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东风第一姝 > 第231章 宁烟烟的情夫
    没过几日,周氏邀阮思去城外踏青。

    西山脚下有一口湖,每年春天草长莺飞,湖边烟柳如织,景色最怡人不过。

    周氏借口带宁烟烟出来散心,约了阮思带囡囡到湖边游玩。

    到了那里,宁烟烟和阮思见过礼,寒暄几句,推说想单独走走,便带贴身丫鬟离开了。

    周氏身边的婆子带了个蝴蝶风筝出来。

    囡囡嚷嚷着想跟她们去放风筝。

    阮思同意了,让银瓶儿带囡囡去玩,自己留下来陪周氏说话。

    洪绫不愿和宁烟烟共侍一夫。

    这原在阮思的意料之中,不过周氏听了,神情一黯,只说可惜了。

    “婶娘……”

    囡囡跌跌撞撞地跑回来,一头扎在阮思怀里,仰着一张委屈的包子脸。

    阮思摸了摸她的头,笑道:“乖,怎么了?”

    她伸出两条肉乎乎的小胳膊拉着阮思,似乎想拉婶娘起来。

    银瓶儿追过来,解释道:“风筝线断了,那只风筝不见了,囡囡想让小姐陪她去找。”

    周氏轻轻摇着团扇,微笑道:“怎么不让下面的人去找?”

    “都打发去了。”

    银瓶儿有些为难,朝囡囡伸手道:“乖宝,我陪你去找好不好?”

    但孩子最信任阮思,出了什么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婶娘。

    她扭着小屁股,像扭股糖一样黏在阮思身上,奶声奶气地说:“囡囡要婶娘。”

    囡囡长的很像祝东颜。

    眉眼弯弯,鼻子和嘴都小小巧巧的,脸上的线条柔和而敦敏,格外讨人喜欢。

    周氏忍不住探过身,捏了捏她的小脸。

    “去吧,我这做舅奶奶的,也不好惹孩子伤心不是?”

    阮思只好告了罪,牵着囡囡的小手,陪她去树林里找风筝。

    银瓶儿指着前方的树丛道:“风筝往那边飞的,应该掉在前面的林子里了。”

    树林中。

    一男一女挨得很近,低头耳语着。

    “……我不想嫁给裴公子,钰哥哥,你带我走好不好?”

    女子低声啜泣着,男子叹气道:“烟烟,抗旨不遵乃是死罪。”

    这对男女正是姚钰和宁烟烟。

    宁烟烟拉着姚钰的衣袖,抽泣道:“可是,我心里只有你,要让我嫁给那个人,我不甘心啊。”

    她的面容惨白,无助地望着眼前的男子。

    “钰哥哥!难道你不要烟烟了吗?”

    姚钰目光爱怜地看着她,柔声安慰道:“我至今未娶,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这几年,他的仕途颇为顺畅。

    不少官员都动过心思,想把女儿嫁给他,却被他一一婉拒了。

    姚钰答得模棱两可,但宁烟烟坚信,他是为了自己才迟迟不肯娶妻。

    “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样捉弄我们?”

    她转而怪罪天意弄人。

    宁烟烟哽咽道:“要是注定你我有缘无分,为何又要让我遇到你呢?钰哥哥,我好恨啊。”

    她想,怪只怪她遇到他的时候,她已和裴之定过亲。

    即便裴之上门退亲,裴宁两家也未曾松口。

    因这个缘故,姚钰只得一拖再拖,不好贸然去平西侯府提亲。

    这两年多以来,她一直在等裴家取消婚约。

    宁烟烟以为,这门亲事迟早会告吹,她一定能嫁给自己的意中人。

    否则,上苍为什么要让她和姚钰相遇呢?

    姚钰定定地看着少女红肿的眼。

    他的容貌俊秀,身上有一股书卷气,眉眼温润从容。

    宁烟烟只看得到他的温文尔雅,却看不到他眼中丝丝缕缕的阴鸷。

    “烟烟,”姚钰缓缓道,“其实我还有个办法,但可能会让你随我一同冒险。”

    “钰哥哥!”

    宁烟烟打断他的话,坚定地说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冒再大的险我也不怕。”

    姚钰温柔地抬起袖子为她拭泪。

    她闭上双眼的刹那,姚钰唇角挑起一丝冷笑。

    “圣上的旨意是让裴宁两家完婚。”

    宁烟烟没有听懂,咬唇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姚钰脸上早已恢复了先前的温和从容,那双眸子里尽是柔情,微笑道:“只要是宁家的女儿……”

    “哎哟!”

    不远处,一声女童的惊呼声打破了林间的寂静。

    宁烟烟一惊,忙松开牵着姚钰衣袖的手。

    但阮思已将二人的亲密情状看在眼里。

    银瓶儿赶紧抱起摔倒在地的囡囡,阮思接过孩子小声安慰着,囡囡的哭声惊动了姚钰。

    他回头看着阮思,看到她怀里的小女孩,顿时呼吸一滞,眼中的柔情蜜意尽消。

    宁烟烟只顾盯着阮思,全然没有留意到姚钰的变化。

    “表嫂……”

    阮思尴尬地笑道:“我带囡囡过来找风筝的,我们再去别处看看好了。”

    囡囡摔疼了,在她怀里哭泣不已。

    宁烟烟皱起眉,满脸不快,刚要离开时,姚钰上前微笑道:“晏娘子安好。”

    如果说,有什么比当面撞破小姑子私情更尴尬的事,那就是阮思还认识她的情夫。

    宁烟烟疑道:“你们……你们认识?”

    姚钰意味深长地看着阮思,阮思一面哄孩子,一面答道:“他与我夫君相识。”

    宁烟烟半信半疑。

    偏偏这个时候,姚钰冷笑道:“不止吧?”

    要是目光能杀人的话,阮思早就在姚钰身上捅几个大窟窿了。

    不过,她应该也被宁烟烟给杀了。

    囡囡哭得更伤心了,阮思赶紧哄孩子,别过脸道:“姚大人好像也是桃花郡人。”

    姚钰点点头,沉声道:“你我同乡一场,今日之事,可否为我们保密?”

    他故意低头看向宁烟烟。

    “我的声名无关紧要,但烟烟待字闺中……”

    “钰哥哥,你不要求她。”

    宁烟烟眼眶微微泛红,回头狠狠瞪了阮思一眼道:“你只管去和我爹说,也好让裴家死心吧。”

    说着,她一扭头,哭着跑出了林子。

    阮思草草一福,抱着囡囡要走,姚钰却一步上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让开。”

    “阮娘子,你就这样对你的旧识么?”

    姚钰挑唇一笑,冷眼盯着囡囡,怪笑道:“这孩子,呵,为何长的一点都不像晏大人呢?”

    阮思把囡囡递给银瓶儿,冷冷道:“与你何关?”

    “本官关心故人有何不可?”

    “姚大人,世上的事皆可用两句话来答,一句是‘关你屁事’,另外一句……”

    她粗暴地挥开姚钰,“关我屁事。”