好好感谢感谢我。”卫嵘对江莫寒的感谢照单全收,一点都不推辞。

    江莫寒苦笑一声,吩咐了管家接待后来的客人,自己陪着卫嵘和宝芸走进去了。

    待走到院子中,宝芸一福身,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去后院看看宓姐姐。”

    江莫寒回了一礼。现在宝芸是郡主,这么多人看着,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

    采云陪着宝芸往后院走去,这一路上也是遇到了不少的人,宝芸一路寒暄,一路走着,好不容易才走到了宓月华的院子里。

    这宾客多是在花园旁的花厅中,宓月华用想要安静为由,将女宾都安排在了花厅,没有安排在她的院子里。

    宝芸来到宓月华的院子里,走进去就看到了宓月华让人搬出了软榻放在檐下,此时正躺在软榻上晒太阳。

    “江夫人好兴致啊,还在这里晒太阳,你可知道外面的宾客江府都快要坐不下了。” 还没有来到宓月华的面前,宝芸就朗声道。

    听到她的声音,宓月华在丫鬟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这还不是托了大殿下和裕德郡主的福,裕德郡主和大殿下能来,真是让我们江府蓬荜生辉。”

    她说的这话和江莫寒说的如出一辙,宝芸不由笑了起来,道:“宓姐

    姐和江大人还真是心有灵犀,说的话都是一样的。”

    “那是因为这是事实,要是换做平常,那些贵人只怕是我亲自去请都是请不来的。今日倒是好,都不请自来了。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宓月华说这话的语气十分嘲讽,嘲讽的却不是宝芸,而是那些不请自来的贵人。

    宝芸扶着她坐了下来,劝道:“姐姐如今有孕,怎么还这么大的脾气?姐姐若怀的是个千金,只怕生下来是个小辣椒呢。”

    宓月华又没有好气的看了她一眼,“你如今就打趣我吧,也有我打趣你的时候。”

    宝芸的笑容忽然淡了下来,叹道:“我倒是真的想能有你打趣我的时候。”

    她的这态度并不正常,宓月华也敛了笑,关切的问道:“怎么,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这几日发生的事,宝芸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宓月华说。而且宓月华知道了,也是徒增担心。可是,他们真的瞒得住吗?

    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外人知道了,那只怕她是苏淳的事情也瞒不住了。她并不在意外人知道她是苏淳,她害怕的是,盛家会用这件事来对付卫嵘。

    毕竟苏家的冤屈还没有大白于天下,卫嵘救了她,就是救了叛国之人的女儿,不知道盛家又会怎么污蔑卫嵘。

    他能不顾自己,但不能不顾宝芸。所以接下来要怎么办,的确是马虎不得。

    静下心来想了想,问晏明道:“今天早朝上,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卫嵘问起朝上的事情,晏明的心落了下来。他还真的是怕卫嵘消沉下去,而现在卫嵘问起朝堂上的事,说明卫嵘已经想好去应对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将早上发生的事都告诉了卫嵘。

    这期间宝芸看着卫嵘,眼神中都是心疼。她不由想到了自己,她刚重生的时候,虽然受到的冲击很大,可是她尚且有时间去接受,去布置。

    可是为什么不一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都

    是生死攸关的大事,根本就没有留有时间让卫嵘去思考,去接受。

    卫嵘总是被动的去应对这些事。

    “父皇已经决定了如何都要让皇兄认祖归宗,而且以皇兄现在的处境,似乎也只有认祖归宗了。”晏明道。

    现在卫嵘就只差着上朝证明自己的身份了,若是他不去证明,他的身份更加会惹人猜忌。有的人认为他可能不是皇子,但是有是皇子的可能,想要对他下手顾忌就会小一些。

    毕竟他是真皇子还是假皇子没有定论,但是他死了,那更加没有办法证明了。

    而若是他向天下人证明了他是真皇子,又了皇子的身份,那些人要下手顾忌就会大了。这行刺皇子可是要诛九族的。

    所以盛琅月也才会在证实卫嵘的皇子身份之前,不顾一切的想要除掉卫嵘。那就好了。

    卫嵘抬起头来看着晏明,眼神中有些嘲讽,道:“以现在的局势来看,我除了认祖归宗这一条路,也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了不是吗?”

    晏烈都已经在朝堂上那样说了,他要是不想认祖归宗,那让晏烈如何是下这个台阶?

    晏明眼神真诚的看着他,道:“皇兄放心,只要你我兄弟齐心,就没有什么困难是过不去的。”

    卫嵘的脸上也终于有了些许笑意,伸出手,道:“你说的对,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晏明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两兄弟对视了一眼,眼中既有情义,又有决心。宝芸在一旁看着,心中也甚觉温暖。

    看卫嵘神色倦怠,晏明没有再多待,接着就离开卫府,回皇宫去了。

    宝芸劝着卫嵘吃了些东西,又照顾着卫嵘歇下来,这才动身回到大将军府去。她并非是不想呆在卫嵘的身边,只是她忽然想到了淳于衡和封霖。

    她想去告诉淳于衡和封霖,这段时间怕是要多注意南越的动静,这天下的局势,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